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城煙水/卷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百城煙水
◀上一卷 卷九 崇明縣 全書終


卷九 崇明縣

崇明[编辑]

本通州海濱之沙洲。(當江海之交。)唐武德初,湧沙成二洲,名東沙、西沙,(有黃顧董施陸宋首居,之後遂為土著。)因立崇明鎮,隸海門縣。宋天聖三年,東西沙漸坍,續漲一沙於西北,有姚劉二姓先居之,遂名姚劉沙。建中靖國時,又漲一沙於東北,有句容三姓居之,名三沙。元至正十四年置崇明州,隸揚州路。(知州事薛文虎始請於朝,定封域,製田賦,興學校,士習民風翕然丕變。)明洪武初,以地坍戶減,降州為縣。八年,以崇去揚遠,改隸蘇州府。弘治十年建太倉州,以崇明屬之,崇之屬太倉始此。自有邑治以來,基凡五遷,今據長沙為最勝。東望川沙,橫亙百里。此沙昔斷今連,漲則一望汪洋頓成平陸,坍則萬家煙火立變洪濤,故海濱所漲例屬崇邑,內城不得而爭云。

任仁發·【過崇題海洲夜景】

斷雲破月照沙洲,水色煙光鎖釣舟。鴻雁一聲驚客夢,蓴鱸雙美動鄉愁。紅飄楓葉霜天曉,白滾蘆花海氣秋。昨夜西風又吹冷,天涯遊子怯輕裘。

任環·【題崇明公署】

昔年走馬燕山道,今日提兵滄海涯。三尺龍泉書萬卷,丈夫何處不為家?

熊桴·【城完誌喜】

鰵背何年一帶懸?幾群雞犬竹籬前。煙籠草樹四時雨,月漾鯨波萬里天。難堞喜看孤邑壯,沙鷗時趁晚潮還。太平此日休忘戰,笑枕驪龍海上眠。

曹學佺·【崇明沙上】

未夕露已生,無雨地常潤。風濤振沙沙不定。禾黍登場海始咸,家家燈火防潮信。

袁仲錫·【治河夜宿紀事】

行河殘臘不知寒,野色茫茫浸海天。幾處斷橋冰合渡,萬家茅屋晝生煙。爭迎稚子慚循吏,獨坐高僧擬大顛。一片梅檀無垢地,談禪問俗兩隨緣。

徐崧·【習之述崇川築堤事因賦】

聞說沙堤築,功成幾萬人。水雲天漢曉,花柳聖湖春。策馬看瓊島,攜尊藉草茵。迄今田漸長,滄海信揚塵。

張大緒·【前題】

一望無涯埃,孤帆沒遠天。冠鼉雖可駕,壺崤竟誰傳?驅石思秦代,求仙憶漢年。堤成資利涉,來往任風煙。

瀛州[编辑]

瀛州,明洪武起兵之十五年,時蘇州為張士誠所據,命大將軍右丞相徐達討之,知州何永孚率崇眾歸附,上喜,御書「東海瀛州」四字賜永孚,因稱古瀛洲。

王恭先·【瀛洲竹枝詞】

員崤方壺縹緲間,玉龍翔鳳總無山。崇沙便是投荒地,夜夜濤聲走海灣。

【又】

城郭相傳是至元,滄桑五次見更番。麻姑昨夜乘鸞過,驚道蓬萊水又渾。

【又】

一年春熟是漁舟,短扈長罾雜遝收。最愛魚頭敲石子,卻憐蝦尾似銀鉤。

【又】

若論方言便不同,江南還是舊家風。慣將老大稱舟子,逢著蒔秧喚柑公。

【又】

木棉花發滿區圖,贏得年來抵半租。昨夜縣官催賦急,祇言夫婿住平湖。

【又】

三月艨艟下海洋,波濤影裏突刀槍。傳來水戰年年試,膽破臺灣鄭陸梁。

【又】

海上孤城落日寒,沿邊烽火報平安。近來新設都督府,共說軍中有一韓。

【又】

潮接海門萬里長,無桅劃子亦相將。爭傅昨日覆舟信,一曲箜篌盡斷腸。

【又】

南陌東阡總號沙,數間茅屋是莊家。慣挑一宅圍溪水,五月輕陰好浣紗。

【又】

立春先日迎土牛,田公田婆也風流。阿誰爭手前來摸?探得新春造化頭。

【又】

臘日把神最有名,黽前一碟膠牙。乞流塗面沿街跳,若個仰天不絕纓。

【又】

鑼鼓喧闐不禁宵,風流幻出柳娘腰。須臾看罷渾無事,也學蘇州去走橋。

蛇山[编辑]

