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氏長慶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六十五 白氏長慶集 卷第六十六
唐 白居易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日本活字本
卷第六十七

白氏文集卷第六十六

 律詩 凡一百首

  從同州刺史改授太子少傅分司

承華東署三分務履道西池七過春歌酒

優遊聊卒歲園林蕭灑可終身留侯爵秩

誠虚貴䟽受生涯未苦貧月俸百千官二

品朝SKchar雇我作閑人

  奉和裴令公新成午橋㽵緑野堂即

  事

舊逕開桃李新池鑿鳳凰只添丞相閤不

改午橋㽵遠處塵埃少閑中日月長青山

爲外屏緑野是前堂引水多隨𫝑栽松不

趂行年華翫風景春事看農桑花妬謝家

妓蘭偷荀令香遊絲飄酒席瀑布濺琴床

巢許終身隱蕭曹到老忙千年落公便進

退處中央

  自題小草亭

新結一茅茨規模儉且卑土階全壘塊山

木半留皮隂合連藤架藂香近菊籬壁宜

藜杖𠋣門稱荻簾垂䆫裏風清夜簷間月

好時留連嘗酒客句引坐禪師伴宿𩀱棲

鶴扶行一侍兒緑醅量盞飮紅稻約升炊

齷齪豪家笑酸寒富屋欺陶廬閑自愛顔

巷陋誰知螻蟻謀深穴鷦鷯占小枝各隨

其分足焉用有餘爲

  自詠

細故隨縁盡形衰具體微闘閑僧尚閙較

瘦鶴猶肥老遣寛裁襪寒敎厚絮衣馬從

衘草𩥇雞任喙籠飛只要天和在無令物

性違自餘君莫問何是復何非

  新亭病後獨坐招李侍郎公垂

新亭未有客竟日獨何爲趂暖泥茶竈防

寒夾竹籬頭風初定後眼暗欲明時淺把

三分酒閑題數句詩應須置兩榻一榻待

公垂

  閑卧𭔃劉同州

軟褥短屏風昏昏醉卧翁鼻香茶熟後腰

暖日陽中伴老琴長在迎春酒不空可憐

閑氣味唯欠與君同

  殘酌晚飡

閑傾殘酒後煖擁小爐時舞看新翻曲歌

聽自作詞魚香肥潑火飯細滑流匙除却

慵饞外其餘盡不知

  喜見劉同州夢得

紫綬白髭鬚同年二老夫論心共牢落見

面且歡娱酒好携來否詩多記得無應須

爲春草五馬少踟蹰

  裴令公席上贈別夢得

年老官高多別離轉難相見轉難思雪銷

酒盡梁王起便是鄒枚分㪚時

  尋春題諸家園林

聞健朝朝出乗春處處尋天供閑日月人

借好園林漸以狂爲態都無悶到心平生

身得𠩄未省似而今

  又題一絶

貌隨年老欲何如興遇春牽尚有餘遥見

人家花便入不論貴賤與親踈

  家園三絶

滄浪峽水子陵灘路遠江深欲去難何似

家池通小院卧房階下挿魚竿

籬下先生時得醉甕間吏部暫偷眠何如

家醖𩀱魚榼雪夜花時長在前

鴛鴦怕捉竟難親鸚鵡雖籠不著人何似

家禽𩀱白鶴閑行一歩亦隨身

  老來生計

老來生計君看取白日遊行夜醉吟陶令

有田唯種秫鄧家無子不幽金人間榮耀

因縁淺林下幽閑氣味深煩慮漸銷虚白

長一年心勝一年心

  早春題少室東巖

三十六峯晴雪銷嵐翠生月留三夜宿春

