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繼/卷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畫繼
←上一卷 卷五 道人衲子 下一卷→


甘風子,關右人,陽狂垢汙,恃酒好罵。落泊於廛市間,酒酣耳熱,大叫索紙,以細筆作人物頭面,動以十數,然後放筆如草書法,以就全體。頃刻而成,妙合自然。多畫列仙之流,題詩其後。傳觀既畢,往往毀裂而去。好事者藏匿,僅存一二。豪富求之,唾罵不與。或經年不落一筆,故流傳於世者極少。一日,忽別素與遊者,歸則薰浴題頌,擲筆而逝。

王顯道,漢州人,本餅師,後學道。專心畫龍,格制雄壯。今成都三井觀三寶院,有畫壁存。

李德柔,駕部員外郎宗固孫也。宗固景中良吏,嘗守漢州。有道士尹可元,精練善畫,以遺火得罪當死,君緩其獄,會赦獲免。時可元年八十一,自誓且死,必為李氏子以報。可元既死二十余年,而宗固子世昌之婦,夢可元入其室而生德柔,且名蜀孫。幼而善畫,長讀莊老,喜之。遂為道士,賜號妙應。其寫真妙絕一時,坡贈詩雲:『千年鼻祖守關門,一念還為李耳孫。香火舊緣何日盡,丹青余習至今存。』

三朵花,房州人。許安世通判其州,以書遺坡,謂『吾州有異人,常戴三朵花,莫知其姓名,郡人因以「三朵花」名之,能作詩,皆神仙意,又能自寫真。』坡作詩曰:『畫圖要識先生面,試問房陵好事家。』

眉山道士羅勝先,自號雲和山長。善山水,有古意,然布置景物,多越夜郎所見。蓋其人善地理,遍歷諸山,所以曲盡形勢。又多作雨余くぐ,可觀。

李時澤,遂寧人。初為僧,受業於成都金地院,因李騭顯夫喪其子京師,顯夫親往迎喪,拉與同行,自是熟遊中原。多觀古壁,見武洞清所畫羅漢,豁然曉解,得其筆法。兵亂歸蜀,即以畫名。圓悟住昭覺日,大殿既成,命畫十六羅漢,及文殊、普賢、藥師菩薩等像,見存。

楊大明,字民瞻,號至樂子。關中將家,棄蔭走方外。善畫龜蛇,今丈人山道院藏經閣後壁,有所作龜蛇,廣丈余,最雄傑。嘗為之罘蔡迨肩吾作息龜,龜之六藏,畫者止能為神屋而已。而其妙處頭爪皴見於殼間,鼻竅深潤,觀者疑真息也。

寶覺和尚,翎毛、蘆雁不俗。嘗畫一鶴,王安上純甫,一見以謂薛稷筆,取去。元章《畫史》屢稱其能。

杭僧真慧,畫山水、佛像,近世佳品;翎毛、林木,有江南氣象。米老嘗見其本,牛形似虎也。

惠洪覺範,能畫梅、竹。每用皂子膠畫梅於生絹扇上,燈月下映之,宛然影也。其筆力於枝梗極遒健。

妙善師,長寫貌,嘗寫禦容,坡贈詩雲:『天容玉色誰敢畫,老師古寺晝閉房。夢中神授心有得,覺來信手筆已忘。幅巾常服儼不動,孤臣入門涕自滂。元老侑坐鬢眉古,虎臣侍立冠劍長。』

仲仁,會稽人,住衡州花光山。一見山谷,出秦、蘇詩卷,且為作梅數枝,及《煙外遠山》,山谷感而作詩記卷末:『雅聞花光能墨梅,更乞一枝洗煩惱。寫盡南枝與北枝,更作千峰倚晴昊。』又見其《平沙遠水》,題雲:『此超凡入聖法也。每率此為之,當冠四海而名後世。』又題橫卷雲:『高明深遠,然後見山見水,蓋關同、荊浩能事。花光懶筆,磨錢作鏡所見耳。』

