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陽記事/卷之二十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二十 球陽記事
卷之二十一
尚育王
自元年起至九年
琉球國 蔡溫、尚文思、鄭秉哲等著
卷之二十二

目錄[编辑]

尚育王[编辑]

即位元年【大清道光拾伍年乙未】

本年,賞赤田村弘克進·與那嶺筑登之親雲上真宜等忠志,敘譜代籍。又賞東村長濱筑登之親雲上等忠志,賜新家譜。本國將有冊封大典,其欵待冊使之需,固屬莫大之費。但近年以來冗費接踵,帑項極乏,難以調辦其需。正在計窮之秋,幸有赤田村弘克進·與那嶺筑登之親雲上真宜、泉崎村用作霖·仲村渠仁屋致通祖母、東村長濱筑登之親雲上、泉崎村高良筑登之親雲上母、西村宮平筑登之祖母、宮城筑登之母等六名,將銅錢各十六萬貫文奉借于公,以補其需。由是賞與那嶺、仲村渠祖母二名,敘譜代籍;賞長濱、高良母、宮平祖母、宮城母四名,賜新家譜,以表忠志。[1]

本年,命御書院當馬執宏·名嘉地里之子親雲上良全轉充侍習學士,頒賜采地之間,年賜切米十石。

本年,褒嘉八重山島野底村上盛仁屋善行,以賜爵位。上盛為人也治家以善,交人以和。又自上屆亥年以至去年,將大米九石三斗五升分給欠貢窮民,備辦貢賦。又今年旱魃為災,粟苗枯槁。該上盛將粟種一石五斗分給欠種者,再行播種。又村民有宮城屋蒲户者,家資極貧,不能調備貢賦。該上盛憐之,移于己家,如意撫養,使其勵力農業,全辦貢賦。又村中收養牛馬之地長一百五十尋,其所圍本垣每年圯壞,不勝修葺之費。該上屋自捐家資,築石為垣,永為村落之便。由是該島在番頭目等呈請酌賜褒賞。法司奏王。賜筑登之座敷位,以表其行。

本年,褒嘉八重山島古見村赤嶺筑登之善行,以賜爵位。赤嶺為人也,克治家道,為村人之所法。又見本村冶器損破,不堪其用。給發新錢五十斤大米一石改造備用。又因海舩不多,造設三端帆舩一隻,交給于村,以便運物。又每逢凶荒之年,于欠貢賦者,給發大米共計八石七斗五升。又前年所播稻苗甚不生長。該赤嶺給發稻種一石五斗,再行播植。由是,該島在番頭目等呈請酌賜褒賞。法司奏王。賜黃冠位,以表其行。

本年,褒嘉八重山島西表村慶田城仁屋善行,以賜爵位。慶田城家有双親戚逾八旬,事之以孝,毫無怠懈。于村人交以和睦。又去年該村凶荒之時,于號飢餓者,則給大米一石五斗,于欠稻種者,則給稻種七斗五升。又先年于欠貢賦者,給以大米八石二斗五升。由是該島在番頭目等呈請酌賜褒賞。法司奏王。賜筑登之座敷位,以表其行。

本年,褒嘉八重山島大川村木原仁屋善行,以賜爵位。大川村前年稼穡不登,闔村人民日食缺乏,屢已發倉救飢,尚以不敷,殆及餓莩。木原惠給蘓鉄七百五十斤、大米三石五斗、畜豚四口救飢活命。且給發小麥大麥各一石、豆梁各五斗,使村人隨時播種。又有福仲屋味津喜者煢煢獨居,無親族之可托。該木原移之于家,加意撫養,分給家財,立户分炊。由是該在番頭目等呈請酌賜褒賞。法司奏王。賜筑登之座敷位,以表其行。

本年,褒嘉八重山島所屬與那國島登野城仁屋善行,以賜爵位。登野城為人也,治家以善,交人以和。又為島圖利,寄買參種一石五斗于本山,分給島民廣行播種。其島種參自此始焉。又於欠粟種者分給粟種一石,使之不失播種之時。又該島所有冶器経久損破,不堪其用。該登野城送給新鉄五十斤以行改造。又該島原無喪車,每逢葬人,以竹造之,甚不雅見。該登野城自損家資,設造喪車併明器給島人,從時厥後葬禮具備,燦然可見。由是,該島在番頭目等呈請酌賜褒賞。法司奏王。賜筑登之座敷位,以表其行。

本年,褒嘉八重山島黑島村味屋久西原善行,以賜爵位。味屋久西原為人篤實,任村役二十七年,每遇窮民欠貢,給發粟穀共計三石五斗。現今任世持役,未敢怠惰。又該村原無水田,專以乾田所產備辦貢賦。乃至前年冬霖雨連降,所播粟種被水濕傷,不得以不再行播種。但因粟種缺乏,不得仍旧播種。該西原給發粟種三石,使村人全得播種。由是,該島在番頭目等呈請酌賜褒賞。法司奏王。賜赤冠位,以表其行。

本年,以尚圓王所用小碟奉安內間御殿,以存舊蹟。原是以尚圓王御枕安之。上屆申年被盗窃去,無踪可尋。故以小碟一個,從權安之。[1]

本年閏六月,雩。此年五月以來旱魃為虐,雨澤不降。自閏六月二十四日至二十六日,照例禱雨。

本年八月二十七日夜,自戌初刻至戌正刻,有奇星見于西方。

本年,在首里三平等所屬各村設建學校。設建國學及三平等學校以來,各村或建學,或不建學。今已助出銅錢併隨合裒錢,設學校于各村,以興教化。

本年,限定三平等學校文筆師之任期二年交代。又使其師每朔望待各村諸生做文寫字,投來學校,分別高下,舉其茅一甲二甲奏呈朝廷,備攝政、三司官之鑒,既而候旨,轉備聖覽。又每月一次,遣御物奉行、申口屬吟味役一員,到三平等學校稽察諸生勤惰。

本年,賞鳥小堀村阿立忠·西平筑登之親雲上守信善行,以賜褒章。是年,三平等各村擇地建學。鳥小堀村亦要建學,未得宅籍。其村阿立忠外宅固屬可建學校之地,村人察之,要買以建學。該阿立忠意謂:建學施教,此村之不可無者也;況在其宅建學,豈非幸乎?遂以其宅籍獻給于村,設建學校,計其宅籍周圍六十四坪,折價七千四十貫文。又前年該村陡遭囬祿,燒失人家二十户,內十八户極其貧苦。該阿立忠每户分給銅錢各五十貫文,以恤其苦。由是總橫目官稟請酌賜褒賞。法司奏王。賜以褒章。更陳其行,通行首里三平等、唐榮、那霸、泊等處,咸使聞知。

