畏廬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畏廬記
作者:林紓

不燭而行闇,不侶而處獨,其人恆鬼之畏;然而遇醉與倦者,毋畏也。延吭以俟刃,據鑊以受烹,其人恆死之畏;然而悍賊劇盜,毋畏也。天下惟鬼與死,常足以怖人,而心弗存焉;與亡其心者涖之,恆若無事。然則無畏之非難,深知所畏,而幾於無畏,斯難矣。

深知所畏,而幾於無畏,事不在變而在常,用不在氣而在志。持虛枵之氣,矯高厲之節,時命適稱其人,亦可以權為君子。不幸者,重名在前,美利在後,鄉黨譽之,朋友信之,終其身無聞過之日矣。夫據非其有而獲重名美利,鄉黨譽之,朋友信之,復過不自聞,而竟蹈於敗。天下之可畏者,孰大於此?

且天下之所謂君子者,亦可權而為之者耶?惟無畏過自治之心,矯厲粉飾,匿瑕護垢,冀以終存其名,不淪而為偽,亦稀矣。處常而不虞,日漬於世俗之論說,初志寖懈而見奪,於是終身常畏人。終身畏人之人,亦非吾所謂深知所畏,而幾於無畏者爾。

余行年四十,檢身制行,不足自立,出觀鄉黨朋友之間,間有譽而信者,吾亦甚畏其淪而為偽也。因築室於龍潭浩然堂之側,顏曰「畏廬」,幷記以存之。庶幾能終身畏,或終身不為偽矣。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24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