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臨川集/卷02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九‧律詩六七言八句 王臨川集
卷二十‧律詩七七言八句
卷二十一‧律詩八七言八句 

思王逢原三首[编辑]

布衣阡陌動成群,卓犖高才獨見君。杞梓豫章蟠絕壑,麒麟騕褭跨浮雲。行藏已許終身共,生死那知半路分。便恐世間無妙質,鼻端從此罷揮斤。

蓬蒿今日想紛披,塚上秋風又一吹。妙質不為平世得,微言唯有故人知。廬山南墮當書案,湓水東來入酒巵。陳跡可憐隨手盡,欲歡無復似當時。

百年相望濟時功,歲路何知向此窮。鷹隼奮飛凰羽短,麒麟埋沒馬群空。中郎舊業無兒付,康子高才有婦同。想見江南原上墓,樹枝零落紙錢風。

和吳御史《臨淮感事》[编辑]

柵鏁城扉曉一開,柂牙車軸轉成雷。黃塵欲礙龜山出,白浪空分汴水來。澄觀有材邀昧陋,霽雲無力報奸回。騷人此日追前事,悲氣隨風動管灰。

和文叔《湓浦見寄》[编辑]

多難漂零歲月賒,空餘文墨舊生涯。相看楚越常千里,不及朱陳似一家。髮為感傷無翠葆,眼從瞻望有玄花。唯詩與我寬愁病,報爾何妨賦棣華。

次韻吳季野再見寄[编辑]

衣裘南北弊風塵,志趣卑污已累親。流俗尚疑身察察,交游方笑黨頻頻。遠同魚樂思濠上,老使鷗驚恥海濱。邂逅得君還恨晚,能明吾意久無人。

次韻平甫《贈三靈山人程惟象》[编辑]

家山松菊半荒蕪,杖策窮年信所如。占見地靈非卜筮,算知人貴自陶漁。久諳郭璞言多驗,老比顏含意更疏。只欲勒成方士傳,借君名姓在新書。

次韻和甫《詠雪》[编辑]

奔走風雲四面來,坐看山壟玉崔嵬。平治險穢非無德,潤澤焦枯是有才。勢合便疑包地盡,功成終欲放春回。寒鄉不念豐年瑞,只憶青天萬里開。

次韻張氏《女弟詠雪》[编辑]

天上空多地上稀,初寒風力故應微。那能鎮壓黃塵起,強欲侵凌白日飛。邑犬橫來矜意氣,窟蟾偷出助光輝。都城只有袁安憊,我亦年年幸賜衣。

次韻徐仲元《詠梅》二首[编辑]

溪杏山桃欲占新,亭梅放蘂尚嬌春。額黃映日明飛燕,肌粉含風冷太真。玉笛悲涼吹易散,冰紈生澀畫難親。爭妍喜有君詩在,老我翛然敢效顰。

舊挽青條冉冉新,花遲亦度柳前春。肌冰綽約如姑射,膚雪參差是太真。搖落會應傷歲晚,攀飜賸欲寄情親。終無驛使傳消息,寂寞知誰笑與顰。

詩呈節判陸君(名彥回)[编辑]

中郎筆墨妙他年,晚與君游喜象賢。款款故情初未憗,飄飄新句摠堪傳。英才但未遭文舉,明主寧當弃浩然。投贈臨分加組麗,小詩能不強雕鐫。

留題曲親盆山(和州曲敘)[编辑]

巧與天成未覺殊,國工施手豈須臾。根連滄海蓬萊闊,勢壓黃河砥柱孤。坐上煙嵐生紫翠,影中樓閣見青朱。為山觀水皆良喻,誰向君家識所趨。

不到太初兄所居遂已十年以詩攀寄[编辑]

一水衣巾翦翠綃,九峰環珮刻青瑤。生才故有山川氣,卜築兼無市井囂。三葉素風門閥在,十年陳跡履綦銷。歸榮早晚重攜手,莫負幽人久見招。

偶成二首[编辑]

漸老偏諳世上情,已知吾事獨難行。脫身負米將求志,戮力求田豈為名。高論頗隨衰俗廢,壯懷難值故人傾。相逢始覺寬愁病,搔首還添白髮生。

懷抱難開醉易醒,曉歌悲壯動秋城。年光斷送朱顏去,世事栽培白髮生。三畝未成幽處宅,一身還逐眾人行。可憐蝸角能多少,獨與區區觸事爭。

雨過偶書[编辑]

霈然甘澤洗塵寰,南畝東郊共慰顏。地望歲功還物外,天將生意與人間。霽分星斗風雷靜,涼入軒窗枕簟間。誰似浮雲知進退,才成霖雨便歸山。

季春上旬苑中即事[编辑]

輦路行看斗柄東,簾垂殿閣轉春風。樹林隱翳燈含霧,河漢欹斜月墜空。新蕋漫知紅簌簌,舊山常夢直叢叢。賞心樂事須年少,老去應無日再中。

上西垣舍人[编辑]

共說才高世所珍,諸賢誰敢望先塵。討論潤色今為美,學問文章老更醇。賦擬相如真復似,詩看子建的應親。仍聞悟主言多直,許史家兒往往嗔。

退朝[编辑]

門外鳴騶送響頻,披衣強起赴鷄人。火城夜暗雲藏闕,玉座朝寒雪被宸。邂逅欲成雙白鬢,蕭條難得兩朱輪。猶憐退食親朋在,相與吟哦未厭貧。

與微之同賦梅花得香字三首[编辑]

