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明從信錄/卷0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四 皇明從信錄
卷五
卷六 
本作品收錄於:《四庫禁燬書叢刊

皇明從信錄卷之五

   東莞 陳 建輯   秀水沈國元訂

庚戌洪武三年

正月追封外王父爲揚王立廟京師 上親祭之

 王姓陳維揚人未詳其諱宋季𨽾籍軍伍從張世傑扈從祥興帝駐南海至元已知春世傑戰敗士卒多溺死

 王幸脫糧絕同行者計烹髑髏山死馬王疲極輙晝仆地睡夢一白衣謂曰汝愼勿食馬肉今夜有舟來載也

 俄又夢如初至夜將半夢中恍憁聞櫓聲有衣紫衣者以杖觸王曰舟至矣王驚寤身忽在舟中見舊所事統

 領官時統領已降於元元將畏舟壓凡附舟者擲棄水中統領憐王亟藏之舟板下日取餱漿從板隙投之食

 居數日忽颶風撼舟元將大恐求巫統領知王術遂白而出之王仰天叩齒若指揮鬼神狀風濤頓息元將喜

 飲食之至通州送之登岸王歸淮揚居盱眙津里鎮王  生二女長適季氏次卽 皇太后晚以季氏長子

 多  年九十九歲卒

 宋濂曰王之平生不可知卽此神天之祐則其積德之深厚可想矣是宜慶鍾 聖女誕育 皇上以啟大明

 億萬年無疆之基嗚呼休哉

議出師征沙漠命大將軍徐達率諸將由陝西出征王保

保李文忠爲征虜左副將軍同趙庸出北平攻元上都○

禮部奏定朝日夕月禮稽古者朝日壇宜築于城東門外

高八尺夕月壇宜築于城西門外高六尺朝日以春分日

夕月以秋分日星辰則祔祭于月壇從之○遣使往安南

高麗占城祀其國山川仍命各國圖其山川及摹錄其碑

碣圖籍付使者還○吏部奏凡庶官有罪被黜者宜除廣

--

東儋崖等處 上曰前代儋崖在化外以處罪人朕今天

下一家何乃爲此若其風俗未淳更宜擇良吏以化導之

豈宜以有罪人居耶○命制四方平定中

二月北平守禦華雲龍攻下雲川獲元平章大兒忽答右

丞相哈海等○大同守禦金朝興取東勝州獲平章荆麟

等十八人○上行後苑見巢鵲翼哺之勞曰禽鳥且爾況

人母子之恩乎令羣臣有親老者許歸養○追封故元帥

郭子興爲滁陽王立廟滁州命有司致祭

三月詔再免山東河南北平三省及應天太平鎮江寧國

廣德滁和郡年稅糧其徽州池州廬州金華廣信嚴州衢

州戇州饒州等九郡以次歸附供給亦爲煩勞今年糧稅

亦與俱免

鄭州知州蘇琦言時宜三事一屯田積粟以備邊需一選

股肱重臣以分鎮要害一招𢯦耕種以實中原命中書參

酌行之○ 諸郡富民入見諭以循分守法孝敬和睦周

給遜順之道賜酒食而遣之

 薛應旂日周禮荒政十有二一曰安富孟子曰有恆產者有恆心我 祖所以加意于富民而稅户人才亦擇

 而官之也若爲富不仁者則固別有所處矣後之爲政者右富左貧固爲不肖其有過矯者則又不問善惡惟

 於富者則摧折之恐非先王安富意也

湖廣慈利土酋覃垕連結諸洞蠻爲亂命楊璟帥兵討之

勑諭璟曰蠻賊恃山溪險阻出没無常若誅其黨必深入

山谷損傷士馬所得不足償所費擊之使遠去不令出擾

州縣可也不必窮其巢穴璟進兵賊衆敗走乘勝追至其

塞山勢險峻三面陡絕下俯江水一而僅有路纔通一人

官軍不能上覃崖乃遣人詐降璟使部下黃永謙往報爲

垕所執盡知我虛實拒守璟欲爲持守計來請軍餉 上

遣使讓之限以日月平城璟懼督諸將士力攻之賊遁入

溪洞官軍乃還○大同守將汪興祖克武州朔州獲元知

院馬廣等六百人

四月以封建諸王吿太廟禮成宴羣臣於奉天門及文華

殿  上曰先王封建上衛國家下安生民周行之而久遠

秦廢之而速亡漢晉以下莫不皆然其閒治亂不齊特顧

施爲何如耳封諸王詔曰朕聞古昔皇帝之子居嫡長者

必正儲位其衆子當封以土爵分茅胙土以名其國朕今

有子十人卽位之初已立長子標爲皇太子諸子之封本

待報賞功臣之後然尊卑之分所宜早定乃以四月初七

日封第二子樉爲秦王第三子棡爲晉王第四子棣爲燕

王第五子橚爲周王第六子槙爲楚王第七子槫爲齊王

第八子梓爲潭王第九子杞爲魯王第十子檀爲蜀王侄

