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香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琉香記
作者:胡春香
胡春香的詩集,有友人巽風氏作序

[编辑]

  詩豈易言哉?蓋吟詠之餘,能發乎情,止乎禮義。是以動天地,感鬼神,美教化,厚人倫。故夫子美關睢之詩,曰:樂而不淫,哀而不傷,良以此道也。自關睢而後無聞焉。

  昔班太姬從兄班固以續漢史,蘇小妹益父兄以成大家。此二子者,吾所謂女史也。

  我粵號稱文獻,而婦人多不知學。黎朝中間有紅霞女子所著傳奇,而其詞涉於嘲謔,惟吾潘眉英獨擅詞名,為前輩諸君所稱。眉英不喜述著。往見於才子文人之所誦讀者,皆能發乎情,止乎禮義。然不得見全集,每每深以為恨。

  丁卯春,余之升龍城,與居亭史話及古今才女,因謂餘同郡女子古月堂春香氏者,學富而純,文貧而麗,思奇而豔,詩法而葩,真所謂才女也。餘因訪焉。叩其姓名,乃瓊瑠完厚黃甲胡相公之妹也。邂逅一遇,遂成莫逆。觴詠之日,唱予和汝,洋洋然,樂而不淫,哀而不傷,困而不憂,窮而不迫,得乎情性之正。歌之詠之,曾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

  辰予南北馳騁,不能朝夕賡酬。春香亦以親老家貧,不遑啟處。至甲戌春,餘訪舊寓,悲苦交集。春香乃取《瑠香》示餘,因訪餘曰:「此我平生履歷所著作也,君其序焉」。余展而觀之,六七詩歌賦詞,編成卷帙。可驚可駭之狀,不覺悠悠然令人快樂也。

  嘗傳驩演之人,純秀好學,鍾乎男之英傑者,則有黃榜諸先公;鍾乎女之精秀者,則有潘眉英、胡春香是也。所謂山水之高深,人才之俊傑,蓋不誣也。故瑠香之記,系出於風雲月露之餘,而其發乎中心,而表諸文字,亦故表而出之,以他時之采風焉,是為序。

    龍飛甲戌仲春

    同郡岩覺夫巽風氏書於教學處。

寓意巽風寄其一[编辑]

幽會兼程幸可圓,
是緣是債兩牽纏?
風穿梨樹湖波蕩,
霜灌綠衣麝氣香。
欲接採絲繡錦帳,
且將紅葉放蘇江。
世間慧眼幾人有,
識玉而交始不冤。


寓意巽風寄其二[编辑]

悠然花徑步東風,
思彼尋香亦有功。
風露途逢敢作伴,
江山志淡為情濃。
明明玉宇日輝碧,
寂寂錦房月影紅。
朝暮此懷誰切記,
前生當有債盤籠?


巽風得夢志與我看因述吟並記[编辑]

君言同字決成雙,
君嘆懷思欲斷腸。
花柳易凋無悅趣,
江山債重路仍長。
情樽久飲香終淡,
誓帶長藏色漸殘。
作孽塵緣宿已定,
明朝舉目望昌江。


和巽風原韻[编辑]

百年相遇幾時辰,
今世不逢棄此生。
往事追思憐薄命,
心頭話湧撫萍身。
當年杯誓印尤在,
昔日鬓絲翼尚騰。
結伴才華相匹配,
千山萬水亦趨從。


贈巽風子[编辑]

幾番蜂蝶同交歡,
鴻雁銜傳一葉箋。
風月指間豈敢染,
波濤起處舌饒饞。
天南地北千條路,
海誓山盟萬載長。
畫筆難描我心直,
三枚紅線綴成緣。
問訊知否多情客,
五更蝶夢盡凋殘。


白滕江贈別[编辑]

崎嶇雲徑步牽纏,
是緣是債兩茫然。
戲水巧防月影啐,
攀花勿曳錦枝彎。
休言淡淡流雲意,
話已錚錚長領蒼。
情義雙圓何謂就,
盈消莫效白滕江。


留別時在安廣安興寓處[编辑]

