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明從信錄/卷0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皇明從信錄
卷一
卷二 
本作品收錄於:《四庫禁燬書叢刊

皇明從信錄卷一

  東莞 陳 建輯    秀水 沈國元訂

壬辰元至正十二年

高皇帝起兵濠州 帝之先江東句容朱家巷人 皇祖

熙祖始渡淮家泗州 皇考仁祖淳皇帝與 太后陳氏

徙濠之西鄉後遷太平鄕生四子長南昌王次旴𣅿王次

臨淮王 上季子也先是 陳太后夢一朱衣神餽藥如

丸燁燁有光吞之旣覺異香襲體遂娠焉及旦有光燭天

照耀千里異香經宿不散時元大曆元年戊辰九月十八

日也取河水澡浴忽有紅羅浮來遂取衣之故所居名紅


羅幛自是室中常有異光每嚮晦將寐忽灼爍如焚家人

疑火走護之竟無所見生數日不乳食 仁祖求醫歸遇

一僧詢故吿之僧曰夜子時食矣 仁祖謝已忽不見夜

半果食兒時苦多病 仁祖欲度爲僧 太后不欲至正

四年甲申 上年十七時值旱疫父母三兄相繼病殁

上孤立無依乃遵先志遂托身皇覺寺在寺多異徵逾月

僧乏食散遣徒衆 上乃游江淮歷金斗光息穎州道病

有兩朱衣人與之同食息病已莫知所之嘗夜陷麻湖中

遇羣兒呼迎聖駕叱之不見崎嶇三載仍歸寺中時春秋

二十五矣時元政不綱四方兵起穎州劉福通蕭縣李二

--

羅田徐壽輝等各擁衆數萬剽掠郡縣定遠人郭子興與

其黨孫德崖等攻陷濠城據之元將徹里不花率兵欲復

城憚不敢進惟日掠良民爲盜以邀賞百姓益洶洶不安

其豪傑咸投入城以自保 上乃祝伽藍神卜筊得吉遂

以三月朔入濠門者疑爲諜執見子興子興見 上狀貌

奇之與語大悅留參謀議凡有征伐卽命往往輒勝子興

日益親信遂以所育馬公女妻之馬公宿州閔子鄕人也

素剛直重然喏愛人喜施避讎定遠與子興爲刎頸交有

季女術者謂當大貴公謀還宿州起兵應子興以女托之

子興撫如已出馬公尋卒子興爲女擇配以 帝豁達有

智略宜配之子興妻張氏日今天下亂君舉大事正當收

豪傑成功業一旦彼爲他人所親誰與共事者子興遂妻

之卽 高后也 上在甥舘湯和委心推翊爲萬夫長

上過臨淮郭山甫驚異急具饌與交懽酒酣跽上備陳天

表之異他日貴不可言幸無相忘山甫私語諸兒曰吾視

若曹皆非田舍郎但可封侯今始知皆以此公耳宜謹事

之後以女入侍

 自古帝王之興必有奇徵異兆至如我 太祖神資天授規模横越百代而得統之正同符漢祖其識已肇于

 齊梁之季誌公涅槃時作偈日若問江南事江南事有馮乘雞登寶位跨犬出金陵子建司南位安仁秉夜登

 東鄰家道闕隨虎遇明興一時皆不能解或日應在五百年後李昇亡國人以雞犬解酉戌之說南北爲曹潘

 屯軍之應然第二句江南事有馮馮者諸馮也聖人生諸卽朱寓其姓也酉屬雞乘雞者壓雞之上爲戊申

 太祖登極之年也戊屬夫卽以其年幸汴梁又明年爲庚戌是跨犬也司南位自南而北扺于子位也秉夜燈

 元主夜遁出建德門以去建下爲安德爲仁也東鄰指張士誠闕者滅也滅士誠則取中原也隨虎金陵龍盤

 虎踞神龍盤結而虎爲之先若䜔其後也遇明興顯然建國大號也其爲 太祖之讖信然而豈區區偏安亡

 國之主足云哉誌公族姓朱塔于鍾山下 太祖十其地爲 孝陵改塔于東十里卽今之靈谷寺也又于雞

 鳴山建寺祀之傳有閟刻預識意者 太祖其誌公之再世了江南一大事因緣殁示其兆葬卽其地神矣

徐壽輝將丁普郎等陷漢陽諸郡又遣曾法興陷安陸知

府丑驢戰死又陷中興路攻沔陽推官兪祖述捍禦城陷

被執使降罵不輟支解之○徐壽輝破江州蒙古總管李

黼戰死

三月元屢討方國珍不克以泰不華爲台州路達魯花赤

招諭之國珍降亡何元欲伐徐州命江浙募舟師北守大

江國珍疑懼復劫其黨入海不華發兵扼澄江遣義士王

大用往喻國珍拘留不遣突入海門港犯馬鞍諸山不華

語衆曰吾以書生登顯要今守海隅賊反覆不能制國家

何賴焉諸君助我討之克則諸君之靈不則吾以死報國

國珍使其戚黨陳仲達僞降不華具舟張受降旗乘潮下

垂與國珍遇呼仲達語仲達目動氣索不華覺其詐手斬

之前搏賊船格殺五六人賊羣至欲擁過國珍船不華瞋

目叱之奪刀殺賊賊攢槊刺之中頸死猶植立不仆投其

--

屍海中事聞追贈江浙平章封魏國公謚忠介

五月元御史徹徹帖木兒等言羣盜多引亡宋故號宜徙

帝㬎子和尙完普及親屬于沙州安置禁人交通從之

七月徐壽輝將項普略掠徽州遂來攻杭州城中猝無備

元江浙參知政事樊執敬遽上馬率衆出中途與賊遇乃