蛇山,一名長山,在竺箔沙東,順風一日可達,上有枯井及民居基址。元至正中,東沙人徐雲,弱冠好道,泛舟飄至一山,有石刻曰蛇山。雲登山,遇一橋,折而北,一溪寒浸如冰,有瞧石突起類大甕斜覆。過此地稍平曠,山多猴。月出後見青鬟二人,進曰:「君非某乎?」引至一所,留數日,得漁舟附回。時以雲為遇仙云。

(徐雲若憶蛇山勝,雲峰最上頭。江流倚天白,嵐雨入簾浮。野鳥朝飛去,山猿夜不收。荊┌冶歲月,何必問丹丘?)玉龍山,在奉聖寺後,元至正二十三年築。

孟集·【宴客玉龍山分韻】

十年困塵氛,南北厭奔走。流年既冉冉,節序復何有?今日天氣佳,那知是重九?玉龍並高寒,黃花照虛牖。笑談得佳士,更喜杯在手。西風隨烏紗,容我開笑口。

賀鑄·【前題】

東洲玉龍山,嵯峨倚雲嬌。黃花傲西風,紅葉映殘照。屬茲公暇日,登高寄遐眺。萬象入品題,眾賓恣歡笑。時艱念疲民,材拙愧高調。悠然醉忘歸,隔林響清嘯。

朱斌·【前題】

西風戒輕寒,旭日開曉霽。梧飄落葉丹,菊含青蕊細。茲辰豈不佳?我獨念時歲。於焉得良朋,蘭若因少憩。清歡接殷勤,高談豁蒙蔽。載酒玉龍山,歷觀遠疑睇。秋光淨於拭,野色如點綴。厥帽不忍吹,香醪莫辭貫。人生百歲間,事事安可計?出處固有時,窮達何須泥?逍遙海中舟,放浪人間世。天高若鵠翔,萬里從此逝。

楊文驥·【前題】

玉龍山色翠橫斜,九日登臨效孟嘉。滿引清醪酬素節,欣逢皂蓋對黃花。放懷似覺乾坤小,撫景須憐歲月賒。醉嫋吟鞭歸路晚,前村簫鼓正喧嘩。

朱禎·【前題】

年華似流水,冉冉春復秋。況逢佳節至,得陪使君遊。笑談恣瞻眺,觴詠協賡酬。臨風發長嘯,何須悲白頭?

釋師文·【前題】

山中九日流清暉,涼飆滿堂吹客衣。黃花翠枝著蕊細,欲采不采情依伏。維侯好事美無度,載酒與客登山扉。陰陰蘿磴出良久,長嘯響遏白雲飛。良辰美景不易得,龍山舊事人今非。舉杯勸客盡尊酒,莫辭薄暮山中歸。

洋山[编辑]

洋山,相傳山有神最靈,即隋煬帝其門之神,曰呂門官。(出宋人小說。)山多羊,海船失風至此,糧盡即向神借羊。神許,羊輒自至;如否者,雖多方掩捕不可得。借者歸後,必載送還,羊日蕃盛。

張世臣·【題洋山聳翠】

縹緲壺天鏡欲平,蒼龍突兀向中橫。山根落處流空翠,石磴飛來掩太清。勢壓群峰驚逸兕,氣蒸五嶽吸長鯨。遙瞻陡起乘槎興,為作江南一柱青。

奉聖寺[编辑]

