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求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琉求歌
作者:黃遵憲
本作品收录于《人境廬詩草/卷03

白頭老臣倚牆哭,頹髻斜簪夜慘緣,自嗟流蕩作波臣,細訴興亡溯天蹴。天孫傳世到舜天,海上蜿蜒一脈延。彈丸雖號蕞爾國,問鼎猶傳七百年。大明天子雲端裏,自天草詔飛黃紙,印綬遙從亦士頒,衣冠幸不珠崖棄。使星如月照九州,王號中山國小球,英簜雙持龍虎節,繡衣直指鳳麟洲。從此苞茅動人貢,豔說扶桑繭如甕。酋豪入學還請經,天王賜襲仍歸賵。

爾時國勢正稱強,日本猶封異姓王,隻戴上枝歸一日,更無尺詔問東皇。黑麵小猴投袂起,謂是區區應餘畀,數典橫徵貢百牢,兼弱忽然加一矢。鯨鯢橫肆氣吞舟,早見降幡出石頭,大夫拔舍君含璧,昨日蠻王今楚囚。畏首畏尾身有幾,籠鳥惟求寬一死,但乞頭顱萬里歸,妄將口血群臣誓。歸來割地獻商於,索米仍輸歲歲租,歸化雖編歸漢裏,畏威終奉嚇蠻書。一國從茲臣二主,兩姑未覺難為婦,稱臣稱侄日為兄,依漢依天使如父。

一旦維新時事異,二百餘藩齊改製,覆巢豈有完卵心,顧器略存投鼠忌。公堂才錫藩臣宴,鋒車竟走降王傳,剛聞守約比交鄰,忽爾廢藩夷九縣。籲嗟君長檻車去,舉族北轅誰控訴?鬼界明知不若人,虎性而今化為鼠。禦溝一帶水溶溶,流出花枝胡蝶紅。尚有丹書珠殿掛,空將金印紫泥封。迎恩亭下蕉陰覆,相逢野老吞聲哭,旌麾莫睹漢官儀,簪纓未改秦衣服。東川西川吊杜鵑,稠父宋父泣鴝鵒。興滅曾無翼九宗,賜姓空存殷七族。幾人脫險作逋逃?幾次流離呼伯叔?北辰太遠天不聞,東海雖枯國難複。氈裘大長來調處,空言無施究何補?隻有琉球恤難民,年年上疏勞疆臣。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7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