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城煙水/卷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百城煙水
◀上一卷 卷七 嘉定縣 下一卷▶


卷七 嘉定縣

嘉定[编辑]

嘉定縣,在府東一百四十里,故為昆山之城鄉。宋嘉定十年,知府趙彥楠奏割昆山縣安亭等五鄉於練祁市,置縣。元元貞二年升州,明洪武二年復為縣。

許渾

故國今何在?扁舟意不歸。雲移山漠漠,江闊樹依依。晚色千帆落,秋聲一雁飛。此時兼送客,憑檻欲沾衣。米芾樹外蟻舟晚,翠餘雙眼醒。水光涵一氣,星彩動圓靈。炯炯月初上,修修風更冷。遠山橫秀碧,淡墨說吾經。

吳惟信·【泊舟祁川】

片帆屢卷暫停船,東望微茫接巨川。幾簇人家煙水外,數聲漁唱夕陽邊。雁知黍熟呼聲下,鷗為沙晴傍母眠。銀絲蓴今正美,且拚一醉曲江天。

王子昭·【詠練川】

吳淞江上流來水,鴨綠鄰鄰漾清。東風無力藹晴光,一片穀紋吹不起。夜來雨漲三尺深,灘鴻爭浮沈。芹芽進上抽白玉,柳線拂浪搖青金。錦袍先生乘一舸,此處恍然天上坐。閑聽漁郎唱棹歌,遙指奇峰三四朵。堤旁有人新結廬,軒窗瞰水宜幽居。村童喚渡去沽酒,野叟就船來買魚。風清月淡堪娛樂,笑掬滄浪纓可濯。何須尋訪武陵溪?不必思吞雲夢澤。下流香水正遲遲,草邊得句何新奇。地靈人傑萃斯景,尚傳靈運嚴維詩。獺卡浪暖魚游處,三十六鱗欲飛舉。有龍若向此中蟠,早為蒼生作霖雨。

王逢·【柬夏嘉定】

百里繞吳煙,重過喜地偏。深城遲閉戶,細港倒回船。暮汐娌開甲,秋原木放棉。民風返淳樸,正賴使君賢。

倪瓚·【送張德常同知嘉定】

聞道之官嘉定去,載書連舸泊江漬。城樓近瞰吳淞月,堠館微沾滄海雲。宓子風流常宰邑,張翰識達更能文。亦欲東觀釣鯨子,棹歌秋趁白鷗群。

宋登春·【泛舟吳淞江】

早發木蘭橈,江行趁落潮。雨分牛脊近,雲隔馬鞍遙。弟妹成疏闊,交朋竟寂寥。漫持昌蜀酒,那得客愁消?

陳一元·【翏城即事】

海上耕耘邑,輸將恃有年。如何梅雨漲?乃在麥秋前。浪擁失高隴,潮平接遠天。餘慚芻牧者,一望一湎漣。

徐學謨·【公塘夜泊】

微雲翳纖月,四顧但蒼茫。沙際扁舟靜,江村白酒香。清言趨酩酊,高詠出滄浪。東去蓬瀛近,尋直意未忘。

歸有光·【留別安亭諸友】

黽勉復行役,殷勤感故知。悠悠寒水上,獵獵朔風吹。彈雀人多笑,屠龍世久嗤。往來誠數數,公等得無疑。

程嘉燧·【晚發小婁塘】

夕陽渡婁曲,高隴半原明。林葉翻秋色,江潮落夜聲。霞歸纖月在,風白細煙生。拙養幽居慣,衡門係別情。

【婁塘夜泛】

河流向晚淨,際岸響蒹葭。高樹猶霞氣,孤帆已月華。火明遙辨郭,風便屢緣沙。容與清秋興,歸期莫論賒。

【吳淞夜雨】

江夜間風雨,桃花莫又疏。溪亭水應長,山屋潦何如?惜與故人別,心知歸計虛。君還向朋好,先詫右軍書。

李流芳·【婁塘過楊婁南故居】

曾侍先人說舊遊,漫尋遺跡到林丘。婆娑老樹猶堪蔭,清淺回塘已不流。當日交情留片石,誰家新構起飛樓。百年興廢尋常事,眼底傷心又白頭。

婁堅·【婁塘桃蹊】

種魚塘上連村樹,低水橋邊兩岸花。除卻平沙玉壺酒,不知何物是生涯?

