王臨川集/卷01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七‧律詩四七言八句 王臨川集
卷十八‧律詩五七言八句
卷十九‧律詩六七言八句 

示俞秀老[编辑]

繚繞山如湧翠波,人家一半在煙蘿。時豐笑語春聲早,地僻追尋野興多。窣堵朱甍開北向,招提素脊隱西阿。暮年要與君攜手,處處相煩作好歌。

外廚遺火示公佐[编辑]

刀匕初無欲清(七姓切)人,如何竈鬼尚嫌嗔。翛翛裋褐方火,冉冉青煙已被宸。邂逅焚巢連鳥雀,倉黃濡幕愧比鄰。王陽幸有囊衣在,報賞焦頭亦未貧。

讀《眉山集》次韻雪詩五首[编辑]

若木昏昏末有鵶,凍雷深閉阿香車。摶雲忽散簁為屑,翦水如分綴作花。擁箒尚憐南北巷,持杯能喜兩三家。戲挼弄掬輸兒女,羔袖龍鐘手獨叉。

神女青腰寶髻鴉,獨藏雲氣委飛車。夜光往往多聯璧,白小紛紛每散花。珠網纚連拘翼座,瑤池淼漫阿環家。銀為宮闕尋常見,豈即諸天守夜叉。

惠施文字黑如鵶,於此機緘漫五車。皭若易緇終不染,紛然能幻本無花。觀空白足寧知處,疑有青腰豈作家。慧可忍寒真覺晚,為誰將手少林叉。

寄聲三足阿環鵶,問訊青腰小駐車。一一照肌寧有種,紛紛迷眼為誰花。爭妍恐落江妃手,耐冷疑連月姊家。長恨玉顏春不久,畫圖時展為君叉。

戲搖微縞女鬟鵶,試咀流酥已頰車。歷亂稍埋冰揉粟,消沉時點水圓花。豈能舴艋真尋我,且與蝸牛獨臥家。欲挑青腰還不敢,直須詩膽付劉叉。

讀《眉山集》愛其雪詩能用韻復次韻一首[编辑]

靚糚嚴飾曜金鵶,比興難工漫百車。水種所傳清有骨,天機能識皦非花。嬋娟一色明千里,綽約無心熟萬家。長此賞懷甘獨臥,袁安交戟豈須叉。

八功德水[编辑]

雪山馬口出琉璃,聞說諸天與護持。此水遙連八功德,供人真淨四威儀。當時迦葉無塵染,何事閿鄉有土思。道力起緣非一路,但知瓢飲是生疑。

寄題程公闢物華樓[编辑]

吳楚東南最上游,江山多在物華樓。遙瞻旌節臨尊俎,獨臥柴荊阻獻酬。想有新詩傳素壁,怪無餘墨到滄洲。湡浯南望重重綠,章水還能向此流。

酬俞秀老[编辑]

灑掃東庵置一床,於君獨覺故情長。有言未必輸摩詰,無法何曾泥飲光。天壤此身知共弊,江湖他日要相忘。猶貪半偈歸思索,卻恐提桓妄揣量。

次韻吳沖卿召赴資政殿聽讀詩義感事[编辑]

(沖卿詩云:「雪銷鳷鵲御溝融,燕見殊恩綴上公。晝日乍驚三接寵,正風獲聽二南終。解頤共仰天顏喜,牆面裁容聖域通。午漏漸長知禹錫,侍臣何術補堯聰。」時修撰《經義》,所初進「二南」,有旨資政殿讀云。)

《周南·麟趾》聖人風,未有《騶虞》繫召公。「雅」「頌」兼陳為四始,笙歌合奏以三終。討論詔使成書上,休澣恩容著藉通。牆面豈能知奧義,延陵聽賞自為聰。

張侍郎示東府新居詩因而和酬二首[编辑]

得賢方慕北山萊,赤白中天二府開。功謝蕭規慚漢第,恩從隗始詫燕臺。曾留上主經過跡,更費高人賦詠才。自古落成須善頌,掃除東閣望公來。

榮觀流傳動草萊,中官賜設上尊開。鼓歌窈窕聽疑夢,肴果聯翩餽有臺。斧藻故應宜舊德,棟梁非復稱凡材。虛堂欲踵曹參事,試問齊人或肯來。

次韻沖卿上元從駕至集禧觀偶成[编辑]