人留人去思悠悠,
自怨無端遇此遭。
金石柔情可繫穩,
鬓絲誓言豈仍留。
心生煩惱恨時短,
眼倦空抬望月高。
天意早知離有合,
十年相俟又何愁。


感舊兼呈勤政學士阮侯[编辑]

遙思客地萬千種,
鴈扎誰人傳手中。
情字三年彈指滿,
夢魂半刻悠然空。
馬車窮喜緣延續,
朱粉更憐命轉篷。
簷下寒霜懸幾滴,
月樓燈影盡殘更。


秋月有憶枚山甫記[编辑]

玉葉秋風豈暮愁,
月圓時節憶秋霄。
寺邊一柱景尤在,
江水三祈何處流。
朱粉竅歡姿色駐,
雲萍更嘆餘生憂。
百年若有情緣剩,
當守紅絲到白頭。


和山甫之作[编辑]

此段鍾情相與思,
送君三步也成詩。
手間披掩應行絕,
眼隙歸去駒馬飛。
蒼徑花間沾淚滴,
通宵褥裡凝香脂。
別後始知情更切,
此段鍾情相與思。


述意兼呈友人枚山甫[编辑]

花飄飄
木蕭蕭
我夢鄉情各寂寥
可是感春聊

鹿嗷嗷
雁囂囂
驩草相期才一朝
不盡我心描

江潑潑
水活活
我思君懷相契闊
淚痕沾下落

詩屑屑
心切切
濃淡寸情思兩達
夜應君筆法

風昂昂
月茫茫
風月空令客斷腸
何處是騰王

雲蒼蒼
水泱泱
雲水那堪望一場
一場遙望觸懷茫

日期期
夜遲遲
日夜偏懷旅思稀
思稀應莫誤佳期

風飛飛
雨霏霏
風雨頻催彩筆揮
筆揮都是詩情兒

君有心
我有心
夢魂相戀柳花陰
詩同吟
月同斟
一字愁分離
何人暖半襟
莫談離曲怨知音
直思器置此瑤琴
高山流水晚相尋
應不恨吟歎古今

君何期
我何期
施亭來得兩棲遲
茗頻披
筆頻揮
一場都是筆舌
何處是情兒
好思心上各相知
也應交托此緣綈
芳心誓不負佳期


月夜歌其一[编辑]

露如珠兮月如瑳,
倏往來兮照餘懷。
惋故人兮天涯,
愛不見兮心徘徊。
台荒神女廟,
雲散楚王台。
明月光如許,
我思人之兮安在哉。


月夜歌其二[编辑]

花其字兮葩其詩,
霞為裳兮雲為衣,
亦既遘兮我心則怡,
語曷寄兮棲遲,
愁留湘水聽,
悶壓蜀山低,
日月兮無根兮,
情之所鍾,
不知其期。


春庭蘭調[编辑]

月斜人靜戍樓中
臥聽銅龍
起聽銅龍
夜半哀江響半空
聲也相同
氣也相同
相思無盡五更窮
心在巫峰
魂在巫峰
恩愛此遭逢
閑倚東風
倦倚東風
一園紅杏壁青窗
繁華昔已空
今朝又見數枝紅
鶯兒莫帶東風去
只恐桃夭無力笑東風
風清月白
把其香入客吟中


誓曰有感[编辑]

十九年間一縷情,
情緣今日豈搓成。
鬢絲裁半髮膚誓,
血滴兩杯生死盟。
即矢一生皆白首,
百身不負少年春。
言行他日有相悖,
萬剐千刀任宰懲。


自歎其一[编辑]

別時歸影總匆匆,
緣字何曾握手中。
閱盡人情懷欲醉,
思窮世事心如焚。
緣圓萬劫知何日,
幾劫一生備苦衷。
君我同罹此厄運,
思君豈敢問寒溫。


自歎其二[编辑]