【又】

東風初急日初斜,苦憶江邊千樹花。留取十分濃豔在,待攜詩酒到田家。

伏虎神君廟[编辑]

伏虎神君廟,在七圖,宋嘉定十一年知縣事高衍孫建。

王彝·【題伏虎廟】

金錢紙撤掀空舞,群巫啾啾答神語。旋風山下百面鼓,神馬如人馱一虎。豹作兒啼隨鬼母,纈裙嬌女出神帷。拔得虎鬚留畫眉,妖歌自飲髑髏邑。蠻夫拜神求虎血,洗箭入山求虎穴。家家望見觚棱月,一路神燈亂如雪。

徐崧·【翏溪謁伏虎廟】

俎豆千秋肅,來瞻廟貌崇。捍災符祀典,護國紀元功。四境聞歌舞,三時貺雨風。松聲橫碧落,劍氣倚長虹。海晏鯨鯢遠,人和頌禱同。應將聽民意,默默護年豐。

吳康侯·【和松之伏虎祠詩】

舊令無苛政,應為伏虎祠。春秋同世享,暮夜有天知。憂國愁禾稼,哀時念孑遣。流風猶未泯,詛敢靳新詩?

真如寺[编辑]

真如寺,在縣東南五十里十都桃樹浦。宋嘉定中,釋永安起真如院,本在官場元佑間僧妙心請額,移置於此。明洪武三十年道馨重修。弘治中法雷重建。崇禎末,里人李中宜捐資,慧雲重修。清康熙己酉,延湖州道場兀庵和尚開法。(師,金壇人,名本源,弘覺老人高弟。其首座嘯嶽,出家真如,住恐朗照之徒也。師一日晚參,因侍者點燭不著,乃云:點燭不著,露柱眼黑,撞人燈籠,螺螄吞鴨。遂掀髯云:笑煞老翁須尺八。)

張恒·【真如寺聽松風】

兀坐日蕭然,飛濤振法筵。聿來空際響,添得靜中緣。逸韻和仙梵,清音應客弦。偶從聞處入,頓悟一乘禪。

釋本源·【和張大參明初公聽松詩】

松化徑茫然,何人識梵筵?披襟新得月,猶話舊因緣?卷翠雖無浪,餘音宛在弦。明公曾有賦,誰與共參禪?

【赴嘉定真如苕上中逸雲青雯燦三居士買棹相送別去感賦】

抱琴買棹下蘇州,直到桃溪古渡頭。多謝故人遠相送,猶憐華發暮生愁。青苕山色望中盡,白鶴江聲夢裏遊。未折離亭楊柳月,先期瓢笠晤深秋。

【楷庵臞庵枉過桃溪】

未到黃昏後,江村早閉門。草深秋色滿,沙淺櫓聲喧。披褐呼童子,張燈開竹軒。夜來何處客?雙屐破苔痕。

徐崧·【十一月朔日真如呈兀庵和尚】

白髮黃塵混草萊,寒陰曠野過江隈。已知話共三生石,未肯身隨百念灰。秋老自然風落葉,晚晴依舊月臨臺。題詩不是多情思,記取真如幾度來。

【初八日過真如兀和尚見余頌古歎有超師之作贈一羅經賦謝】

東遊酬倡日彌新,野鶴溪雲伴此身。千里而遙俱故土,百年以後是何人?殘冬歲逼催陽豔,細雨風吹洗路塵。貽我指南仍有故,從來與世度迷津。

【黃約夫自吉安歸桃溪寄得余楷生令嗣子靖劄感賦】

槎浦桃溪木落時,雁飛何處憶交知?回腸百折無由寄,莫怪裁詩附報遲。

集仙宮[编辑]

集仙宮,在城二圖,宋嘉定十七年高道葉子琬建。

鄭霖

懸灘如鼎沸,元館足清幽。竹徑不留暑,蓮池無借秋。學仙師有訣,戀祿我懷羞。安得雙鳧鳥,乘風八極遊?

