甕牖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甕牖銘(有序)
作者:楊維楨 元末明初
本作品收錄於《楊維楨集/23

隴西耕者李氏中,其先宋三省幹之後。中去其先之高門閭,退築草堂松之七里涇為耕讀室,室凡十楹,華戶繩樞,北東西垣皆甕牖。中每風起引東方明於甕次讀古先聖人遺書,書已,出理耕事,日為常。有過而哂者曰:「中弗光先廬,而甘為甕牖繩樞之子歟?」中聞而益喜,遂自號繩樞子,仍以甕牖命其室。介其友錢鼒來見曰:「古者戶牖必有銘,今辭弗古,若不足以起儆,幸先生有以銘。」

予異其人曰:「繩樞子今之人,而有古之道者歟。士幸生華夏有宮室之後,又幸生高門縣簿之家,而遠返古初甕牖是居,非悠然有得遺物而立於獨者,不能一日安於自如,惟其然故豨韋氏之囿、軒轅之囿、有夏氏之宮、湯武氏之室,彼且能使我忻忻然而足歟。不也,世之傾,宮室危,台榭直,昧者逆旅焉耳。豈徒逆旅,府怨階禍,雖滅身覆族不寤,豈不哀哉?此甕牖之可銘也!」銘曰:

隴之耕兮草之堂,甕之牖兮朝之陽。暾之入兮煌煌,月之燭也陽。天之刑民兮,峻宇雕牆;天之牖民兮,壺室之白,泰宇之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