近時神志覺昏沉,
何故憂思歡聚情。
舉杯祝春心已醉,
斟茶消渴仍聞聲。
天高客舍雲飛淡,
地闊秋原水漫盈。
是債是緣總關切,
思人思面更思心。


與山南上協鎮官陳侯唱和其一[编辑]

萍水相逢月下樽,
肝腸片片屬難言。
抱琴有意鳴凰唱,
繞樹無端語鵲喧。
誰熟笳聲歸漢闕,
自羞蓮步出胡門。
半筵別話情多少,
陌陌空离倩女魂。


與山南上協鎮官陳侯唱和其二[编辑]

羞步騷壇散樹旗,
風情著意豈曾知。
金玉珍言擲地響,
桑蓬情債切還詩。
相逢盡是五湖內,
拋縱愧遭萬古非。
他日任由有幾許,
任由幾許任隨之。


與山南上協鎮官陳侯唱和其三[编辑]

愧無才調使人驚,
十載風塵慣耳鈴。
已是臨枰知敵手,
莫須敲月苦殫精。
為輪為彈隨遭遇,
誰鳳誰鶯任賦生。
造物於人何苟惜,
明珠休向暗中呈。


與山南上協鎮官陳侯唱和其四[编辑]

韓名久仰喜相逢,
近接光儀日正冬。
厚意始交知水淡,
情懷初飲覺醇濃。
吾州聲氣還相尚,
我輩才情正所鍾。
握手談心君莫怪,
陸江一去水千重。


與山南上協鎮官陳侯唱和其五[编辑]

心有愁絲吐亦難,
殘燈挑視茫然。
欲歸無奈難歸處,
倦語何曾可語言。
喋喋雞更南閣報,
徐徐兔影北江偏。
百年相遇匆匆過,
心有愁絲吐亦難。


與山南上協鎮官陳侯唱和其六[编辑]

磨滅聰明減見聆,
塞茅心竅剩如葶。
只緣隨份急奔走,
未得放懷齊辱榮。
頭上雪霜神亦倦,
吻余糟粕味非馨。
憐鄉情種痴於我,
剪盡寒燈不厭賡。


寄山南上協鎮官陳侯其一[编辑]

騷壇扛插一桿旗,斯人才貌豈已知。
腰蕩滿壺風月酒,身搖半袋江湖詩。
月亭鍾鼎重相聚,歡宇江山顯故姿。
才子古來有幾個,讒言誰遭巧稱奇!


寄山南上協鎮官陳侯其二[编辑]

筆陣相爭誓奪旗,才華豈已為人知?
茫茫巫夢五更月,蕩蕩御泉一葉詩。
柳絮前頭誇絕技,桃源熟路古為師。
佳人才子何其似,抑或平生債未辭。


春香贈協郡[编辑]

秋宵梅約使神傷,孽債浮生何繞纏。
庭院春歸花意爽,妝臺雲黯月徬徨。
倉岩流水書長至,紅葉投詩筆自慚。
朱粉騷壇豈敢較,借諸詩將論端詳。


感舊送新春之作其一[编辑]

今春不以舊春時,道是早歸亦有遲。
花影洞門仍寂寞,巧鶯紡舍以銜絲。
風流眼底香瓶冷,往事人間枕上思。
半刻寸金春浪蕩。百途浦柳客米離。


感舊送新春之作其二[编辑]

但察陰晴複雨時,酸甜世道味方知。
知音半蓋被仍短,壁響遠聞聲尚餘。
昔日鏡臺神亦倦,今春蔗頂甘如飴。
古今有何勝於此,抑到餘生運轉期?