盛如梓

紺字出闈閭,來遊慕虛寂。流水環四圍,入門杉檜碧。長廊煙霧生,靈貺幡幢密。主人聞客至,尊酒延丈室。修竹逾萬個,老桂高百尺。日色靜不喧,松風涼可挹。修然人世間,徒覺詩興逸。

成公策

蔚然蒼翠處,琳宇瞰祁川。勝地全無俗,高人半是仙。茗芽煎雀舌,桂粟噴龍涎。坐久景清絕,如遊一洞天。

王應鵬

香煙入戶盡氤氳,戶外秋田鶴幾群。花徑踏翻寒屐齒,洞簫吹破碧天雲。蕭蕭木葉從空下,瑟瑟松風滿院聞。道士不知軒冕貴,簪星終日事元君。

石岡園[编辑]

石岡園,在南門外,龔方伯所築。

程嘉燧·【題石岡別業】

際海平蕪裏,名園湧眾山。何來丘壑美?都集產庭閑。漁路逢花入,樵風引月還。謝公多逸興,攜客日躋攀。

【又】

出郭不知遠,沿林新筍成。柳橋塵乍染,枳徑雪初明。客到山雲起,魚跳春水生。巖扉對軒敞,遙識讀書聲。

【又】

雨餘來谷口,春草被山長。不識澗花落,惟聞潭水香。聽鶯遷密樹,憎鵲踏新篁。欲就溪山閣,明燈掃一床。

【又】

散髮乘山月,明星集夜潭。竹風荷澗北,雨氣石岡南。泉酒帶冰綠,園瓜出井甘。近來疏野性,禽鳥漸相諳。

【又】

共上浮槎去,真成不係船。搔頭流白月,垂手蕩青天。潭底見歸鳥,露中嘶暗蟬。沿回傍山影,涼意自蒼然。

婁堅

每到山逾好,今來夏亦涼。虛堂穿徑豁,曲水入門長。竹外斜陽薄,荷邊晚吹香。知公愛閑適,兼不厭清狂。

李流芳·【題石岡溪山堂】

雨晴春又盡,忽忽信舟輕。松嶺雲不定,柳塘風易生。出波雙浴鶴,隔竹一啼鸚。何意林芳歇?幽懷得共傾。

【石岡園池】

共得春園好,偏宜泛一尊。輕陰低竹塢,落日駐花源。水動魚迎棹,人歸鶴候門。相看無恨意,愁殺近黃昏。

汪允貞

春林春水共清蒼,策杖南郊到草堂。自在鳥聲來曲塢,無聊魚影出橫塘。松雲靄靄千年翠,竹浪颼颼千里香。高隱風流猶未沒,擬從舊里探詩囊。

秋霞圃[编辑]

秋霞圃,在邑之東里,汪氏所辟,木石亭館,極一時之盛。名人題詠甚多。

鄧種麟

達人寄興在山水,壘石疏泉引幽致。經營佳圃名秋霞,丘壑紆回列次第。到來城市儼山林,柳蹊花徑相攀尋。予方淹臥匝旬月,平原主人情最深。閑行今始聊散步,松風嶺上微雲度。鸚語堤邊照隔林,寒香室外花盈塢。返屐登高百五臺,歲寒徑曲延莓苔。徘徊還憩層雲石,宛轉仍歸數雨齋。坐久更生濠濮興,頻歌水檻波凝鏡。桃花潭上浴鷗閑,題青渡頭棲鷺靜。回看樓閣鬱相望,香步遙通灑雪廊。主人開尊夜延客,氍毹映燭搖紅光。君不見堂中詞人競刻燭,醉後揮毫吐珠玉。豈徒雅集追西園,直欲豪華壓金谷。阿瑛茜水開草堂,詩酒園林引興長。文采風流昔照耀,至今人說玉山莊。

宋琬·【集秋霞圃】

一徑藏秋壑,蕭然見竹廬。開池供鶴浴,留榻與僧居。雨後尋山屐,燈前種樹書。因君詢白嶽,雲物近何如?

嚴沆·【前題】

桃花潭水鶴江湄,秋圃汪倫寄宅時。請客置邀千里驛,逢人乞和輞川詩。科頭坐樹清泉啜,得意尋階怪石支。此地可邀黃綺伴,行歌無藉北山芝。

趙漂·【前題】

城東鏡水接芳洲,錦石中開罨畫樓。羊曼尊曇遲上客,羅含池館敞高秋。蕭疏楊柳偏宜鶴,淡蕩芙蕖淨礙鷗。更是桓山誇四鳳,銀髯談笑倚箜篌。

西隱教寺[编辑]