奉聖寺,在東沙。唐貞元間僧道成建,宋紹興初謝之剛、陸思廉再葺,元至正間僧德建重修。(鄭元佑記。)明初增千佛閣。後沒於海。萬曆中里人張儒遷建今習文巷。

顧阿瑛

白馬駝經日本西,偶來此地訪招提。長廊松樹何年種?別帳梅花後夜題。結社東林思靖節,留衣南海愧昌黎。甘風皎日清如此,拚得今朝醉似泥。

程用昭

霜落平沙楓葉丹,可人腎思滿空山。江梅瘦褪猶疏放,山鳥驚猜亦往還。孺子興同秋水遠,支郎心與白雲閑。此時野寺題詩處,昨夜稚寒湘竹斑。

劉秩

海國瀛洲別有天,上人駐錫祝年。三花樹繞眠雲榻,七寶池通洗缽泉。清磬響時晨聽講,名香蒸罷夜參禪。何時來問無生話?喚醒人間醉夢緣。

一覽亭[编辑]

一覽亭,在奉聖寺。

劉秩

古木垂蘿倚半空,新亭超出梵王宮。禪心已悟三生後,塵世都歸一覽中。地迥秋風蓬島近,窗虛夜月廣寒通。憑高不盡登臨興,擬托鴻毛御順風。

張大純

亭踞青冥豁遠眸,蒼茫頓洞望中收。雲橫小島人煙寂,波撼孤城海氣秋。不信魚龍能作隊,應知天地亦浮漚。淩空渾覺離塵境,逸興依然到十洲。

岳武穆祠[编辑]

岳武穆祠,在姚劉沙,中有古柏,枝幹扶疏,上干雲霄。

唐順之·【題岳祠古柏】

誰將三字獄,隳此萬單城?北望真堪羨,南枝空白榮。國隨身共盡,相與柏俱生。落日松風起,猶聞劍戟鳴。

壽安寺[编辑]

壽安寺,在東門外,距城五里許。宋淳佑中有二僧曰模曰儔,插枯竹於東仁鄉,祝曰「竹榮當置道場」,已而果榮,因建此寺。(翰林完澤臺為記。)先名富安寺,後改今名。代有興廢。元延佑戊午,賜額永福壽安寺。萬曆庚辰,知縣何公懋撥田,令僧道元重建。(馮夢禎、董其昌皆有記。)康熙七年,有大士像浮海而來,總鎮張公大治迎至寺,市地一頃有奇,復築金鰵山,鑿玉蓮池,建紫竹林亭,延僧等玉開堂,行立、行浣繼之,宗風復暢。

王恭先·【題壽安寺】

遣民指點話滄桑,壽刹煙林古上方。喬木已無先世澤,劫灰非復舊靈光。略微沿革讎文獻,近舉陳隋即渺茫。能像太平賢幕府,丹青窈窕事空王。

張洶·【次王邑侯韻】

門通村路徑圍桑,幽賞偏多水一方。出戶疏鐘兼晚磐,入林雲氣雜煙光。法官代遠經興廢,海市樓高望渺茫。登眺風流前令尹,詩名欲繼舊岑王。

張天秩·【題壽刹煙林】

古寺煙霞雨收,捫蘿入徑鳥聲幽。凝來竹露疏枝濕,帶得松風翠樹浮。草色路傍迷斷碣,藤陰煙際覆深丘。氤氳瑞色依蘭若,閑過何妨共紀遊?

朱衣點·【送山暉和尚住壽安禪院】

海外禪燈久斷霞,今日心印有袈裟。遠收蓬島三千客,近接瀛洲十萬家。棒去晴空飛法雨,喝來白晝落天花。懸知大士乘潮至,坐待高僧護洛伽。

莊學孔·【前題】

西來佛子下瀛川,喜報禪關瑞氣纏。當日平城懸白馬,今朝渤海吐青蓮。玉龍井面仙花噴,金鳳山頭法雨鮮。從此好探潮信息,一航飛渡梵王天。

朱填·【前題】

曾說朝宗下百川,錦江分秀法雲纏。一瓢收盡三千界,半偈能生十丈蓮。江左向推獅座迥,海東重見雨花鮮。好將無數紅塵客,盡脫迷津到九天。

張大純·【聞壽安寺插竹浮像諸靈異詩以紀之兼寄朱遇修明府】

潮落沙圍作化城,便教枯竹種還生。浮來大士初非幻,卻是當年法弟兄。

【又】

竹亭蓮沼一時新,杯渡從茲好問津。暫輟鳴琴來聽梵,不妨示現宰官身。

慈濟寺[编辑]

