瓊花集/卷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 瓊花集
卷二
卷三 

影印本:叢書集成初編1706 梅塢貽瓊(二) 瓊花集 附詞.djvu

瓊花集卷二

      郡人玉齋曹璿編

[编辑]

揚州后土廟有花一株,潔白可愛,其樹大而花繁,不知實何木也,俗謂之瓊花,因賦詩以狀其異云。  王禹偁

春冰薄薄壓枝柯,分與清香是月娥,忽似暑天深澗底,老松擎雪白婆娑。

誰移瑤樹下仙鄉,二月輕冰八月霜,若使壽陽公主在,自應羞見落梅粧。

      韓琦

維揚一株花,四海無同類,年年后土祠,獨比瓊瑤貴,中含散水芳,外團蝴蝶戲,酴醿不見香,芍藥慚多媚,扶疎翠蓋圓,散亂真珠綴,不從眾格繁,自守幽姿粹,嘗聞好事家,欲移京轂地,既違孤潔情,終誤栽培意,洛陽紅牡丹,適時名轉異,新榮託舊枝,萬狀呈妖麗,天工借顏色,深淡隨人智,三春愛賞時,車馬喧如市,草木稟賦殊,得失豈輕議,我來首見花,對花聊自醉。

  答許發運見寄  歐陽修

瓊花芍藥世無倫,偶不題詩便怨人,曾向無雙亭下醉,自知不負廣陵春。許詩云:芍藥瓊花應有恨,維揚新什獨無名。

  無雙亭觀瓊花贈張聖民  劉敞

東風萬木競紛華,天下無雙獨此花,那有雪霙凌暖日,不為琪樹隔流沙,祠城寂寂春空老,江雨冥冥日易斜,仙品國香俱妙絕,少傾高興盡流霞。

自淮南遷東平,移后土廟瓊花植於濯纓亭,此天下獨一株爾。永叔為揚州作無雙亭以賞之。或云李衛公所賦玉蘂,即此是也。以小詩紀其所從來。彼土人別號八仙花。  劉敞

淮南無雙玉蘂花,異時來自八仙家,魯人未睹天中樹,乞與春風賞物華。

繁香簇簇三株樹,冷豔飄飄六出霙,移植天中來幾日,欲看憔悴老江城。

      鮮于侁

百蘤天下多,瓊花天下稀,結根託靈祠,地著不可移,八蓓冠羣芳,一株攢萬枝,孤生淮海上,晚秀清和時,攜賞偶佳辰,暗香盈酒巵,傾都走廟下,愛翫如調飢,皦月正交光,薰風借離披,惟應神仙人,收拾繁英歸。

      陳良

淮海春深照月長,靈祠佳樹擅孤芳,人迷三月天山雪,風逗千門漢殿香,上苑菁葱思舊賞,金閨迴旋入新章,後庭遺韻歌聲好,試折瓊枝薦一觴。

  瓊花歌  徐積

春皇自厭花多紅,欲得花顏如玉容,春皇青女深相得,先教歛與秋霜色,乃有雪月供光,星榆獻白,㪷量銀漢琉璃濕,人間美玉搗作灰,荊山崑山鬼神泣,天上有人名玉女,投壺之外能為素,姑射神人解種花,先須此物為根芽,天罅地竅掬精粹,蟾身驪額輸光華,其時正是天地交,二氣上下陰陽調,此花孕育得其正,其間邪氣無纖毫,所以其色為正色,出乎其類拔乎萃,一如君子有諸內,睟然其色見于外,三月將盡四月前,百花開盡春蕭然,揚州日煖花開未,春香不動花房閉,仙掌秋高玉露濃,鮫人泣下珠璣碎,黃鸝本是花中客,啼盡好聲求不得,春皇費盡養花心,春風使盡開花力,春歸鶯去花始開,誰人放出深閨來,唐家天子太平時,太真浴罷華清池,紅裳繡袂厭君眼,更作地仙披羽衣,麻姑睡起蓬萊島,風吹玉面秋天曉,洛川女子能長生,水中肌骨成瑤瓊,褒姒不見諸侯兵,盡日不笑如無情,宋玉移家安在哉,東隣不畫胭脂腮,卓文君去成都速,錦衣金翠慵裝束,吹簫容貌果何如,見說其人名弄玉,若比此花俱不是,淫妖怪豔文之類,一如婦人有賢德,不為邪色亂正色,孀居之女能自持,終身唯著大練衣,又如正色立朝者,不以柔媚為奸欺,以此論之乃可重,人之不正將胡為,論德乃是花之傑,論色乃是花之絕,洛陽花名古云好,看花須向揚州道,君不見去年花下吹黑風,霹靂閃電搜玉龍,此時半夜花光中,不覺屈曲蟠長虹,又不聞天上琳瑯樹,種在烟霞最深處,白雲枝葉白玉英,此花莫是琳瑯精,此花愛圓不愛缺,一樹花開似明月,襄王半夜指為雲,謝女黃昏吟作雪,杏花俗豔梨花粗,柳花細碎梅花疎,桃花不正其容冶,牡丹不謹其體舒,如此之類無足奇,此花之外更有誰, 世非紅紫不入眼,此花何用求人知, 詩人自與花相期,長告年年乞一枝。

