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申三百年紀念碑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甲申三百年紀念碑
作者:傅增湘
1944年4月11日

余嘗綜觀史籍,三代以下得天下之正者,莫過於有明。及其亡也,義烈之聲震鑠天地,亦為歷朝所未有。蓋太祖以布衣起兵,驅蒙兀、掃群雄、光復神州,創業同乎漢高;迄於思宗,運丁陽九,毅然舍身殉國,且遺書為萬民請命,其悲壯之懷,淪浹於人人心腑者,歷千齡萬祀而未沫。故明社久墟,而意慨英風,未嘗隨破碎山河以俱逝。此人心天理之公,固後世所宜崇敬者也。況碧血遺痕,長留禁苑,吾人述目恫心,寧不眷念徘徊而思,所以播揚休烈也乎!

夫明自萬暦以後,綱紀頹弛,神宗晏居深宮二十年,君臣否隔,政事叢脞;繼以光宗之短祚,熹宗之庸懦,婦寺弄權,忠良荼毒,內憂外侮交乘,而至民心離散,國之不亡亦僅矣。思宗嗣統,手除巨憨,召用舊人,奮然欲大有為。無如元氣椓喪,大勢已傾,朝庭方急於門戶之爭,邊事則已無保障之固,加以饑饉薦臻,稅斂橫急,民不堪命,流寇四起,遂釀成滔天之禍!嗟乎!以勤儉愛民之主,十七年宵旰憂勞,無終無救於危亡。卒至以萬乘之君,畢命於三尺之組,其事可哀,而其志彌烈矣!

觀夫甲申之歲,靈武、大同相繼淪陷,李建泰疏請南遷。帝召示群臣曰:「國君死社稷,朕將焉往?」知死國之志,固已早決,及垂絕題襟有「任賊分裂,無傷及百姓」之語。揆之孟子民貴君輕之旨,大義凜然,昭示千古;是帝之壹死,可以振壹時忠義之氣,更足以激勵萬世不死之人心!故當時上自縉紳,下逮傭保,既多慷慨赴義之徒;而至今登萬歲之山,撫前朝之樹者,亦未嘗不感舊傷懷,欲叩九閽,而壹抒其悲憤也!

今歲紀甲申,夏曆之三月十九日,距帝殉國時正三百年矣。燕京舊俗:是日恒有火星之祭。相傳為前代遺民故老托此以私祀舊君者,馨香於今不絕。茲者,故都人士,睠懷先烈,雅具同心。幸逢十世之期,永作千秋之鑒。愛以殉國之日,定為紀念之辰,翕集群倫,虔申禱拜,博徴遺事,用示表彰。督余為文,將謀勒石。余乃緬溯明祖開國之功,並闡思宗救民之旨,粗陳梗概,敬告國人。幽光盡發,藉抒耆舊之懷思;盛會長存,俟補春明之掌故。意所未罄,系之以銘。銘曰:

天厭明德,末運不昌。踵祻襲孽,以速亂亡。
赫赫思宗,實為英主。沈機鋤奸,膏我齊斧。
厲政勤民,日不遑暇。求鸞得梟,心勞力寡。
外侮日殷,內訌莫戟。豺虎縱橫,憑陵京邑。
大命俄傾,辰衷自譴。身殉社稷,被髮覆面。
朕躬可裂,朕民勿傷。數行血詔,哀動昊蒼。
龍馭莫攀,如喪考妣。都人慕思,瞻日曷已。
陵谷貿遷,歷年三百。峨峨景山,蒼蒼松柏。
杜鵑啼血,淒絕春城。望帝不歸,庶感精誠。
此山不騫,此石不涅。煌煌三光,昭茲遺烈。

江安傅增湘 撰文
易水陳雲誥 書丹
濡陽潘齡臯 篆額
中華民國三十三年歲次甲申三月十九日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