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乙集/卷0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 甲乙集 卷二
作者:羅隱
卷三

七夕[编辑]

絡用星河菡萏天,一家歡笑設紅筵。
應傾謝女珠璣篋,盡寫檀郎錦繡篇。
香帳簇成排窈窕,金針穿罷拜嬋娟。
銅壺漏報天將曉,惆悵佳期又一年。

送臧濆下第謁竇鄜州[编辑]

賦得長楊不直錢,卻來京口看鶯遷。
也知絳灌輕才子,好謁尤常醉少年。
萬里故鄉雲縹緲,一春生計淚瀾汍。
多情柱史應相問,與話歸心正浩然。

清明日曲江懷友[编辑]

君與田蘇即舊遊,我於交分亦綢繆。
二年隔絕黃泉下,盡日悲涼曲水頭。
鷗鳥似能齊物理,杏花疑欲伴人愁。
寡妻稚子應寒食,遙望江陵一淚流。

送鄭州嚴員外[编辑]

欲將刀筆潤王猷,東去先分聖主憂。
滿扇好風搖鄭圃,一車甘雨別皇州。
尚書磧冷鴻聲晚,僕射陂寒樹影秋。
從此文星在何處?武牢關外庾公樓。

孫員外赴闕後重到三衢[编辑]

遠山高樹思悠哉,重倚危樓盡一杯。
謝守已隨徵詔入,魯儒猶逐斷蓬萊。
地寒謾憶移暄手,時急方須濟世才。
宣室夜闌如有問,可能全忘未然灰。

衡陽泊木居士廟下作[编辑]

烏噪殘陽草滿庭,此中枯木似人形。
只應神物長為主,未必浮槎即有靈。
八月風波飄不去,四時黍稷薦惟馨。
南朝庾信無因賦,牢落祠前水氣腥。

鐘陵見楊秀才[编辑]

孺亭滕閣少踟躕,三度南游一事無。
只覺流年如鳥逝,不知何處有龍屠。
雲歸拱井枝柯斂,水下漳江氣色粗。
賴得與君同此醉,醒來愁被鬼揶揄。

自湘川東下立春泊夏口阻風登孫權城[编辑]

吳門此去逾千里,湘浦離來想數旬。
只見風師長佔路,不知青帝已行春。
危憐壞堞猶遮水,狂愛寒梅欲傍人。
事往時移何足問,且憑村酒暖精神。

春日憶湖南舊遊寄盧校書[编辑]

旅榜前年過洞庭,曾提刀筆事甘寧。
玳筵離隔將軍幕,朱履頻窺處士星。
恩重匣中孤劍在,夢餘江畔數峰青。
金貂見鵬嘉賓散,回首昭丘一涕零。

賀淮南節度盧員外賜緋[编辑]

儉蓮高貴九霄聞,粲粲朱衣降五云。
驄馬曳年曾避路,銀魚今日且從軍。
御題彩服垂天眷,袍展花心透系紋。
應笑當年老萊子,鮮華都自降明君。

春日獨遊禪智寺[编辑]

遠樹連天水接空,幾年行樂舊隋宮。
花開花謝長如此,人去人來自不同。
楚鳳調高何處酒,吳牛蹄健滿車風。
思量只合騰騰醉,煮海平陳一夢中。

和淮南李司空同轉運員外[编辑]

層層高閣舊瀛洲,此地須徵第一流。
丞相近年縈倚望,重才今日喜遨遊。
榮持健筆金黃貴,恨咽離筵管吹秋。
誰繼伊皋送行句,梁王詩好郢人愁。

后土廟[编辑]

四海兵戈尚未寧,始於雲外學儀形。
九天玄女猶無聖,后土夫人豈有靈。
一帶好雲侵鬢綠,兩層危岫拂眉青。
韋郎年少知何在,端坐思量太白經。

金陵夜泊[编辑]

冷煙輕靄傍衰叢,此夕秦淮駐斷蓬。
棲雁遠驚沽酒火,亂鴉高避落帆風。
地銷王氣波聲急,山帶秋陰樹影空。
六代精靈人不見,思量應在月明中。

上江州陳員外[编辑]

寒江九派轉城樓,東下鐘陵第一州。
人自中台方貴盛,地從西晉即風流。
舊班久望鵷晴翥,餘力猶聞虎夜浮。
應恨屬官無健令,異時佳節阻閒遊。

廣陵開元寺閣上作[编辑]

滿檻山川漾落暉,檻前前事去如飛。
雲中雞犬劉安過,月裡笙歌煬帝歸。
江蹙海門帆散去,地吞淮口樹相依。
紅樓翠暮知多少,長向東風有是非。

上鄂州韋尚書[编辑]

往歲先皇馭九州,侍臣才業最風流。
文窮典誥雖馀力,俗致雍熙盡密謀。
蘭省換班青作綬,柏台前引絳為幃。
都緣未負江山興,開濟生靈濟一秋。

早春巴陵道中[编辑]

遠雪亭亭望未銷,岳陽春淺似相饒。
短蘆冒土初生筍,高柳偷風已弄條。
波泛洞庭獱獺健,谷連荊楚鬼神妖。
中流菱唱泊何處?一隻畫船蘭作橈。

廣陵秋日酬進士臧濆見寄[编辑]