西隱教寺,在城七圖,縣治西北清境塘上。元泰定元年僧悅可建。尚書徐學謨、御史張任嘗讀書其中。

張恒·【遊西隱寺】

清鏡塘西古刹開,梵筵寂曆思悠哉。林空不覺緣生減,松偃常占師去迥。日暮蒼煙浮色界,天寒黃葉滿香臺。亦知自性原無礙,為證真如聖果來。

陳瑚·【題西隱寺雙松】

雙雙松樹色,一一古人思。祇合風霜虐,無煩雨露施。枝高巢鳳鶴,腹老墊龍蛇。閱曆滄桑久,孤心堅自持。

徐崧·【西隱寺率爾題壁】

古寺標名勝,宗風擅後先。真修無俗倡,靜悟掃言詮。香篆依松際,波光落鏡邊。森森俱梵刹,自有一燈傳。

【西池訪張方瓢禧園喬梓呈兀老人】

去歲雪中頻北望,今朝池上又東遊。潮生木落三槎浦,月出雲橫一釣舟。九里煙墩田野曠,千家水市竹楓幽。遠公元亮都無恙,杳杳鴻書物外求。

【西池呈兀老人】

旅舍淩晨起,行行日在東。平池堆落葉,密竹響寒風。窮士菰蘆裏,衰年道路中。何如煨芋火?擁衲一花宮。

【夜宿西池同無公對雪寄方瓢園禧喬梓】

釣臺歸去客,夢覺擁孤衾。欹枕聞風信,開扉見雪深。池光分竹屋,月色剩梅林。喜有張無盡,頻教綠酒斟。

【又】

大雪滿方瓢,相過咫尺遙。高僧留幾載,獨客宿連宵。香火三間屋,風雲兩度橋。西池無路人,步步踏瓊瑤。

【西池又雪】

一望江村白,霏霏雪未休。井空將滿口,竹重已低頭。野月搖銀海,山雲擁玉樓。槎溪多地主,應共念東遊。

【別西池方瓢禧園無公遠送】

臨岐難遽別,攜手過河梁。老樹浮雲黑,平田落日黃。一燈留雨雪,雙屐破冰霜。更有江南客。驅車在朔方。

【西池同警齋雪鴻呈兀老人】

處處心安便似歸,冷香清梵遠微微。江橋雨急潮生岸,林屋風多葉滿扉。吟到四更還煮茗,坐留三客共披帷。龍山擠罄囊中粟,那管浮雲蔽夕暉?

殷銘·【西池和兀老人】

躡屐穿林聽囀鶯,綠陰如幄嫩涼生。輕風撼竹飄殘雨,淡日烘雲釀晚晴。婕壓濕衣欹弱草,魚瞼新水動浮萍。道人恰有尋詩興,傍柳隨花結伴行。

張懿實·【方瓢詩】

斗室吾將老此鄉,古梅新竹玩年芳。丘園似續榛苓感,機杼勤勞菽水香。不是孤懷遣世事,懶隨時態逐詞場。兒曹欲識傳家具,萬變紛紜守一方。

【又】

衣冠南渡憶陳橋,練水三槎卜世遙。祖德未移存宅裏,人情有準閱江潮。詩書牆壁農兼圃,煙月丘樊牧與樵。自許襟懷長浩浩,盡收好景入吾瓢。

張用良·【西池蘭花歌贈徐臞庵先生】

西池閩蘭花無數,氤氳花氣如雲霧。盡日相看百慮消,同心玩賞忘朝暮。臞庵來時花正開,十年三枉江橋路。江橋路僻過從少,君與龍山(謂彙和尚。)稱舊好。相知豈在文字間?竿頭一著曾幽討。禪悅儒林誌表章,(近著《起信錄》《百城煙水》二書。)搜求遺逸憐枯槁。遣逸流傳積隱功,慘淡經營寧固窮。淒涼八口不足計,繕寫精能鏤板工。此事昔推虞山老,虞山歿後臞庵翁。臞庵江左文章伯,韓杜詩篇尤致力。古貌高風直性情,世間俗眼無人識。慨然欲出石壁書,綱羅放失藏胸臆。丈夫落地既有身,百世何能為一人?憑吊山川舊名勝,感傷孝子與忠臣。正史遣亡能補綴,布之天下名不湮。儒者立言更立德,大道何須論屈伸?今日花前進村釀,請君暫停屐幾兩。明年花發是書成,重折蘭花作供養。