  次韻蔡子駿  秦觀

無雙亭上傳觴處,最惜人歸月上時,相見異鄉心欲絕,可憐花與月應知。

      王令

無雙亭下枝,密密復稀稀,蚌碎珠駢出,鬚牽蝶合圍,會須珍作寶,常恐散成飛,况是東風暮,遊人莫易歸。

      俞清老

因此瓊花發,維揚勝洛陽,若無三月雨,占斷一春香。

      陳天麟

髣髴猶稱是漢粧,五花刻玉傅輕黃,隔江坐想紅樓裏,插鬢應宜錦瑟傍,疑似聚仙非我類,近鄰芍藥許同芳,將軍且與花為主,免使叢祠作戰場。

      王信

愛奇造物剪瓊瑰,為鎮靈祠特地栽,事紀揚州千古勝,名傳天下萬花魁,何人斫卻依然在,是處移將不肯開,漫說八仙模樣似,八仙那得有香來。

      樓鑰

回憶靈根六十年,秋深恨不見芳鮮,知從淮上來千里,非比人間聚八仙,曾有畫圖稱小異,諒應后土愛孤妍,或言天杖成虛語,榮悴中分亦偶然。

  揚州官滿辭后土題玉立亭  崔與之

天上人間一樹花,五年於此駐高牙,不隨紅藥矜春色,為愛霜筠耐歲華,四塞風沉天籟寂,半庭月冷市塵賒,臨行更致平安祝,一灶清香十萬家。

      高似孫

且更淮南了歲華,天香深窈竹西家,忽然踏碎瓊樓月,相伴夫人暮倚花。

      鄭損

瓊花今日多從辯,玉蘂唐人早有詩,天上神仙曾枉駕,世間草木敢連枝,無風亦識飄香處,有眼誰看墜地時,三十年來成一夢,摩挲石刻鬢添絲。

春晚驅車到古祠,看花復誦舊題詩,少年嘗記六七月,大暑曾開三五枝,酹酒輒來思往事,凭闌欲去立多時,八仙彷彿休疑似,相隔仙凡只一絲。

  瓊花行  樓鎌

瓊花未信無雙無,特與翔鶴游江都,炷香展敬下古殿,相羊盤礴亭南隅,我欲歌之詞,我欲聲之詩,龍蛇滿四壁,妍醜紛淋漓,一笑訉花花不語,斯須花以臆對之,自從天上來蕃釐,墨卿楚客知心誰,本來有是自三異,惠肅謂鄭興裔。一辯公寵賁,厥今太守謂鄭損。有父風,兩句寫出無雙意,直教彈壓千萬春,香不隨風潛墜地,我聞此語驚且喜,不孤迢遞來千里,花兮報稱為如何,年年三月花開多。

      翁孟寅

春雲一片辭天隙,千年萬年不收拾,化作靈花滄海頭,猶對春風怨紅日,一從汙世塵,幾度□□腥,瓊瓊抱寸心,亂離常獨醒,我疑太白散餘烈,飛入花心白如雪,西北勁氣磨不盡,孤根屢枯還再結,地祗一笑萬蘂香,元鶴不來空斷腸,陰雲上天白日暗,何時來看春風狂。

      呂本中

凝塵欲滿讀書窗,忽有瓊花對小缸,更喜風流好名字,百金一朶號無雙。

臥聞更鼓濕不鳴,曉窗但有摧簷聲,雲橫不放山入座,風怒欲倒江衝城,東家酒熟花爛漫,折簡喚客留娉婷,街頭泥潦一尺許,意雖欲往無由行,儒生活計亦不惡,蒲團堅坐到日落,映窗香穗觸凝塵,過眼文書開病膜,明朝新晴有佳處,穩看小檻翻紅藥,無雙亭下一枝春,玉潔霜清未寥廓,閉門懶出君莫笑,看汝多愁吾獨樂,故人無事儻能來,為君試舉舒州杓。