奮力砍賊中鎗而死時董摶霄從平章敎化征安豐乘勝

攻濠州會朝廷移軍援江南遂渡江至德淸而杭州已陷

敎化問計摶霄曰賊見杭城子女玉帛必縱欲不暇爲備

宜急攻之若退保湖州賊乘銳趨京口則江南不可爲矣

敎化不能決諸將亦難其行摶霄曰公江浙相君方面失

陷而及今不取誰任其咎復拔劒顧諸將曰相君在是敢

有慢令者斬遂進兵薄杭州賊迎敵摶霄麾壯士突前諸

軍相繼夾擊凡七戰賊奔接待寺塞其門而焚之皆死遂

復杭州已而餘杭武康德淸於潜安吉千秋關皆次第以

平賊衆潘大淵梅元等俱以其徒來降尋進克廣德蘄饒

諸賊復犯徽州賊中有道士能作二十里霧摶霄引兵擊

之賊大潰斬首數萬級擒道士焚其妖書斬之徽州遂平

九月元脱脱攻破徐州芝麻李遁去趙均用彭早住奔濠

州脫脫命賈魯圍之 上與子興極力拒守

十一月元江西行省平章政事吉星擊徐壽輝將趙普勝

戰於湖口兵敗死之吉星初爲南臺御史執政惡之出爲

湖廣平章至是移江西吉星馳赴任比至江東復有詔令

守江州時江州已陷趙普勝周驢等據池陽太平諸郡號

百萬吉星募兵得三千人趨銅陵克之擒驢奪其船六百

艘軍聲大振遂復池州分兵攻石埭諸縣進據淸水灣又

大破之賊久圍安慶聞風燒營遁去遂進復湖口縣克江

州留兵守之命王惟恭栅小孤山星自據番陽口綴江西

要衝以圖恢復日久援不至賊乘大艦來攻編葦筏塞上

下流火之星率兵力戰衆死且盡星猶堅坐不動中流矢

而仆賊素聞其名不忍害舁至密室乃蘇羅拜饋食星斥

之凡七日乃自力而起北向再拜日臣力竭矣遂絕星河

西人搠思吉之子也

十二月彭趙據濠稱王時二人本以窮蹙來奔子興反屈

已下之事皆稟命遂爲所制會賈魯死圍解遂據濠以孫

德崖等爲已用趙稱永義王彭稱魯淮王一日執元帥囚

於獄 上自軍歸曰再生父母有難可不赴乎遂入元帥

家明日彭趙聞遣人釋之

癸巳元至正十三年

春 上在郭元帥甥舘掌兵有救天下安生民之志乃糾

合義旅招延豪杰於是鄕里壯士徐達等數十人率先歸

--

附 左列二十四將皆濠產後竝爲開國元勳封公侯

 徐 達  湯 和  吳 良  吳 禎

 花 雲  陳 德  顧 時  費 聚

 耿再成  耿炳文  唐勝宗  陸仲亨

 華雲龍  鄭遇春  郭子興  郭 英

 胡大海  張 龍  陳 植  謝 成

 李 新  張 赫  張 銓  周德興

三月元命江浙左丞帖里帖木兒南臺侍御史左答里失

里招諭國珍國珍請降然心猶豫不決二人遂以得降報

請授之官時劉基爲浙東行省都事建議謂方氏首亂宜

捕斬之執政多受國珍賂者罪基擅作威福竟授國珍徵

州路治中弟國璋廣德路治中國瑛信州路治中督令之

官國珍疑懼擁船據海道阻絕糧運元復遣江浙右丞阿

兒溫沙率兵討之國珍遂執元帥也忒迷失守臣宋伯顏

不花趙宜浩等入海以要詔命元復以國珍爲海道漕運

萬户國珍爲衢州路總管自是國珍雖受元官實擁兵據

有溫台慶元等路

 高岱曰元末諸雄惟國珍舉事最早其所就業最微觀其所營爲蓋反覆租詐人耳非有長駕遠馭之才取威

 定霸之略特元失御釀成其惡至此也吾於元人處國珍一事而知其必亡矣夫招安大盜乃爲下策乃招之

 不從又招之旣從而復叛復招之崇之以高官大爵而不能弭其亂旣優之以卑辭殊禮而不能解其兵則亦

 何利而自貶損如是耶不惟國珍有輕覆驕縱之心四方覬覦者聞之亦奚憚而不稱兵也況此事在壬辰癸

 已閒猶諉之勢有所不能而國珍作孽時則汝穎蘄黃之兵未起也是在元謂之首亂以天下之全力不能制

 一海隅寇耶觀劉基之言不用則知國珍之必不可制觀國珍之不可制則知元祚之必亡矣若我 聖祖之

 於國珍服則待之不疑叛則討之不赦觀其遣還質子數言推誠布公豈非天地覆載之量帝王緩世之略乎

 雖然國珍當我 聖祖招諭之初其揣逆順測成敗甚明此非有過人之識不能也使其率義旅歸附不失爲

 開國之元動矣乃反覆觀望狐疑不自決卒至國滅身虜恤哉

 胡粹中曰猛虎出林蛟龍失水人皆得以制之國珍搆兵六年屢敗官軍阻江海以自固蓋未可以易勝也若

 因其請降厚以爵祿導之臣順使彼無失其富貴不憂乎危亡則雖強暴之性可馴而爲忠義矣乃以治中移

 之他路是激其怒而使之再叛也元朝處置若此豈不謂之國無人焉者哉

五月張士誠陷高郵元淮南行省遣守臣李齊招降之不

從又攻陷興化縣元行省以左丞偰哲篤守高郵出李齊

守甓杜湖會數賊呼噪乘閒入掠城中偰哲篤等聞之倉

卒遁走士誠卽入據高郵李齊聞變還趣城城門閉不得

入士誠稱王國號周改元天祐元遣集賢侍制烏馬兒孫

撝齎詔諭之詒言請李知府來始納詔行省趣李齊往至

則下之獄幷拘詔使不遣又叱齊使跪齊不屈大罵日吾

