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論梅蘭芳及其他(下)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略論梅蘭芳及其他(上) 略論梅蘭芳及其他(下)
作者:魯迅
1934年11月1日
罵殺與捧殺
本作品收錄於《花邊文學

  而且梅蘭芳還要到蘇聯去。

  議論紛紛。我們的大畫家徐悲鴻教授也曾到莫斯科去畫過松樹——也許是馬,我記不真切了——國內就沒有談得這麼起勁。這就可見梅蘭芳博士之在藝術界,確是超人一等的了。

  而且累得《現代》的編輯室裡也緊張起來。首座編輯施蟄存先生曰:“而且還要梅蘭芳去演《貴妃醉酒》呢!”(《現代》五卷五期。)要這麼大叫,可見不平之極了,倘不豫先知道性別,是會令人疑心生了髒躁症的。次座編輯杜衡先生曰:“劇本鑒定的工作完畢,則不妨選幾個最前進的戲先到莫斯科去宣傳為梅蘭芳先生‘轉變’後的個人的創作。……因為照例,到蘇聯去的藝術家,是無論如何應該事先表示一點‘轉變’的。”(《文藝畫報》創刊號。)這可冷靜得多了,一看就知道他手段高妙,足使齊如山先生自愧弗及,趕緊來請幫忙——幫忙的幫忙。

  但梅蘭芳先生卻正在說中國戲是象徵主義,劇本的字句要雅一些,他其實倒是為藝術而藝術,他也是一位“第三種人”。 那麼,他是不會“表示一點‘轉變’的”,目前還太早一點。他也許用另一個筆名,做一篇劇本,描寫一個知識階級,總是專為藝術,總是不問俗事,但到末了,他卻究竟還在革命這一方面。這就活動得多了,不到末了,花呀光呀,倘到末了,做這篇東西的也就是我呀,那不就在革命這一方面了嗎?

  但我不知道梅蘭芳博士可會自己做了文章,卻用別一個筆名,來稱讚自己的做戲;或者虛設一社,出些什麼“戲劇年鑒”,親自作序,說自己是劇界的名人?倘使沒有,那可是也不會玩這一手的。

  倘不會玩,那可真要使杜衡先生失望,要他“再亮些”了。

  還是帶住罷,倘再“略論”下去,我也要防梅先生會說因為被批評家亂罵,害得他演不出好戲來。

(十一月一日。)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