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藩院員外郎贈資政大夫席公神道碑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理藩院員外郎贈資政大夫席公神道碑
作者:方苞 清
本作品收錄於:《方苞集/13

公諱席爾泰,系出舒穆祿氏,世居盛京東之渾渚。大父郎住,力能出車馬於淖陷。父吳巴泰,十六從軍,破隊徇城,常推鋒。抑於上官,功不得禦,終不自列。非臨陣,未嘗妄殺一人。公初試惜薪司筆帖式,轉倅刑科。麻勒吉總督江南、江西,檄自隨。歸補吏部主事,遷理藩院員外郎。奉檄行塞,墜馬,傷肩臂,遂引疾。卒年六十有八。

公在江南,制府以事詢,必竭情無隱。江西巡撫以法中某郡守。製府叩公,公曰:「吏獲罪多由不善事上官耳!」即遣公廉其實,守得免,而眾莫知其由。江蘇布政使被劾,命公勾稽簿書。使恐懼道謁,公曰:「歸理案牘,無他求也。」麻公嘗被逮,院中佐吏皆號呶慢易,惟公不失禮。代任者益重公,固留以自佐。而公篤念父母,竟告歸。其在吏部,有武弁為尚書所厚,軍功不及格而敘。公力爭曰:「三藩蕩平,論功者眾。成法一亂,則冒進者人人得引為辭。」會理藩院增置員外郎,上命部院各舉所屬賢能。首以公應,蓋不欲公在吏曹也。公內行飭修,事繼母誠孝。母素嚴,久而感悟。母沒,撫季弟勤於己子,凡衣食必先取足焉。

公階奉直大夫,以子元夢貴,贈資政大夫。娶同係別屬女,仁厚識大義。公所以感繼母,及與麻公始終,夫人之助為多。夫人以公封宜人,以元夢進封夫人。其卒也,距公之卒二十有二年。始公退休,家甚貧。而元夢以事譴。季子入翰林,尋亦罷,居常鬱鬱。及公卒逾年,而元夢復收用,漸被顧遇,開府兩浙,入為司空。夫人屢覲皇太后於寧壽宮,天子親書堂額、壁聯以嘉母德。是以元夢每荷恩榮為太夫人慶,即隱痛公之不及見。然元夢能推太公之德業,慎行其身,而有令聞,俾國人稱願,以為君子之子,則公亦可以無恨矣。

公及夫人生卒年月日,子姓男女,既詳於幽堂之志。葬事畢,外碑宜刻文。以屬余,乃敘而銘之。銘曰:

維國之興,材必世生。維家之隆,德必世崇。公先再世,淳德未漓。暨公稍達,仍鬱不施。以昌厥嗣,為帝股肱,恪居官次,令聞有融。眾人所矜,錫命之顯。君子所感,嗣德無。我列茲銘,信而有徵。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