膝如鐵豈爲賊屈士誠怒使曳倒搥碎其膝而剮之時論

大廷三魁若李黼泰不花李齊皆不負所學云

上率徐達等略定遠張家堡有民兵號驢牌寨 上與費

聚等三百人抵其營以計取之得壯士三子有秦把頭者

--

聚衆於豁鼻山結寨復以義招降之得八百餘人定遠繆

大亨初起義兵爲元攻濠不克元兵潰散大亨獨以二萬

餘衆屯横澗山 上命花雲等夜襲破之大亨乃舉衆降

○定遠人馮國用豐儀峻整器量恢豁弟國勝美貌長驅

勇毅多智兄弟竝喜讀書尤喜讀孫武子講論兵法夜分

不寐因亂里人推爲義長立寨保障鄉曲至是遇 上略

地至妙山國用率所部來 上見而奇之日爾被服若是

其儒生耶因問定天下計將安出國用對曰金陵龍蟠虎

踞眞帝王之都願先拔金陵而定鼎然後命將四出掃除

羣寇救生靈於水火勿貪子女玉帛倡仁義以收人心天

下不難定也 上大悅曰吾意正如是遂待以心膂俾兄

弟皆居帷幄賛兵政預機密宿衞左右國勝後改名勝又

字宗異○定遠人李善長來謁 上見其爲長者禮之與

語竟日皆合 上大喜遂留幕下掌書記預謀議賛軍務

畫餽餉甚見親信 上從容語長曰方今羣雄竝起非有

智者不可與謀議吾觀羣雄中持案牘及謀事者多毀左

右將士將士弗得效其能以至於敗主者安得獨存故相

繼而亡汝宜鑒其失務協諸將以成功無效彼所爲也遂

與俱攻滁陽下之時廬州合肥人吳復沈鷙少言笑勇略

過人遇亂聚衆立寨保護鄕里復爲千户至是率所部伏

謁 上命領前鋒○定遠人丁德興歸附德興驍勇善戰

面黑貌偉 上以黑丁呼之六月從攻洪山寨敵兵數千

德興所率者纔百人一鼓而破之擒其僞帥降其衆○

上將兵取滁州時花雲爲先鋒單騎前行遇賊數千人於

道顧後騎尙未至欲退不可雲提劒躍馬衞 上横衝其

陣而過賊大驚曰此黑將軍勇甚不可與爭鋒○濠州人

趙德勝來謁狀貌魁偉膂力過人能馬上運槊捷疾如飛

州縣選爲義兵隊長德勝知時事不可爲棄之來歸 上

喜其才勇卽命爲帳前先鋒○兄子朱文正及姊子李文

忠來歸文正南昌王子也先同其母避亂與 上失焉文

忠曹國長公主子也公主卒父隴西王禎携文忠走亂軍

中幾不能存至是皆來歸眷屬復聚 上喜甚文忠時年

十二見 上牽衣而戲 上曰外甥見舅如見娘也卽取

文忠自養育擇師敎之與沐英皆賜姓朱氏英定遠人先

是英年八歲因兵亂父母俱亡煢然無依 上見而憐之

與 孝慈皇后撫育之爲子至是十歲矣

六月 上駐節滁陽彭早住趙均用遣人邀 上將兵守

旴泗以二人麄暴淺謀難與共事辭不往二人尋相吞倂

戰士多死早住亦亡惟均用專據濠州狠戾益甚子興勢

孤遂將其所部萬人至滁州見 上所將兵號令嚴明軍

--

容整肅大悅

七月丁卯泉州雨白絲海水日三潮○江西賊王善旣陷

羅源因攻福州連江縣巡檢劉濬募壯士與其子健拒賊

數與鏖戰濬中箭墜馬健下馬掖之俱被執濬罵賊而死

健亦以死拒賊善義而釋之使收濬尸斂瘞健歸請帥府

兵以復讎弗聽因盡散家貲結死士百人詐爲工商流丐

入賊中夜半發火大噪賊驚擾自相殺健手斬害其父者

張破四幷擒善及陳伯祥獻於帥府磔之事聞元朝贈濬

行省檢校授健古田縣尹

 胡粹中曰劉健孝足以復父之讎忠足以滅君之賊智勇俱全蓋奇士也授以縣尹則賞不酬功用違其才矣

 使爲將帥豈不足以保障一方哉

十一月西番僧敎元主行房中運氣之術號擴揲兒法擴

揲兒者術言大喜樂也又進僧伽璘眞善秘密法元主皆

習之詔以西番僧爲司徒伽璘眞爲大元國師各取良家

女三四人奉之謂之供養嘗謂元主曰陛下尊居萬乘富

有四海不過保有見世而已人生能幾何當受此秘密大

喜樂禪定於是元主日從事其法廣取女子惟淫戲是樂

及選宮女一千六人按舞名爲天魔舞首垂髮數辮戴象

牙冠身被纓絡大紅銷金長短裙襖雲肩合袖天衣綬帶

鞋襪各執加巴刺般之器內一人執鈴杵奏樂用龍頭笛

管小鼓筝𥱧琵琶笙胡琴響板拍板以宦者長安迭不花

領之遇宮中讚佛則按舞奏樂宫官受秘密戒者得入餘

不得預元主諸弟八郎者與哈麻妹壻秃魯帖木兒及老

的沙等十人號倚納皆有竉在帝前相與褻狎甚至男女

祼處號所處室曰貲卽兀該猶華言事事無礙也君臣宣

淫而二僧出入禁中無所禁止醜日外聞皇太子旣長深

疾二僧等所爲欲去之未能也

甲午元至正十四年

九月張士誠攻揚州元達識帖睦爾與戰軍潰江浙參政

佛家奴與戰軍又潰士誠進陷旴𣅿兵勢益振元主乃詔

脫脫以太師中書令右丞相總制諸王各省軍馬董督總

兵領大小官員將士以討士誠於高郵大破之士誠突圍

走出

十月元兵克高郵分兵圍六合六合帥遣使來求救滁陽

王與其帥有隙怒不發兵使者訴其情甚急 上謂王日

