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話詩八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白話詩八首
作者:胡适
1917年2月1日
本作品收錄於:《新青年/卷2

蝴蝶[编辑]

兩個黃蝴蝶,雙雙飛上天。
不知為什麽,一個忽飛還。
剩下那一個,孤單怪可憐。
無心再上天,天上太孤單。

風在吹[编辑]

風在吹,雪在飛,
老鴉冒著風雪歸。
飛不前,也要飛,
餓壞孩兒娘的罪。

湖上[编辑]

水上一個螢火,
水裏一個螢火,
平排著,
輕輕地,
打我們的船邊飛過。
他們倆兒越飛越近,
漸漸地並作了一個。

夢與詩[编辑]

都是平常經驗,
都是平常影象,
偶然湧到夢中來,
變幻出多少新奇花樣!

都是平常情感,
都是平常言語,
偶然碰著個詩人,
變幻出多少新奇詩句。

[编辑]

醉過才知酒濃,
愛過才知情重;——

你不能做我的詩,
正如我不能做你的夢。

老鴉[编辑]

大清早起,
我站在人家屋角上,啞啞的啼,
人家討嫌我,說我不吉利;
——我不能呢呢喃喃,討人家的歡喜!
天寒風緊,無枝可棲。
我整日裏飛去飛回,整日裏又寒又饑。
——我不能帶著鞘兒,翁翁央央的替人家飛;
不能叫人家系在竹竿頭,賺一把小米!

大雪裏一個紅葉[编辑]

雪色滿空山,擡頭忽見你!
我不知何故,心裏很歡喜;
踏雪摘下來,夾在小書裏;
還想做首詩,寫我歡喜的道理。
不料此理狠難寫,抽出筆來又擱起。

[编辑]

吹了燈兒,卷開窗幕,放進月光滿地。
對著這般月色,教我要睡也如何睡!

我待要起來遮著窗兒,推出月光,又覺得有點對他月亮兒不起。
我終日裏講王充,仲長統,阿裏士多德,愛比苦拉斯,……幾乎全忘了我自己!
多謝你殷勤好月,提起我過來哀怨,過來情思。

PDmaybe-icon.svg#PD-old-50-1923
PDmaybe-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4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62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5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包括兩岸四地、馬來西亞),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包括新加坡、韓國),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