二年丙申,賞泉崎村貝善繼·金城筑登之親雲上唯紀等忠志,陞譜代籍;賞西村知念筑登之親雲上等忠志,賜新家譜;賞泉崎村隆家業·嘉數筑登之親雲上能作等忠志,陞爵位。本國將有冊封大典,其欵待冊使之需,固屬莫大之費。奈近年以來冗費接踵,帑項極乏。至其需則難以調備。時有泉崎村貝善繼·金城筑登之親雲上唯紀、貝天福·渡嘉敷筑登之親雲上唯行、東村弘世俊·比屋定筑登之親雲上政喜、西村知念筑登之親雲上、泉崎村嘉數筑登之親雲上、久米村仲村渠筑登之親雲上母、下儀保村比嘉筑登之親雲上母等七名,將銅錢各十六萬貫文奉借于公。又有泉崎村隆家業·嘉數筑登之親雲上能作、達存孝·古堅筑登之親雲上光平、內金城村嘉數筑登之親雲上、當藏村宮城筑登之親雲上、赤田村金城筑登之親雲上、上儀保存山城筑登之親雲上、汀志良次村池原筑登之親雲上、久場川村新垣筑登之親雲上、東村當銘筑登之親雲上、宮城筑登之親雲上等十名,將銅錢各二千貫文奉借于公。又有東村當銘仁屋、仲村渠仁屋、大城仁屋等三名,將銅錢各一千貫文奉借于公,以墊國家之需。由是,賞金城、渡嘉敷、比屋定三名,各陞譜代籍;賞知念、嘉數、仲村渠母、比嘉母四名,各賜新家譜;賞嘉數、古堅、嘉數、宮城、金城、山城、池原、新垣、當銘、宮城十名,越階陞座敷位;賞當銘、仲村渠、大城三名,各擢筑登之座敷位,以表忠志。[1]

本年,[2]罷退首里各村總橫目中取,添設三平等總橫目中取,那霸、唐榮、泊等總橫目。首里三平等各村總橫目中取已行罷退,令各村頭目自行檢束。至三平等總橫目中取,每一平等暫加各二人。至於那霸、唐榮、泊等總橫目,亦每一村暫加各二人,嚴行檢束。

本年,罷退中城郡下知役。中城郡前此困疲,今已就旺,不庸再加指揮。由是中城御殿大親、總頭目等稟請朝廷,罷退下知役。

本年,褒嘉八重山島頭目石垣親雲上善行,賞賜布疋。去年八重山島稼穡不登,倉貯無幾。乃逢痳疹流行飯食,缺乏頭目。石垣分給大米十五石七斗五升,以補食用。且恐有難辦年貢及公布、公物者,親到各村,加意指揮。更給燒酒六百九十五沸,誘勵民力全辦貢賦。由是,在番報明朝廷。法司奏王。賞賜桐板濟三端,以表善行。

本年,褒嘉八重山島鳩間村盛島仁屋等善行,賞賜烟草。去年八重山島稼穡不登,倉貯甚少,窮薝小民日食缺乏。乃逢痳疹流行,極苦療治。此時在番頭目等特諭富户出財銀賑救。即有鳩間村盛島仁屋𣲖給大米八斗七斘,名藏村奴佐成底𣲖給大米二斗五升、味噌七升,以救窮民。由是,在番頭目等報明朝廷。法司奏王。賞盛島,賜國分烟草三斤;賞成底,賜國分烟草二斤,以表善行。

本年七月,雩。是年五月以來旱魃為虐,雨澤不降。照例命官,自七月二十二日至二十四日禱雨。翌年六月二十四日,照例命官還其禱雨之願。

本年十月,兼城郡兼城村水田之間有大雁一隻飛來,色似灰。土民獲之,獻于朝廷。

本年,發檄,廣栽瓜樓根。本國屢有風旱之災,世上人民日食不敷。且無隣國之交。雖逢凶歲,難施救飢之計。見瓜樓根生于山藪,有蔭之地蕃,息至易培養,不難其芋實可補食用。由是,發檄國中,廣行栽培,以備凶歲之需。

本年,罷退羽地郡下知役。羽地郡前此困疲,今已就旺,不庸再加指揮。由是兩總頭目等稟請朝廷,罷退下知役。

本年,罷慶良間島兩郡下知役。慶良間島兩郡前此困疲,今已就旺,不庸再加指揮。由是兩郡總地頭等稟請朝廷,罷退下知役。

本年,改定首里三平等總橫目任期。首里三平等總橫目原期任職二年。自今年起,期定任職一年。

本年十二月,久米島具志川郡大久保地方有鶴一隻飛來棲止,色似灰,無傷稼穡。

本年,立令首里百姓充螺赤頭職之法。螺赤頭及笙家來赤頭等職,原是令鄉下百姓充之。但近年以來諸郡漸至困疲。若仍令其充此職而戴爵者,多則百姓耕田者漸少,遂開諸郡衰微之基。由是法司奏王改法,俟交代時,令首里百姓充授其職。

三年丁酉,首里新建文廟。先王尚溫學宗孔壁,德浴湯盤。曾己諭立國學,崇聖道,又欲設建文廟。既卜地于國學左翼,繚以周垣,築以勵石,以為經營之基址。時因國政不裕,遂寬數十年,未建廟宇。今我賢王崇儒重道,特諭國相、法司曰:「朕思繼先志,建文廟,永仰尼山之儀容。卿等確議奏覆。」國相、法司以其工科、祭科之所由,出細加商議,奏曰:「請遵命建廟。」賢王大喜發諭,典作諏辰于春三月興工,乞於秋九月告成。即將至聖先師神主奉于正中,將顏子、子思、孟子神主配于左右,每年春秋上丁。賢王親詣文廟,祭以大牢。又設啓聖祠于國學彛倫堂中,奉安啓聖王叔梁公神位,配以顏氏、孔氏、孟孫氏神主,每年春秋上丁,遣官祭以小牢。戲於我王之功德,繼前裕後而聖人教化,無地不屆也。

本年,賞久米具志川郡上江洲村上村渠筑登之母樽長命,許與黃冠妻一樣稱呼,並賜物件。久米具志川郡上江洲村上村渠筑登之母樽行年九十六歲,身體康健,治家業而為女損紡調棉絲,使其織成所受貢布。由是郡中酋長等申詳,在番加具印結,稟于朝廷。法司具題。賞其罕世之壽,許與黃冠妻一樣稱呼,並賜綿子一把、木棉布二端,以示恩典。

本年,褒嘉大里郡大城村玉城筑登之等功,賜爵位。大里郡稻福村素少播種水田,發祖他村以為播種,甚不便利。大城村玉城筑登之率同村民四名,看見比良仲原山隈之際湧泉混混,其下小川原即在稻福、大城兩村百姓地畝之境,地旱土湛,可以闢田播種于此。請田地官主裁,各自捐資,以石築立十四,堤長五十四間五合、高九間一合。又自泉口堀下水道長十五間、橫五尺、高一丈。開闢水田四百六十餘坪。且小川原地畝每逢大雨,被水損壞,不勝修理之勢。今因其用石堅築,方免水災,永利于村等由,法司具題。各賜爵位,以表其功。

本年,褒嘉大里郡南風原村又吉筑登之等功,賜爵位。大里郡南風原村前面古川原小矼水力甚強,每逢大雨,被水損壞,難行修葺,不得永保。當大水時,人馬難以徃還南風原村。又吉筑登之率同村民十二人,請田地官主裁,各自力役,併補工費築石造矼,計長五間、橫二間;矼門橫二尺、高一丈二尺。且矼邊達西道路長二間、橫八尺;達東道路長十八間、橫八尺,舖以礪石,永馬徃來之便。於是法司具題。各賜爵位,以表其功。