六合受圍無救必斃六合旣斃次將及滁豈可以小憾而

棄大事 王意少解欲遣他將率兵以行時元兵號百萬

諸將畏之莫敢往皆託以禱神弗吉爲辭王乃召 上將

兵往亦令禱神 上以事之可否當斷之於心何必禱也

遂帥師往與耿再成守瓦梁壘元兵每日暮攻壘垂陷復

--

去明旦復完壘與戰如是者數四元兵致疑 上以計紿

之乃斂兵入備糗糧遣婦女倚門戟手大罵元兵相視錯

愕環壘不敢逼遂列陣而出牛畜婦女居前丁壯翼之徐

引而去遂還滁州旣而元兵大至欲攻滁 上設伏澗側

令再成佯走誘之渡澗伏發城中鼓譟而出元兵大敗滁

城得完○虹縣胡大海來謁長身鐵而智力過人 上一

見語合用爲前鋒○濠州孫興祖王志來歸興祖剛毅有

膽氣志鷙猛有智謀二人年皆十九○ 上威名日著滁

陽王二子惡其勝已陰置毒酒中欲害之其謀預洩及二

子來邀 上卽與皆往略無難意二子喜其墮計迨至半

途而上遽躍起馬上仰天若有所見少頃勒馬卽轉因罵

二子日如此歹人我不去矣二子問故 上日纔上天說

道爾今以毒酒害我二子駭汗浹背下馬拱立曰豈敢如

此豈敢如此遂逡巡而去自此不敢萌意○時有鐵冠道

人精數學謁 上曰天下擾擾非命世之主未易安也以

今觀之非明公而誰 上問其意對曰明公狀貌非常龍

瞳鳳目天地相朝五岳相附日月麗天附骨插髩聲音洪

亮貴不可言受命應在千日內○初脫脱之再相信用汝

中柏由左司郎中參議中書省事平章以下見其議事莫

敢異同惟哈麻以有德於脫脫不爲之下汝中柏因譛之

脫脫改爲宣政院使哈麻深銜之至是嗾賽因不花等劾

脱脫出師三月畧無寸功傾國家之財爲已用半朝廷之

官以自隨其弟御史大夫也先帖木兒庸鄙貪淫玷汚淸

臺章三上詔削脫脫官爵淮安安置也先帖木兒安置寧

夏陞泰不花爲河南行省左丞相月濶察兒加大尉雪雪

知樞密院事代將其兵詔至軍中龔伯璲曰將在軍君命

有所不受且丞相出師時嘗被密旨一意進討可也詔書

乃勿開開則大事去矣脫脫曰天子詔我而我不從是我

與天子抗也君臣之義何在旣聽詔頓首曰臣至愚荷天

子委以軍國重事早夜懼弗克勝一旦釋此重務上恩所

及深矣卽出名甲名馬分賜諸將俾各率所部以聽月濶

察兒等節制客省副使哈剌答曰丞相此行我輩必死他

人之手今日寧死丞相前遂拔劍自刎而死

十二月元主自製舟式長一百二十尺廣二十尺前瓦簾

棚穿廊兩煖閣後宮殿樓子龍身幷殿宇用五彩金粧前

有兩瓜用水手二十四人皆衣紫衫金荔枝帶自後宫至

前宮山下海子內往來遊戲行時龍首尾口眼皆動又自

製實漏高六七尺廣半之造木爲櫃藏壺其中運水上下

櫃櫉設三聖殿櫃腰立玉女捧時刻籌時至輙浮水而上

左二列二金甲神人一縣鐘一縣鉦夜則神人自能按更

--

而擊無分毫差鳴鐘鉦時獅鳳在側者皆自翔舞櫃之東

西有日月宫飛仙六人立宮前遇子午時自能耦進復退

立其精巧絕出人意皆前代所未有

 胡粹中曰古百工執藝事以諫懼作爲奇巧以蠱惑上心也今龍舟刻漏皆帝所自製式樣則非工之罪矣故

 當時都人爲之諺曰帝也斧鑿太子鼓鈸父子如此欲無危亡其可得乎

乙未元至正十五年宋主韓林兒龍鳳元年

正月滁師乏糧諸將謀所向 上日困守孤城非計今欲

謀所向惟和陽可圖然其城小而堅可以計取難以力勝

子興命張天祐將兵前行耿再成繼后約相距十餘里候

天祐靑衣兵薄城舉火爲應再成兵卽鼓行而趨天祐兵

從他道就食遂誤前約再成候之過期不見舉火意天祐

必已進遽率衆直抵城下元平章也先帖木兒急開城以

飛橋縋兵出戰再成不利中矢走衆皆潰元兵追三十餘

里至千秋壩會日暮收兵還天祐等始至與元兵遇急擊

之元兵敗走追至和州小西門天祐湯和等奪其橋而上

登城大呼也先帖木兒乘夜遁去遂據其城○子興聞再

成兵敗大驚俄又報元兵至遣使來招降子興益恐謀於

上時兵皆出城守備單弱 上令合滁三門兵於南門使

填塞街市呼使者入叱使膝行以見子興諭之多失辭衆

欲殺使者 上謂子興曰兵出城虛若殺其使彼謂我怯

殺之以滅口是速其來也不如縱之歸揚以大言彼必畏

憚不敢進王從之縱之往元兵明日果遁去時子興猶未

知和州已拔命 上率鎮撫徐達參謀李善長及驍勇數

千人往收殘兵仍窺和陽兵至界始知天祐等已破城據

之 上乃入撫定城中報子興遂屬 上總守和陽○初

諸將破和陽暴横多殺人城中民夫婦不相保 上爲之

惻然卽召諸將謂之曰諸軍自滁來多據人妻女使民夫

婦離散軍無紀律何以安衆凡軍中所得婦女卽當悉還

之於是夫婦皆相携而往室家得完民大悅○ 上旣總

和陽兵謀斷出諸將右諸將多王貴部曲未盡心服惟湯