釋寂空·【贈臞庵先生】

東遊尋舊約,歲晚過林扉。白雪無人和,滄江有夢歸。天寒開板閣,酒暖卸氈衣。雅集歡相對,清光指少微。

積善庵[编辑]

積善庵,在中槎,嘯嶽哲禪師養母處。(嘯嶽名元哲,嘉定縣人,出家真如寺,久參兀和尚於道場山,居第一座。康熙初,隨和尚住真如,因母年老,奉養於此。丙辰哲竟天,母日禮華嚴,師之徒成勝代為奉養,厝師骨於庵側。)

釋本源·【悼嘯嶽哲長老】

對竹吹簫,子聲母憶。鳳不歸巢,難免嘔血。

【即事】

滿鐺纓絡香,列口不得食。化作中槎雲,笑倒寒巖客。

釋超法·【偕張方瓢徐臘庵二居士過積善訪嘯嶽法兄】

仙客乘槎處,君來喜共遊。門臨春水綠,竹近夕陽幽。守道同船子,知恩重睦州。慈親無恙在,偕隱更何求?

釋元哲·【乞食還山】

空缽歸來晚,抽衣對短檠。漫言饑鶴瘦,已折早梅清。村落白雲盡,江樓明月生。何妨飽冰雪,高臥適幽情。

【除夕懷西池老人】

青燈一歲盡,旅舍百年思。才短貧方見,恩深病始知。庭梅吹雪處,蓮漏入春時。驚斷西池夢,頻添兩鬢絲。

甘露庵[编辑]

甘露庵,去真如鎮西南三里。康熙中,里人甘振先及許氏諸君延祖機法禪師開山。(師名超法,濟宗兀庵源禪師法嗣,福建人,時兀庵住真如,師因之拓基種樹,創成法席。又夾植冬青以為前徑,入此門者遊雜華林,春夏最勝。)

徐崧·【庚申冬過訪祖機禪師】

北望真如近,因師住亦宜。開山甘露滴,種樹綠陰垂。宮官穿幽徑,泠泠面曲池。篝燈同夜話,如在道峰時。

【又】

略徇度溪灣,人行翠菊間。百花春共發,一杖日常閑。地僻疑無路,林深似有山。安禪諸念靜,應忘世途艱。

釋本源·【雙浦歸後作】

忙看去日短,閑得片時長。老覺客無味,心安菜亦香。紅塵車馬地,綠竹道人鄉。昨夜歸何晚?吹燈惜月光。

【即事寄臞庵】

豈且是故高臥,離群愛索居?琴橫多病廢,村遠寄書疏。不棄梅堪友,相親草可廬。早知如此月,免賦夜窗虛。

【修梅示祖機法首座】

群葩何似梅花冷?老去孤根骨亦香。明月影疏枝不動,夜深相對豈尋常。

【又】

礙人豈厭向南枝?細結梭繩補舊籬。徑遠不妨多曲折,放他日色曬茅茨。

【癸亥春臞庵過訪甘露述汪異三居士留心宗門賦以寄之】

無聊孤坐久,忽見故人來。春鳥構輈語,庭花爛熳開。未吟謝朓句,無述子雲才。自可同朝夕,傾心話茗杯。

釋元哲·【送祖機法兄住笆露庵】

卜築依村落,知君養聖胎。同居山寺後,猶晤竹林隈。靜夜一天月,生春幾樹梅。汾陽高臥話,千古尚如雷。

釋超法·【庵居士重過甘露】

林深長日靜,高士喜重過。久雨春光少,新晴夕照多。花間聞鳥語,溪上聽漁歌。竹榻留君話,香風動薜蘿。

李拭·【過訪甘露祖機大師】

信步虯江謁遠公,竹林深處小橋通。籬邊異草迎風舞,座上香雲映日紅。

汪撰·【臞庵翏川歸出兀和尚贈詩敬答五韻以誌翹企】

東望真如路幾長?法門今日有汾陽。青松子落雲封徑,白藕花開月滿塘。十笏屢分徐孺榻,一瓢偏老沃川鄉。新詩惠我清無敵,吟向空齋蒸辦香。

極樂庵[编辑]

極樂庵,在永折碑亭西,又名地藏殿,起自萬曆間邑諸生楊國治。康熙七年王應龍重葺,近延慧遠津禪師及其徒住恐。

釋行津·【壬戌秋臞庵居士過訪不值賦寄】

一杖偶初出,不期孺子過。已知荒徑窄,漫惜落花多。人遠松陵月,詩留煙水波。楓舟堪醉眼,相對興如何?