孫守謙爲靖江王皆授以冊寶設置相傳官屬○以危素

--

爲弘文館學士未幾謫居和州

 素撫用金谿人字大仆與同邑黃哻字殷少少同學元至正未素累官至翰林學士承旨哻爲待制徐達下燕

 京下令元臣咸輸吿身素與哻約死于難哻從人張午勸哻勿死哻不從竟投居賢坊井中死素走所居報恩

 寺亦欲投井寺僧大梓挽出之謂曰國史非公莫知仝死是亡國史也達乃以素歸 上雅閒素名仍命爲學

 士一日 上御東閒側室靜坐素至履聲橐橐徹簾內詔問爲誰對曰老臣危素 上曰是爾耶朕將謂文天

 祥耳素惶懼頓首流汗浹背 上曰素元朝老臣何不赴和州看守余關廟去遂有是謫 上初用素雖以文

 學備顧問心實薄其爲人至是旣忤旨責令守闕廟以愧之素至和踰年憂懼而死

 按一統志有蔡子英者河南永寧人元末舉進士累遷顯官元兵敗子英單騎走關中入南山大軍圖形求之

 械送京師釋之授以官不受退而上書大畧謂臣之事君猶女之適人一女之醮終身不改事君之道一食其

 祿終身不貳 朝廷重之命館於儀曹日夜大哭不止人問其故子英曰思舊君耳上知其志不可奪送之悲

    素之失節其視子英憁死矣

詔開科取士定科舉格初塲各經義一道四書義一道三

塲論一道詔誥表箋內科一道三塲策一道中式者後十

日以騎射書算歷五事試之○改濠州爲中立府定爲中

都築新城在臨濠舊城西二十里城內營皇城宮殿立郊

廟社稷置文武公署一如京師以羣臣言臨濠帝鄕可建

都也○禁蒙古色目人更移姓民○遣使賫書與元主曰

前者兩致書于君而使者久不還豈君尙以往昔君民之

分謂不當相與通問邪是大不然君者天下之義主何常

之有顧人心天命何如耳今日之事非予所欲實以四方

兵爭所在紛擾斯民無主不得已而提兵一起薄海歸心

此誠天命非人力也君其奉天順人遣使通好庶幾藉我

之盛強號令其部落尙得牧養於近塞以奉宗祀若計不

出此猶欲以殘兵出没爲邊民患則予大舉六師深入沙

漠君將悔之無及矣近北平守將以雲中所獲爾平章火

兒忽答右丞哈海等八人至京詢之皆君倚任之人是用

待以不死再令齎書詣前惟君其審圖之○安南使臣杜

舜欽以其王陳日烓卒來吿哀請命 上素服御西死之

握殿召舜欽入見親製祭文命翰林編修王廉往祭旣至

其嗣君陪臣出迎于郊議授受之禮往返數四不決廉厲

聲訶之乃奉御製文於龍亭迎入其殿別設日烓靈位于

殿前廉南面布宣之其君臣拜伏以聽成禮而還○元餘

孽四大王寇武州 桂與指揮鄭亨追至龍尾莊獲其王

大王脫忽的帖木兒送京○徐達大破王保保兵于定西

古城獲王公百餘人降衆八萬斬首二千級獲輜重駝馬

不可勝計王保保絕塞而遁是役也都督孫興祖力戰死

於五郎口右丞胡德濟失利大將軍執其部下千百户十

餘人皆斬之械德濟送京師 上念其舊勞特命宥之仍

遣使諭達曰胡德濟臨事畏縮將軍不以軍法從事乃械

送京師請朝廷治之將軍欲效衛靑不斬蘇建獨不開穰

--

直之待莊賈乎軍中有犯悉歸之朝廷則將軍之威玩而

號令不行矣胡右丞之失律正當就軍中戮之足以警策

所謂閫外之事將軍制之若送至朝廷朝廷必議其功過

又非閫外之比矣彼嘗有救信州之功守諸曁之勞故不

忍加誅懼將軍緣此緩其軍法是用遣使卽軍中諭意自

今務威克厥愛母事姑息孫興祖事閒 上甚悼之追封

燕山侯塑像祀于功臣廟

 劉基嘗言于上曰臨淮雖帝鄉然非建都之地王保保雖可販然未易輕敵也至是孫興祖胡德濟師失和王

 保保走沙漠不知所終鳳陽雖營爲中都而卒不居皆如基言

季文忠等師出野狐嶺降其守將至察罕腦兒擒其平者

祝眞次白海之子駱  山元太尉蠻子平章沙不汀朵兒

只八剌等拒戰敗之進攻紅羅山楊思祖等一萬餘人請

降遂進次開平獲元平章上都罕等知元君于本月廿八

日以疾殂于應昌府文忠等進襲應昌克之獲元君之嫡

孫買的里八剌及后妃諸王幷寶玉金寶玉冊大圭玉鎮

圭玉斝玉斧元太子愛猷識聖達臘僅脱身遁追之不及

過中興擒元將江唐國公降其衆三萬七千又至苦脱孫

追太尉蠻子軍擒元平章伯答兒獲馬駝無算朔庭遂空

 是役也指揮孫虎戰死洛馬河事聞追封樂安郡伯

五月徐達遣鄧愈招諭土蕃自將取慶元○徐達等定西