引四山行遠草初含色寒禽未變聲東巖

最高石唯有我題名

  早春即事

眼重朝眠足頭輕宿酒醒陽光滿前戸雪

水半中庭物變隨天氣春生逐地形北簷

梅晚白東岸柳先青葱壠抽羊角松巢墮

鶴翎老來詩更拙吟罷少人聽

  歎春風兼贈李二十侍郎二絶

樹根雪盡催花發池岸氷銷放草生唯有

鬚霜依舊白春風扵我獨無情

道塲齋戒今初畢酒伴歡娱乆不同不把

一盃來勸我無情亦得似春風

  春來頻與李二賔客郭外同遊因贈

  長句

風光引歩酒開顔送老銷春嵩洛間朝踏

落花相伴出暮隨飛鳥一時還我爲病叟

誠宜退君是才臣豈合閑可惜濟時心力

在放敎臨水復登山

  二月二日

二月二日新雨晴草芽菜甲一時生輕衫

細馬春年少十字津頭一字行

  春和令公緑野堂種花

緑野堂開占物華路人指道令公家令公

桃李滿天下何用堂前更種花

  清明日登老君閣望洛城贈韓道士

風光烟火清明日歌哭悲懽城市間何事

不隨東洛水誰家又葬北邙山中橋車馬

長無已下渡舟航亦不閑塜墓纍纍人擾

擾遼東悵望鶴飛還

  三月三日

𦘕堂三月初三日絮撲紗䆫鷰拂簷蓮子

數盃嘗冷酒柘枝一曲試春衫堦臨池面

勝看鏡戸映花藂當下簾指㸃樓南翫新

月玉鉤素手兩纎纎

  雨中聽琴者彈別鶴操

𩀱鶴分離一何苦連隂雨夜不堪聞莫敎

遷客孀妻聽嗟歎悲啼詆殺君

  酬鄭二司錄與李六郎中寒食日相

  遇同宴見贈

偶因令節會嘉賔况是平生心𠩄親迎接

須矜䟽傅老祗供莫笑阮家貧盃盤狼藉

宜親夜風景闌珊欲過春相對喜歡還悵

望同年只有此三人

  喜與楊六侍御同宿

岸幘静當明月夜匡牀閑卧落花朝二三

月裏饒春睡七八年來不早朝濁水清塵

難會合高鵬仾鷃各逍遥眼看又上青雲

去更卜同衾一兩宵

  殘春詠懷贈楊慕巢侍郎

位逾三品日年過六旬時不道官班下其

如筋力衰猶憐好風景轉重舊親知少壯

難重得歡娱且強爲興來池上酌醉岀袖

中詩静話開襟乆閑吟放盞遲落花無限

雪殘𩯭幾多絲莫說傷心事春風酒易悲

  閑居春盡

閑泊池舟静掩扉老身慵出客來稀愁因

暮雨留敎住春𬒳殘鸎喚遣歸掲甕偷嘗

新熟酒開箱試著舊生衣冬裘夏葛相催

促垂老光隂速似飛

  春盡日天津橋醉吟偶呈李尹侍郎

宿雨洗天津無泥未有塵初晴迎早夏落

照送殘春興發詩隨口狂來酒𭔃身水邊

行嵬峩橋上立逡廵踈傅心情老呉公政

化新三川徒有主風景屬閑人

  池上逐凉二首

青苔池上銷殘暑緑樹隂前逐晚凉輕屐

單衣薄紗帽淺池平岸SKchar藤床𬖂纓恠我

情何薄泉石諳君味甚長徧問交親爲老

計多言宜静不宜忙

䆫間睡足休高枕水畔閑來上小船棹遣

秃頭奴子撥茶敎纎手侍兒煎門前便是

紅塵地林外無非赤日天誰信好風清簟

上更無一事但翛然

  香山避暑二絶

六月灘聲如猛雨香山樓北暢師房夜深

起凭欄干立滿耳潺湲滿面凉

紗巾草履竹踈衣晚下香山蹋翠微一路

凉風十八里卧乗籃轝睡中歸

  老夫

七八年來遊洛都三分遊伴二分無風前

月下花園裏處處唯殘个老夫世事勞心