      王簡叔

蕃釐觀裏瓊花樹,天地中間第一花,此種何從探原委,東風無處著繁華,千鬚簇蝶團清馥,九萼聯珠異眾葩,幾見朱衣和露剪,金瓶先進帝王家。

  寄賈平章  徐清叟

撲面京塵鬢影華,杜鵑聲底客思家,久陪宰相堂中食,五拜夫人廟裏花,和氣薰蒸由地主,孤根容易發天葩,雙壺走迸慳瓊報,聊寄頭綱六餅茶。

      郝經

淮南江北春三月,天上人間玉一株,有地欲移移不得,見花方落落還無,冰蕤膩碧開香雪,金粟銜黃簇蘂珠,聞說隋家自亡國,莫將詩句重相誣。

  瓊花引  謝翺

后土祠前車馬道,夫人種花與瑤草,英雲蘂珠欲上天,夜半黃門催進表,酒香浮春露泥泥,二十四橋色如洗,陰風吹雪月墮地,幾人不得揚州死,孤貞抱一不再適,夜歸閬風曉無蹟,蒼苔染根烟雨泣,歲久遊魂化為碧。

  後瓊花引  謝翺

揚州城門夜塞雪,揚州城中哭明月,墜枝濕雲故鬼語,西來陰風無健鶻,神娥愬空眾芳歇,一夕蒼苔變華髮,宮花窣簾塵掩襪,玉華無因進吳越,灕灕淮水山央央,誰其死者李與姜。翺,文丞相客。宋亡,借瓊花寓其哀憤,非專咏花也。

      宋无

后土祠南裔,坤維嫓室家,國封嚴典禮,宮祀薦褒嘉,不是神靈異,焉能眷邇遐,應須有玉女,到此賞瓊葩,麗服從空降,明粧倚日斜,同揮五雲扇,共駐七香車,月姊羞調粉,風姨罷散花,青童迴絳節,金母屏彤霞,故事唐時盛,佳名宋代誇,塵根雖下界,天意在中華,雪讓瓏璁巧,冰銷刻鏤瑕,人間惟爾獨,地上更何加,萬蘤殊寥落,羣芳避豔邪,玫瑰誠贄御,芍藥等泥沙,聖運俄經輟,兵疆忽肆拏,舛訛難核實,真贋遂聱牙,雷雨還驚蟄,潛藏重發芽,旁枝徵舊窟,新葉謾榮荂,尤品終蕪沒,珍蕤遂水涯,兩朝成草莽,九廟雜龍蛇,古殿蘭旗暗,殘爐桂燎賒,蕣顏愁想像,珠樹絕驕奢,寂寞無雙譽,徘徊但自嗟,八仙聊免俗,消得寶欄遮。

  瓊花圖  劉因

淮海秀瓊枝,獨立映千古,遙知辦此初,坤靈心亦若,平生勞夢想,江烟隔南浦,春風不相待,回首已焦土,畫圖今見之,依稀春帶雨,芳心紛已碎,仙葩聚如語,瑤臺舊高寒,人間此何所,翩翩風袂輕,幽香暗相許。

      陳孚

荒棘萋萋后土宮,芳根已逐綵雲空,男兒別有揚州淚,不為瓊花滴曉風。

  瓊花上天  胡尊生

無雙亭前浮冷月,蕪城暗鎖腥烟黑,仙魂夜吟天欲泣,巫陽下招飛玉勅,神風鬼雨鞭車急,一株玉雪雪中立,金英歲歲朝袞龍,異香蕩漾天水濃,蓬萊峨峨高北斗,玉珮沉沉舞衰柳,瑤京三月銀雪飛,瓊仙瓊仙招不歸,鈞天夜奏紫皇醉,二十四橋寒浸水。

      □□

梅釀宮黃雪釀鮮,異香曾引翠雲軿,誰移仙種在平地,還把落英收上天,江北江南無二本,花開花謝幾千年,芳春曾向揚州過,應笑詩翁不下船。

      馮子振

錦帆隱隱到天涯,古道殘陽泣暮鴉,莫為龍舟更惆悵,廣陵依舊看瓊花。

  過揚州  薩天錫

買舟南浦秋聞鴈,呼酒西窗夜剪燈,何處玉簫天似水,瓊花一夜白如冰。

  瓊花觀  李孝光

畫閣珠簾映小星,東風淡淡度重城,揚州十月如三月,卻入瓊花觀裏行。

  懷薩天錫  李孝光

月子纖纖青海頭,使船昨夜過揚州,城中高髻瓊花曲,去聽吹簫何處樓。

      王都中

六丈老人花滿頭,一枝流落古揚州,不知誰是栽花手,直至于今香未收。

  瓊花引寄方養心  吳萊

揚州瓊花天下無,揚州明月照江都,青鸞縞鳳何翅翅,神仙司花不委地,瑤宮玉色空彩侍,十里珠簾搵春淚,東風夜半吹城郭,梁宋山川亦盤礴,冰懸雪積不改柯,二十四橋餘水波,揚州瓊花人不睹,揚州明月來無所,世上繁華我不知,揚州芍藥猶傳譜。