旋師乘勝取鳳州生擒李參政等二十餘人遣友德爲先

鋒自秦州南出一百八渡克畧陽擒元平章蔡琳遂入沔

州又令指揮金興旺張龍分領一軍由鳳翔入連雲棧攻

取漢中守將劉思忠知院劉慶祚以城降留龍興旺鎮守

達還軍西安○詔給存恤之祿

 國初所設都先鋒各翼大元帥都尉陣亡物故無子孫承襲音其父母及妻給祿養之無俾失所

令天下郡縣設義冢禁止江西等火葬水葬凡民貧無地

以葬者所在官司擇近城寬濶地立爲義冢敢有徇習元

人焚棄屍骸者坐以重罪命刑部著之律

 雙槐歲抄云太祖嘗與學士陶安登南京城樓聞焚屍乃氣安曰古有掩骼埋胔之含推恩及于枯骨近世  

  午朝恪或焚之而投骨於水中於心何忍 上曰此王遺之謂也自是王師所臨見枯骸必掩之而後去至

 是乃中令我 聖祖可謂體天地之仁矣

著令嚴宮閫內外出入之禁○上以先王射禮久廢弧矢

惟習於武夫至是詔太學及郡縣學諸生習射○夏至祭

地於方丘○定服色之制

 夏尙黑商尙白周尙赤秦尙黑漢尙赤唐服飾尙黃旗幟尙赤從禮部議如漢尙赤

户部奏蘇州連逋三十萬餘請論守臣罪 上曰蘇州歸

附之初軍府之用多賴其力今積二年不清民困可知若

逮其官必責之於民民畏刑罰必傾貲以輸官如是而欲

其生遂不可得矣其幷所逋免之○詔定鎮海瀆城隍諸

--

神名號

 如水則以木名稱其神城隍則稱某府某縣城隍之神以前代加封號爲非也

夏久不雨 上憂之乃擇日躬自禱祈至期四鼓 上素

服艸履徒步出詣山川壇設藁蓆露坐晝曝于日頃刻弗

移夜臥于地衣不解帶 皇太子捧榼進農家之食雜麻

麥菽粟凡三日旣而大雨四郊霑足

六月命都督張溫兼陝西行都督府事入謝 上諭之曰

卿蘭州之捷可謂奇功矣夫將帥之道有功不伐則功益

顯恃功驕恣則名益隳是故惟仁者不矜其功而智者克

成其名仁智兼全所向無敵若乏仁寡智雖有勇敢之士

百萬平足恃也古者仁智之將撫摩安輯見情達變坐而

制勝以樹勲立名于當時者國家莫不倚重之功名始終

萬古不朽其餘悍驕恣横者及其成功之後卽復縱肆以

致敗亡此盖勇力有餘而仁智不足故也古稱高而不危

滿而不溢又曰功盖天下守之以謙爾能守此則可以長

保富貴矣○文忠捷至時百官奏事奉天門聞元主殂遂

相率稱賀 上曰元主守位三十餘年荒淫自恣遂至于

此因謂劉炳曰爾本元臣今日之捷爾不當賀因命禮部

榜示凡北方捷至嘗仕元者不許稱賀

 太祖開基雖延攬英雄不問其類而於節義所在特加之意故干戈未定而余闕李黼之死建祠肖像惟恐或

 後北方捷至仕元者不許稱賀其扶植綱常培養節氣而爲萬世人臣立極奚暇顧一時左右之難堪哉旣而

 建文之朝遂多死難之十感應之機眞捷若影響矣

詔示迤北臣民曰朕卽位之初卽遣使往諭四夷高麗古

城交趾皆已奉表稱臣惟沙漠之地尙未往報盖因庚申

之君擁殘兵於應昌故爾今彼祿位旣終人心絕望詔書

到日凡迤北各枝諸王各軍馬頭目人等並依職來朝或

遣使歸順當換給印信還領所部居本地羊馬孳畜從便

牧養朕旣爲天下主一視同仁華夏無閒詔書到日敢有

違者必大舉六師以清沙漠毋或執迷以貽後悔○中書

省親李文忠所奏捷音榜諭天下 上見有侈大之詞者

省臣因卿等爲宰相當法古昔致君於聖何乃習爲小吏

浮薄之言不知大體妄加詆誚元雖夷狄君主中國且將

百年朕與卿等父母皆賴其生養元之興亡自是氣運於

朕何預而以此張之四方有識之士見之口雖不言其心

未必以爲是也改之○李文忠遣送元主孫買的里八剌

等至京師省臣楊憲等請獻俘于廟 上曰古者雖有獻

俘之禮武王伐殷曾用之乎憲曰武王事不可知唐太宗

嘗行之 上曰太宗是待王世充若遇隋之子孫恐不行

此禮元雖夷狄入主中國百年之內生齒浩繁家給人足

朕之祖父亦預享其太平雖古有獻俘之禮不忍加之只

--

令服本俗衣以朝朝畢賜以中國衣冠就令謝恩復謂憲

曰故國之妃朝于君者元有此禮不必效之但令服本俗

服於中宮朝見見畢賜之中國服亦令就謝賜買的里八

剌第宅于龍山封爲崇禮侯○頒平定沙漠詔於天下○

上與侍講學士危素論宋元興替素因言元世祖至元閒

胡僧嗣占妙高欲毀宋會稽諸陵時夏人楊璉眞伽爲江