非富貴人生實事是歡娱誰能逐我來閑

坐時共酣歌傾一壷

  香山下卜居

老須爲老計老計在抽𬖂山下初投足人

間乆息心亂藤遮石壁絶澗護雲林若要

深藏處無如此處深

  無長物

莫訝家居窄無嫌活計貧只縁無長物始

得作閑人青竹單床簟烏紗獨幅巾其餘

皆稱是亦足奉吾身

  宿香山寺酬廣陵牛相公見𭔃

手札八行詩一篇無由相見但依然君匡

聖主方行道我事空王正坐禪支許徒思

遊白月䕫龍未放下青天應須且爲蒼生

住猶去懸車十四年

  以詩代書𭔃戸部楊侍郎勸買東鄰

  王家宅

勸君買取東鄰宅與我衡門相並開雲映

嵩峯當戸牖月和伊水入池臺林園亦要

聞閑置筋力應須及健迴莫學因循白賔

客欲年六十始歸來

  贈談君

上客清談何亹亹幽人閑思自寥寥請君

說長安事膝上風清琴正調

  初入香山院對月 大和六年秋作

老住香山初到夜秋逢白月正圓時從今

便是家山月試問清光知不知

  題龍門堰西澗

東岸菊叢西岸柳柳隂烟合菊花開一條

秋水瑠璃色闊狹𦆵容小舫迴除却悠悠

白少傅何人解入此中來

  秋霖中奉裴令公見招早出赴會馬

  上先𭔃六韻

雨暗三秋日泥深一尺時老人平旦出自

問欲何之不是尋醫藥非干送別離素書

傳好語綘帳赴佳期續借桃花馬催迎楊

SKchar只愁張錄事罸我恠來遲

  嘗酒聽歌招客

一甕香醪新挿蒭𩀱鬟小妓薄能謳管絃

漸好新敎得羅綺雖貧免外求世上貪忙

不覺苦人間除醉即須愁不知此事君知

否君若知時從我遊

  八月三日夜作

露白月微明天凉景物清草頭珠顆冷樓

角玉鉤生氣爽衣裳健風踈砧杵鳴夜衾

香有思秋簟冷無情夢短眠頻覺宵長起

暫行燭凝臨曉影蟲怨欲寒聲槿老花先

盡蓮凋子始成四時無了曰何用歎衰榮

  病中贈南鄰覓酒

頭痛牙疼三日卧妻看煎藥婢來扶今朝

似挍擡頭語先問南鄰有酒無

  曉眠後𭔃楊戸部

軟綾𦝫褥薄緜被涼冷秋天穏暖身一覺

暁眠殊有味無因𭔃與早朝人

  秋雨夜眠

涼冷三秋夜安閑一老翁卧遲燈滅後睡

羙雨聲中灰宿溫瓶火香添暖被籠曉晴

寒未起霜葉滿階紅

  喜夢得自馮翊歸洛兼呈令公

上客新從左輔迴高陽興助洛陽才巳將

四海聲名去又占三春風景來甲子等頭

憐共老文章敵手莫相猜鄒枚未用爭詩

酒且飮梁王賀喜盃

  齋戒滿夜戲招夢得

紗籠燈下道塲前白日持齋夜坐禪無復

更思身外事未能全盡世間縁明朝又擬

親盃酒今夕先聞理管絃方丈若能來問

疾不妨兼有㪚花天

  和令公問劉賔客歸來稱意無之作

水南秋一半風景未蕭條皂蓋迴沙𫟍藍

轝上洛橋閑甞黃菊酒醉唱紫芝謡稱意

那勞問請錢不早朝

  酬夢得窮秋夜坐即事見𭔃

熖細燈將盡聲遥漏正長老人秋向火小

女夜縫裳菊悴籬經雨萍銷水得霜今冬

暖寒酒先擬共君嘗

  偶於維陽牛相公處覓得筝箏未到

  先𭔃詩來走筆戲答

楚匠饒巧思𥘿箏多好音如能惠一面何

直𩀱金玉柱調須品朱絃染要深會敎

魔女弄不動是禪心

  答夢得秋庭獨坐見贈

林梢隱映夕陽殘庭際蕭踈夜氣寒霜草