本年,褒嘉高嶺郡屋古村上原筑登之等功,賜爵位。高嶺郡與座河所開水道遠𣲖東風平郡東風平村二里三合餘之地,甚為兩郡水田用水之便。至于近年,河源圯壞,水不順流,難加修葺,不保経久。田水用水俱苦不敷,若不堅築河源,大行修葺,勢必不得久保。兩郡吏役等要行重修,算計其費,共及銅錢四萬七千九百貫文。此時兩郡民疲財乏,更國有冊封大典,其奉納賦米及雜物甚及許多,實在難納,至其修理之需並非力之所及。去年,有高嶺郡屋古村上原筑登之,率同人民四十七名,恳請損資重修等由,兩郡吏役轉請,檢者、下知役、兩總司加具印結,稟于朝廷。隨准其自行修葺。該上原等令將其河源築修堅固,使水順行,永貽利益。于是法司具題。賜爵位,以表其功。

本年,褒嘉首里、泊、那霸、久米四村及諸郡人民,賜爵位。本國將有冊封大典,其欵待冊使之需過半不敷。發檄國中,借貸米錢。時有黃冠七名,內二名首里人,三名泊、那霸、久米村人,二名豐見城、西原兩郡人,將銅錢各二千貫文奉借于公。又勢頭座敷一名,西原郡人,將銅錢千貫文奉借于公。又黃冠四名,兼城郡人,將銅錢各千貫文奉借于公。又筑登之座敷八十二名,內十二名兼城郡人、六名與那城郡人、十五名豐見城郡人、四名具志頭郡人、三十一名小祿郡人、三名勝連郡人、十二名今歸仁郡人,將銅錢各千貫文奉借于公。又紅冠二十四名,內九名中城郡人、二名與那城郡人、一名豐見城郡人、三名具志頭郡人、二名小祿郡人、四名勝連郡人,將銅錢各千貫文奉借于公。又無冠十名,內二名勝連郡人、四名今歸仁郡人、四名羽地郡人,將銅錢各二千貫文奉借于公,以辦要用。法司具題,賞首里、泊、那霸人五名,豐見城、西原兩郡人二名,各越階陞座敷位;賞西原郡人一名,陞座敷位;賞兼城郡人四名,各陞勢頭座敷位;賞兼城郡人十一名、與那城郡人六名、豐見城郡人十五名、具志頭郡人四名、小祿郡人三十一名、勝連郡人三名、今歸仁郡人十二名,各陞黃冠位;賞中城郡人九名、與那城郡人二名、豐見城郡人一名、具志頭郡人六名、小祿郡人二名、勝連郡人四名,各陞筑登之座敷位;賞勝連郡人二名、今歸仁郡人四名、羽地郡人四名,各越階陞筑登之座敷位,以示褒典。[1]

本年六月,有𠸄咭唎國海舩二隻漂來。本月初十、十二等日,兩隻收到那霸洋面停錠。一隻人數三十一名,內有黑人二名、女二名,外有日本人七名;一隻人數一百一十名,內有黑人五名。淹留之間,據其所請,給發猪、羊、薪、水等件。于本月十三、十四等日,兩隻放洋而去。

本年,遣毛得蔚·豐見城親雲上安慎督理宮古島。宮古島從去年五月旱魃為災,諸產不登。至于六月暴風大起,損稼穡。更兼公署、公倉、土民之家織、公布房,及宅藩、樹木、杣山諸木多被吹倒,或有傷身者,或有損命者。不但此也,許多小舟被潮流蕩,不知下落。其後又復旱嵐接踵,飢饉荐臻,飢而死者不少。至于食盡牛馬亦及數百口。舉島人民極其困窮,該地方官陳具其由,報明朝廷。法司議奏:「該島如此遇災,固不得以不加意指揮。且疑待冊使之需正在赶緊調備,洵係緊要之関節。伏祈請毛得蔚·豐見城親雲上安慎,與在番相議,督理島民。」王上允焉。

本年秋,伊平屋島勢理客地方有鶴一隻飛來棲正。土民獲之,獻于朝廷。

本年,罷退今歸仁郡下知役。今歸仁郡前此困疲,今已就旺,不膺再加指揮。由是兩總地頭稟請朝廷,罷退下知役。

本年,知念郡加設檢者格一人督理島民。知念郡久高島風俗頹敗,困窮已極,不能以下知役、檢者之力精加教令。由是設立檢者格一人,任期三年,留居于島,施以指揮。

本年,在御茶屋間地栽植藥種,併設瓦屋一橺為吏役公署。御藥園土地狹小,難以廣栽藥種。今在御茶屋間地栽植藥種,併設瓦屋一橺為吏役公署。今花奉行兼管職,期五年。至其功勞,準照俸役以賜舉庸。

本年,添設假山奉行一人。

四年戊戌,主上特降諭旨,褒嘉國中歲登八旬以上者,各賜物件。上曰:「歲八旬以上者,殊為罕世之壽。特令國中、外島記名轉奏。」遵即備造名冊,以備上覽。王上大喜老人之多,各賜物件,以示盛典。

本年,褒嘉宮古島佐和田村志良屋、佐和田母志良屋長命,許與黃冠妻一樣稱呼,並賜物件。宮古島佐和田村志良屋、佐和田母志良屋行年百歲,身體康健。該島在番頭目等見之為瑞,稟報朝廷。法司即具題。賞其罕世之壽,許與黃冠妻一樣稱呼,並賜綿子一把、木棉布二端,以示盛典。

本年,修理赤田寒水川。赤田寒水川因村人得掬水便,深掘泥水,存其掬水之處,館以礪石,而在其前建以石垣,併築石垣,防東北松山流下泥水。

本年,崇元寺西方隙地開店一橺。崇元寺西原有隙地,有泊村人呈請開店于其地,發賣茶湯、菓子。朝廷以其有益于徃來之人,允准所請,開設茶店一橺。

本年,褒嘉八重山島于立村西表仁也等善行,各賜爵位。八重山島于立村西表仁也、鳩間村盛島仁也、竹富村新里仁也、真榮里村加武多新里等四名,為人明幹,盡力農業,不缺貢賦,與村人交以和睦,每逢凶年,寨村人拖欠貢賦者,或給米粟,或與物件。而又為村料理,永貽利益。該島在番頭目等報明朝廷。法司即具題。賞其三人,陞筑登之座敷位,賞其一人賜赤八卷位,以表善行。