南總攝奏諸如二僧言遂發諸陵取其金寶以諸帝遺骨

瘞於杭之故宮築浮屠於其上以壓之又截理宗頂骨爲

西僧飲器天下聞之莫不傷心 上歎息久之謂素曰宋

南渡諸在無大失德與元又非世仇元旣乘其弱取之何

乃復肆酷如是耶卽命北平守將吳勉訪頂骨所在果得

諸西僧廬中命有司厝於京城之南至是紹興府以永穆

陵圖來獻遂勑葬于故陵○山西行省言大同糧儲路遠

費重若令商人於大同倉入米一石太原倉入米一石三

斗給長廬淮鹽各一引引二百斤則轉輸之費省軍儲之

用充矣從之○上諭中書省臣曰蘇松嘉湖杭五郡地窄

民衆細民無田往往逐末利而食不給臨濠朕故鄕也田

多未闢土有遺利宜令五郡民無田產者往臨濠開種就

以所種田永爲已業官給牛種舟糧資遣之三年不徵其

稅於是徙者凡四千餘户○遣使訪歷代帝王陵寢

七月僞夏吳友仁寇漢中守將金興旺張龍擊却之友仁

復來攻興旺面中流矢拔矢復戰斬首數百級時守兵甚

寡歛軍入城遣使閒道走寶雞請援友仁攻益急興旺發

巨礟擂石敵兵多死傷者人將軍得報則令傳友德領兵

夜襲木槽關中山巖令軍中人持十炬燃於山上友仁軍

大驚乘夜遁去○詔諸儒修大明集錄先是上以創業之

初禮制未備勑中書令天下郡縣舉素志高潔博通古今

練達時務之士禮送京師纂修于是各該有司舉到儒士

徐一蘷梁寅周子諒等十餘人命與修元史諸儒曾魯王

克寬胡翰陶凱等同纂修其書以吉凶軍賓嘉及冠服車

輅儀仗鹵簿字學樂律六者爲之綱凡升降儀節制度名

數纖悉具備書成凡十五卷○詔禁民僭侈○詔户部籍

天下户口置户帖書各户之鄕貫丁口名歲以字號編爲

勘合用半印鈐記籍諸部帖給於民令有司點閘比對有

不同者問發充軍官隱暪者處斬○建諸王府○翰林學

士宋濂待制王禕失朝降爲編修○以劉基爲弘文館學

士○以翰林應奉陶凱爲禮部尙書○中書省左丞楊憲

以罪誅

 按憲入中書欲盡變省中事凡舊吏一切罷出更用所親因欲持權乃創爲一統山河花押示僚吏以觀從違

 翰林編修陳極賀曰押字大貴只有天在上更無山與齊者也憲大喜卽奏極爲翰林待制陰令御史劉炳誣

--

 奏侍郎左安 上覺之下炳獄炳吐其實劉基倂發其奸狀 上怒按問憲與炳皆伏誅

宋濂王禕等進續修元史

八月都督康茂才從征漢中卒于道 上聞訃震悼追封

蘄國公親臨奠祭○大將軍達帥諸將西征土蕃克河州

招諭土蕃元帥何鎖南普花兒只等皆納印請降追元豫

王至西黃河底黑松林殺阿㯙秃子於是河州以西甘桑

鳥思藏等部來歸者甚衆征哨極甘肅西北數千里始還

○瓜哇國西洋鎖里國各遣使來朝貢○賜民敎民榜

 凡江南諸大家悉徵赴闕廷親訓諭之自天地陰陽性命仁義古今治亂盛衰紀綱法慶風俗政治得失之故

 諄諄屢數千百言又恐其遺厲刻而爲書以摹本分賜之

禮部尙書陶凱等請進膳舉樂 上曰古之帝王德隆治

洽熙然太和日一舉樂似未爲過今天下雖定入民未蘇

北征將士尙在暴露朕宵旰憂勤之不暇而可自爲逸樂

哉不許

九月詔翰林侍讀學士魏觀自今太廟祝文止稱孝子皇

帝不稱臣凡遣太子行禮止稱命長子禁勿稱皇太子著

爲令○廣西行省參知政事蔡遷卒追封安遠侯 上親

爲文述其功遣人祭之

十月以湖廣左丞周德興爲征南將軍總兵討慈利土酋

覃垕復遁去○改司天監爲欽天監○遣使致書元太子

愛猷識理達剌曰君之將擴廓帖木兒自太原奔潰後今

年四月七日復大敗于定西遁去已命將追捕旦夕必擒

近獲徹里帖木兒乃君舊所用人特令致書適元史吿成

朕以令先君爲三十餘年之主不可無謚以垂後世用謚

曰順已著于史君之子買的里八剌亦封崇禮侯歲給食

祿及其來者與之同居無恙但不知君之爲況何如進退

之閒其審圖之

十一月壬辰左副將軍李文忠等班師凱旋至龍江 車

駕出勞于江上○時大將軍徐達等征西師亦旋丞相李

善長率首官上表賀丙申詔大封功臣命大都督府兵部

錄止諸將功績吏部定勛爵户部備賞物禮部定禮儀工

部造鐵劵翰林院撰制誥丁酉 上御奉天殿 皇太子

親王侍丞相率文武百官列舟墀左右召諸將諭之曰汝

等咸聽朕言今日定封行賞非出已私皆放古先王之典

籌之二年以征討未暇故至今日其爵賞次第皆朕所自