【雨窗即事和臞庵韻】

相對空亭水一涯,綠楊煙雨聽啼鴉。詩人亦有傷心事,幾度憑闌賦落花。

【癸亥春龐逵公張介修偕庵過訪次逵公韻】

一筇隨處曆居諸,卻喜蘇黃過草廬。遠客須眉別後改,懷人音問近偏疏。無花庭樹憐啼鳥,有水池塘蓄錦魚。城市閉門殊寂靜,嘉賓肯為枉柴車。

馬萬·【地藏訪慧遠和尚】

瓶錫今相近,城西一路斜。新羅王子院,廬嶽梵僧家。浪跡憐浮保,閑心對落花。看君精進處,雲氣上袈裟。

龐鴻·【地藏訪慧和尚喜晤庵居士】

高人久別惜居諸,一笑相逢開士廬。鬢髮漸疑霜皎潔,襟懷猶共竹蕭疏。安樺證入南無佛,齊物深知北有魚。祇恐南州聲價重,將來未得卻安車。

虯江口[编辑]

虯江口,本通黃蒲,今淤塞矣。長三十六里,西至孫基港,與上槎相接。其東南即吳淞江。

徐崧·【虯江道中作】

虯江行十里,竹樹幾村青。熟路驅騾子,寒灘起鵲鴒。草枯多野燒,潮落一舟停。莫是三槎近,翩然似客星。

紀王廟[编辑]

紀王廟,(在十四都。)相傳祀漢紀信。(有楊鐵崖《僧祖教詩》、王彝《紀廟神弦曲》。按:諸廟皆假古名將之靈,以鎮江防。又先是疫癘盛行,里人疑有邪祟,故立諸忠臣義士之祠以厭之。今皆名為土地云。)

徐崧·【辛亥冬曉行過紀王廟】

數問茸城路,村祠識紀王。三冬填港灞,十里斷舟航。遠樹雲連水,平田霧蓋霜。江橋乘早渡,行李帶朝陽。

南翔講寺[编辑]

南翔講寺,在南翔鎮,梁天監中僧德齊建,有雙鶴依之,因名。後圮,僧行齊重修。相傳有鶴跡石。宋紹聖中賜額。宋季毀,元至元間僧良坰重建。明正統中巡撫周文襄重修。萬曆中歙人任良佑再修。(中有梁朝井八,陳禎明中老檜一,唐開成二年大雄殿前立雙石幢二,九品觀有宋丘彌陀塑佛像三,藏經樓供南藏。趙松雪、王弇州、馮具區俱有記,姚少師有詩。)

徐崧·【遊南翔白鶴寺】

槎溪雨後暮雲開,攬勝難禁曳屐來。池角綠萍將水覆,樹頭黃葉被霜催。蟠龍柱老門空閉,放鶴僧亡客不來。斷礎荒基蕭瑟甚,祇看兒戲劇蒼苔。

【尋張西義於九品觀】

久別聞來此,攜筇古寺尋。蘚牆圍殿腳,蓮塔立池心。白鶴銜仙篆,黃花伴客吟。多才寧寂寞,所貴得知音。

【丁巳孟冬遇汪雯遠太史】

碧漢翱翔遠,南來野寺偏。相逢才半日,(余即翠江橋。)不遇已三年。(太史曾兩枉駕不值。)醉訪吟詩客,歌聞載菊船。槎溪如未去,尚欲索新篇。

張大純·【寄題南翔寺】

巨鎮人煙密,精藍佛製良。石因雙鶴顯,池以九蓮香。梵閣僧家藏,槎溪賈客航。何時能結侶,乘興過雲房?