序所附漢文詩[编辑]

其一[编辑]

南浦相知十載前,桃花猶似隔仙源。
北城相見今年景,枊絮還應帶野煙。
半點春情梅欲雪,萬重離思水如天。
有時蘭室挑銀燭,共話江湖訂宿緣。

其二[编辑]

金鷗湖上監門前,非武陵人自得源。
坐對青楊調雨露,吟成白雪起雲煙。
出群風骨清於我,警世文章降自天。
拋卻 香頻舉酒,對君疑是舊韓緣。

其三[编辑]

寒梅如雪動精神,重對梅花倍愛君。
魚雁不傳書外意,雲萍難信夢中身。
清潭浪水深千尺,古鏡癡顔瘦幾分。
客路悲歡何處問,警聞來月是新春。

其四[编辑]

騒壇壇上出騒神,同郡相逢喜得君。
黃閣叩來真望族,紅顔疑是托生身。
驩風純粹知千古,奎座精花好十分。
九十九峰曾憶否,梅花獨佔帝城春。

其五[编辑]

寒梅無妒白繽紛,一樣嬌羞伴美人。
馬首春隨花裏得,風琴聲似竹中聞。
繁華舊侶警初見,生死交情天不爽。
晴山台錦水如銀,

其六[编辑]

繁花滿地落紛紛,肯向梅亭認主人。
霓羽仙容雲上見,鈞韶天曲月中聞。
一腔雲水心花認,萬里星河眼鏡親。
望斷虹橋牛女思,天河費盡一江銀。

其七[编辑]

睛山如錦水如銀,鄭重遭逢有主人。
古月生時應不夜,天花隨處可為春。
桃源有約盟仙侶,巫峽無心賦洛神。
最是寒梅自愛苦,遷居重令一枝新。

其八[编辑]

天河費盡一江銀,終古牛郞不死人。
青展柳眉偏愛月,香飄梅骨最宜春。
興來也覺詩生鬼,愁去方知酒有神。
為問高堂知夢客,楚台風雨幾番新。

其九[编辑]

蘇江咫尺化銀河,昨夜不橋小夢過。
古月文人空漂渺,春花紅臉分蹉跎。
潯陽一曲憐卿爾,北塞連年奈我何。
手把春梅同玩景,碧桃他日又雲賒。

其十[编辑]

群山南控北襟河,一脈蘇江小小過。
遊客棹頭明月色,主人亭上白梅花。
風霜自古教誰受 ,萍梗如今奈我何。
絕愛花神偏好客,琴書隨處即生漄。

其十一[编辑]

孤月半簾花外亭,瘦梅宮第曉風清。
梧桐舊葉新翔風,李杏寒餘早囀鶯。
秋怨獨瓶梨雪淡,客愁空館柳煙輕。
悠悠夢裏巾隨淚,孤月半簾花外亭。

其十二[编辑]

孤峰隱月醮花亭,靜院香濃酒味清。
梧落碧枝庭舞風,竹飄黃葉徑穿鶯。
秋當夜鈀寒梅瘦,岸略風條細柳輕。
悠覺夢魂騒客醉,孤風隱月醮梅亭。

其十三[编辑]

乍同客枕又分襟,騒路塵遙故院深。
命屬桃花憐自古,夢懸梅實恥如今。
天漄有客又蓬鬢,深夜何人半冷衾。
錯愛章臺山雨後,低徊初月隱花陰。

其十四[编辑]

一掬蘇江學洗衿,與君對坐百花深。
神來玉管飛星斗,興入瓊杯送古今。
琴遞秋聲涼靜院,夢纏春蝶倒香衾。
炎涼度殺繁華態,絕似亭梅一院陰。

其十五[编辑]

攜手村頭拭淚痕,躊躇相顧更無言。
十分花色來南國,太半春光入北門。
桂影渾如天上弄,梅花托得水邊魂。
從今但覺相思苦,腸斷東房枕未溫。

其十六[编辑]

清風韻韻掃花痕,愁思綢繆懶對言。
月院當年諧風侶,天衢何日跨龍門。
乾坤靈氣鍾吟魄,雲雨廳緣付夢魂。
莫說相思與相識,同心但覺酒杯溫。

其十七[编辑]