定至公無私如左丞相李善長雖無汗馬之勞然事朕最

久供給軍食未嘗缺乏右丞相徐達朕起兵時卽從征討

摧堅撫順勞勛居多此二人者已列公爵宜進封大國以

示褒嘉餘悉據功立封書云德懋𢡟官功懋懋賞今日所

定若爵不稱德賞不酬功卿等宜廷論之無得復有後言

--

乃進封李善長太師韓國公食祿四千石 徐達太傅魏

國公食祿五千石 封常遇春子茂鄭國公 李文忠曹

國公 馮勝宋國公 鄧愈衛國公並食祿三千石 封

湯和中山侯 耿炳文長興侯 吳良江陰侯 廖永忠

德慶侯 傅友德潁用侯 趙庸南雄侯 楊璟營陽侯

郭興鞏昌侯 顧時濟寧侯 吳禎靖海侯 唐勝宗延

安侯 陸仲亨吉安侯 費聚平凉侯 周德興江夏侯

陳德臨江侯 華雲龍淮安侯 胡廷瑞豫章侯 朱亮

祖永嘉侯 韓政東平侯 兪通海南安侯 康茂才子

鐸蘄春侯並食祿一于五百石 王志六安侯 鄭遇春

滎陽侯 曹良臣宣寧侯 曹彬宜春侯 梅思祖汝南

侯 陸聚河南侯並食祿九百石 華高廣德侯食祿六

百石並賜鐵劵子孫世襲李善長賜號開國輔運推誠守

正文臣徐達而下並授開國輔運推誠宣力武臣 封汪

廣洋忠勤伯 劉基誠意伯食祿二百四十石爵止其身

不世襲餘功臣授都督指揮等職有差是日也仍徧賜諸

大臣功臣綺帛惟李善長徐達賜文綺及帛百匹其餘有

差○追封故功臣馮國用郢國公 兪通海虢國公 丁

德興濟國公 加封耿再成泗國公

 按鐵劵之制其形如瓦面刻誥文皆鐫免罪滅死俸祿之數字嵌以金一時功臣鐵劵數十其文不能悉錄姑

 錄李善長一劵以表其所以爲勛首云朕聞古帝王之成大業者實由天假英賢以輔之故威德加于四海而

 天下定矣朕自起草萊提三尺創率衆數千居羣雄肘腋閒未有定期而善長來謂轅門傾心協謀從渡大江

 于是定居建業威聲所至無不來附不一二年閒集兵數十萬東征西伐日不暇給爾獨守國轉運粮儲供給

 器使未嘗缺乏況剸繁治劇和輯軍民無有怨誹之言此上天以授朕朕獨知之而人人未必盡知也昔者漢

 蕭何有饋餉之功千載之下人皆稱焉北之于爾蕭何未必過也今天下一家爾年已高朕無以報爾是用加

 爾爵祿使爾子孫世世承襲朕木踈愚皆遵前代哲王之典禮兹與爾誓除謀逆不宥其餘若犯死罪爾免二

 死子免一死以報爾勛嗚呼愼始如終以仁義忠孝訓其嗣人必圖後輔與國同久庶不負爾之前勞豈不偉

 歟○初欲製鐵劵而未有定制聞台州民錢允一者吳越忠肅王鏐之裔家藏唐昭宗所賜鐵劵遂遣使取之

 準其式而加損益高廣有差第爲七等剖而爲二一頒功臣一藏內府有故則合之以取信

封汪興祖爲東勝侯旣而人有言其過者 上宥而弗問

然弗與誥劵俾與職都督遇有征伐自效以圖實封興祖

廬州合肥人張德勝子○優待諸降臣李思齊潘原明李

伯昇王溥等並食平章祿不署事子孫世襲指揮同知等

十二月薛顯封爲永城侯時顯有專殺之罪 上亦不與

鐵劵惟賜文綺帛六十匹俾居海南 上召諸將諭之曰

自古帝王有天下爵賞以酧功刑罪以懲惡故能上下相

安以致治也卿等明聽朕言昔漢高帝非有功不侯所以

重封爵也而功不免於誅戮侯君集有功於唐犯法當誅

太宗欲宥之而執法者不可卒以見誅井高祖太宗忘功

--

臣之勞也由其恃功驕恣自冒于法耳今右丞薛顯始自

旴眙來歸朕撫之厚而待之至推腹心以任之及其從征

討皆著奇績自後破慶陽追王保保戰賀宗哲其勇畧意

氣迥出衆中可謂奇男子也朕甚嘉之然爲性剛忿朕屢

戒飭而不能悛至於妄殺胥吏殺獸醫殺火者又殺馬軍

此罪難恕而又殺天長衛千户吳富此尤不可恕也富自

幼從朕有功無過顯因利其所獲孳畜殺而奪之朕欲加

以極刑恐人言天下甫定卽殺將帥欲宥之則死者何辜

今乃論功封以侯爵謫居海南分其祿爲三一以贍富之

家一以贍馬軍之家一以養其老母妻子庶幾功過不相

掩面國法不廢也若顯所爲卿等宜以爲戒 上大宴羣

臣宴畢因語之曰天下大業以艱難得之必當以艱難守

之卿等今皆安享爵位不可忘艱難之時人之常情每謹

于憂患而忽于晏安不知憂患之來常始于晏安也今日

與卿等晏飲極歡恐久而忘其艱難故相戒免明日徐達

率諸將詣闕謝 上退御華盖殿賜達等坐從容語之曰

