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苑/卷0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录 異苑
異苑卷一
卷二 

美人虹[编辑]

古語有之曰:古者有夫妻荒年菜食而死,俱化成青絳,故俗呼「美人虹」。郭云:虹為雩,俗呼為美人。

飲虹吐金[编辑]

晉義熙初,晉陵薛願有虹飲其釜澳,須臾吸響便竭。願輦酒灌之,隨投隨涸,便吐金滿釜。於是災弊日袪而豐富歲臻。

虹化嫗[编辑]

太原溫湛婢,見一嫗向婢流涕,無孔竅。婢駭怖,告湛。湛遂抽刀逐之,化成一物,如紫虹形,宛然長舒,上沒霄漢。

白虹入室[编辑]

長沙王道憐子義慶,在廣陵臥病。食次,忽有白虹入室,就飲其粥。義慶擲器於階,遂作風雨聲,振於庭戶,良久不見。

九嶷山舜廟[编辑]

衡陽山、九嶷山,皆有舜廟。每太守修理祀祭潔敬,則聞弦歌之聲。漢章帝時,零陵文學奚景於冷道縣祠下得笙白玉管,舜時西王母獻。

衡山三峰[编辑]

衡山有三峰極秀。其一名華蓋,又名紫蓋,澄天明景,輒有一雙白鶴回翔其上。一峰名石囷,下有石室,中常聞諷誦聲,清響亮徹。一峰名芙蓉,最為竦桀,自非清霽素朝,不可望見。峰上有泉飛派,如一幅絹分映青林,直注山下。

汨潭馬跡[编辑]

長沙羅縣【湘陰縣】有屈原自投之川,山明水淨,異於常處。民為立廟在汨潭之西,岸側盤石馬跡尚存。相傳云:原投川之日,乘白驥而來。

姑石山[编辑]

潯陽姑石山,在江之坻。初,桓玄至西下,令人登之。中嶺,便聞長嘯聲,甚清澈;及至峰頂,見一人箕踞石上。

天台山[编辑]

會稽天台山,雖非遐遠,自非卒【 一作忽。】生忘形,則不能躋也。赤城阻其徑,瀑布激其衝。石有莓苔之險,淵有不測之深。

卞山石櫃[编辑]

烏程卞山,本名土山;有項籍廟,自號卞王,因改名山。山足有一石櫃,高數尺。陳郡殷康常往開之,風雨晦冥乃止。

陶侃釣磯[编辑]

釣磯山者,陶侃嘗釣於此。山下水中,得一織梭,還掛壁上。有頃,雷雨。梭變成赤龍,從空而去。其山石上,猶有侃跡存焉。

乘磯山[编辑]

乘磯山,下臨清川。昔有漁父宿於川,夜半,聞水中有弦歌之音,宮商和暢,清弄諧密。

百丈山石書[编辑]

百丈山上有石房,內有石案,置石書二卷。

濤山角聲[编辑]

永寧縣濤山有河,水色紅赤,有自然石橋,多魚獺異禽。陰雨時,嘗聞(革兆)角聲甚亮。

沙山鼓角[编辑]

涼州西有沙山。俗云:昔有覆師於此者,積屍數萬。從是有大風吹沙覆其上,遂成山阜,因名沙山。時聞有鼓角聲。

句容水脈[编辑]

吳孫權赤烏八年,遣校尉陳勛漕句容,中道鑿破窟,掘得一異物,無有首尾,形如數百斛船,長數十丈,蠢蠢而動。有頃,悉融液成汁,時人莫能識。得此之後,遂獲泉源。或謂是水脈,每至大旱,餘瀆皆竭,惟此巨流焉。

五百陂[编辑]

東鄉太湖,吳庚申歲,於此有一軍士五百人,將破堰,先以酒肉祈神,約令水涸。夜夢人雲:「塘水速竭,若見巨鱗,慎勿殺也。又有銅釜,並不可發。」明往,尺水翕然而盡,得白魚,形狀非常。小人貪利,剖而治之;見昨所祭餘食,充溢腸內。須臾復得釜,又取發。水便暴出,五百人一時沒溺;唯督監得存,具說事狀。於今猶名此湖為“五百陂”。

百簿瀨[编辑]

永嘉郡有百簿瀨。郡人斷水捕魚,宰生禱祭,以祈多獲。逾時,了無所得。眾侶忿怨,棄業將罷。其夕,並夢見一老公云:「諸君且可小停,要思其宜。」夜忽聞有跳躍聲,驚起共看,乃是大魚,剉以為膾,頓獲百簿。故因以「百簿」名瀨。

飛魚徑[编辑]

晉吳隸為魚塞於雲湖,有大魚化為人,語隸云:“晚有大魚攻塞,切勿殺。”隸許之。須臾,有大魚至,群魚從之。隸同侶誤殺大魚。是夕風雨晦冥,魚悉飛上木間。因號為「飛魚徑」。

山井鳥巢[编辑]

蘭陵昌慮縣郳 【 一作郢。】 城有華山。山上有井,鳥巢其中,金喙、黑色而團翅。此鳥見,則大水。井又不可窺,窺者不盈一歲,輒死。

龍吒[编辑]

潯陽曇椿,世居長沙。宅有古井,每夜輒聞有如炮竹聲相承,謂之龍吒。

沸井[编辑]

句容縣有延陵季子廟。廟前井及瀆,恆自湧沸,故曰「沸井」。於今猶然。亦曰「沸潭」。

井磚疑龍[编辑]

陳郡謝晦字宣明,宅南路上有古井。以元嘉二年,汲者忽見二龍甚分明,行道住觀,莫不嗟異。有人入井,始知是磚隱起作龍形。

武溪石穴[编辑]

元嘉初,武溪蠻人射鹿,逐入石穴,才容人,蠻人入穴,見其旁有梯,因上梯,豁然開朗,桑果蔚然,行人翱翔,亦不以怪。此蠻於路斫樹為記,其後茫然,無復彷彿。

沃沮東界[编辑]

河東毌邱儉,字仲恭,嘗徵沃沮,使王頎窮其東界。耆老云:曾有一破船隨波流出,在海岸邊。有一人項中復有面,生得之,與語,不相通,不食而死。又得一布衣從海中浮出,其身如中國人,衣但兩袖,頓長三丈。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