本年,褒嘉首里那霸兩府、泊村士民及兼城、具志頭、本部三郡人民,或陞譜代籍,或賜新家譜,或賜爵位。本國將有冊封大典,所有自中山坊至新矼一帶條路併久場川條路、首里各處所通條路,必須概行修疏。又那霸港及唐船塘,上屆戊辰冊封之時,命官浚之。其後泥塞水淺,大船難通。固當決汜深水。又當冊封之時,所有仕上世貢米例應運到牧港投納。近年以來,津口漸淺,諸船難通,亦不可以不浚之。又那霸府各條路亦必可行修葺。總筭其費,甚及許多,不能以公項全備。正在計窮時,有西村霍氏長子嘉數筑登之親雲上詠睦,與那霸堂村玉城筑登之親雲上、崎山村照屋筑登之祖母三名,各發銅錢,奉借于公。又帑項虧匱,難辦冊封之需,發檄國中,借貸米錢。時有黃冠六名,內二名首里士家,一名泊士家,一名那霸士家,二名無系,各將銅錢二千貫文奉借于公。又首里人黃冠二名,各將銅錢千貫文奉借于公。又筑登之座敷十五名,內一名兼城郡人、四名具志頭郡人、十名本部郡人,各將銅錢千貫文奉借于公。又首里無冠一名,將銅錢二千貫文奉借于公,以辦要用。法司具題,賞嘉數、玉城、照屋祖母三名,或陞譜代籍,或賜新家譜;賞首里、泊、那霸人六名,各越階陞座敷位;賞首里人二名,各陞當座敷位;賞兼城郡、具志頭郡、本部郡人十五名,各陞黃冠位;賞首里人一名,越階陞筑登之座敷位,以示褒典。[1]

本年五月,冊封欽命正副使按臨本國。冊封欽命正使翰林院修撰林鴻年、副使翰林院編修高人鑑、護封忝將陳顯生坐駕頭号寶舩,護封參將周廷祥、彈壓官蔣呂棠坐駕二號寶舩,五月初四日在五虎門一齊開船。初九日,頭二兩號寶船収到那霸港。六月二十四日,諭祭故王尚灝。八月初三日,宣讀詔勅,封王世子尚育為中山王。又頒賜御書匾額「弼服海隅」四字。典禮全竣,十月十二日,頭二兩號寶舩在那霸港一齊放洋。二號寶舩駛到大嶺外洋,衝礁壞楫,歸來那霸港,即行修整。十四日,再放洋。十九、二十二等日,頭二兩号寶舩前後囬閩。【參將周廷祥在國病故。副使分駕二號寶船歸朝】

本年,冊封正使林鴻年、副使高人鑑題于瑞泉,書「源遠流長」四字、「飛泉漱玉」四字獻王。隨鐫碑建焉。

本年八月二十八日,主上因蒙襲封王爵,拜謁崇元寺。

本年十月初三日,主上因蒙襲封王爵,拜謁三個寺。

本年十一月十五日,主上因蒙襲封王爵,拜謁首里、久米兩府聖廟。

本年,創建焚字爐。冊封正使林鴻年臨國之後,欲使國人設焚字爐,敬惜字紙。特賜「勸惜字紙」文,即令國中察場,設焚字爐,以敬字紙。

本年,動發冊封所餘銅錢,酌恤各郡。諸郡現在苦疲,將冊封所餘銅錢二百四十萬貫文,酌察各郡強弱,以示賑恤。[1]

本年十二月初六日,久高島加葉江良嶽有神顯現。是日午刻,久高島神婆七名出于家庭,入公方嶽。至酉刻,尸女二名、神婆二十名亦入諸嶽,終夜於食神遊。至翌七日黎明,闔島老幼男女相聚,有冠位者,各整衣冠,俱在該嶽前一齊行四拜禮。此時神婆出嶽。忽聞嶽中有打金聲。神婆傳神諭曰:「靈神將顯,爾等均到加葉江良嶽瞻仰神顏。」遵到該嶽前隅離百八十步,計伺候神顯。至午刻,該嶽門口隔遠二十步許,有神一位,持杖顯現。看其容貌,有高六七尺許、戴黃金冠、穿黃絲衣、束赤帶子、穿青馬褲等模樣。又有神一位,穿青衣裳、持大紅涼傘、從出身體高一丈許,涼傘長二丈許。尸女、神婆即向神顏行四拜禮訖,神入嶽中不見。舉島人民僉卜,云:「此則日後豐歲之兆也。」歡喜無極。該島檢者即備其由,稟明朝廷。

本年,八重山有異國舩一隻飄來。是年六月,於離黑島村半里許之洋面,有異國舩一隻,無有桅蓬,任風飄流,衝樵壞底。隨即查看。舩身長八丈、濶二丈、深五尺七寸五分,內有裝儎箱櫃等類。又於官藏床下有一人屍體,收入桶裡。乃埋葬濱邊,立石標記。至其箱櫃及舩板等件,依法燒化。

五年己亥,褒嘉金城、崎山、汀志良次、西、若狹町等五村人民,或陞譜代籍,或賜新家譜。本國近年遣使接踵,給地倉所貯旅資已致欠乏。且去年遣使華、倭,其所備旅資甚及許多。又至今夏,有遣王子薩州,其應備旅資愈有不敷。合筭定規,應用旅資有欠銅錢六十三萬千貫餘文。正在計窮時,有金城村熙氏金城筑登之親雲上宏昌、崎山村佐氏照屋筑登之孚惠祖母、汀志良次村池原筑登之親雲上、西村永田筑登之親雲上、若狹町村伊差川筑登之親雲上、宮平筑登之親雲上等六名,各將銅錢奉借于公,以辦要用。法司具題,或陞譜代籍,或賜新家譜,以示褒典。[1]

本年,[3]褒嘉八重山小濱村大嵩仁也善行,賞賜爵位。大嵩為人明幹,充任村筑役,常與村人確加商議。每年納清諸凢貢賦。又有家貧無告、不能納貢者二名。該大嵩意隱養育,使其勵業辦貢。又當痳疹流行之時,視察全家維艱不能納貢者,給發米穀外,多施恩惠,以為一村之益。由是,在番頭目等報明朝廷。法司具題。賞擢筑登之座敷位,以表善行。

本年正月,有菩薩一位,流來讀谷山那渡具知港。即援奉安上天后宮。

本年四月,雷震西原郡內間村比宇渡武原,擊死寄寓其村長子崎原。

本年九、十兩月,雩。是年八月以來旱魃為虐,雨澤不降。照例命官,自九月十八日至二十日禱雨。然尚未雨,亦照例,起自十月十八日至二十日再雩。

本年,崇元寺西方隙地開設風水黨公署一橺。

本年,罷退具志頭郡下知役。具志頭郡前此困疲,今已就旺,不庸再加指揮。由是,兩惣地頭稟請朝廷,罷退下知役。

本年,改定諸郡下知役任期。諸郡所設下知役,原期任職五年。自本年起改定任期三年。

六年庚子正月,雩。前此雖經下雨,尚無潤田之水。自正月初九日至十一日,照例禱雨。

本年,拾集散骨,合埋賜祭。客歲九月以來三次禱雨,雨猶未優。由是發檄,拾集散骨,各順其便,擇地合埋,賜祭安魂。

本年二月,雩。是年旱魃為災,雨澤不降。自二月十五日至十七日,於辦嶽、雩嶽遣官代禱。又於園比屋武嶽,令其祝女朝夕念咒。更遣親方率同官僚共一七人,合情拜謁。訖,到龍潭,坐駕龍舟,爬攏禱雨。其餘各嶽照例禱告。

本年三月十四日,王城有涼傘之象。是日酉刻,於高阿佐那西方有金黃色涼傘之模樣,高揚于其旗,逐漸降下。殆及旗竿半際,變為月色,如此五見。

本年五月,始准在寶口建屋,為製紙之屋。此年,始在寶口租借宅地,造作茅屋,以為製百田紙之區。至道光二十三年癸卯七月,改造瓦家,長五間、橫三間;而附廂一所,長三間、橫三尺。隨設胥役,入直掌製紙之事。