曩者與卿等初起本圖自全非有意於天下及渡江以來

觀羣雄無救民之心徒爲生民之患若士誠恃其財富侈

而無節友諒恃其兵強暴而無恩朕獨恃卿等一心共濟

艱危初與二寇相持人有勸朕先擊士誠以爲士誠內近

友諒稍遠若先擊友諒則士誠必乘我後此亦一計然不

知友諒剽而輕士誠狡而懦友諒之志驕士誠之器小志

驕則好生事器小則無遠圖故友諒鄱陽之役與戰宜速

吾知士誠必不能越姑蘇一步以爲之援也向若先攻士

誠則姑蘇之城幷力堅守友諒必空國而來我將撤姑蘇

之師以禦之則疲于應敵事有難爲朕之所以取二寇者

固自有先後也二寇旣除兵力有餘鼓行中原宜無不下

或勸朕盪平羣寇乃取元都若等又欲直走元都兼舉隴

蜀皆未合朕意朕所以命卿等先取山東次及河洛者先

聲旣震幽薊自傾且朕親駐大梁止漳關之兵者知張思

道李思齊王保保皆百戰之餘未肯遽降急之非北走元

都則西走隴蜀幷力一隅未易定也故出其不意反斾而

北元衆膽落不戰而奔然後西征張李二人望絕勢窮不

勞而克惟王保保猶力戰以拒朕師向使若等未平元都

而先與之角力彼人望未絕困獸猶闘聲勢相聞勝負未

可知也事勢與友諒士誠又正相反至于閩廣傳檄而定

區區巴蜀恃其險遠此特餘事耳若等可以少解甲冑之

勞矣於是達等皆頓首謝○設壇親祭戰没功臣幷及軍

士且撫養其父母子孫俾食其祿羣臣莫不感動○上朝

罷退坐東閣召諸武臣問之曰爾等退朝之暇所務者何

--

事所接者何人亦嘗親近儒生乎往在戰陣之閒提兵禦

敵以勇敢爲先以戰闘爲能以必勝爲功今閒居無事勇

力無所施當與儒生講求古之名將成功立業之故事君

有道持身有禮謙恭不伐能保全其功名者何人驕淫奢

侈暴横不法不能保全終始者何人嘗以此爲鑒戒擇其

善者而從之則可與古之名將並矣○户部言陝西察罕

腦兒之地有大小鹽池請設鹽課提舉司撈鹽夫百餘人

蠲免雜役專事煎辦行鹽之地東至慶陽南至鳳翔漢中

西至平凉北至靈州募商人入粟中鹽粟不足則以金銀

被帛愚驢牛羊之類驗值準之如此則軍儲不乏民獲其

利從之○大明志書成○建奉先殿於乾淸宮左自太廟

一歲五享之外每日焚香朔望薦新節序及生辰皆於此

祭祀用常饌行家人禮○命京都府州縣及里社皆設壇

祭無祀鬼神

辛亥洪武四年

正月左丞相李善長乞致仕許之賜臨濠田若干頃佃户

一千五百户守墳人户一百五十户儀仗户二十家仍詔

善長董建中都宮殿○詔給賜公侯徐達等臨濠田地佃

户守墳人户儀仗户各有差○賜誠意伯劉基歸老鄕里

○僞夏明昇尙據巴蜀 上乃祀吿于上下神祗命諸將

分道伐之湯和爲征西將軍同楊璟廖永忠周德興曹良

臣等率京衛荆湘舟師由瞿塘趨重慶傅友德爲征虜前

將軍同顧時陳德汪興祖等率河南陝西步騎由秦隴趨

成都 上密諭傅友德曰蜀人聞吾西伐必悉其精銳東

守瞿塘北阻金牛若出其意外直擣階文門户旣隳腹心

自潰兵貴神速但患不勇耳○上謂中書省臣曰今日天

寒有甚於冬京師尙爾況北邊荒漠之地永厚雪深吾守

邊將士甚艱苦爾中書其以府庫所儲布帛製綿襖加給

蔚朔寧夏等處將士○御史臺進擬憲綱四十條 上親

加剛定○中書省臣上天下府州縣官之數○製玉圖記

二一賜皇太子文曰大本堂記一賜中官文曰厚載之記

二月以刑部郎中劉惟謙爲尙書○親策試進士吳伯宗

等及第出身有差伯宗撫州金谿人○上謂中書省臣曰

今天下已定致治之道在於任賢旣設科取士令各行省

連試三年庶賢才多而官足任使也自後則三年一舉著

爲定例○定文武官歲祿○諭中書省考古先聖帝賢王

以及歷代帝王會主中原安人民者皆春秋祭於陵寢禮

部定議合祭帝三十五

 在河南者十陳州祭伏羲商高宗孟津縣祭漢光武洛陽縣祭漢明帝章帝鄭州祭周世宗鞏縣祭宋太祖太

 宗眞宗仁宗在山西者一榮河縣祭商湯在山中者一須成縣祭唐堯曲阜縣祭少吳在北平者三內黃壽祭

--

 商中宗滑縣祭顓項高辛在湖廣者二鄠縣祭神農寧遠縣祭䖒舜在浙江者二會稽縣祭夏禹宋孝宗在陝

 西者十五中都縣祭黃帝咸陽縣祭周文王風王成王慶三宣王漢高帝文帝景帝興平縣祭漢武帝長安縣

