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玉盌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白玉盌記
作者:朱彝尊 清
本作品收錄於:《曝書亭集/卷67

予自大同轉客太原,留布政司王公官廨。時歲在丙午,客有述定陵遺事者云:「吳中有貴公子周姓,逸其名,家有美玉,俾工治作杯,玉色粹白,旁有赤文九,工琢之為盤螭。既成,裝以重錦,盛之櫝,將自郊關以入。周氏子慮城簹磚石之或墜也,沴布於木,由女牆升降,張燕會賓客。或進曰:『人不目子為周九癡乎?今玉工乃刻盤螭九,是以子為戲也。』周氏子大恚。太監孫隆聞而購以五百金,進之御。顯皇帝愛玩焉,每夕必舉以飲。及李自成陷京師,杯流傳人間,今失其處矣。」公曰:「我所藏雖遜之,然其佳者亦未相遠也。」予請觀之。

公乃越日具酒肴,發箱笥。若敦者一,若簠者二,若癸彝者一,矰彝者一,若卣者三,用以合巹者四,若鳦者六,杯卮各五,強予一一飲之。予曰:「是烏足以擬客之所云。」公曰「未也。」於是別發所藏玉爵一,色白,以周尺度之,其崇九寸,趙康王所以燕賓者也。玉杯一,色白,黃螭抱其耳,以唇下飲,尾貫於足。公之王父為兵部尚書,定陵之所賜也。白玉盌一,崇五寸,深四寸六分,徑七寸,舉以映膏燭,皎若冰雪,有黃點如粟,凡十餘綴焉,獲之晉恭王府者也。予狂喜,連引滿,遂大醉。盌及於石案,有聲,頹然隱几臥,坐客色駭,亟持盌奉公,公笑曰:「子誠小人,盌為好友所賞,即碎庸何傷?」先時,公同官有願以千金易之者,公不可。至是以予之愛之也,俾留書屋,且命廚人月致桑落酒二甕。逾明年,有督府總制山陝西軍務索公賂十萬,公不能應,為所劾落職。

歸後三年,予遇之京師,詢之,則玉盌杯爵皆鬻之大賈。又五年,予奔喪經廣平,公出郭相慰唁,時公已病。又三年,予復至京師,傳聞公已歿。富平李子德嘗訪予太原,其後數從公飲會,亦以應召至,相對南泉僧寺,剪燈話舊事,感知己之不再,不禁泫然之出涕也,遂書以為記焉。

公諱顯祚,字湛求,先世棗陽人,其為兵部尚書諱一鶚者,始徙家廣平之曲周云。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