道臻,嘉州石洞講師也,能墨竹。山谷贈序雲:『道臻刻意尚行,自振於混濁之波,故以墨竹自名。然臻過與可之門,而不入其室也。』

道宏,峨眉人,姓楊,受業於雲頂山,相貌枯瘁,善畫山水、僧佛。晚年似有所遇,遂復冠巾,改號龍巖隱者。其族甚富,宏不復顧,止寄跡旅店,惟一空榻。雖被襆之屬亦無有。每往人家畫土神,其家必富,畫貓則無鼠。往往言人心事,輒符合。族婦烹魚,宏命留食。既去,其侄不知,輒先嘗。宏歸,視魚曰:『此竊食之余也。』婦方隱諱,侄遂吐出先嘗於地。又凡如廁,必出郭五里外,鄉人怪訝,每隨而窺之,既就混,則無復便利,但立語再四而出。此皆奇異者。後竟坐化店中,八十余。成都正法院法堂,有所畫高僧。

法能,吳僧也。作《五百羅漢圖》,少遊為之記雲:『昔戴逵常畫佛像,而自隱於帳中,人有所否臧,輒竊聽而隨改之,積年而就。』意法能研思,亦當若此,非率然而為之者也。雖然少遊獨能察人之畫,而不退思其作記時耶?

智平,成都清涼院僧也,善畫觀音。南商毛大節得其像以歸,過海,風浪大作,開展懇祈,光相忽現,如大月輪,長久之間,已數千里。侯溥賢良載之《觀音儀》中。今水陸院普賢閣所畫像,其徒虛己作水石,見存。

祖鑒,成都僧,住不動尊院,師智平畫觀音。今大慈超悟院佛殿有十觀音。又於邛州鳳皇山畫觀音,一日,忽現五方圓相,直閣計敏功為作《瑞像記》,見存。

虛己,成都柏林院僧,善山水,有圖軸傳世。今白馬院僧慧琳,本仕族,多蓄圖書,尊尚士大夫。入慈藍者,以為稅鞅之所。翻香煮茗,終日蕭然,不知身在囂塵中也。有虛己《雪障》及《山水》二圖,甚佳。

覺心,字虛靜,嘉州夾江農家,甚富。少好遊獵,一日,縱鷹犬,棄妻子出家,遊中原,作《從犢圖詩》。孔南明、崔德符見而愛之,招來臨汝,連住葉縣東禪、及州之天寧、香山三大剎,兵亂還蜀。邵澤民、劉中遠兩侍郎復喜之,請住毗盧,凡十八年。初作草蟲,南僧稱為『心草蟲』。後因宣和待詔一人,因事匿香山,心得其山水訣,一日千里。陳澗上稱之曰:『虛靜師所造者,道也。放乎詩,遊戲乎畫,如煙雲水月,出沒太虛。所謂風行水上,自成文理者也。』(陳去非亦稱其詩無一點僧氣)

智源,字子豐,遂寧人。傳法牛頭山,工雜畫,尤長於人物、山水。嘗見《看雲圖》,畫一高僧,抱膝而坐石岸,昂首佇目,蕭然有出塵之姿,使人敬仰。不暇風格,其忘機之亞歟?

智永,成都四天王院僧。工小景,長於傳模,宛然亂真,其印湘之匹亞歟?初,宇文季蒙龍圖,喜其談禪,欲請住院,永牢辭曰:『智永親在,未能也。』於是售己所長,專以為養,不免徇豪富廛肆所好。今流布於世者,非其本趣也。嘗作《瀟湘夜雨圖》上邵西山,西山即題雲:『嘗擬扁舟湘水西,篷窗剪燭數歸期。偶因勝士揮毫處,卻憶當年夜雨時。』西山既詠詩,問永雲:『前輩曾有此詩否?』永因誦義山《問歸篇》,西山矍然,亟取詩以歸,翌日乃復改與之。『曾擬扁舟湘水西,夜窗聽雨數歸期。歸來偶對高人畫,卻憶當年夜雨時』。深恐多犯前人也。

真休,漢嘉僧也,山谷所與遊清閑居士王樸之子。善模榻人物,如真。今見存。

世胄(婦女、宦者附)

宋莊,字臨仲,漢傑之孫也。其於山水,氣韻得家法,但筆未老耳。本難列於世胄,以世胄無可為冠者,故屈而冠之。

賈公傑,字千之,文元公昌朝諸孫,侍郎炎之子也。學馬賁,而標格過之。又作佛像,極精細,衣縷皆描金而不俗。官至半刺而終。

郭道卿,字仲常。遊卿,字季能,熙之諸孫也。皆為郡守,頗有家學,仍善畫馬,其筆法真季孟也。今成都正法、保福兩院有壁傳《窠植湖灘》、《與渡水》、《草》、《帶鴉》、《病馬》等跡。遂寧官圃中,亦有松鹿石竹見存。