 祭漢宣帝三原縣祭唐高祖醴泉縣祭唐太宗蒲城縣祭唐憲宗涇陽縣祭唐宣宗

周德興率指挥胡海等取蜀之龍伏隘進奪覃垕溫湯關

○廣德侯華高卒追封巢國公塑像功臣廟

閏二月命禮部議定內官品秩

命大將軍徐達往北平操練軍馬葺治城池濟南濟寧靑

菜徐州等衛悉聽節制

命馮勝往陝西繕修城池

命鄧愈往襄陽訓練軍馬運糧餉以給軍士

以刑部都中劉維謙爲尙書

祠祀元御史大夫福壽

三月湯和等克蜀歸州取桑植芙蓉洞及覃垕茅岡寨○

故元𨖚陽行省平章劉益藉其軍馬錢糧之數幷𨖚東州

郡地圖遣使奉表來降 上嘉其誠遣斷事官吳立持詔

往諭置𨖚東指揮使司以益同知指挥事○復命永嘉侯

朱亮祖爲征虜右副將軍率兵往助伐蜀大會征進

四月傅友德等進兵克蜀階州文州先是友德受命馳至

陝集諸道兵揚言出金牛而引兵趨陳倉選精騎五千爲

前鋒攀緣山谷晝夜兼行大軍繼之直抵階州蜀守將丁

世珍拒戰友德擊敗之生擒其將雙刀王等遂克階州將

至文州蜀人斷白龍江橋友德督兵修橋以渡至五里關

世珍復集兵據險都督汪興祖躍馬直前中飛石死友德

怒奮兵急攻破之世珍僅以數騎遁遂拔文州○楊璟等

進攻蘷州不利先是蜀人自謂瞿塘天險遣平章莫仁壽

守之以銕索橫斷關口聞王師臨境又遣僞丞相戴壽平

章鄒興副樞飛天張益兵固守於銕索外北倚羊角山南

倚南城寨鑿兩岸壁引親爲飛橋三平以木板置砲石以

拒我師璟遣指揮韋權帥兵出赤甲山以逼蘷州指揮李

某出白鹽山攻南城寨璟與都督王𥳑出大溪口進攻瞿

嚮戰不利赤甲白鹽之師亦退遣歸州湯和廖永忠等亦

以江水暴漲不能進駐師大溪口○傅友德旣克階文遂

進白水江蜀人望風驚遁遂克綿州至漢口阻水不得渡

乃令軍中造戰艦百餘艘艦成將進兵漢州欲以軍中消

息達湯和而山川懸隔適江水暴漲乃以木牌數千書克

階文綿漢日月投漢江順流而下蜀守者見之爲之解體

友德進逼漢州僞守將向大亨悉兵迎戰友德擊敗之戴

壽聞友德兵下漢江乃分瞿塘兵與太尉吳友仁還援漢

州以保成都旣至友德下令諸將曰彼勞困遠來聞大亨

兵敗衆必洶洶一戰可克也乃親率師迎敵壽兵大敗遂

--

拔漢州擒其招討黃龍萬户梁士達等壽與大亨奔成都

友仁走古城友德追擊之擒殺二千餘人友仁自古城遁

還保寧○詔免江西兩浙田租○時湯和等師駐大溪口

欲候水平方進 上聞之乃詔和曰傅將軍率精銳冒險

深入克諸州今次于平川蜀無險可恃正當水陸並進使

彼疲於奔命平蜀之機正在今曰若候水退然後進師豈

不失機悮事朕前日所以語爾者獨不記憶乎何怯之甚

也詔至廖永忠遂帥所部先次奮蘷府鄒興等拒戰永忠

分軍爲前後陣前陣旣接乃遣後軍兩翼傍出興兵大敗

明以復倂兵攻之擒其元帥龔興殺溺死者甚衆○以方

克勤爲濟南知府

 初至官榜于通衢諭以上愛元元之意民有不平皆得請府自言吏胥不得呵禁日引耆老端人訊以得失聘

 賢士爲師選補弟子員葺廟堂聞射圃日再視學親爲正句讀較社禮各立社學民墾廢田者閱三載乃稅丁

 產科徭均定等則凡有役使務徇民便尤愼于庶獄月錄日省時永嘉侯朱亮祖舟師數百艘北征河涸舟膠

 亮祖師卽趣五千夫浚河否則以軍法論克勤不忍勞民泣禱于天夜大雨數尺舟竟去

五月詔勸興禮俗○上與廷臣論刑罰御史中丞陳寧曰

法重則人不輕犯吏察則下無遁情 上曰不然法重則

刑濫吏察則政苛鉗制下民而犯者必衆鉤索下情而巧

僞必滋夫壘石之岡勢非不峻而草木不茂金銕之溪水

非不淸而魚鱉不生古人立法置刑以防惡衛善故唐虞

畫衣冠異章服以爲戮而民不犯秦有鑿顚抽脇之刑參

夷之誅而囹圄成市天下怨叛所謂法正則民愨罪當則

民從今施重刑而又委之察吏則民無所措手足矣朕聞

帝王平刑緩獄而天下服從未聞用商韓之法可致堯舜

之治也寧慙而退

六月永忠至瞿塘關山峻水急銕索飛橋横據關口舟不

得進乃密遣壯士數百人舁小舟踰山渡關以出其上流

人持糗糧帶水筒以禦飢渴蜀山多草木令軍士皆衣靑

蓑衣魚貫出崖石閒蜀人不之覺也度其已至乃率精銳

出墨葉渡分爲兩道夜以一軍攻其陸寨一軍攻其水寨

攻水寨壯士皆以銕裹船頭置火器而前蜀人盡銳來攻