      丁復

天風已銷白玉姿,海日淡上青瑤枝,昔人種樹幾千載,著意看花能幾時,羽衣仙人夜月冷,錦纜帝子秋雲悲,明年正及春香滿,爛醉東軒何九逵。《霏雪錄》云:九逵,觀中道士。

      周衡之

東風何處擅穠華,只有揚州第一花,天上羣仙膚似雪,綠雲深護七香車。

      成廷珪

此花超出萬花羣,闌檻真如隔彩雲,瓊館曾蒙天一笑,玉簫空負月三分,溶溶瑞露通宵下,細細香風隔院聞,后土祠前春似夢,至今紅袖客紛紛。

  揚州  吳師道

后土祠前走鈿車,無雙亭上看仙葩,一年聞道開三度,不是春風玉蝶花。

  次袁伯長惠瓊花露酒詩韻  貢奎

維揚城裏花名酒,對酒卻思花盛時,一笑東風八仙處,月輪空掛最高枝。

      張昱

幾枝雪豔向風斜,未許吹香上鬢鴉,誰取根來廣陵郡,卻留春在后皇家,懿公滅衛雖云鶴,煬帝亡隋豈獨花,自是錦帆迷故國,恨連芳草滿天涯。

  題揚州史左丞扇  張昱

后土祠前路,金鞍憶舊游,春風雙燕子,渾似在揚州。

      潘伯修

二十四橋寒水綠,廣陵無復見人家,解將明月金盤露,相勸春風玉蘂花,城苑西頹餘斥堠,衣冠南渡混泥沙,登臨俯仰千年跡,流水孤村屬暮鴉。

      汪廣洋

天下無二花,揚州惟此樹,花比玉琱鎪,蘂若珠聯綴,勝地表繁華,后土鍾靈異,元運迄衰殘,天造除草昧,和風今已充,植物復呈瑞,萬朶長春風,枝葉靡凋瘁,物阜民亦康,聖人在天位。

      茅大方

秦山楚水路迢迢,不道瓊花亂後凋,鶴背仙遊清夢遠,月明誰度紫鸞簫。

      張三丰

瓊枝玉樹屬仙家,未識人間有此花,清致不沾凡雨露,高標猶帶古煙霞,歷年既久何曾老,舉世無雙莫謾誇,便欲載回天上去,擬從博望借靈槎。

  和張三丰  邱克容

邋遢神仙到處家,蕃釐觀裏看瓊花,凭闌坐愛三更月,候曉行吞五色霞,舞罷拂衣還自笑,詩成信筆任人誇,不知今夜歸何處,引鶴同棲貫月槎。

  瓊花圖  金實

瑤姬夢斷梨花月,繡帳溫溫撲香雪,并刀試剪玉玲瓏,幻作靈葩對仙闕,露華晶熒疏薄寒,層臺深護碧闌干,花落還歸天上去,獨有清影留人間。

      胡儼

為訪瓊花特地來,後人移得八仙栽,只因不是人間種,還向蓬萊頂上開。

      于謙

愛爾蕃釐玉一叢,奇葩不與八仙同,瓏璁色染漙漙露,爛萼香凝淡淡風,舊本取歸蓬島苑,靈根移自蘂珠宮,無雙亭上多銘記,都在長吟感慨中。

      葉盛

玉蘂何年事已賒,紛紛徒為八仙誇,瓊芝珠樹曾誰種,未必人間無此花。

  賦得瓊花觀送洪益中  高穀

后土祠前舊日栽,東風幾度看花開,香隨舞袖雲生檻,夢逐瑤姬月滿臺,玉蘂徒聞矜豔色,瓊葩誰似冠羣才,仙郎到處題詩去,還折餘芳遠寄來。

      楊守陳

后土瓊花世所傳,無雙亭外擅芳妍,靈根已自歸三島,佳卉空遺聚八仙,玉砌春光非舊日,綵臺題詠憶當年,古來尤物成瘡痏,何用登臨重惘然。

      程敏政

仙姬謫墮偶成叢,江北淮南淑氣通,天上有容爭玉雪,人間無地著青紅,野塘逼路魚吹絮,古廟依林鳥喚風,不盡閑花傾國恨,蕪城斜日舊離宮。

貪看江都第一春,龍舟元不為東巡,閑花亦自能傾國,何况當時解語人。

  與戴佀二侍御觀后土祠八仙花留察院  李東陽

春風不見廣陵花,忽到行臺御史家,九曲闌干隨月轉,兩行環珮倚空斜,品題自稱仙為骨,搖落空知歲有華,莫遣風霜浪催折,高秋須待楚江槎。


瓊花集卷二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