和聽命惟謹李善長委曲調護定遠人茅成和州含山人

仇成來歸二人驍勇有膽畧 上皆留置麾下○ 上與

張天祐等議分甓和陽城計廣袤爲十分限以丈尺刻日

各完所事是月元兵十萬來攻 上與天祐以萬人拒卻

之時元太子秃堅及樞密副使絆住馬民兵元帥陳也先

各遣分屯高望新塘靑山雞籠山等處道梗不通 上率

諸將皆擊走之元兵乘 上出復來攻和陽李善長督兵

擊郤之殺獲甚衆於是元兵皆走渡江○時濠州舊帥孫

德崖乏糧率所部就食和州因求入城假居數月子興舊

與德崖有隙聞之大怒卽自滁來和德崖聞子興至卽欲

--

他往其軍先發德崖留後 上送其軍出城行二十里忽

城中走報滁軍與德崖軍闘德崖爲子興所執 上大驚

亟呼耿炳文吳禎策騎欲還德崖軍先發在道者忿蓄異

志亟扶上馬圍擁而行行數里遇德崖弟欲加害有張姓

者以爲不可力止之子興聞 上被厄憂患如失左右手

亟遣徐達等數人往代張姓者復諭其衆歸 上以出德

崖於是 上乃得還子興亦釋德崖去旣而徐達等亦脫

三月子興卒 上統其軍○時劉福通杜遵道等自碭山

夾河迎韓林兒立爲皇帝號小明王建都毫州國號宋改

元龍鳳遣人至和陽檄滁陽之子郭某爲元帥張天祐爲

右副元帥 上爲左副元帥 上曰大丈夫寧能受制於

人耶不受○虹縣人鄧愈生而魁偉糼有大志年十六隨

父兄起兵父兄俱戰殁愈代領其衆每出戰必挺身破敵

咸服其勇至是來附命充管軍總管○濠州懷遠縣人常

遇春來歸遇春性剛毅多智畧膂力過人狀貌奇偉年二

十三爲羣雄劉毅所得愛其驍勇拔居左右遇春見聚日

事剽掠終必無成聞 上駐師和陽兵有紀律恩威日著

乃領數十人棄聚來歸未至困臥田閒夢神人披金甲擁

盾呼之日起起主君來忽寤見 上騎從至與其徒乞歸

附 上喜其勇壯用以爲先鋒

 按是去歲馮國用而下至此諸將來歸者又十餘人悉皆名將也惟吳復仇成二人爲廬和人餘皆濠產也昔

 人云漢祖功臣多起豐沛光武名將半出南陽蓋帝王啟跡之地天必儲精聚靈使英雄謀畧之士生乎其閒

 以備其驅策而爲之股肱羽翼稽古驗今豈偶然哉

上駐和陽旣久謀東渡江取金陵患無舟楫時廬州巢縣

人廖永安與其弟永忠兪廷玉與其子通海通源通淵趙

伯仲與其弟庸合肥人張德勝葉昇無爲人桑世傑和州

含山人華高等各率衆泊舟巢湖連結爲水砦以扞寇盜

會妖黨左君弼據廬州作亂永安等與戰不勝爲所窘聞

上駐師和州豪傑嚮附乃遣使閒道以書納欵云諸將欲

率舟師來歸爲君弼梗道乞兵援之 上得書大悅謂李

善長曰吾衆已數萬所乏者糧欲渡江乏舟楫永安等以

舟師來附良應我機殆天意也機不可失卽以

夏五月親率兵至巢湖永安等諸將迎 上登舟出湖口

至桐城閘已脫敵險然未入江元中丞蠻子海牙集樓船

塞馬腸河口以阻諸兵 上率舟師攻之敵舟高大不利

進退永安等以小舟與戰往來如飛左右奮擊大敗之取

道小港出舟苦涸會大雨連旬水勢滔天諸將遂得縱舟

從 上直趨和陽時巢縣人金朝興驍勇有謀亦率所部

來附軍聲大震 上遂定渡江之計

--

六月朔 上率諸將渡江時因北風順諸將舳艫齊發舉

帆頃刻達牛渚 上先抵采石磯時元兵陣於磯上 上

麾將士以進常遇春奮戈先登諸軍從之元兵敗走遂拔

采石乘勝徑取太平路元守臣遁○郡將吳昇帥衆降

上曰吾聞汝江左名賢也卽用爲領兵總管昇謝曰主欲

取天下莫如恤境安民何征不服 上善之時初得太平

四面皆元兵窺伺 上用昇計籍鄉兵選税户宋成吳文

通朱仇隆等爲千户領之居民蓄積悉輸入城而太平以

安○ 上之發采石也先令李善長爲戒輯軍士榜及入

城張之通衢皆愕然不敢動有一卒違令卽斬以徇城中

肅然太平耆儒李習陶安等率父老出迎安見 上狀貌

謂習等曰龍姿鳳質非常人也我輩今有主矣 上召安

與語時事安因獻言曰方今四海鼎沸豪傑並爭攻城屠

邑互相雄長然其志皆在子女玉帛取快一時非有撥亂

救民安天下之心明公率衆渡江神武不殺人心悅服以

此應天順人而行弔伐天下不足平 上曰足下之言甚

善吾欲取金陵如何安對曰金陵古帝王之都龍蟠虎踞

限以長江之險若取而有之據其形勝出兵以臨四方則

何向不克此天所以資明公也 上甚悅遇安甚厚事多

預議○改太平路爲太平府以李習知府事○李善長爲

帥府都事汪廣洋爲帥府令史以陶安參幕府事文移用

宋龍鳳年號旗幟及將士戰衣皆用紅色葢以火德王色

尙赤故也○合肥人楊璟率衆歸附璟本儒家子少沉毅

讀書不喜章句好武畧因亂聚里中少壯保鄕井至是率

衆渡江來歸授管軍萬户

八月徐達等取溧陽諸縣

九月丁亥 上第一子生

十二月初元將蠻子海牙與元右丞阿魯灰等以巨舟截