昭陵持橐從遊人,更見熙寧第四春。寶構中開移玉座,華燈錯出映朱塵。輦前時看新歌舞,仗外還如舊徼巡。投老逢時追往事,卻含愁思度天津。

次韻陪駕觀燈[编辑]

繡筤含風下玉除,宮商挾奏斐然殊。福祥周室流為火,恩澤堯樽散在衢。伏枕但能知廣樂,揮毫何以報明珠。願留巾篋歸田日,追詠公歡每自娛。

和吳相公東府偶成[编辑]

承華往歲幸躊躇,風月清談接緒餘。並轡趁朝今已老,連牆得屋喜如初。誅茅我夢江皋地,澆薤公思洛水渠。斂退故應容拙者,先營環堵祭牢蔬。

和蔡樞密孟夏旦日西府書事[编辑]

宮闕初晴氣象饒,寶車攢轂會東朝。重輪慶自離明發,內壤陰隨解澤消。賜篚外廷紛錦繡,燕庖中禁續薪樵。聯翩人賀知君意,咫尺威顏不隔霄。

和蔡副樞賀平戎慶捷[编辑]

城郭名王據兩陲,軍前一日送降旗。羌兵自此無傳箭,漢甲如今不解累。幕府上功聯舊代,朝廷稱慶具新儀。周家道泰西戎喙,還見詩人詠串夷。

次韻奉和蔡樞密南京種山藥法[编辑]

(蔡詩並序云:蒙見索南都種山藥法,並以生頭數十莖送上,輒成小詩:「青青正是中分天,區種何防試玉延。即見引須緣夏木,定知如蹠薦冬筵。(俗傳種時以足按之,即如人足。)潤還御水冰霜結,蔭近堯雲雨露偏。自裹自題還自愧,揠苗應笑宋人然。」)

區種拋來六七年,春風條蔓想宛延。難追老圃莓苔徑,空對珍盤玳瑁筵。嘉種忽傳河右壤,靈苗更長闕西偏。故畦穿斸知何日,南望鍾山一慨然。

次韻元厚之平戎慶捷(來詩有「何人更得通天帶,謀合君心只晉公」之句)。[编辑]

朝廷今日四夷功,先以招懷後殪戎。胡地馬牛歸隴底,漢人煙火起湟中。投戈更講諸儒藝,免胄爭趨上將風。文武佐時慚吉甫,宣王征伐自膚公。

謁曾魯公(即赴會時)[编辑]

翊戴三朝冕有蟬,歸榮今作地行仙。且開京闕(一作洛)蕭何第,未泛江湖范蠡船。老景已鄰周呂尚,慶門方似漢韋賢。一觴豈足為公壽,願賦長虹吸百川。

駕自啟聖還內[编辑]

衣冠原廟漢家儀,羽衛親來此一時。天子當懷霜露感,都人亦嘆鼓簫悲。紛紛瑞氣隨雲漢,漠漠榮光上日旗。塵土未驚閶闔閉,綠槐空覆影參差。

集禧觀池上詠野鵝[编辑]

池上野鵝無數好,晴天鏡裏雪毰毸。似憐暄暖鳴相逐,疑戀寬閒去卻回。京洛塵沙工點污,江湖矰戈飽驚猜。羽毛的的人難近,嗟此謀身或有才。

次韻東廳韓侍郎齋居晚興[编辑]

齋禁雖嚴異太常,蕭然高臥意何長。煙含欲暝宮庭紫,日映新秋省闥黃。壯節易摧行踽踽,華年相背去堂堂。追攀坐嘆風塵隔,空聽鈞天夢帝鄉。

酬和甫祥源觀醮罷見寄[编辑]

竊祿祠官久見容,每持金石薦宸衷。鈞天忽忽清都夢,方丈寥寥弱水風。知結勝緣人意外,想尋陳跡馬蹄中。新詩起我超然興,更感鍾山蕙帳空。

和御製賞花釣魚[编辑]

蔭幄晴雲拂曉開,傳呼仙仗九天來。披香殿上留朱輦,太液池邊送玉杯。宿蘂暖含風浩蕩,戲鱗清映日徘徊。宸章獨與春爭麗,恩許賡歌豈易陪。

靄靄祥雲輦路晴,傳呼萬歲雜春聲。蔽虧玉仗宮花密,映燭金溝御水清。珠蘂受風天下暖,錦鱗吹浪日邊明。從容樂飲真榮遇,願賦嘉魚頌太平。

次楊樂道韻六首·後殿朝次偶題[编辑]