本年,准恩納郡建下知役。恩納郡近年困疲,惣地頭稟請建下知役。隨即允焉。

本年,褒嘉楊氏真榮城筑登之嘉律,賞賜中布。去冬因有疱瘡流行,凢有家資者,宜當視察貧家,不論親戚緣婭,雖為他人,或給米錢,或與物件,或行發借,使染痘者全得無恙等因,業經行檄國中,曉諭其意。時有泊村楊氏真榮城筑登之嘉律凜遵其令,發出所貯大米六包分給親戚緣婭暨村中困窮者,備其療用。由是,賞賜中布,以示褒典。

本年,遣武氏缽嶺親雲上喜央指揮姑米島。姑米島仲里、具志川兩郡俱及困疲,拖欠貢賦。兼有土俗不美。由是特遣武氏缽嶺親雲上喜央,協同在番,以行指揮。該嶺就島以來,凢事細議在番指揮。百姓伹該兩郡居民素少,且畜耕牛、備農器者亦不多矣。農民每向畜備之家窺農事之隙,借來耕種,聊以辦用。以故農桑諸務屢失時節,每年所栽稼穡強半不登,煢煢小民共坐困窮。上屆丑年,朝廷發動銅錢八萬貫文,借給百姓。且該嶺亦自發出銅錢二萬貫文,惠給百姓。于是將該兩項銅錢購備耕牛併鉄鍬、鉄鐮、鉄鍬鑿等器,察乏其用者,以行分授,以得耕耘。由是百姓人等欣欣然,爭先恐後盡力南畝,無少怠惰。又該兩郡從前土地荒蕪,多置無用。百姓人等飲食難續,屢蒙賜借倉米,聊備日食,總計其數共及五百七拾餘石。不但此也,兩郡織婦無備織公布之器。上自公布,下至官布,皆無力織作,不能全辦。該嶺到島之後,善教兩郡百姓,廣闢地畝,栽植蕃薯。從時厥後,兩郡百姓日食足饒。且該嶺買備織布器具分給織婦。其後所辦公布、官布,每年照額納清。又該嶺觀察兩郡地勢,着令百姓於海濱山藪及隙地栽植蘇鉄,且播其種以備凶年之需。又令植桑苗及藺棕梠等物,以備島用。又兩郡從前栽植棉花、烟草等物不多,百姓人等時常買來他島,以備日用,甚不便利。該嶺着令百姓廣栽植之,以裕其用。又具志川郡素有大原,量其周圍幾及二里餘,地性又善,而因無水汲用,百姓都厭來耕。該嶺即着新掘泉井,以得汲用。百姓皆欣然爭來,以為耕種。又山藏山川地有兩堤井,其泉漏他,不敷汲用。附近諸村甚苦乏用。該嶺着百姓修葺兩井,再得前泉,以裕汲用。又仲里郡有山城井、島尻井,共致大破,泉水至小。其附近四村所有水田多乾涸,致妨耕耘。該嶺着加修葺,仍得前泉,而水田亦有便耕耘。又上屆卯年暴風吹起,所栽蕃薯悉致吹損,日食所續料在難續。該嶺見其景況,即買麦種,分與百姓播之種之,以續日食。于是,該兩郡吏役百姓等有該嶺為島貽益。不但如前項也,其外儘行照料,貽益島中,不可勝數。至于風俗亦就善美。但諸凢貢賦今仍不能納清者,蓋由居民素少受地超分,兼有公布、官布、公役等事而不暇耕稼也。然今論該嶺治島之事,將見諸凢事務全遂其謀。兩郡起色,而日後變疲就興矣。乞察該嶺有為島貽益之功,更憐其吃日久離親之苦,准俾其解任歸鄉。因將指揮之事轉授在番代辦,呈稱在番及筆者,兩郡惣地頭加具印結,稟明朝廷。法司奏王,允焉。於丙午年,使該嶺得歸故鄉。至其報功之典,亦准比同王子使者暨按司使者、與力之功,一律舉庸。

本年七、八兩月,有𠸄咭唎國海舩三隻漂來。是年七月十七日,有其舩一隻,人數六十七名,內五十五名墨人、二名廣東省人,漂來北谷郡洋面,衝礁損傷。即請修葺。原舩正在修理之際,於八月初四日,該難人等口稱「本國船隻現有収致廣東省,必要撥舩上人等一十一名坐駕杉板前赴該省,轉寄其信于本國」等語。乃告曉云:「汝等原舩修葺將成,勿庸遣發杉板。」即云:「其音信不可不早報。」遂於是日開駕。又八月二十一日,有該國海船兩隻収到那霸外洋拋碇。一隻人數一百五十人,一隻一百十五人。即訪漂來情狀。該難人等以手比勢曰「曾有本國人一十一名駕坐杉板前到廣東,説原船漂到琉球國北谷郡洋面衝礁損傷。現今該國起工修葺,為此特來報信。但恐在于他國,全難修整,故分駕兩隻,前來迎接」等緣由。該難人等淹畱之間,據其所請,酌賜與牛、豚、羊及各色物件。一隻是悅二十三日起碇開駕。一隻待該破舩修理完竣,至九月初四日一齊放洋而去。

本年七、八兩月,雷震宮古島下里、前里、西里等三村。是年七月初五日,雷震雷震宮古島下里村新里仁也屬下男丁屋未廬舍,擊死渡名喜仁也屬下男丁、未津本村仁也屬下男丁、茂佐下地仁也屬下男丁、如女伊新里仁也屬下男丁屋未等四名。又八月二十九日,前里村下地仁也蓋起房屋之時,雷震其處,所擊死男丁加禰弟加未户、男丁奴知手等二名。又是日雷震西里村勝連仁也宅內,燒化其屋二橺。

本年十二月,有異國舩一隻流來。其舩流來八重山島屬內多良間島洋面衝礁。船長六丈九尺、濶一丈四尺、深五尺三寸許,並無人貨,恍似中華船隻。該地方依遵國法,盡行燒化。

七年辛丑,褒嘉八重山島竹富村與那國仁也善行,賞賜爵位。八重山島竹富村與那國仁也為人也生質篤實,常與村人交以和睦。上屆戌年綠豆欠乏,舉村人民致妨播種。該與那國將綠豆五斗分給村民,以令播種。又去年旱魃為災,諸凢東作多就枯損,所有年貢、雜費、貯米等項共致不敷。至于本年貢賦亦有不足。該與那國為之料理,將小米、小麥一十四石助給村民,為村利益。由是在番頭目等稟明朝廷。法司奏王。賞賜筑登之坐敷位,以表其行。

本年三月初一日,准以知行、夫役暫行减少。給地所支知行夫役只緣所賜之人逐年加多,其所餘者現今屬僅少,嗣後更有新賜、加賜者,恐有不敷。起自今年,暫准將聞得大君御殿、佐敷御殿暨諸士知行每一石减省八升,至夫役亦各照其扣法以行减少。但大美御殿、中城御殿、野嵩御殿知行非給地所支,故不行减省。

