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道詩話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從幽默到正經 王道詩話
作者:魯迅 瞿秋白
1933年3月6日
伸冤
    本作品收錄於:《偽自由書》和《申報

    本篇最初發表于一九三三年三月六日《申報·自由談》,署名干。按本篇和下面的《伸冤》、《曲的解放》、《迎頭經》、《出賣靈魂的秘訣》、《最藝術的國家》、《內外》、《透底》、《大觀園的人才》,以及《南腔北調集》中的《關于女人》、《真假堂吉訶德》,《准風月談》中的《中國文与中國人》等十二篇文章,都是一九三三年瞿秋白在上海時所作,其中有的是根据魯迅的意見或与魯迅交換意見后寫成的。魯迅對這些文章曾做過字句上的改動(個別篇改換了題目),并請人謄抄后,以自己使用的筆名寄給《申報·自由談》等報刊發表,后來又分別將它們收入自己的雜文集。

    「人權論」是從鸚鵡開頭的。据說古時候有一只高飛遠走的鸚哥兒,偶然又經過自己的山林,看見那里大火,它就用翅膀蘸著些水洒在這山上;人家說它那一點水怎麼救得熄這樣的大火,它說:「我總算在這里住過的,現在不得不盡點儿心。」(事出《櫟園書影》,見胡适《人權論集》序所引。)鸚鵡會救火,人權可以粉飾一下反動的統治。這是不會沒有報酬的。胡博士到長沙去演講一次,何將軍就送了五千元程儀。价錢不算小,這「叫做」實驗主義。

    但是,這火怎麼救,在「人權論」時期(一九二九——三○年),還不十分明白,五千元一次的零賣價格做出來之后,就不同了。最近(今年二月二十一日)《字林西報》登載胡博士的談話說:

    「任何一個政府都應當有保護自己而鎮壓那些危害自己的運動的權利,固然,政治犯也和其他罪犯一樣,應當得著法律的保障和合法的審判……」

    這就清楚得多了!這不是在說「政府權」了麼?自然,博士的頭腦并不簡單,他不至于只說:「一只手拿著寶劍,一只手拿著經典!」如什麼主義之類。他是說還應當拿著法律。

    中國的幫忙文人,總有這一套秘訣,說什麼王道,仁政。你看孟夫子多麼幽默,他教你离得殺豬的地方遠遠的,嘴里吃得著肉,心里還保持著不忍人之心,又有了仁義道德的名目。不但騙人,還騙了自己,真所謂心安理得,實惠無窮。詩曰:

    文化班頭博士銜,人權拋卻說王權,朝廷自古多屠戮,此理今憑實驗傳。
    人權王道兩翻新,為感君恩奏圣明,虐政何妨援律例,殺人如草不聞聲。
    先生熟讀圣賢書,君子由來道不孤,千古同心有孟子,也教肉食遠庖廚。
    能言鸚鵡毒於蛇,滴水微功漫自誇,好向侯門賣廉恥,五千一擲未為奢。

    三月五日。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