百年文物士優游,萬國今方似綴旒。發策東堂招雋乂,回輿北苑罷倡優。忽隨諸彥登龍尾,尚憶當年應鵠頭。獨望清光無補報,更慚虛食太官羞。

次楊樂道韻六首·御溝[编辑]

渺渺金河漲欲平,數支分綠報清明。常縈輦路漂花去,更引流杯送酒行。靜見金輿穿樹影,清含玉漏過牆聲。衰顏一照自多感,回首江南春水生。

次楊樂道韻六首·幕次憶漢上舊居[编辑]

漢水泱泱繞鳳林,峴山南路白雲深。如何憂國忘家日,尚有求田問舍心。直以文章供潤色,未應風月負登臨。超然便欲遺榮去,卻恐元龍會見侵。

次楊樂道韻六首·後苑詳定書懷[编辑]

文墨由來妙禁中,家傳豈獨賦河東。平生聽想風聲早,數日追隨笑語同。御水新如鴨頭綠,宮花更有鶴翎紅。看花弄水聊為樂,不晚朝廷相弱翁。

次楊樂道韻六首·上巳聞苑中樂聲書事[编辑]

苑中誰得從春游,想見漸台瓦欲流。御水曲隨花影轉,宮雲低繞樂聲留。年華未破清明節,日暮初回祓禊舟。更覺至尊思慮遠,不應全為拙倡優。

次楊樂道韻六首·用樂道舍人韻書十日事呈樂道舍人聖從待制[编辑]

東門人物亂如麻,想見新韉照路華。午鼓已傳三刻漏,從官初賜一杯茶。匆匆殿下催分首,擾擾宮前聽賣花。歸去莫言天上事,但知呼客飲流霞。

詳定幕次呈聖從樂道[编辑]

殿閣掄材覆等差,從臣今日擅文華。揚雄識字無人敵,何遜能詩有世家。舊德醉心如美酒,新篇清目勝真茶。一觴一詠相從樂,傳說猶堪異日誇。

崇政殿詳定幕次偶題[编辑]

嬌雲漠漠護層軒,嫩水濺濺不見源。禁柳萬條金細捻,宮花一段錦新翻。身閒始更知春樂,地廣還同避世喧。不恨玉盤冰未賜,清談終日自蠲煩。

詳定試卷二首[编辑]

簾垂咫尺斷經過,把卷空聞笑語多。論眾勢難專可否,法嚴人更謹誰何。文章直使看無纇,勳業安能保不磨。疑有高鴻在寥廓,未應回首顧張羅。

童子常誇作賦工,暮年羞悔有揚雄。當時賜帛倡優等,今日論才將相中。細甚客卿因筆墨,卑於《爾雅》注魚蟲。漢家故事真當改,新詠知君勝弱翁。

奉酬楊樂道[编辑]

邂逅聯裾殿閣春,卻愁容易即離群。相知不必因相識,所得如今過所聞。近代聲名出盧駱,前朝筆墨數淵雲。與公家世由來事,愧我初無百一分。

奉酬聖從待制[编辑]

班行想望歲空多,知有龍門未敢過。和近聖人師展季,勇為君子盜荊軻。三刀舊協庭闈夢,五袴今傳里巷歌。復道諫書嘗滿篋,不唯詩句似陰何。

次韻吳仲庶省中畫壁[编辑]

畫史雖非顧虎頭,還能滿壁寫滄洲。九衢京洛風沙地,一片江湖草樹秋。行數鯈魚賓共樂,臥看鷗鳥吏方休。知君定有扁舟意,卻為丹青肯少留。

夜讀試卷呈君實待制景仁內翰[编辑]

篝燈時見語驚人,更覺揮毫捷有神。學問比來多可喜,文章非特巧爭新。蕉中得鹿初疑夢,牖下窺龍稍眩真。邂逅兩賢時所服,坐令孤朽得相因。

答張奉議[编辑]

五馬渡江開國處,一牛吼地作庵人。結蟠茅竹才方丈,穿築溝園未過旬。我久欲忘言語道,君今來見句文身。思量何物堪酬對,棒喝如今總不親。

 卷十七‧律詩四七言八句 ↑返回頂部 卷十九‧律詩六七言八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