欲枯虫思急風枝未定鳥棲難容衰見鏡

同惆悵身健逢盃且喜歡應是天敎相煖

𤍠一時垂老與閑官

  長齋月滿𢹂酒先與夢得對酌醉中

  同赴令公之宴戲贈夢得

齋宮前日滿三旬酒榼今朝一拂塵乗興

還同訪戴客解醒仍對姓劉人病心湯沃

寒灰活老面花生朽木春(⿱艹石)怕平原恠先

醉知君未慣吐車茵

  奉酬淮南牛相公思黯見𭔃二十四

  韻

白老忘機客牛公濟世賢鷗棲心戀水鵬

舉翅摩天累就優閑秩連操造化權貧司

甚蕭灑榮路自喧闐望苑三千日台階十

五年是人皆企望何物不陶甄籃轝遊嵩

嶺油幢鎭海壖竹篙撑釣艇金甲擁樓船

雪夜尋僧舎春朝列妓筵長齋儼香火密

宴簇花鈿自覺閑勝閙遥知醉笑禪是非

分未定會合杳無縁我正思楊府君應望

洛川西來風嫋嫋南去鴈連連日落龍門

外潮生瓜歩前秋同一時盡月共兩郷圓

舊眷交歡在新文氣調全慙無白雪曲難

答碧雲篇金谷詩誰賞蕪城賦衆傳珠應

哂魚目鉛未伏龍泉遠計驚魔物深情𭔃

酒錢霜紈一百疋玉柱十三絃楚醴來樽

裏𥘿聲送耳邊何時紅燭下相對一陶然

  吳必監每有羙酒獨酌獨醉但蒙詩

  報不以飮招輒此戲酬兼呈夢得

逢山仙客下𤇆霄對酒唯吟獨酌謡不怕

道狂揮玉爵亦曾乗興換金貂君稱名士

誇能飮我是愚夫肯見招頼有伯倫爲醉

伴何愁不解傲松喬

  酬夢得霜夜對月見懷

淒清冬夜景揺落長年情月帶新霜色碪

和遠鴈聲暖憐爐火近寒覺裌衣輕枕上

酬佳句詩成夢不成

  初冬月夜得皇甫澤州手札并詩數

  篇因遣報書偶題長句

清泠玉韻兩三章落泊銀鉤七八行心逐

報書懸鴈足夢尋來路遶羊腸水南地空

多明月山北天寒足早霜最恨潑醅新熟

酒迎冬不得共君嘗

  雪中酒熟欲𢹂訪呉監先𭔃此詩

新雪對新酒憶同傾一盃自然須訪戴不

必待延枚陳榻無辭解𡊮門莫懶開笙歌

與談笑隨事自將來

  酬令公雪中見贈訝不與夢得同相

  訪

雪似鵝毛飛㪚亂人𬒳鶴氅立徘SKchar鄒生

枚叟非無興唯待梁王召即來

  題酒甕呈夢得

若無清酒兩三甕爭向白鬚千萬莖麴糵

銷愁眞得力光隂催老苦無情凌烟閣上

功無分伏火爐中藥未成更擬共君何處

去且來同作醉先生

  迃叟

一辤魏闕就商賔㪚地閑居八九春初時

𬒳目爲迃叟近日蒙呼作隱人冷暖俗情

諳世路是非閑論任交親應湏繩墨機關

外安置踈愚鈍滯身

  洛下閑居𭔃山南令狐相公

已收身向園林下猶𭔃名扵祿仕間不鍜

𥞇康彌懶静無金䟽傅更貧閑支分門内

餘生計謝絶朝中舊往還唯是相君未忘

得時思漢水夢巴山

  惜春贈李尹

春色有時盡公門終日忙兩衙但不闕一

醉亦何妨芳𣗳花團雪衰翁𩯭撲霜知君

𠋣年少未苦惜風光

  對酒勸令公開春遊宴

時泰歲豐無事日功成名遂自由身前頭

更有忘憂日向上應無快活人自去年來

多事故從今日去少交親宜須數數謀歡

會好作開成第二春

  與夢得偶同到敦詩宅感而題壁

山東𦆵副蒼生願川上俄驚逝水波履

淒涼新第宅宣城零落舊笙歌園荒唯有

薪堪採門冷兼無雀可羅今日相隨偶同

到傷心不是故經過