采石江閉姑孰口而方山塞民兵元帥陳埜先則以衆數

萬來攻太平 太祖遣徐達鄧愈湯和引兵迎戰復命別

將濳師由閒道繞出其後夾擊之埜先腹背受敵大敗遂

擒埜先 太祖釋不殺與之語埜先詐曰生我謂何 太

祖曰天下大亂豪傑並起假號令據城邑者不知其幾然

勝則人附敗則附人爾旣以豪傑自負必能識事機豈不

知生爾之故埜先曰然則欲吾軍降乎此易耳爲書招之

明日衆皆降蠻子海牙阿魯灰等見埜先兵敗不敢復進

攻率其兵還駐峪溪口我師進克溧水州將攻集慶路埜

先初意其衆未必從故陽爲招辭陰實激之不意其衆遽

降自悔失計及聞欲攻集慶私謂其部曲曰汝等攻集慶

毋力戰竢我得脱還當與元兵合有以其謀吿者 太祖

--

曰吾久知其不誠然殺之恐失豪傑心乃召埜先謂曰人

各有心從元從我任汝所適不相強也縱之還埜先旣歸

收其餘衆屯於板橋陰與元福壽合陽爲報曰十二日率

師至臺城八里岡與元兵遇殺獲不可勝計生擒五人獲

馬數十匹因言集慶城右環大江左枕崇岡三面據水以

山爲郭以江爲池地勢險阻不利步戰昔王渾王濬造船

謀之累年而蘇峻王敦皆非陸戰以取勝隋取江東賀若

弼自揚州韓擒虎自廬州楊素自安陸三道戰艦同時俱

進然後克之今環城三面阻水元帥與苗軍聯絡其中建

寨三十餘里攻城則慮其斷後立寨則糧運不繼竭力前

進脱有不虞反爲後患莫若進兵南據溧陽東擣鎮江據

險阻絕糧道示以持久可不攻而自下也 太祖知其詐

以書報之曰歷代之克江南者晉之殘吳隋之平陳曹彬

之取南唐皆以長江天塹限隔南北故須會集舟師始克

成功今吾渡江據其上游彼之天險我已越之彼之喉嚥

我已扼之舟師多寡不足深慮捨舟而進足以克捷自與

晉隋勢殊事異足下効勤宣力正宜乘時進取建勳定業

柰何捨全勝之策而爲此迂迥之計耶埜先旣得書知其

詐不復行我師遂進攻集慶元帥張天祐等至方山埜先

遂叛與元福壽合兵來拒戰於秦淮水上我師失利天祐

郭元帥皆戰死埜先追襲我軍於漢陽經葛山鄉鄕寨民

兵百户盧德茂惡埜先反覆謀殺之遣壯士五十人衣靑

出迎埜先乘後擊之什地攢槊刺死埜先○我師克蕪湖

置永昌翼○陳埜先子兆先復集兵屯營方山蠻子海牙

復擁舟師結寨采石旌旗相望爲犄角之勢以窺太平

丙申元至正十六年宋龍鳳二年

二月我師攻蠻子海牙砦破之時將士皆渡江而家屬尙

留和州元兵結砦采石南北不通 上命常遇春統兵攻

之遇春乃以奇兵分其勢而以正兵與之合戰旣戰則出

奇兵擣之縱火焚其連艦遂大破之悉俘其兵船蠻子海

牙僅以身遁自是元兵扼江之勢衰矣

三月朔 上率諸將進取金陵

 按金陵卽今南京地戰國楚威王時以其地有王氣埋金以鎮之故名後漢改曰秣陵吳日建業晉日建康六

 朝皆建都於此隋爲蔣州唐爲昇州宋爲江寧府元爲集慶路置江南諸道行御史臺於此故謂之南臺

諸軍水陸並進攻陳兆先營破之擒兆先悉降其衆復釋

兆先而用之俾爲元帥從征擇其降兵驍勇者五百人置

麾下五百人者多疑懼不自安 上覺其意是夕令之宿

衛環 上而寢悉屛舊人於外獨留馮國用一人臥侍臥

榻傍 上解甲酣寢達旦疑懼者始安是月十日進攻金

陵國用率五百人先登陷陣敗敵兵於蔣山直抵城下諸

--

軍拔栅競進遂破之元南臺御史大夫福壽戰死 上入

城召官吏父老論之曰元失其政所在紛擾兵戈竝起生

民𡍼炭吾率衆至此爲民除亂耳汝宜各守職業毋懷疑

懼賢人君子有能相從立功業者吾禮用之舊政有不便

者吾爲汝除之城中軍民更相慶慰得民兵五十餘萬改

集慶路爲應天府置上元江寧二縣得儒士夏煜孫炎楊

憲等十餘人皆錄用之置天興建康翼元帥府以廖永安

爲統兵元帥 上嘉福壽之忠命爲棺衾以禮葬之○元

將康茂才率所部降附茂才蘄州人先是結義旅捍寇江

上有功累遷宣慰使都元帥戍裕溪采石及我師渡江將

士多效死茂才數戰不勝常遇春設伏殱其精銳殆盡茂

才復收合潰散豎寨於天寧州 上命諸將以襄陽砲破

其寨茂才奔金陵未幾金陵破茂才復欲奔鎮江我師追

及之茂才度天命有歸乃率所部餘兵三千人解甲來附

頓首言曰前日之戰各爲主今日屢敗天數也事至於此

死生惟命 上笑而釋之令統所部兵從征○金陵旣定

上欲發兵取鎮江慮諸將不能禁戢士卒爲民患遂召諸

將數以常縱軍士之過欲寘之法李善長懇救乃免是月

十七日命徐達爲大將率諸將浮江東下 上戒之曰爾

等當體吾心戒輯士卒城下之日毋焚掠毋殺戮有犯令

者處以軍法縱之者罰無赦達等頓首受命師至鎮江元

平章定定遁去卽克其城兵不血刃號令嚴肅城中晏然

不知有兵遂分兵下丹陽金壇諸縣

四月士誠寇宜興 上命耿君用援之宜興要地勢所必