蘇江江上春漸來,暫時離合客心哀。
已知才子能題雪,偏喜征人本性梅。
倏忽風塵都是夢,邇來詩思未曾開。
可憐黑夜遙回首,我思之人安在哉。

其十八[编辑]

萬紫千紅春色來,幽愁何事客心哀。
雲間月色頻飄桂,亭上花人獨好梅。
愁入眉峰當雪廋,香隨筆蕊向春開。
留名他日求遺案,一笑裙釵亦快哉。

其十九[编辑]

花色鵑聲三月時,遊魂空憶夢中飛。
橋頭客去空分水,閣下琴鳴半夕暉。
馬首好隨春得意,鸞車早與子同歸。
別君最愛逢君好,攜手梅亭竹兒。

其二十[编辑]

廊廟江湖各有時,時來鵬鷊九天飛。
遭逢青眼留春曲,締訂丹心對夕暉。
桂棹每從玄鶴溯,桃舟原自碧雲歸。
長亭別後如相憶,記取驩南石隱兒。

其二十一[编辑]

迢遞江山萬里程,繁華陌上訪梅亭。
桃花似我非無分,柳絮於人太有情。
妒客那堪觀小恨,懷人偏笑一身輕。
姮娥會得相思意,古月堂前借一明。

其二十二[编辑]

萍水相逢六載前,也曾幾度訪桃源。
花開左院香猶濕,鳥弄寒山翠欲煙。
一樣梅莊清澈骨,十分春色好連。
只今歸去無消息,依舊桃花認宿緣。

其二十三[编辑]

春來何處覓花神,十度春來必惜君。
白麵早逢知己客,黃金難買少年身。
湖光瀲瀲清無底,亭月團團滿十分。
為我傳言江上柳,梅花已占嶺頭春。

其二十四[编辑]

滿城春色思紛紛,一片花飛惱刹人。
雲影那從天外去,松濤如向水邊聞。
定知世事閑方好,且覺交情久更親。
尚憶梅亭清夜興,長天一色白如銀。

其二十五[编辑]

長天一色白如銀,竹裏 逢迎對美人。
古月照來兼夜意,天花開處滿庭春。
吟成白雪詩能聖,醉倒朱顔酒亦神。
莫訝春來春又去,寒梅已付一枝新。

其二十六[编辑]

羅城之上接天河,城外溶溶珥水過。
待臘柳將舒岸色,沖寒梅自發天花。
十年書劍將安用,萬里馳驅且奈何。
靜對斜虹偏覺好,夢魂想已到天漄。

其二十七[编辑]

孤山半月傍梅亭,靜院涼風午夜清。
梧瘦碧枝亭下鳳,雨餘寒葉樹留鶯。
秋圓月色梅魂冷,水溜香瓶柳影輕。
游思夢隨春意得,孤山半月傍梅亭。

其二十八[编辑]

自從別後各分衿,世路行行曆淺深。
梅實也會三度結,客情已是六年今。
慣看浮世風光態,細察時人冷暖衾。
回首同江分袂處,依依楊柳已成陰。

其二十九[编辑]

千里長亭拂淚痕,人來人去兩忘言。
曾聞梅嶺傳春信,幾風潮聲闞海門。
望帝何年消蜀魄,汨江終古怨騒魂。
如今有酒須同醉,釀熟黃花味更溫。

其三十[编辑]

城頭吹笛過江來,側耳如聞韻韻哀。
望斷霜迷雲際雁,驅馳春戲嶺頭梅。
愁腸似雪飛難返,客思如花飽不開。
惆悵留春春不住,浮雲渺渺已焉哉。

其三十一[编辑]

人生行樂幾多時,拋卻塵心片片飛。
一柱寺前棲暮鳥,百花湖上落斜暉。
求凰底事春應晚,題柱何人老不歸。
重對梅花若相憶,風塵滿地一相兒。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