  楊六尚書新授東川節度使代妻戲

  賀兄㛐二絶

劉綱與婦共升仙弄玉隨夫亦上天何似

沙哥領崔㛐碧油幢引向東川

金花銀椀饒君用罨𦘕羅衣盡嫂裁覓得

黔婁爲妹壻可能空𭔃蜀茶來

  閑遊即事

郊野遊行熟村園次第過驀山尋浥澗踏

水渡伊河寒食青青草春風瑟瑟波逢人

共盃酒隨馬有笙歌勝事經非少芳辰過

亦多還須自知分不老擬如何

  六十六

七十欠四歲此生那足論每因悲物故還

且喜身存安得頭長黒爭敎眼不昏交遊

成拱木婢僕見曾孫痩覺𦝫金重衰憐𩯭

雪繁將何理老病應付與空門

  池上早春即事招夢得

老更驚年改閑先覺日長晴薰榆莢黒春

染柳梢黃雪破山呈色氷融水放光仾平

船舫輕暖好衣裳白角三升榼紅茵六

尺牀偶遊難得伴獨醉不成狂我有中心

樂君無外事忙經過莫慵懶相去兩三坊

  因夢得題公垂𠩄𭔃蠟燭因𭔃公垂

照梁初日光相似岀水新蓮艷不如却𭔃

兩條君領取明年𩀱引入中書

  令公南㽵花柳正盛欲偷一賞先𭔃

  二篇

最憶樓花千萬朶偏憐堤柳兩三株擬提

社酒𢹂村妓擅入朱門莫恠無

可惜亭臺閑度日欲偷風景暫遊春只愁

花裏鸎饒舌飛入宮城報主人

  春夜宴席上戲贈裴淄州

九十不衰眞地仙六旬猶健亦天憐今年

相遇鸎花月此夜同歡歌酒筵四座齊聲

和絲竹兩家隨分闘金鈿留君到暁無他

意圖向君前作少年

  贈夢得

年顔老少與君同眼未全昏耳未聾放醉

卧爲春日伴趂歡行入少年叢尋花借馬

煩川守弄水偷船惱令公聞道洛城人盡

恠呼爲劉白二狂翁

  晚春欲𢹂酒尋沈四著作先以六韻

  𭔃之

病容衰慘澹芳景晚蹉𧿶無計留春得爭

能奈老何篇章慵報答杯讌喜經過顧我

酒狂乆負君詩債多敢辭𢹂緑蟻只願見

青娥最憶陽關唱眞珠一串歌

  開成二年三月三日河南尹李待價

  以人和歲稔將禊扵洛濵前一日啓

  留守裴令公公明日召太子少傅白

  居易太子賔客蕭籍李仍叔劉禹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

  前中書舎人鄭居中國子司業裴惲

  河南少尹李道樞倉部郎中崔晉司

  封貟外郎張可績駕部貟外郎盧言

  虞部貟外郎苗愔和州刺史裴儔淄

  州刺史裴洽檢校禮部貟外郎楊魯

  士四門博士談弘謩等一十五人合

  宴于舟中由斗亭歷魏堤抵津橋登

  臨泝沿自晨及暮𬖂組交映歌笑間

  發前水嬉而後妓樂左筆硯而右壷

  觴望之若仙觀者如堵盡風光之賔

  極遊泛之娱羙景良辰賞心樂事盡

  得於今日矣若不記錄謂洛無人晉

  公首賦一章鏗然玉振頋謂四座繼

  而和之居易舉酒抽毫奉十二韻以

  獻

三月草萋萋黄鸎歇又啼柳橋晴有絮沙

路潤無泥禊事修初畢遊人到欲齊金鈿

耀桃李絲管駭鳬鷖轉岸迴船尾臨流蔟

馬蹄閙於楊子渡踏破魏王堤妓接謝公

宴詩陪荀令題舟同李膺汎醴爲穆生携

水引春心蕩花牽醉眼迷塵街從鼓動烟

樹任鴉棲舞急紅𦝫凝歌遲翠黛仾夜歸

何用燭新月鳳樓西

  同夢得𭔃賀東西川二楊尚書

