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明揚州公使錢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申明揚州公使錢狀
作者:蘇軾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東坡全集‎

元祐七年八月初六日,龍圖閣學士左朝奉郎知揚州蘇軾狀奏。右臣勘會本州公使額錢每年五千貫文,除正賜六百貫、諸雜收簇一千九百貫外,二千五百貫並系賣醋錢。檢會當日初定額錢日,本州醋務,系百姓納凈利課利錢承買,其錢並歸轉運司。當日以賣醋錢二千五百貫入額錢,即亦是撥系省官錢充數。後來公使庫方始依新條認納百姓凈利課利等錢承買,逐年趁辦上項額錢二千五百貫。檢準《編敕》,諸州公使庫,許以本庫酒糟造醋沽賣,即系官監醋務本庫願認納元額諸般課凈錢,承買者聽其所收醋息錢,並聽額外收使。今契勘醋庫每年酤賣到錢外,除糟米本分並認納買撲凈利課利錢外,實得息錢,每年只收到一千六七百貫至二千貫以來,常不及元立額錢二千五百貫之數,更豈有額外收使之理?如此,即顯是敕條雖許公使庫買撲醋務,而揚州獨無額外得錢之實。竊以揚於東南,實為都會,八路舟車,無不由此,使客雜還,饋送相望,三年之間,八易守臣,將迎之費,相繼不絕,方之他州,天下所無。每年公使額錢,只與真、泗等列郡一般,比之楚州少七百貫。況今現行例冊,元修定日造酒糯米每鬥不過五十文足,自元祐四年後來,每鬥不下八九十文足,本州之費,一切用酒準折,又難為將例冊隨米價高下逐年增減,兼復累年接送知州,實為頻數,用度不貲,是致積年諸般逋欠,約計七八千貫。若不申明,歲月愈深,積數逾多,隱而不言,則州郡負違法之責,創有陳乞,則朝廷有生例之難。雖天下諸郡比之揚州,實難攀援。今來亦不敢輒乞增添額錢,及蠲放欠負,只乞檢會見行條貫,並當日元定額錢因依,既是於系省官醋務錢內撥二千五百貫元額錢,即乞逐年更不送納買撲凈利課利錢,及更不用錢收買官糟,庶得賣醋錢相添支用。如此,即積年欠負漸可還償,會藩事體,不致大段衰削。謹錄奏聞,伏候敕旨。

.貼黃。勘會本州與杭州事體一般,本州當八路口,使客數倍於杭州。杭州公使錢七千貫。而本州止有五千貫,顯是支使不足。

.又貼黃。準條,雖許公使庫收遺利。緣本州委無遺利可收,須至奏乞。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