爭君用賈勇先登力戰死之以其子炳文代領其衆

六月命鄧愈邵成華高華雲龍等將兵進攻廣德路克之

○彰德李實如黃瓜先是有童謠云李生黃瓜民皆無家

七月初江南始亂達識帖木邇屢敗議者以爲苗軍可用

遂自寶慶招土官楊完者至淮南殺賊以功累官江浙行

省參政至是士誠破杭州達識帖木邇遁入富陽平章左

答納失里戰死完者乃自嘉興引苗軍及萬户普賢奴擊

敗士誠兵復杭州達識帖木邇乃還○諸將奉 上爲吳

國公以元御史臺爲公府置江南行中書省總吳國事以

李善長宋思顏爲參議李夢祥郭景祥爲左右司郎中侯

原善楊原杲陶安阮弘道爲員外郎孔克仁陳善吾王愷

爲都司王璹爲照磨欒鳳爲管勾夏煜韓子魯爲博士置

江南行樞密院以元帥湯和攝同僉樞密院事置帳前總

置親兵都指揮使司以馮國用爲都指揮使置左右等翼

元帥府以華雲龍唐勝宗陸仲亨鄧愈陳兆先張彪王玉

陳本等爲元帥置五部都先鋒以陶文興陳德等爲之置

--

省都鎮撫司以孫養浩爲鎮撫置理問所以劉禎秦裕爲

理問置提刑按察使司以王習古王德芳爲僉事置兵馬

指揮司譏察奸僞以達必大爲指揮○遣使聘鎮江秦從

龍入見從龍字元之洛陽人初以才薦仕元爲校官累遷

至江南行臺侍御史會兵亂從龍以老避居鎮江王師將

下鎮江 上謂徐達曰爾往下鎮江有秦元之者才器老

成入城當爲吾詢訪此人致吾欲見之意達等至鎮江果

得之還報 上喜卽命兄子文正以白金文綺往聘之旣

至 上親至龍江迎之以入自是無大小皆與謀從龍皆

盡言無隱每以筆書漆閒問答甚密左右皆不知常稱爲

老先生而不名後數年病卒○定遠人王弼率衆歸附弼

有膂力膽畧過人善用雙刀號雙刀王因亂結鄕里少年

立寨於三臺山以自固至是率所部來歸命宿衛帳下○

時鎮江諸郡已定東探浙右張士誠據有平江今蘇州府擅稱

名號遣將進據毘陵今常州府旌旗相望 上命徐達率諸將

往征之士誠泰州白駒塲人爲鹽塲綱司牙儈與弟士德

士信俱以公鹽夾帶私鹽緣爲奸利資性輕財好施頗得

衆心癸巳之夏士誠因亂據高郵稱王元朝命丞相脫脫

總大軍討之攻城垂破元主聽信讒言下詔貶謫脱脱師

大潰散賊勢遂熾是年春士誠遣士德將兵渡海攻陷平

江及松江常州湖州諸路地廣兵強遂爲勍敵○初常州

奔牛壩人陳保二聚衆以黃帕裹首號黃包軍湯和等兵

下鎮江徇奔牛呂城保二以衆降至是復叛降於張士誠

誘執詹李二將以去乙亥 太祖遣儒士楊憲通好於張

士誠書畧曰近聞足下兵由通州遂有吳郡昔隗囂據天

水以稱雄今足下據姑蘇以自王吾深爲足下喜吾與足

下東西境也睦鄰守圉保境恤民古人所貴吾甚慕焉自

今以後通使往來毋惑於交搆之言以生邊釁士誠得書

不悅拘留憲不還尋誘我斥候以舟師攻鎮江統軍元帥

徐達等禦之敗其軍於龍潭 上聞之使諭徐達日張士

誠起於負販譎詐多端今來寇鎮是其交已變常速出軍

攻毘陵先機進取沮其詐謀於是達帥師攻常州進薄其

壘且遣使來吿賊已窘迫請益師以薄之 上復遣兵三

萬往助之於是達軍於城西北湯和軍於城北張彪軍於

城東南士誠遣其弟張九六以數萬衆來援達曰張九六

狡而善闘使其勝勢不可當吾當以計取之乃去城十八

里設伏以待仍命總管趙均用率鐵騎爲奇兵達親督師

與九六戰鋒旣交均用鐵騎横衝其陣陣亂九六退走遇

伏馬蹷爲先鋒刁國寶王虎子所獲幷擒其將張湯二將

軍九六卽士德梟鷙有謀士誠陷諸郡九六力爲多旣被

--

擒士誠氣沮 太祖欲留九六以誘致士誠九六閒遺書

士誠俾降元以謀我乃誅之

十月丁亥 上第二子生○華雲龍王弼等復敗士誠弟

士信兵於舊館擒其驍將湯元帥以歸士誠由是氣益沮

乃奉書請和願歲輸糧二十萬石黃金五百兩白金三百

斤以爲犒軍之資 上復書數其開釁召兵之罪且許其

歸我使臣將校卽當班師士誠得書不報

十一月士誠誘我新附靑軍叛去助彼來戰徐達被圍於

牛塘達勒兵與戰常遇春胡大海等自外來援內外夾擊

大破之擒其將張德餘兵奔及城達率軍圍困士誠復遣

其將呂珍濳入城督兵固守

丁酉元至正十七年宋龍鳳三年

正月李武崔德復攻破商州又攻武關拔之趣長安分兵

東畧同華諸州三輔震恐元豫王及省院官計無所出行

臺侍御史王思誠曰賊素憚察罕帖木兒遣使求援察罕

新復陝州得思誠書卽提輕兵五千約李思齊倍道來援

轉戰而前殺獲無筭李崔等敗走○毛貴陷膠州復陷萊

陽元守臣釋嘉納死之貴引兵趨益都般陽諸州元以董

摶霄爲山東宣慰使與知樞密院事不蘭奚率兵擊之未

至益都貴兵趨濟南濟南吿急摶霄乃提兵赴濟南大破

毛貴兵於濟南城下元擢摶霄官都元帥有忌其功者譖