高大亨,字通叟,宣仁聖烈之族。公字行也,以所降出身告,誤為大亨,故止名大亨。長於山水。澤民邵侍郎嘗邀致於家,同季能兄弟合手畫圖障。後卒於瀘。

錢端回,戚裏人也,善寫平遠。朱希真每借其名自諱,曰:『敦儒非善畫者,皆出端回手也。』

李景孟,字仲淳,善畫馬,其於圖軸鑒別精確。蓋中原故家,聞見之多也。

邵少微,字叔才,澤民侍郎之子也。放曠不羈,不樂從宦,初為馬曹,不一月,棄官去。則取補官敕牒,盡畫飛潛走伏之物,已乃抵於地。遂致終身焉。筆墨草具。而有余意,眉ヘ廳壁,有煙林窠石。對宋頤仲所作松石,皆存。

李元崇,字季姚,文正公裔,無盡之甥也。官止縣令,生平好畫成癖,因自能之。師範寬,清潤可喜,尤工雪景,士友求之,欣然下筆,頃刻而就,未嘗作難,此其所長也。

王會,字元叟,端明公之長子,今為朝請大夫。工花竹、翎毛,頗拘院體,蕊葉枝莖,嘴爪毛羽,窮極精細,不遺毫髮也。

李蕃,字元翰,成都人,才元之曾孫也。李氏世以書鳴,蕃得其家學,轉而為畫,種種能之。寶相院門天王二壁,實出其手,全體聖壽寺範瓊樣。但蕃不善布色,以俗工代之,反晦其所長耳。後十年,又用青城山長生觀門龍虎君樣,翻天王二壁於青蓮院門,且自傅彩,遂勝於前也。

朝議大夫王之才妻崇德郡君李氏,公擇之妹也。能臨松、竹、木、石,見本即為之,卒難辨。又與可每作竹以貺人,一朝士張潛,迂疏修謹,作紆竹以贈之,如是不一。又作一橫絹丈余著色偃竹,以貺子瞻,過南昌,山谷借而李臨之,後數年,示米元章於真州。元章雲:『非魯直自陳,不能辨也。』作詩曰:『偃蹇宜如李,揮毫已逼翁。衛書無遺妙,琰慧有余工。熟視疑非筆,初披颯有風。固藏惟謹鑰,化去或難窮。』山谷亦有題姨母李夫人墨竹、偃竹及墨竹圖歌,詩載集中。

和國夫人王氏,顯恭皇後之妹,宗室仲︼之室也。善字畫,能詩章,兼長翎毛。每賜禦扇,即翻新意仿成圖軸,多稱上旨,一時宮邸,珍貴其跡。

文氏,湖州第三女,張昌嗣之母也,居郫。湖州始作《黃樓障》,欲寄東坡,未行而湖州謝世,遂為文氏奩具。文氏死,復歸湖州孫,因此二家成訟。文氏嘗手臨此圖於屋壁。暮年盡以手訣傳昌嗣,今昌嗣亦名世矣。

章友直之女,能如其父以篆筆畫棋盤,筆筆相似。

任才仲妾艷艷,本良家子,有絕色,善著色山。才仲死鐘賊,不知所在。

陳暉晦叔經略子婦桐廬方氏,作梅、竹,極清遠。又臨蘭亭,並自作草書,俱可觀。

魏觀察者,政、宣之宦寺也,善畫墨竹。嘗被旨來衛州,起禦前竹。入林竹中,有籠中飛鳥,名遏濫堆,能歌六麽。遂呼其主問之,主人年已七十矣,雲:『初教時以木匣束其身,每五鼓,吹其唇作腔,筆管敲拍以警其寢,如是五六年,方能之。前後凡數十,獨無此之慧者。』強欲求之,不可;以貨取之,不可;以官酬之,又不可。遂封其籠以黃帕,翁不敢近,自撲於地而死。

任源,字道源,自號真常子,政、宣宦者,死於紹興間。作枯木、怪石,又作小景,粗可觀。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