龍節對持眞可愛鴈行相接更堪誇兩川

風景同三月千里江山屬一家魯衞定知

聮氣色潘揚亦覺有光華應憐洛下分司

伴冷宴閑遊老看花

  喜小樓西新柳抽條

一行弱柳前年種數尺柔條今日新漸欲

拂他𮪍馬客末多遮得上樓人須敎碧玉

羞眉黛莫與紅桃作麴塵爲報金堤千萬

樹饒伊未敢苦爭春

  晚春酒醒尋夢得

料合同惆悵花殘酒亦殘醉心忘老易醒

眼別春難獨岀雖慵懶相逢定喜懽還携

小蠻去誠覔老劉看

  感事

眼氣崔常侍燒丹鄭舎人常期生羽翼那

忽化灰塵每遇淒涼事還思潦倒身唯知

趂盃酒不解錬金銀睡適三尸性慵安五

藏神無憂亦無喜六十六年春

  和裴令公南㽵一絶

陶廬僻陋那堪比謝墅幽微不足攀何似

嵩峯三十六長隨申甫作家山

  宅西有流水墻下構小樓臨翫之時

  頗有幽趣因命歌酒聊以自娱獨醉

  獨吟偶題五絶

伊水分來不自由無人解愛爲誰流家家

抛向墻根底唯我栽蓮起小樓

水色波文何𠩄似麴塵羅帶一條斜莫言

羅帶春無主自置樓來屬白家

日灧水光揺素壁風飄樹影拂朱欄皆言

此處宜絃管試奏霓裳一曲看

霓裳奏罷唱梁州紅袖斜翻翠黛愁應是

遥聞勝近聽行人欲過盡廻頭

獨醉還須得歌舞自娱何必要親賔當時

一部清商樂亦不長將樂外人

  偶作

藍舁出即忘歸舎柴戸昏猶未掩關聞客

病時慙體健見人忙處覺身閑清涼秋寺

行香去和煖春城拜表還木鴈一篇須記

取致身才與不才間

  同夢得詶牛相公初到洛中小飮見

  贈

淮南揮手抛紅斾洛下迴頭向白雲政事

堂中老丞相制科塲裏舊將軍宮城烟月

饒全占關塞風光請中分詩酒放狂猶得

在莫欺白叟與劉君

  幽居早秋閑詠

岸僻嚻塵外清涼水木間卧風秋拂簟歩

月夜開闗且得身安泰從他世險艱但休

爭要路不必入深山軒鶴留何用泉魚放

不還誰人知此味臨老十年間

  和令狐僕射小飮聽阮咸

掩抑復淒清非琴不是箏還彈樂府曲别

占阮家名古調何人識初聞滿座驚落盤

珠歷歷摇珮玉琤琤似勸盃中物如含林

下情時移音律改豈是昔時聲

  燒藥不成命酒獨醉

白髮逢秋短丹砂見火空不能留姹女爭

免作衰翁頼有盃中緑能爲面上紅少年

心不遠只在半酣中

  送盧郎中赴河東裴令公幕

別時暮雨洛橋岸到日涼風汾水波荀令

見君應問我爲言秋草閉門多

  送李滁州

君於覺路深留意我亦禪門薄致功未悟

病時須去病巳知空後莫依空白衣卧疾

嵩山下皂盖行春楚水東誰道三年千里

別兩心同在道塲中

  長齋月滿𭔃思黯

一日不見如三月一月相思如七年似隔

山河千里地仍當風雨九秋天明朝齋滿

相尋去挈榼抱衾同醉眠

  冬夜對酒𭔃皇甫十

霜殺中庭草氷生後院池有風空動樹無

葉可辭枝十月苦長夜百年強半時新開

一瓶酒那得不相思

  歲除夜對酒

哀翁歲除夜對酒思悠然草白經霜地雲

黃欲雪天醉依香枕坐慵傍暖爐眠洛下

閑來乆明朝是十年  白集六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