本年,褒嘉八重山島平久保村前盛仁也功勞,賞賜爵位。八重山島平久保村前盛仁也為人也生質篤實,常盡力指揮村民。上屆辰巳午三年,有貧苦小民連欠貢賦者,該前盛惠給大米、小米三石五斗,完納欠賦。又上屆未年逢癘疫痳疹流行,既失性命者多矣。現在保性命者亦身體疲倦,不能胼胝農業。該前盛送給大米一石、燒酒十沸、飼豚一口,以示鼓舞。因此百姓人等得盡力于農業。又上屆申酉戌三年,世運不雅,小民人等致離散者不為不多。該前盛為之照料,招養己家之外,於他所致撫育。且分與田畝,備辦諸凢貢賦。不但此也,為蒔種子,助給稻一石、小米二斗五升、麥一石、粱一斗。更發借耕牛二口,並造給附牛農器,令得播之便。由是,在番頭目等稟明朝廷。法司奏王。賞賜筑登之坐敷位,以表其功。

本年,褒嘉久米村密世淐·志良堂筑登之親雲上清昌厚志,賞賜譜代籍。泊港近年以來淤泥壅塞,漸漸就淺,致妨於船楫徃還。朝廷飭示在港南方築立石堤,而行濬浚。時有久米村密世淐·志良堂筑登之親雲上清昌,將其費用銅錢十萬貫文奉借公家等情,呈請朝廷。隨允所請。因此法司奏王,賞陞譜代籍,以表其志。[1]

本年,褒嘉久米仲里郡地頭代宇江城親雲上等功勞,賜各爵位。久米仲里郡有本草山、大平良山,其兩山之下素有堤井。其為水也,注入真謝、宇根、比嘉、謝名四村田間。雖經逢旱魃為虐,渾無涸裂之憂。至于近年,其井大破,水致逆流,不入田間。地頭代宇江城親雲上、前地頭代宇江城親雲上等十一名為之主管,確行修理。仍使水致順流,永為該四村利益。由是在番稟明朝廷。法司奏王。賞賜各爵位,以表其功。

本年,遣孟氏石原親雲上宗隆指揮八重山島。八重山島曾遣檢使以正風俗,經年久遠,風俗頹敗。由是遣孟氏石原親雲上宗隆以行指揮。十年甲辰,該原事務全竣,即應回國。但太平山島亦因不遣使督理,已及久遠,民俗就悪,農業不勤,以苦窮乏。朝廷聞焉,牌仰該原直赴大平山島,依照八重山島志例,查核旧章,以行指揮。八月初六日回籍。

八年壬寅,三月,宮古島地震。此年,宮古島起自三月五日以至十四日,數十次地震。【五日一次,六日一次,七日晝三次、夜二次,八日晝四次、夜三次,九日晝五次、夜四次,十日晝九次、夜六次,十一日晝二次、夜三次,十二日晝六次、夜七次,十三日晝四次、夜二次,十四日一夜。】又多良間島起自同月七日以至十三日,每日雨、三次地震等由,該島駐劄吏役具文報來。但今兩島並無異常等由,在番具文報來。

本年三月七日,雷震宮古島伊良部、佐和田等兩村。此日雷震伊良部村耕作筆者狩俁筑登之糞坑并佐和田村東新里仁屋外宅等,所燒斃狩俁畜豚兩口,又少傷損新里外宅所栽蕃薯等由,在番具文前來。

本年,准渡名喜島再建下知役。渡名喜島徃年憔悴,建下知役,勵精加教,轉疲就興,已為罷退,只令在番帶職兼理諸務。乃至近年仍就凋殘,多滯年貢諸賦,風俗漸頹。地頭、取納奉行、田地奉行等詳請仍准一次,建下知役。隨即允焉,令該在番專理異國事務。

本年,准慶良間坐間味郡再建下知役。慶良間兩郡向年百姓困疲,建下知役嚴加教示,因其興旺,已為罷退,只令在番帶職兼理諸務。奈坐間味郡近來仍就苦疲,年貢賦稅多致逋滯,風俗不美。惣地頭、取納奉行、田地奉行等具請,仍准建下知役。隨即准焉。既而着令在番於坐間味郡專辦本務,於渡嘉敷郡照旧兼理諸務。

本年四月朔日申刻,有阿蘭陀船一隻駛過。其船知念郡三里許洋面向卯辰之方駛徃之時,人數二十名坐駕杉板三隻,搖來久高島,有求鷄之模樣。隨給鷄一隻。即駕回本船。至酉未刻,駛過己午之方。[1]

本年四月三日午刻,久米仲里郡有異國船一隻飄來。其船駛來島尻大口二里許洋面灣泊,人數十五名,坐駕杉板二隻,撑來島尻濱,走入村內,有求牛、羊、鷄之模樣。隨給鷄一隻,不肯収領。走到田野,劫奪野飼牛一口、羊二口,自島尻村撑赴伊保濱。其土民用手示早回,隨即駛回本船,終夜灣泊。翌朝,向進南方。至於天暮,向戌亥方駛去。其船形人相比看繪圖,恰似阿蘭陀。[1]

本年四月十四日酉未刻,有阿蘭陀船一隻飄來。其船泊錠讀谷山郡宇座村洋面,有人數十名坐駕杉板一隻,撑到該濱。未幾,駕回本船,向亥子方駛去。[1]

本年四月十七日未刻,久米仲里郡有大船二隻漂來。其大船二隻駛到波手口二里許洋面,人數十三名坐駕杉板二隻撑來伊保濱,有求牛羊之模樣。隨給牛一口、羊一口。即撑回本船。大船一隻,次日辰刻向酉戌方駛去;一隻本日巳刻駕到儀間大口三里許洋面,人數二十二名坐駕杉板三隻撑來兼城濱,又有求牛羊并蕃薯、菜蔬等件之模樣。隨給牛一口、蕃薯、菜蔬等項。其二隻即向去本船,其一隻轉駛具志川郡兼城濱。該郡亦給牛一口、羊一口、蕃薯、菜蔬等項,隨即歸本船。本日申刻,駛去午方。兩隻船形人相,對看繪圖,恰似阿蘭陀。[1]

本年五月二十日未刻,渡名喜島有阿蘭陀船一隻飄來。其船駛到于瀨原一里許洋面,人數二十七名坐駕杉板四隻撑來西濱,有求牛羊、蕃薯之模樣。隨給牛一口、羊三口、蕃薯五十斤。即回本船。至於黃昏,向戌方去。[1]

本年,褒嘉赤田村宮城筑登之母厚志,賜新家譜。下儀保村所有寶樋井、并寶口之通路已就圯壞,不惟常妨汲水,更碍行路徃還,不得不加修葺。因估計其費用,已及銅錢十萬貫餘文。村中暨三平等人氏不能力之調辦,至於公家亦在窮乏,暫難行修葺。幸有赤田村宮城筑登之母為之發慮,自備其需,堅致修理,永貽利益。由此賜新家譜,以嘉其志。[1]

