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戰奇略/卷0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五卷 百戰奇略
第六卷
(明)劉基
第七卷

生戰 第五十一[编辑]

凡與敵戰,若地利已得,士卒已陣,法令已行,奇兵已設,要當割棄性命而戰,則勝。若為將臨陣畏怯,欲要生,反為所殺。法曰:「幸生則死。」

春秋時,楚子伐鄭,晉師救之,與戰於敖、鄗之間。晉趙嬰齊使其徒先具舟於河,欲敗而先濟,故將士懈,卒不可勝。

死戰 第五十二[编辑]

凡敵人強盛,吾士卒疑惑,未肯用命,須置之死地,告令三軍,示不獲已。殺牛燔車,以享戰士,燒棄糧食,填夷井灶,焚舟破釜,絕去其生慮,則必勝。法曰:「必死則生。」

秦將章邯已破楚將項梁軍,以為楚地兵不足憂,乃渡河擊趙,大破之。當此時,趙歇為王,陳餘為將,張耳為相,兵敗皆走入鉅鹿城。章邯令王離、涉閑圍鉅鹿,章邯軍其南,築甬道而輸之粟。楚懷王以宋義為上將,項羽為次將,范增為裨將,救趙。諸別將皆屬焉。宋義行至安陽,留四十餘日不進,遣其子宋襄相齊,自送之無鹽,飲酒高會。項羽曰:「今國兵新破,王坐不安席,掃境內而專諸將軍,國家安危,在此一舉。今不恤士卒而徇其私,非社稷之臣。」項羽晨朝宋義,即其帳中,斬之,下令軍中曰:「宋義與齊謀反,楚王陰令羽誅之。」是時,諸將皆懾服,莫敢支吾,皆曰:「首立楚者,將軍家也。今將軍誅叛亂。」即共立羽為假上將軍。使人追宋義子襄,及之齊,殺之。使桓楚報命於楚懷王,因命項羽為上將軍。當陽君、蒲將軍皆屬焉。項羽以殺宋義,威震楚國,名聞諸侯。乃遣當陽君、蒲將軍率二萬眾渡河救鉅鹿。戰少利,陳餘復請兵,項羽乃悉兵渡河,沉舟,破釜甑,燒廬舍,持三日糧,以示士卒必死,無還心。於是至則圍王離,與秦軍遇,九戰,絕其甬道,大破之,殺蘇角,虜王離。當是時,楚兵冠諸侯,諸侯救鉅鹿下者十餘壁,莫敢縱兵。及楚兵擊秦軍,諸侯皆從壁上觀。楚戰士無不以一當十,楚兵呼聲動天地,諸侯軍無不人人惴恐。於是,大破秦軍。

飢戰 第五十三[编辑]

凡興兵征討,深入敵地,芻糧乏闕,必須分兵抄掠,據其倉廩,奪其蓄積,以繼軍餉,則勝。法曰:「因糧於敵,故軍食可足也。」

北史》:北周將賀若敦率兵渡江取陳湘州。陳將侯瑱討之。秋水泛濫,江路遂斷。糧援既絕,人懷危懼。敦於是分兵抄掠,以充資費。恐瑱等知其糧少,乃於營內多聚土,覆之以米。召側近村人,佯有訪問,隨即遣之。瑱等聞之,以糧為實。敦又增修營壘,造廬舍,示以持久。湘、羅之間,遂廢農業。瑱等無如之何。初,土人乘輕船,載米粟及籠雞鴨以餉瑱軍。敦患之,乃偽為土人船,伏兵甲於中。瑱軍望見,謂餉船至,逆水爭取。敦甲士遂擒之。又敦軍數有叛者乘馬投瑱,瑱輒納之。敦乃取一馬,牽以趣船,令船中人以鞭鞭之。如是者再,馬畏船不敢上。後伏兵於江岸,使人乘畏船馬詐投瑱軍,瑱即遣兵迎接,爭來牽馬。馬既畏船不上,伏兵發,盡殺之。後實有饋餉及亡奔瑱者,猶恐敦設詐,兵不敢受。相持歲餘,瑱不能制。

飽戰 第五十四[编辑]

凡敵人遠來,糧食不繼,敵飢我飽,可堅壁不戰,持久以敝之,絕其糧道。彼退走,密遣奇兵,邀其歸路,縱兵追擊,破之必矣。法曰:「以飽待飢。」

唐武德初,劉武周據太原,使其將宋金剛屯於河東。太宗往征之,謂諸將曰:「金剛垂軍千里入吾地,精兵驍將皆在於此。武周自據太原,專寄金剛以為捍蔽。金剛雖眾,內實空虛,虜掠為資,意在速戰。我當堅營待其飢,未宜速戰。」於是,遣劉洪等絕其糧道,其眾遂餒,金剛乃遁。

勞戰 第五十五[编辑]