真際庵[编辑]

真際庵,在城西南隅。元泰定三年僧良玉建,中廢。明萬曆三十九年,蜀僧性通法號三際講經倡復,及邑侯謝三賓重建,李繩之舍地五畝。(婁堅有記。三際法師以瞽目談經,然明白了義,每期緇素畢至,法席不減雪浪洪公。元芳法師名智津,吳江人,出家震澤圓明庵,先參抱樸蓮公,得省後受衣三際,歷住太倉潮音、嘉定真際,刻有《楞嚴金剛經注解》,亦宗教兼通者也。)

釋智津·【楞嚴金剛經注解刻成漫紀二絕】

曾參天目抱師來,忽又吹身上講臺。始信三翁真法眼,貫通賢首與天台。

【又】

旃檀片片是香身,廿載窮探似拆薪。(注經集名。)欲使琅函無剩義,盡將真際示人人。

西方庵[编辑]

西方庵,在城八圖。嘉靖四十年建,旋廢。萬曆十九年里人吳海忠重建。順治二年僧照淨重葺。(邑人吳康侯有記。前有二碧軒,為汪雲憑楷讀書處,崧常寓焉。)

汪楷·【二碧軒】

小軒容膝亦清心,窗對溪灣與竹林。縱使日長無客至,時聞屋角有鳴禽。

徐崧【二碧軒訪汪雲憑因留宿作】

讀書聲歇又拈題,半榻隨君傍殿西。未必安眠非樂土,萍蹤也作一枝棲。

陸元輔·【二碧軒訪徐松之不值】

落花幾片點蒼苔,為訪高人曳屐來。不謂才過君便返,一溪煙鎖讀書臺。

呂墅草堂[编辑]

呂墅草堂,徐宗伯學謨築,招丘子成居之。

程嘉燧

卜宅呂墅涇,宛在縣之陰。荒橋罕行人,比屋水竹深。衡門晝不皆,翳然見南鄰。清風勁閑窗,一室如高岑。臥視明月上,曳杖還獨吟。招尋二三子,晤言綜古今。有時默不言,妙想虛在襟。聊起拂塵磬,中有太古心。門過負薪者,惜哉無知音。嗟彼陶處士,取樂於素琴。

海在縣東十五里[编辑]

海在縣東十五里,自川沙口南抵吳淞至黃家灣,環縣境八十餘里。境內之水,承諸湖下流蒙射而出者十數道,東北有崇沙障其外,(俗呼海押。)勢距咸潮,故百里之間,噓吸潮汐,即內水之自為往來,其味淡,得資灌溉之利。

白居易·【望海】

震澤平蕪岸,淞江落葉波。在官常夢想,為客始經過。水面排罾綱,船頭簇綺羅。朝盤膾紅鯉,夜燭舞青蛾。雁斷知風急,潮平見月多。繁弦與促管,不解和漁歌。

周繇·【前題】

蒼茫空泛月,四顧絕人煙。半浸中華岸,旁通異域船。島間應有國,波外恐無天。欲作乘槎使,翻然去隔年。

胡儼·【前題】

積水渺無極,歸虛那可窮。百川宗浩漾,一氣共洪蒙。若木昆侖外,扶桑日本東。蜃樓衝霧白,鯨鬛鼓波紅。驅石何年到?乘槎有路通。光分歌落月,聲急度長風。潮汐盈虛候,魚龍變化工。修鱗初擊水,巨翮已搏空。河伯心神駭,天吳氣勢雄。重淵陰火冷,孤峙晚光融。方丈瑤臺隱,珊瑚鐵網籠。犀燈愁怪室,鮫淚泣珠宮。兒鳥深藏跡,雞鷓遠散氈。蕭條雲送晚,倏忽雨飛東。鹵莽迷寒鷸,蒼煙鎖斷虹。盧遨遊汗漫,徐市誑兒童。蛋客舟如葉,鹺翁發似蓬。波斯徒官育,精衛苦匆匆。玉帛沉流潔,犧牲報祀豐。

楊瑀·【前題】

吳淞江口海門東,萬里京師咫尺通。白柁紅旗三月浪,紫簫花鼓午潮風。

地宜木棉。嘉定、太倉、上海,俱三分宜稻,七分宜木棉。凡種木棉者俱稱花,以別於稻有花田花租之名。吳梅村《木棉吟序》云:「木棉出林邑及高昌、哀牢諸國。梁武帝時,徹外以為獻,見《南史》。又《南州異物志》、裴氏《廣州記》皆云:南蠻不蠶,采木棉作絮,染為斑布。《漢書》所雲布、白疊,其時已流入交廣矣。元至正間,淞江烏泥涇汙萊不食,偶傳此種,崖州黃婆教以捍彈紡織之法,死而為廟祀之。按廣州木棉大如樹,與今所見不類。明初,王浯溪逢以為交廣木棉一名斑枝花,吳地所種乃草棉,非木棉也。陶南村呼為吉貝,於浯溪語合。然世俗所傳,不可復改。余以為地氣雖殊,物性本一,即謂之木棉可也。自上海、嘉定以延及吾州,岡身高仰,合於土宜。隆萬中,閩商大至,州賴以饒。今累歲弗登,價賤如上,不足以供常賦矣。余作《木棉吟》,記之俾盛衰知昕考焉。」