慈濟寺,宋淳佑二年建,有道子昂書「大雄寶殿」遣額,今為祝厘習儀之所。順治中災,總鎮梁公化鳳、協鎮李公廷棟重葺。後總鎮張公大治復修,改名大佛寺。

胡在恪·【題大佛寺】

百雉環瀛海,千經理法王。聖人瞻北極,元老領東方。梵放鯨無浪,鐘鳴鴿自藏。乾坤雙鬢影,萬里對春光。

曹基·【和前韻】

斯文自千古,何必禮空王?訪客偶然到,相攜陟上方。海天簷際合,島嶼浪中藏。卻笑禪居者,誰能識景光?

鶴塚[编辑]

鶴塚,在東沙。

張伯雨

鶴壽千年定有無,羽衣蟬蛻雪模糊。樵人為裹玄黃幣,少保親傳粉墨圖。杯土未乾春草短,三山何在白雲孤。夜寒蕙帳應岑寂,別向軍亭覓鳳雛。

蘇州洋[编辑]

蘇州洋,在東沙。

文天祥

一葉漂搖揚子江,白雲盡處是蘇洋。便如伍子當年苦,祇少行頭寶劍裝。

淡水洋[编辑]

淡水洋,在東沙東北。(大海中自揚子江直下者其味淡,乃長江盡處,橫約百二十里,過此即鹹水。)水可煎茶,不下惠泉。出石首魚,春季於此打漁。

文天祥

渺渺乘風出海門,一行淡水帶潮渾。長江盡處還如此,何日岷山看發源?

[编辑]

海,在縣治東三百餘里,出高廖口子,始達於海。蓋崇明當長江之,大海之交。長江發源岷山,奔瀉萬里,合漢、沔、洞庭、鄱陽、廣陵諸水,至此朝宗入海。(世稱崇明為長江萬里門戶。)

顧阿瑛·【和題崇明乾玉麟圖蘭】

沙宛在海宙中,隱現珊瑚樹色紅。神島由來連弱水,樓船欲去引罡風。東方日出鮫人國,半夜潮生織女宮。卻憶題詩衣使,高秋曾過玉山東。

郯九成·【前題】

三洲宛在碧波中,海色爛絢晴霞紅。夜半雞鳴先見日,天邊月暈又生風。鮫女機絲花隔霧,龍君城闕水為官。誰持玉節尋真去?直過扶桑弱水東。

尹伸·【誓師海上四首】

樓船旌旆總紛紜,儒服何妨蒞九軍?炮焰遠衝揚嶼日,劍光直射小衢雲。

【又】

一望滔天東海灣,全憑貔虎扼雄關。午潮西上三千尺,戰艦高於馬磧山。

【又】

一片朱旗十里戈,艨艟為鸛復為鵝。天吳也奉中軍令,斂卻鯨鯢不敢波。

【又】

諸島煙銷水色清,三門棋布亞夫營。莫愁百雉非天險,靈氣常看海築城。

吳偉業·【海溢】

積氣知難極,驚濤天地奔。龍魚居廢縣,人鬼語荒村。異國帆檣落,新沙島嶼存。橫流如可救,滄海漢東門。

王宮臻·【渡海賦歸】

解綬歸來事若何?此心直可問滄波。杯傾佳釀酬瀛島,舟泛洪濤出海阿。明月滿船驚浪少,白雲望舍計程多。煙霞一路應相待,閑看舟人發棹歌。

奚祿飴·【渡海】

久有朝宗志,今乘結蜃濤。海門輕水面,沙磧小秋毫。帆掛疑侵漢,雲生故蕩袍。欲窮渺茫際,轉瞬失千艘。

張世臣·【渤海澄瀾】

蓬萊浮沒在長沙,渤海憑陵路正賒。萬里春風來日嶠,九天帆影落雲車。空明倒浸南山色,月印低垂北極斜。最喜白魚呈上國,到今重譯向中華。

莊學孔·【觀海】

一望渾無際,茫茫不可量。煙嵐清渤懈,風日靜滄浪。萬里懸天色,千尋澈鑒光。鮫宮深突兀,珠鬥動熒煌。槎泛澄波轉,帆連薄霧張。瀾輕紋穀捆,浪定水雲蒼。舊說三山迥,翻疑一葦杭。願將重潤曲,來此贈循良。