本年,褒嘉大里郡及首里百姓等厚志,賜各爵位。大里郡與那原村御殿山涯以至大見武村前南風原經界所有條路,原無舖石。每逢雨降,致妨于人馬徃來,竟自旱田、山野以致徃還,蹈壞稼穡,其附近各村已有失所。幸有大里郡百姓等,率同首里百姓三十五名,恳請自損資斧,以石鋪整等由,該郡吏役轉請,檢者、下知役、兩總司、田地奉行加具印結,稟于朝廷。隨准其請。該百姓等令將其道舖石為礪石,永為郡人及諸人徃來之便。于是法司題賜各爵位,以表其志。[1]

本年九月朔日,久米島有異國船一隻飄來。其船灣泊儀間大口之外二里許洋面,人數二十八名坐駕杉板四隻,帶來布疋,用手示換牛之意。即給牛三口,不領布疋。但見其勢甚為少些,直侵入村內,廵行人家。於是給大小豚六口、羊一口、蕃薯、菜蔬、席子等件。尚以不安。更侵入王城之比屋家,開櫃拿出神讓紗綾衣裳一領,以求發給。乃不得已,以為送給。仍又有不足之慮,隨加給牛一口。即回本船,向南方去。未幾,日落天昏,不知去向。而至次日,帆影無見。其船形人相,對看繪圖,恰似阿蘭陀。[1]

九年癸卯,正月二十五日,八重山黑島村仲本在洋覆舩,偶扶一木,飄到海嶼無人之處。全賴神庇,乘鯖歸來。此日,仲本獨駕小舩,要赴古見村。陡逢風波之猛,所坐小舟被浪覆沒。隨即抱着衣箱南方流去。其夜戌刻,偶見大木流近身邊,其木約有寬四尺許、長十餘二三尋許。即駕其木,任波飄流。至于二十七日巳刻,初見小嶼。比及未刻,飄到其嶼北方,上岸活命。乃伐小木、茅草等類,權造窩舖,以為棲居。但見其地長六合、寬五合許,既無人家,復無五穀。其所生者,多有山藥。由是每日捕來海魚,掘取山藥,聊供日食,送過光陰。六月初旬之間,夢有容貌異常之人,告云:「要送汝歸故土,毫勿驚怪。」至于二十六夜,再夢有人告云:「今要送汝歸島,宜早起程。」意謂此兩次奇夢,出于望外,定係神靈所示。即點火把,到于海濱,侵入潮水深處,捕魚等候,果有長一丈餘之鯖洋洋浮來,入頭于其兩股間。即謂神靈之助,手持其鬣,脚跨其背。彼鯖走去如飛。二十七日午刻送到黑島村阿佐那濱,彼鯖悠悠向東而去。即拜謝扶救送回之恩,上岸歸來等由,仲本具由稟明,在番頭目轉報朝廷。

本年二三雨月,天有光。此年自二月初五日以至三月初二日,定更之時,未申之方有光等由,御番頭遞下庫理當轉奏。

本年二三四五等月,有大星。此年自二月三十日以至五月三十日,昧𡚅時刻,辰方有異常大星等由,御番頭遞下庫理當轉奏。

本年二月,雪降大里、南風原、東風平、佐敷、真和志、小祿、兼城、高嶺、玉城、摩文仁、豐見城、真壁等郡。此月雪降十二郡。其大或似唐豆,或似白豆,或似手小指,大小不齊等由,各郡吏役等稟明朝廷。

本年三月二十八日,雷震佐敷郡。此日佐敷郡新里村嶺井男子龜,在大為原苅草之時,與雷相離三四間許,遇着其煙身故。

本年四月,暈。此日日暈,其色似虹等由,下庫理當奏聞。

本年,賞內金城毛氏新垣盛應母長命,以賜爵位,併賜品物。盛應母行年百歲,身體康健,動止猶壯等由,該子孫親族等稟明朝廷。法司奏王。賞罕世壽,許與申口銜妻一同稱呼,併賞賜島紬二端、綿子二把、木棉二端,以示恩典。

本年,賞宮古島佐和田村佐和田母長命,以賜切米。佐和田母行年百五歲,身體康健,動止猶壯等由,來朝頭目稟明朝廷。法司奏王。賀罕世長命,國家人瑞。在世之間,月賜切米一斗二升,以為養生之資。

本年,褒嘉豐見城郡高安村外間等功勞,以賜爵位。南風原郡大名原所有一帶道路,原係驛遞大路,平日不勝人馬徃還。且聞得大君駕幸知念、玉城,必由此路。但其路長五十四間許,高下不齊。兼又左右田畝,故每逢雨降時淤泥積疊,難以人馬徃還。且每逢重修王城自與那原津,挽運材木之時,該郡百姓人等以土包築廣其道,不勝勞苦之煩。本應舖石築修,但以困窮,百姓人等力寔不能修築。幸有豐見城郡高安村外間,率同人民三十三人,恳乞各捐家資,築修其路等由,該郡吏役人等轉請,田地奉行、大美御殿大親、惣地頭、檢者等加具印結,稟于朝廷。隨允所請。茲因告成,法司奏王。褒嘉舖石成路、貽于郡中利益、便于諸人徃來之功勞,賜各爵位,以示恩典。[1]

本年,褒嘉豐見城郡高安村上原等功勞,以賜爵位。南風原郡與那霸村後所有一帶道路,原係驛遞大路,平日不勝人馬徃還。且此路也,聞得大君駕幸知念、玉城,必所經過。又當重修王城之時,自與那原津挽運材木,亦取此路,以為徃還。誠係緊要道路,素無舖石築修。每逢雨降時,人馬徃還,實有所妨。是以經過其路者,或行左右地畝,或步左右山野,蹈損東作,其主人等甚致失所。幸有豐見城郡高安村上原,率同人民六十三人,恳乞各捐家資,鋪石築修其路等由,該郡吏役人等轉請,田地奉行、大美御殿大親、惣地頭、檢者等加具印結,稟于朝廷。法司奏王。褒嘉舖石成路、便利于郡中及諸人徃來之功,賜各爵位,以示恩典。[1]

本年八月十三日,世子尚濬移徙東宮。[1]