凡與敵戰,若便利之地,敵先結陣而據之,我後去趨戰,則我勞而為敵所勝。法曰:「後處戰地而趨戰者勞。」

晉司空劉琨遣將軍姬澹率兵十餘萬討石勒。勒將拒之,或諫曰:「澹兵馬精盛,其鋒不可當,且深溝高壘以挫其銳,攻守勢異,必獲萬全。」勒曰:「澹軍遠來,體疲力竭,犬馬烏合,號令不齊,一戰可擒也,何強之有!援又垂至,胡可舍去,大軍一動,豈易中還!若澹乘我之退,顧乃無暇,焉得深溝高壘乎!此謂不戰而自取滅亡之道。」遂斬諫者。以孔萇為前鋒都督,令三軍後出者斬。設疑兵於山下,分為二伏。勒率兵與澹戰,偽收眾而北。澹縱兵追之,〔勒前後〕伏發,夾擊,澹大敗而退。

佚戰 第五十六[编辑]

凡與敵戰,不可恃己勝而放佚,當益加嚴厲以待敵,佚而猶勞。法曰:「有備無患。」

秦王翦將兵六十萬代李信擊荊。荊聞王翦益軍而來,乃悉國中兵以拒秦。王翦至,堅壁而守之,不肯戰。荊兵數出挑戰,終不出。王翦日休士,洗沐而善飲食撫循之,親與士卒同食。久之,王翦使人問:「軍中戲乎?」對曰:「方投石超距。」於是,王翦曰:「士卒可用。」荊數挑戰而秦不出,乃引而東。翦因舉兵追之,令壯士出擊,大破荊軍。

勝戰 第五十七[编辑]

凡與敵戰,若我勝彼負,不可驕惰,當日夜嚴備以待之。敵人雖來,有備無害。法曰:「既勝若否。」

秦二世時,項梁使沛公、項羽別攻城陽,屠之。西破秦軍濮陽東,秦收兵入濮陽。沛公、項羽乃攻定陶,因西略地至雍丘,大破秦軍,斬李由,還攻外黃。項梁益輕秦,有驕色。宋義進諫於梁曰:「戰勝而將驕卒惰者敗。今兵少惰矣,而秦兵日益,臣為君畏之。」梁弗聽。而使宋義〔使〕於齊。道遇齊使者高陵君顯,曰:「公將見武信君乎?」曰:「然。」曰:「今武信君必敗,公徐行即免死,疾行則及禍。」秦果悉兵益章邯擊楚軍,大敗之,項梁死。

敗戰 第五十八[编辑]

凡與敵戰,若彼勝我負,未可畏怯,須思害中之利,當整勵器械,激揚士卒,候彼懈怠而擊之,則勝。法曰:「因害而患可解也。」

晉末,河間王顒在關中,遣張方討長沙王義,率眾自函谷人屯河南。惠帝遣左將軍皇甫商拒之,方潛軍破商,遂入洛陽。又奉帝命討方於城內,方軍望見乘輿,於是少卻,方止之不可得,眾遂大敗,殺傷滿衢巷。方退壁於十三里橋,人情挫衄,無復固志,多勸方夜遁。方曰:「兵之利鈍是常事,貴因敗以為成耳。我更前作壘,出其不意,此兵法之奇也。」乃夜潛進逼洛陽城七里。義既新捷,不以為意,忽聞方壘成,乃出戰,遂大敗而還。

進戰 第五十九[编辑]

凡與敵戰,若審知敵人有可勝之理,則宜速進兵以搗之,無有不勝。法曰:「見可則進。」

唐,李靖為定襄道行軍總管,擊破突厥,頡利可汗走保鐵山,遣使入朝謝罪,請舉國歸附。以靖往迎之。頡利雖外請朝謁,而內懷遲疑。靖揣知其意。時詔鴻臚卿唐儉等慰諭之。靖謂副將張公謹曰:「詔使到彼,虜必自安。若萬騎賚二十日糧,自白道襲之,必得所欲。」公謹曰:「上已與約降,行人在彼,奈何?」靖曰:「機不可失,韓信所以破齊也。如唐儉輩何足惜哉!」督兵疾進,行至陰山,遇其斥候千餘,皆俘以隨軍。頡利見使者大悅,不虞官兵〔至也〕。靖前鋒乘霧而行,去其牙帳七里,虜始覺,列兵未及陣,靖縱兵擊之,斬首萬餘級,俘男女十餘萬,擒其子疊羅施,殺義成公主。頡利亡去,為大同道行軍副總管張寶相擒以獻。於是,斥地自陰山北至大漠矣。

退戰 第六十[编辑]

凡與敵戰,若敵眾我寡,地形不利,力不可爭,當急退以避之,可以全軍。法曰:「知難而退。」

三國,魏將曹爽伐蜀,司馬昭同行出駱谷,次於興勢。蜀將王平乘夜襲擊,昭令堅臥不動,平退。昭謂諸將曰:「費禕據險拒守,進不獲戰,攻之不可,宜急旋軍,以為後圖。」爽等遂退,禕果馳兵趨三嶺爭險,爽等潛師越險,乃得退。

Arrow l.svg上一卷 下一卷Arrow r.svg
百戰奇略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