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雨齋詞話/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白雨齋詞話
全書始 下一卷→

白雨齋詞話敘[编辑]

汪序[编辑]

陳子亦峰,予戊於江南所校士也。闈中得生卷,議論英,而真意懇摯,決其為宅心純正之士。亟薦於主司,果膺魁選。謁予於桃源署齋,溫爾雅。與談經史,悉能根究義理,貫串本原。詩古文解,皆取法乎上,必思登峰造極而後止。間論時事,因及古忠臣孝子,輒義動於色。予竊喜鑒衡不爽,而生之素所蓄積可知矣。桃源劇色,不易治,予欲維縶之,俾資贊畫,以親老辭。詎意年甫強仕而歿,尊公猶健在也。其門弟子集其詞話,並所著詩詞,先以付梓。予得而閱之,推本風騷,一歸於溫柔敦厚之旨,非所謂宅心純正,蘄至於登峰造極者歟。予既幸能得一士,又甚惜得一士而未獲見諸行事,第以空言傳世,不能無慨於中,爰書數言,以弁簡端。

光緒二十年秋八月,歷城汪懋琨序

王序[编辑]

詩莫盛於唐,而詞莫盛於宋。宋以後詞律復變,則南北曲出焉。故詞之為體,詩以為禰,曲以為子。識者為之,莫不沿溯漢魏,游衍屈宋,以蘄上寤三百篇之恉。意謂不如是,不足以徵其源,涉其奧。其說亦既美矣。然予嘗以為此文辭之源,非文心之源也。文心之源,亦存乎學者性情之際而已。為文苟不以性情為質,貌雖工,人猶得以抉其柢,不工者可知。所謂詞者,意內而言外,格淺而韻深,其發攄性情之微,尤不可掩。而世乃欲以鍥薄求之,藻繪揉之,抑末已。吾友陳君亦峰,少為詩歌,一以少陵杜氏為宗,杜以外不屑道也。年歲三十,復好為詞,探索既久,豁然大徹。所為詞稿,深永超拔,已足上摩宋賢之壘。而別著白雨齋詞話八卷,抉擇幽微,辨才無礙,尤有不受流俗羈紲者。亦峰之於詞,思與學兼盡如此,亦勤矣哉。亦峰天資醇厚,篤內行,與人交,表裡洞然,無骳骫之習。退省其家,父兄之勞,靡不肩任,宗族之困,莫不引為己憂,其有得於性情者又如此。則文詞之工,操本以運末,復何怪焉。同治之季,予始識亦峰於泰州,切劘道義既久,因得附為婚姻。迄今二十餘年,莫渝終始。顧予兄弟輩,業不加修,而亦峰之學,乃與年俱進。嘗言四十後當委棄詞章,力求經世性命之蘊。予深偉其議,且思有所翼贊。而亦峰遽以光緒壬辰秋,奄忽辭世。噫,善人君子,不能久存於世,歐陽子所以致慨於張子野者,予嘗以為躗言。今乃不幸,於吾亦峰親見之,寧無恫耶。亦峰為學精苦,每晝營家事,夜誦方策。及既歾,遺書委積,多未徹編。惟手錄詞話,已有定稿。其門下士海寧許君守之諸君子將為刊行,以予庶幾能知亦峰者,督文弁首。予媽感亦峰之志,且幸是書之傳也,因述所見如右,以質許君。惟託於文字者,可以無窮,亦峰所以自託者既箸,其亦可以無憾矣乎。記三年前,亦峰嘗挈是書初稿見視,且屬為敘。予以方如南清河,俶裝待發,無以應也。今乃終得論次其書,而亦峰已不及見,嗚呼,此尤足以啟予之悲也已。亦峰諱廷焯,鎮江丹徒人,舉光緒戊子科江南鄉試。歾時年四十。光緒十九年,太歲在癸巳,夏四月,正定王耕心撰。

自敘[编辑]

倚聲之學,千有餘年,作者代出。顧能上溯風騷,與為表裡,自唐迄今,合者無幾。竊以聲音之道,關乎性情,通乎造化。小其文者,不能達其義,竟其委者,未獲泝其源。揆厥所由,其失有六。飄風驟雨,不可終朝,促管繁弦,絕無餘蘊,失之一也。美人香草,貌託靈修,蝶雨梨雲,指陳瑣屑,失之二也。雕鎪物類,探討蟲魚,穿鑿愈工,風雅愈遠,失之三也。慘戚僭淒,寂寥蕭索,感寓不當,虛歎徒勞,失之四也。交際未深,謬稱契合,頌揚失實,遑恤譏評,失之五也。情非蘇、竇,亦感回文,慧拾孟、韓,轉相鬥韻,失之六也。作者愈漓,議者益左,竹垞詞綜,可備覽觀,未嘗為探本之論。紅友詞律,僅求諧適,不足語正始之源。下此則務取穠麗,矜言該博。大雅日非,繁聲競作,性情散失,莫可究極。夫人心不能無所感,有感不能無所寄,寄託不厚,感人不深,厚而不郁,感其所感,不能感其所不感。伊古詞章,不外比興。谷風陰雨,猶自期以同心,攘垢忍尤,卒不改乎此度。為一室之悲歌,下千年之血淚,所感者深且遠也。後人之感,感於文不若感於詩,感於詩不若感於詞。詩有韻,文無韻。詞可按節尋聲,詩不能盡被絃管。飛卿、端己,首發其端,周、秦、姜、史、張、王,曲竟其緒,而要皆發源於風雅,推本於騷辯。故其情長,其味永,其為言也哀以思,其感人也深以婉。嗣是六百餘年,沿其波流,喪厥宗旨。張氏詞選,不得已為矯枉過正之舉,規模雖隘,門牆自高。循上以尋,墜緒未遠。而當世知之者鮮,好之者尤鮮矣。蕭齋岑寂,撰詞話八卷,本諸風騷,正其情性。溫厚以為體,沉鬱以為用。引以千端,衷諸一是。非好與古人為難,獨成一家言,亦有所大不得已於中,為斯詣綿延一線。暇日寄意之作,附錄一二,非敢抗美昔賢,存以自鏡而已。

光緒十七年除夕,丹徒陳廷焯。受業門人海寧許正詩棠詩、正定王宗炎、受業甥同縣包榮翰、族子鳳章、從子兆暄同●字。

全書始 下一卷Arrow r.svg
白雨齋詞話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