本年十月十日,八重山有阿蘭陀船一隻漂來。此日,有有阿蘭陀船一隻漂來八重山。十一日,其國人氏九名、華人一名,共計十名,駕來杉板上岸。隨著將其國并漂來情由,傳詢華人。據稱「係大英國船隻,通船人數共計二百六十人,奉承我國國王命,巡查諸國諸島」等語。又問是為何乎?據稱「我國因航諸國諸島,必應較量其大小,且托試海洋深淺,諳熟礁石有無。查先年大𠸄國船隻漂來太平山衝礁損壞。夫既如此,若不托試諸國海洋,諳熟礁石有無,則不便跋涉萬方海路。是以特到此國」等語。隨曰:「敝島逢有他國船隻來到,確禁其人員上岸徘徊,實係國法。」再三垦請依循國法,回去原船,毫不從依。隨要在其濱設造布屋。隨即再三固辭,然不聽從。勒設造長九尺、寬六尺許布屋,以為居住。至十二日,其頭目一名、華人一名、其餘八名,共計十名來到布屋,請廵查山林地方。隨將入境廵查原係國法森嚴之處,固行辭却。據稱「奉承皇帝之命,一概周流諸國,勢必不可以不廵查」等語。隨又行固辭,乃不聽從,怒色顯面。隨相議曰:「此事俄難決定,轉詳縣官,而後可以囬語。」暫隨所言,歸去原船。至十四日,請求耕牛、蔬菜等件。隨給小牛一疋、蔬菜五十觔。因此送來廣幅木棉花布一疋,以為謝禮。已而屢雖催廵查,而設事故以遲延。該人員等毫無曉告,肆廵行各處。由是人民多集,雖遮其行,然不能遮止。萬不得已,自在番筆者以至吏役人等為之守護,自宮良大濱以至大地及離村、郊原、山野、海邊,概行廵查。而該異國人等在于各處,建立白旗,以千里鏡遠致察看,恍如量地高圍。至黃昏時,不論何處,設造布屋,以致寤宿。雖然不侵入村中,守禮經過,無致妨礙。二十六日歸去原船。該阿蘭陀泊船處所,因其危而不穩,乃於十一月初二日開船而去。翌日駛到崎枝洋面泊椗。即有該人一十五名上岸,在于其濱,設造布屋二座,置遠見鏡。從時厥後,每日有一兩人輪流看守。隨令胥役打窩舖於濱邊,遣發班人晝夜把守。至初七日,該人等二十八名,坐駕杉板二隻,到小濱村,如曾廵察大地,於村外地及海邊、山野各處建立白旗,以千里鏡遍行察看。復到離村如此查看。至二十五日上船而去。但于離島之內竹富、新城、鳩間、黑島、波照間、與那國六島,並無走到察看。又該阿蘭陀人淹畱之時,據有所請與牛一疋、豚四疋之外,各色物件酌斟多寡送給。因此相共歡喜,以致謝禮。至二十九日,向亥子方駛去等由,該島在番稟明朝廷。[1]

本年,褒嘉東風平郡友寄村金城孝行,以賜爵位。金城之為人也,厚致孝行,常使雙親安心。故父登九十五歲,母登七十九歲,共得長壽,保終天年。至辭世後,猶如事生,舉行祭祀,以盡追遠之誠。又有叔母在焉,因係寡婦,移遷自家,如事父母,厚致保養,使得古來稀壽。至其棄世之時,自捐家資,築造墓墳,厚為埋葬,以安幽魂。至其舉行祭奠,亦盡如在之誠。不但此也,內自親族緣婭,外至舉村人民,交以和睦。又視察困窮者,或給米錢,或行借貸,不加利息。又村人或遇回祿之災,或當痳疹痘瘡之時,該金城惠給物件,以救急難。除此之外,諸凢事務為村出謀發慮,能為料理。闔村人民無不感心。由是該村百姓、頭目等具文,恳乞酌賜褒賞。田地奉行、兩惣地頭、下知役、檢者、酋長等加具印結,稟明朝廷。法司奏王。賞賜勢頭座敷位,以示恩典。[1]

本年,八重山有阿蘭陀船漂來。此年,遣伊氏嘉陽正元,會同在番,辦理諸凢事務。時因阿蘭陀人上岸,已行廵查,赴到太平山島。該陽十二月二十六日轉到太平山島,果有該阿蘭陀人到大平山,自大地至離村遍行廵察。至于十六日開船回去。該陽即應回國。但聞阿蘭陀船再來,遂畱在該島。至翌年六月二十五日回國。[1]

本年,准具志川郡建下知役。具志川郡積年困疲,百姓勞苦。朝廷自前至今雖設建下知役使行指揮,而未見其効,逐年增疲,土俗亦悪。當此之時若不另設善策嚴行指揮,則難挽疲就盛。今一次罷退檢者,加建下知役一人,將全郡各村分為兩屬。至酋長等各相分頭,勵盡精力指揮所管各村。至田地奉、兩惣地頭亦振勵精力,嚴加指揮。則庶乎諸凢檢束,自有所歸,全郡就興。又至所加下知役俸祿,依照前賜檢者之例,使該郡承辦等由,度支官、申口稟明朝廷。隨即允焉。

本年,褒嘉八重山島古見村新里功勞,以賜爵位。新里之為人也資質厚實,而與村人交以和睦。又古見村原來居民甚多,已在安良原設立猪垣,以為稼穡。舉村人民家資富饒。但先年連逢疫癘饑饉之災,人民减少,所有猪垣不能守護,竟就損壞。因此舉村人民逐年增疲。該新里出謀發慮,與村民商議,起自上屆酉年以至戌年,視察民間農隙,不論男女不問老少一概飭令修葺其垣。此時,該新里給與燒酒五十沸、猪三疋、醬油七沸、麦一石七斗五斘、神酒中壺五十個、大米二石七斗五升,以示鼓舞。是以修葺告成。今茲計其長,實屬二千四十四尋。且拋荒地畝,如其所計。全為墾耕,永貽利益。由是該村噯役人、百姓等具呈,恳乞酌賜褒賞。在番頭目加具印結,稟明朝廷。法司奏王。褒嘉其功,頒賜爵位,以示恩典。

本年十二月朔日,太平山島有阿蘭陀船一隻漂來。此日,有阿蘭陀船一隻漂來大平山島。該阿蘭陀人五名、華人一名上岸而來。遂在濱邊設造布屋,搬來如鏡之器,排置其內。隨著將其國并漂來情由傳詢華人。據稱「係大英國船隻,奉番皇之命廵察諸國。通船人數共一百八十一名,於九月初七日在香港開船,來到中國。於十一月在中國放洋,到呂宋國。於十月初五日在呂宋國開船,於初九日到八重山島量島長橫,試水深淺,看山高下。今到此嶋,亦要如此。請許廵查山林地方」等語。隨行固辭,並無聽從。遂有頭目一名、官員二十二三名上岸。自十月十三日以至十五日,每日分頭廵行島中,在于各處建立白旗,以千里鏡及其器具察看四方。隨看隨寫,恰似量地畫圖。至黃昏時,不論何處,設造布屋,以致寤宿。凢於所經過之處如此舉行,不敢致妨于人家。且該人問曰:「歴四十七年於茲,已年有本國船隻漂來貴島,何以致損壞乎?」對云:「傳聞先年有異國船二隻漂來,其一隻衝礁損壞,其人數附搭一隻回國等緣由。但歴年久遠,不知其詳矣。」又該人在島之時,屢有請求豚、羊、活鷄、鷄蛋、蕃薯、蔬菜等件。因其無言可辭,依照章程,以為給與。因此送來漳絨一切、藍色綸子一切、茶色縀子一切、赤島蕉布十五切。隨行固辭,不肯収領。乃言云:「此係謝禮,另無他意,必須收領矣。」乃不得已,接収存貯。至十六日,向未申方駛去等由,該島在番稟明朝廷。[1]

本年,改造柔遠驛把門官公署,並新設建土通事公館。此年在閩員役稟請布司,興工改造柔遠驛把門官公署,併於其右邊新造土通事公館一橺。其長五間、廣二間。時蒙布政司發賜該兩所工項銀兩。

註釋[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1.22 日本內閣文庫藏本無此節。
  2. 日本內閣文庫藏本此節首句作「二年」二字,筑波大學藏本則作「本年」二字。
  3. 日本內閣文庫藏本此節首句作「五年己亥」四字,筑波大學藏本則作「本年」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