驛西斜日滿窗前,獨憑秋蘭思渺綿。
數尺斷蓬慚故國,一輪清鏡泣流年。
已知世事真徒爾,縱有心期亦偶然。
空愧荀家好兄弟,雁來魚去是因緣。

淮南送李司空朝觐[编辑]

聖君宵旰望時雁,丹詔西來雨露濃。
宣父道高休嘆鳳,武侯才大本吟龍。
九州似鼎終須負,萬物為銅只待熔。
臘後春前更何事?便看經度奏東封。

秋日禪智寺見裴郎中題名寄韋贍[编辑]

野寺疏鐘萬木秋,偶尋題處認名侯。
官離南郡應閒暇,地勝東山想駐留。
百盞醲醪成別夢,兩行垂露浣羈愁。
心知只有韋公在,更對真踪話舊遊。

廣陵春日憶池陽有寄[编辑]

煙水濛濛接板橋,數年經歷駐徵橈。
醉憑危檻波千頃,愁倚長亭柳萬條。
別後故人冠獬豸,病來知己賞鷦鷯。
清流夾宅千家住,會待閒乘一信潮。

春日湘中題岳麓寺僧舍[编辑]

蟾宮虎穴兩皆休,來憑危欄送遠愁。
多事林鶯還謾語,薄情邊雁不回頭。
春融只待乾坤醉,水闊深知世界浮。
欲共高僧話心跡,野花芳草奈相尤。

出試後投所知[编辑]

此去蓬壺兩日程,當時消息甚分明。
桃須曼倩催方熟,橘待洪崖遣始行。
島外音書應有意,眼前塵土漸無情。
莫教更似西山鼠,囓教愁腸恨一年。

湘南春日懷古[编辑]

晴江春暖蘭蕙薰,鳧鷗苒苒鷗著群。
洛陽賈誼自無命,少陵杜甫兼有文。
空闊遠帆遮落日,蒼茫野樹礙歸雲。
松醪酒好昭潭靜,閒過中流一弔君。

江州望廬山[编辑]

東南蒼翠何崔嵬,橫流一望幽抱開。
影寒已令水底去,腳闊欲過湖心來。
深處不唯容鬼怪,暗中兼恐有風雷。
仙人往往今誰在?紅杏花香重首回。

金陵寄竇尚書[编辑]

二年歧路有西東,長憶憂遊楚驛中。
虎帳談高無客繼,馬卿官傲少人同。
世危肯使依劉表?山好猶能憶謝公。
此去此恩言不得,謾將閒淚對春風!

清溪江令公宅[编辑]

蠻箋像管夜深時,曾賦陳宮第一詩。
宴罷風流人不見,廢來踪跡草應知。
鶯憐勝事啼空卷,蝶戀餘香舞好枝。
還有往年金甃井,牧童樵叟等閒窺。

鄭州獻盧舍人[编辑]

海槎閒暇閬風輕,不是安流不肯行。
雞省露濃湯餅熟,鳳池煙暖詔書成。
魚籌已合光儒夢,堯印何妨且治兵。
會待兩都收復後,右圖儀表左題名。

別池陽所居[编辑]

黃塵初起此留連,火耨刀耕六七年。
雨夜老農傷水旱,雪晴漁父共舟船。
已悲世亂身須去,肯愧途危跡屢遷。
卻是九華山有意,列行相送到江邊。

送內使周大夫自杭州朝貢[编辑]

八都上將近平戎,便附輶軒奏聖聰。
三接駕前朝覲禮,一函江表戰徵功。
雲間閬苑何日見?水底瑤池觸處通。
知有殿庭餘力在,莫辭消息寄西風。

酬黃從事懷舊見寄[编辑]

舊遊不合到心中,把得君詩意亦同。
水館酒闌清夜月,香街人散白楊風。
長繩繫日雖難絆,辯口談天不易窮。
世事自隨蓬轉在,思量何處是飛蓬?

[编辑]

一片絲羅輕似水,洞房西室女工勞。
花隨玉指添春色,鳥逐金針長羽毛。
蜀錦謾誇聲自責,越綾虛說價猶高。
可中用作鴛鴦被,紅葉枝枝不礙刀。

西施[编辑]

家國興亡自有時,吳人何苦怨西施。
西施若解傾吳國,越國亡來又是誰?

自遣[编辑]

得即高歌失即休,多愁多恨亦悠悠。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來明日愁。

白角篦[编辑]

白似瓊瑤滑似苔,隨梳伴鏡拂塵埃。
莫言此個尖頭物,幾度撩人惡發來!

銅雀台[编辑]

強歌強舞竟難勝,花落花開淚滿膺。
只合當年伴君死,免教憔悴望西陵。

鸚鵡[编辑]

莫恨雕籠翠羽殘,江南地暖隴西寒。
勸君不用分明語,語得分明出轉難。

金錢花[编辑]

佔得佳名繞樹芳,依依相伴向秋光。
若教此物堪收貯,應被豪門盡劚將。

[编辑]

天賜胭脂一抹腮,盤中磊落笛中哀。
雖然未得和羹便,曾與將軍止渴來。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