朱衣點·【辛丑小春渡海】

故人墨綬治巖疆,掛席相尋歲聿陽。舟折深淵穿破浪,天開巨塹接微茫。鷓鶿薄暮還安渚,鯨鱷潛蹤絕跳梁。萬派朝宗觀止矣,於今始信百川王。

【又】

滾滾層濤若遠岡,無邊一望接天光。彙流歸壑疑無底,按候來朝似有王。弱水三千難可問,搏程九萬事非常。誰能漫把桑田待?但願從今波不揚。

王綸

孤孽無安枕,長懷千里愁。露寒江館暮,雲淡海城秋。飛葉聞空砌,鳴鴻過遠洲。忘機愧漁父,隨水泛亮鷗。

宋登春·【海土寒食】

風雨臨寒食,偏驚流浪情。梅花香信遠,芳草客愁生。青眼故人少,白頭世事輕。還餘一尊酒,東海吊田橫。

殷都

遙海何人起壯圖?風陰盡日對虛無。長魚跋浪雙髻出,大鳥垂天六翮扶。徐客船回尚不死、秦皇石在好爭驅。亦知洵美仍吾土,戎幕東南一病夫。

張弘

登城一望水茫茫,卷土福罙氣勢長。始識萬川原有壑,取言百穀更無王。魚龍變化風雲闊,洲嶼遙深草木香。中國九州猶梯米,問誰遊覽到扶桑?

徐時勉

憑闌長嘯復長歌,庾闡張融恨未過。水泛東溟疑日盡,天回北極見雲多。全收積弩為橫海,盡取樓船付伏波。自古朝宗歸有道,不知長策近如何?

胡正亨·【賦得海日生殘夜】

二儀宰元化,浩浩陰陽移。羲和禦金輪,瞬息萬里馳。中宵蕩雲海,披拂扶桑枝。光彩騰八極,沐浴浮咸池。魚龍共才濤,深伏不敢窺。隱隱天雞鳴,人世誰能知?

【又】

昔聞滄溟闊,澒洞來天地。朱霞起夜半,陽和初鼓翅。遠嶠漸瞳瞳,三山炫紫翠。龍宮既陸離,鮫室亦奇異。對此拓心胸,真想在夢寐。佇待升中天,照耀及萬類。

社學[编辑]

社學,大中丞湯公諱斌化行海疆,遵例增置。

朱衣點·【社學落成紀盛】

膏雨和風絳帳開,英賢濟濟共徘徊。香隨歌韻穿窗去,燕帶潮音繞棟來。洛客偏能傅正學,吳儂何幸謁仙才?聲飛海外驚蓬島,佇看鯤鵬奮九垓。

【又】

結社瀛洲次第開,翩翩仙子出蓬萊。四郊弦誦幾盈矣,萬戶桑麻復壯哉。旭日才生濤湧至,薰風未動氣先來。浮鷗海國成三異,幸有文星列上臺。

【暮春校士鯤化社學偕同人登金鱉山】

春郊一望已斕斑,更向鱉峰次第攀。童冠蹁躚抒彩筆,封姨搖曳整雲鬟。詩成笑傲淩三島,策發英雄震百蠻。泰岱嵩華空帶臬,何如鎮海小名山?

朱邃善·【前題奉和】

桃李盈門爛熳開,追隨杖履共徘徊。樽浮綠蟻花同醉,簾卷朱欄月正來,負笈共聯徐犀榻,草玄獨有子雲才。承宣雅化神明宰,並聽仁聲遍九垓。

盧全

海邦文運此重開,春色溶溶淑景徊。近挹洪麻嘗北望,遙瞻紫氣自西來。文章直擬三都貴,案牘猶餘洛下才。四野不須稱五褲,弦歌今已遍江垓。

吳標

雲漢昭回大澤開,普天德造共徘徊。滋榮膏雨三春至,求我童蒙四遠來。孫廄固應無下駟,虞廷曾見有長才。使君大化培風等,奮翼何難遍九垓?