吳偉業·【木棉吟】

木棉花發春申塚,東海昔聞無此種。南州異物記有之,芙蓉花蕊梧桐枝。崖州老姥曉移植,烏泥涇上黃婆祠。種花先傳治花法,左足先窺踏車捷。稀班滑軸運雙穿,鐵硤粘雲吐重疊。椎弓弦急雪飄搖,白玉裝成絮萬條。兩指按來聲不斷,一輪空月影蕭蕭。紡就飛花日成匹,錯紗不獨誇雲織。軟如鵝毳色如銀,非貯非絲亦非帛。哀牢白疊貢南朝,黃澗筒中價並高。不信此方貪卉服,江天吉祇滿平皋。四月農占早花好,麥地栽來憂莫保。持鋤赤汗敢歸休?長怕遊青低沒草。東舍西鄰助作勞,魚羹菜具歡呼飽。蟹患蟲災絕跡無,社鬼驅除醵錢禱。西風浙瀝幾回吹,花臺漸結花鈴老。豆溝零露濕衣裳,捃拾攜筐逐兄嫂。冬日常暄冷信遲,今年穩是霜黃少。有叟恒淒負戴行,編蒲縛索趁天晴。黃綿澳厚裝逾寸,白酒簾高買幾升。道畔相逢吏嗔怒:賣花何不完租賦?老翁仰首前致詞,足不能行口披訴:眼見當初萬曆間,陳花富戶積如山。福州青襪鳥言賈,腰下千金過百灘。看花人到花滿屋,船板平鋪裝載足。黃雞突嘴啄花蟲,狼藉當街白如玉。市橋燈火五更風,牙儈肩摩大道中。二八倡家唱歌宿,好花真屬買花翁。劉河塞後遭多故,良田踏作官軍路。縱加耘耔上音非,雨雨風風把花妒。薄熟今年市價低,收時珍重棄如泥。天邊賈客無人列,門裏妻孥相向啼。昔年花早官租緩,比來催急花偏晚。花還未種勉輸糧,輸待將完花信遠。昔年河北載花去,今也栽花遍齊豫。北花高捃渡江南,南人種植知何利?嗚呼!一歌夏白貯,再歌秋木棉。木棉未開婦女績,緝麻執榮當姑前。徐王廟南駢,賣得官機佐種田。田事忙過又夜作,十月當窗織梭布。盡室饑寒敢自衣?私逋償過官錢誤。桃沙渡口布帆微,花好風波怎載歸?隔岸人家凝望斷,千山閩客到應稀。詔書昨下開網罟,蘇息烏村並鴉浦。招徠殘戶墾荒蕪,要識從今種花苦。殷勤里正聽此詞,催租須待花熟時。

汪價·【鋤木棉】

舂旦負輕耒,鱗立青畦間。作夕滋鮮雨,新葉靧佳顏。出耒撥肥土,平治道固艱。是花眾所植,是草眾所刪。歡語戒吾友,五月莫好閑。刈麥者蔽蔽,蒔禾者營營。提漿出東屋,無告暝饑還。

熊潤谷·【木棉歌】

秋陽收盡枝頭露,曬破青囊吐白絮。田婦攜筐采得歸,便須織作機中布。大兒來覓襦,小兒來覓褲。半擬償私積,半擬輸官賦。竹籠旋著活火熏,蠹蟲蠕動走紛紛。尺鐵碾出瑤空雪,一弓彈破秋江雲。以莛壓板搓成索,晝夜紡車聲落落。車聲才止催上機,知作誰人身上衣?小女背面臨風泣,憶曾隨母田中拾。寸縷何常得掛身?完過官私剩空室。

陸去邪

出自高昌國,江淮種亦頻。斑枝渾似樹,白疊勝於銀。物比繅絲賤,人當縕絮貧。誰知一布素,衣被在生民。

張埕

呼童荷鍤向郊塍,零露初曦曉日升。滿地木綿開未了,旋擾蠶豆孱花棱。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