漢宮嬌額半塗黃,粉色凌寒透薄妝。好借月魂來映燭,恐隨春夢去飛揚。風亭把盞酬孤艷,雪徑回輿認暗香。不為調羹應結子,直須留此占年芳。

結子非貪鼎鼐嘗,偶先紅杏占年芳。從教臘雪埋藏得,卻怕春風漏洩香。不御鉛華知國色,只裁雲縷想仙裝。少陵為爾牽詩興,可是無心賦海棠。

淺淺池塘短短牆,年年為爾惜流芳。向人自有無言意,傾國天教抵死香。鬚裊黃金危欲墮,蒂團紅蠟巧能裝。嬋娟一種如冰雪,依倚春風笑野棠。

和《晚菊》[编辑]

不得黃花九日吹,空看野葉翠葳蕤。淵明酩酊知何處,子美蕭條向此時。委翳似甘終草莽,栽培空欲傍藩籬。可憐峰蝶飄零後,始有閒人把一枝。

景福殿前柏[编辑]

香葉由來耐歲寒,幾經真賞駐鳴鑾。根通御水龍應蟄,枝觸宮雲鶴更盤。怪石誤蒙三品號,老松先得大夫官。知君勁節無榮慕,寵辱紛紛一等看。

四月果[编辑]

一春強半勒花風,幾日園林幾樹紅。汲汲追攀常恨晚,紛紛吹洗忽成空。行看果下蒼苔地,已作人間白髮翁。豈惜解鞍留夜飲,此身醒醉與誰同。

牆西樹[编辑]

牆西高樹結陰稠,歲屣窮年向此留。白日屢移催我老,清風一至使人愁。紛紛瞑鳥驚還合,渺渺涼蟬咽欲休。回首舊林歸未得,相看知復幾春秋。

度麾嶺寄莘老[编辑]

區區隨傳換冬春,夜半懸崖託此身。豈慕王尊能許國,直緣毛義欲私親。施為已壞生平學,夢想猶歸寂寞濱。風月一歌勞者事,能明吾意可無人。

狄梁公、陶淵明俱為彭澤令,至今有廟在焉。刁景純作詩見示,繼以一篇。[编辑]

(嘉祐中提點江東刑獄時作)

梁公壯節就夔魖,陶令清身托酒徒。政在房陵成底事,年稱甲子亦何須。江山彭澤空遺像,歲月柴桑失故區。末俗此風猶不競,詩翁嘆息未應無。

寄沈鄱陽(時為江東提刑)[编辑]

離家當日尚炎風,叱馭歸時九月窮。朝渡藤溪霜落後,夜過麾嶺月明中。山川道路良多阻,風俗謠言苦未通。唯有鄱君人共愛,流傳名譽滿江東。

送裴如晦宰吳江[编辑]

青髮朱顏各少年,幅巾談笑兩歡然。柴桑別後餘三徑,天祿歸來盡一廛。邂逅都門誰載酒,蕭條江縣去鳴弦。猶疑甫里英靈在,到日憑君為艤船。

次韻樂道《送花》[编辑]

沁水名園好物華,露盤分送子雲家。新糚欲應何人面,彩筆知書幾葉花。曾和郢中歌白雪,亦陪天上飲流霞。春風已得同心賞,更擬攜詩載酒誇。

籌思亭(在江東轉運司南廳後園)[编辑]

昔人何計亦何思,許國憂民適此時。寓興中園為遠趣,託名華榜有新詩。數株碧柳蒼苔地,一丈紅蕖淥水池。坐聽楚謠知歲美,想銜杯酒問花期。

愁臺[编辑]

頹垣斷塹有平沙,老木荒榛八九家。河勢東南吹地坼,天形西北倚城斜。傾壺語罷還登眺,岸幘詩成卻嘆嗟。萬事因循今白髮,一年容易即黃花。

和正叔懷其兄草堂[编辑]

茅堂竹樹水之濱,耕稼逍遙似子真。小吏一身今倦宦,先生三畝獨安貧。欲拋縣印辭黃綬,來伴山冠戴白綸。只恐明時收士急,不容家有兩閒人。

鄭子憲西齋[编辑]

漫構軒窗意亦深,滔滔浮俗倦登臨。詩書千載經綸志,松竹四時瀟灑心。曉枕不容春夢到,夜燈唯許月華侵。行看富貴酬勤苦,車馬重來拾翠陰。

寄題思軒[编辑]

名郎此地昔徘徊,天誘良孫接踵來。萬屋尚歌餘澤在,一軒還向舊堂開。右軍筆墨空殘沼,內史文章只廢臺。邑子從今誇勝事,豈論王謝世稱才。

陳君式大夫恭軒[编辑]

恭軒靜對北堂深,新斸檀欒一畝陰。膝下往來前日事,眼中封植去年心。每懷罇●沾余瀝,獨喜弦歌有嗣音。肯搆會須門閥大,世資何用滿籯金。

寄黃吉甫[编辑]

學兼文武在吾曹,別後應看虎豹韜。欲問廟堂誰鎮撫,尚傳邊塞敢驚騷。旌旗急引飛黃下(時發騎士南征),烽火遙連太白高。聞說荊人亦憔悴,家家還願獻春醪。

高魏留[编辑]

魏留十七助防邊,埋沒鹽州十八年。衣屨窮空委胡婦,糗糧辛苦待山田。關河舊路頻回首,腹背他時兩受鞭。邂逅得歸耶戰死,母隨人去亦蕭然。

丁年[编辑]

丁年結客盛遊從,宛洛氈車處處逢。吟盡物華愁筆老,醉消春色愛醅濃。壚間寂寞相如病,鍛處荒涼叔夜慵。早晚青雲須自致,立談平取徹侯封。

 卷十九‧律詩六七言八句 ↑返回頂部 卷二十一‧律詩八七言八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