於太尉紐的該仍令往援益都搏霄以老疾辭請以弟昂

霄代元乃以昂霄代領其衆未幾復命摶霄守河澗之長

廬摶霄以兵北行曰我去濟南必不可保其後毛貴果陷

濟南摶霄方駐南皮魏家庄元遣詔使拜河南左丞甫受

命營壘未完毛貴引兵猝至諸將曰賊至當何如摶霄曰

死報國耳拔劍督戰不能支遂被殺不見血惟白氣衝天

是日昂霄亦卒

二月命耿炳文等率兵取長興今湖州府長興縣張士誠將趙打

虎迎戰敗之遂克長興獲戰船三百餘艘擒守將李福安

答失蠻等義兵萬户蔣毅率所部二百人降有儒士溫祥

卿者避亂挈家來歸炳文與語奇之遂留贊軍事用其策

分兵據要害設戰具爲守禦計乙亥立永興翼元帥府以

耿炳爲都元帥統兵守之

三月克常州命同僉湯和統兵守之

四月徐達常遇春率兵取寧國元守臣別不華楊仲英等

閉門拒守攻之久不下遇春中矢裹瘡與戰 太祖親往

督師命造飛車前編竹爲重蔽數道竝進仲英不能支開

門請降其百户張文貴殺妻子自刎死擒其元帥朱亮祖

幷得軍士十餘萬馬二千餘匹屬縣太平旌德南陵涇縣

--

相繼皆下

 亮祖廬州六合人初爲元義兵元帥克太平時亮祖來降 上喜其勇悍賜金帛俾仍舊官亡何復叛數與我

 戰我軍爲所獲者六干諸將弗能當至是被獲縳以見上日爾當何如翁日是非得已生則盡力死則死爾

 上壯而釋之使從征

五月兪通海張德勝等以舟師畧太湖入馬跡山衝賊水

寨其將王貴紐澤率衆降○時羣雄並爭民無定向廣德

宣城復叛胡大海趙德勝領兵復取之○命江淮分院副

使張鑑同僉何文政率兵攻泰興擒其將楊文德等遂克

泰興○銅陵縣尹羅得泰來降○丙申克靑陽縣

六月命常遇春分院判官趙繼祖元帥郭天祿鎮撫胡良

率兵取江陰張士誠據秦望山以拒我師繼祖等就攻之

會大風雨其兵奔潰我師據其山翌日進攻城西門克之

擢良爲分院判官督兵守禦江陰地與張士誠密邇去姑

蘇僅百餘里控扼大江實當東南要衝未幾復命其弟胡

禎增兵協鎮其地戮力設備每寇至輙破走之

 按是時張士誠北有淮海南有浙西長興江陰二邑皆其要害長興據太湖口陸走廣德諸郡江陰枕大江扼

 姑蘇通州濟渡咽喉之處得長興則十誡步騎不敢出廣德窺宣歙得江陰則士誠舟師不敢泝大江上金焦

 二邑旣爲我有耿吳二師統精兵固守之士誠侵軼路絕

七月我師徇宜興取常熟○鄧愈胡大海旣下績溪休寧

乘勝進攻徽州元守將元帥八爾思不花及萬户吳納等

拒戰我師擊敗之拔其城納與守臣阿魯恢李克膺等退

守遂安縣胡大海引兵追及於白鶴嶺復擊敗之納等自

殺元帥汪同率所部來降

八月元鎮守黃河義兵萬户田豐降於韓林兒○張士誠

數受窘辱乃請降於元雖受太尉之銜而城池甲兵錢穀

皆自據如故

九月元帥費子賢率兵取武康安吉皆下之○常遇春率

廖永安吳禎等自銅陵進取池州 上命舍人李文忠策

應合兵攻破其城斬天完僞將洪元帥執副將魏壽徐天

雄等旣而僞平章陳友諒發兵寇城遇春等奮擊大敗之

 按友諒沔陽漁家子常爲縣吏不樂會徐壽輝倪文俊兵起慨然往從之初爲文俊簿書掾未幾亦領兵爲元

 帥因隙襲殺文俊幷其軍自稱平章

冬十一月 上閱軍於大通江遂命元帥繆大亨率師取

楊州克之靑軍元帥張明鑑以其衆降初乙未歲明鑑聚

淮西以靑布爲號名靑軍人號一片瓦其黨張鑑驍勇善

用鎗又號長鎗軍聚黨暴悍專事剽掠由含山全掓轉掠

六合天長至楊州人皆苦之時元鎮南王孛羅普化鎮楊

州招降明鑑等以爲濠泗義兵元帥俾駐楊州分屯守禦

明鑑等食盡復作亂說鎮南王曰朝廷遠隔事勢未可知

今城中乏糧衆無所托命殿下世祖孫當正大位爲我輩

--

主出兵南攻以通糧道救饑窘不然人心必變禍將不測

鎮南王仰天哭曰汝等何不知大義若如汝言我何面目

見世祖於宗廟耶麾其衆使退明鑑等不從呼噪而起因

逐鎮南王出走至淮安爲趙均用所殺明鑑等卽據城兇

暴益甚日屠城中居民以爲食至是大亨攻之明鑑等不

支出降得其衆數萬戰馬二千餘匹報至 上命悉送其

將校妻子至建康賑給之置淮海翼元帥府命元帥張德

林耿再成等守之改楊州路爲淮海府以李德成知府事

 按籍城中居民僅餘十八家德林以舊城虛曠難守截城西南隅築而守之

元苗帥左丞楊完者自杭州率衆數萬奄至徽州時徽州

新附城郭守禦未備胡大海攻婺源未回守兵甚少鄧愈

乃激勵將士大開四門以待之苗軍疑不敢入大海聞之

自婺源兼程而還大呼殺入復與鄧愈奮兵出戰大破苗

軍於城下斬其鎮撫吕才擒其部將胡辛董旺李昇等

十二月徐壽輝將明玉珍據成都

皇明從信錄卷一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