黃振鳳

鯤化鵬搏兩社開,弦歌聲裏共徘徊。殷勤酒醴隨時設,雜遝衣冠動地來。已識焦桐無棄物,每逢良馬歎斯才。文場會戰留佳話,佇看雌雄決在垓。

施何牧

花縣春深桃李開,弦歌退食共徘徊。學宗濂洛風旖息,化洽龔黃竹馬來。豈必成人始有德?從來無地不生才。太平即此千秋業,雨露如天遍九垓。

黃安國

絳帳扶風此地開,摳衣北面重徘徊。君王雲漢天章煥,節使宗傳洛水來。玄圃中皆寶氣,紫陽門下盡奇才。鵬搏九萬圖南起,雲翼橫垂遍九垓。

吳楷

彩仗親臨絳帳開,棠陰深處共徘徊。朋樽未向春臺獻,四簋翻從夏屋來。北海已沾文舉燕,西川誰是子雲才?弦歌雅化堪千古,峴石何須豎八垓?

施永基

冰壺清徹映筵開,群侍循良喜氣徊。卓茂風聲蓬島接,河陽花色錦江來。鐵舟能渡留神化,金鏡無遺服異才。今日院中歌頌起,將看歡慶遍埏垓。

吳標·【次校士鯤化社學原韻】

飛花片片染苔斑,木末幽亭試共攀。新柳三眠撩蝶夢,遠峰一抹露螺鬟。陽和鷹眼看皆化,泮水鶚音聽不蠻。壙日使君同醉守,宴酣何必是滁山?

沈嘉客

文豹潛藏靄一斑,金鱉聳峙更誰攀?桃花片片施紅粉,楊柳絲絲卷綠鬟。遠近波光爭瀲豔,高低鳥韻鬥綿蠻。錦江春色奚囊貯,詫認蓬瀛是假山。

張三德

芳畦曲折蘚紋斑,睥睨金鰵試一攀。逸興共懷黃絹句,幽情更羨綠雲鬟。梅花香徑尋高士,柳影眠時憶小蠻。佳勝在人能自領,壯遊何用訪丹山?

陳來泰

課士文常扞豹斑,臨峰攜侶共躋攀。江聲流水三千頃,野色煙巒十二鬟。踏遍花叢看爛熳,坐來鳥伴聽緡蠻。丸泥莫道無佳處,全賴岐增喚小山。

六角亭[编辑]

六角亭,在壽安寺。

朱衣點·【遊六角亭】

結伴蕭森異草青,團團傑出小蝸亭。天垂爛熳慈雲覆,地湧那伽大士形。麥秀桑田迎日暖,花開精舍過風馨。群賢至此歡娛極,更過參寥演梵經。

吳標·【次前韻】

陵陂麥色正青青,偶步阿蘭左畔亭。好相看如江月滿,閑花開作婁羅形。琅函震旦何年度?風物東郊此日馨。惆悵我來無慧遠,不堪載酒與談經。

黃振鳳·【次前韻】

一望郊原柳色青,趨陪同醉智仙亭。人間欲覓麒麟種,海上長留水月形。鳥入畫廊羽點翠,風過花院辦流馨。群賢飲罷無些事,魚子聲中聽梵經。

吳楷·【次前韻】

風薰陌上草青青,隨喜招提小有亭。四顧堪登豐樂記,一尊誰望普陀形?周遮曲檻還如復,雜映名花不辨馨。欲學永和修楔事,流觴曲水未曾經。

董起仲·【次前韻】

來玩金鱉雨後青,銜杯微醉夕陽亭。吟詩當作金聲響,搞藻非同月露形。玉學蠟浮聽酒政,行廚膾炙羨肴馨。紫陽宣教民風變,豈學書生老一經?

 上一卷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