永忠已破其陸寨矣旣而將士舁舟出江者一時俱發上

流揚旗鼓噪而下蜀人出不意大駭下流之師亦擁舟前

進發火砲火筒夾擊大破之其將鄒興中火箭死遂焚其

三橋斷其橫江銕索擒僞同僉蔣達等八十餘人斬首千

餘級溺死者無算飛天張鐵頭張等皆遁去永忠入蘷府

明日湯和兵亦至永忠乃與和分道並進和率步騎永忠

率舟師約會于重慶永忠師行沿江州縣望風奔附乘勝

抵重慶次銅爐峽明昇君臣大懼其右丞劉仁勸昇奔成

都昇母彭氏泣曰事勢如此縱往成都不過延命旦夕何

--

益仁曰然則奈何彭氏曰大軍入蜀勢如破竹今城中軍

民雖數萬皆膽破心碎豈能効力若驅之拒戰所傷必多

終亦不免也不如早降以免生靈於鋒鏑昇遂遣使詣永

忠納欵永忠以湯和未至辭不受後數日湯和至重慶會

永忠以兵至朝天門外明昇面縳銜璧與母彭氏及羣臣

奉表詣軍門降和受璧永忠解縳承制慰撫下令將士不

得侵掠送明昇赴京師

七月傅友德克成都先是友德進兵圍成都戴壽向大亨

拒戰以象載甲士列于陣前友德命以毒矢火器衝之象

中天却走自蹂死者甚衆友德亦中流矢會湯和遣人報

重慶之捷及撫諭戴壽向大亨等家令其子弟持書往成

都招諭壽等遂無闘志舉城降成都平友德分兵會朱亮

祖徇未下州縣崇慶僞知州尹善淸拒戰擊斬之進克保

寧執吳友仁蜀地悉平得蜀金寶玉冊銀印五十八銅印

六百四十路府七元帥府八宣慰宣撫司二十五州三十

七縣六十七○以李守道詹同爲吏部尙書諭之曰吏部

者衡鑑之司鑑明則物之姸媸無所遁衡平則物之輕重

得其當盖政事之得失在庶官任官之賢否由吏部任得

其人則政理民安任非其人則瘝官曠職卿等居持衡秉

鑑之任宜公平以辨別賢否無但碌碌取充位而已也○

上謂詹同曰論事當覽往古卿儒者宜知古帝王爲治之

道同對曰帝王之治無過于唐虞三代 上曰三代而上

治本于心三代而下治由乎法本于心者道德仁義其用

無窮由乎法者權謀術數其用易敗爲治者違乎道德仁

義必入于權謀術數擇術不可不愼也○尙書詹同陶凱

及協律郎冷謙等制宴樂九奏樂章成其曲一曰本太初

二曰仰天明三曰民初生四曰品物亨五曰御六龍六曰

泰階平七曰君德成八曰聖道成九曰樂淸寧先是 上

厭前代樂章率用腴詞或鄙陋不雅乃命凱等更制其詞

至是 上之命協音律者歌之謂侍臣曰禮以導敬樂以

宣和不敬不和何以爲治元時古樂俱廢惟淫詞艷曲更

唱迭和又使胡虜之聲與正音相雜甚者以古先帝王祀

典神祗飾爲舞隊諧戲殿庭殊非所以導中和崇治體也

今所製樂章頗協音律有和平廣大之意自今一切諠譊

淫蕩之樂悉屛去之

 冷謙字啟敬杭州人精音律善瑟工畫元未黃冠隱吳山飄然塵外國初召爲太常協律郎郊廟樂章名所裁

 定謙常受仙術有友貧不能自存求濟謙曰吾指汝一所往焉愼勿多取過分乃于壁閒畫一門一鶴守之令

 其人敲門門忽自開入其室金寶充牣盖朝廷內帑也其人恣取以出而遺其引他日庫失金守庫吏得引以

 聞報其人訊之詞及謙因倂逮謙謙索少水救渴逮者以甁汲水與之謙且飲且以足插入甁中其身漸隱逮

 者驚曰汝無然吾輩皆坐死矣謙曰無害汝但以應至御前 上問之輙于甁中應如響上曰汝出見朕朕不

--

 殺汝謙對臣有罪不敢出 上怒擊其甁碎之片片皆應終不知所在白是不復見移檄四方物色之竟不能

 得所載冷啟敬事與漢左慈絕相類似涉誕幻然觀卿伯溫嘗爲啟敬賦吳山泉石歌張三丰題其所繪蓬萊

 仙奕圖則其人固有仙風道骨且事蹟散見于震澤長語雙槐歲抄皇明題要諸書紀載頗詳則其事固不可

 謂無

立徐王廟于宿州王姓馬 高皇后父也 后正位宫闕

乃追封爲王母鄭氏爲徐王夫人以無他繼嗣因立廟于

太廟之東歲時致祭旣而 上以稽典禮古無其義于是

乃命有司卽王所居州鄕立廟設祠祭器每歲春秋奉祭

○置定遼都衛指揮使司以馬雲葉旺爲都指揮使先是

遼陽劉益旣來降授官未幾故元平章洪保保馬彥翬共

謀殺益其右丞張良佐左丞房暠擒彥暈殺之保保走故

元將呐哈出營遼東之衆因推良佐等權衛事良佐遣使

械送殺益逆黨平章八丹知院僧兒等至京且言本衛地

方遼遠僻處海隅肘腋之閒皆爲敵境乞留朝廷所遣斷

事吳立鎮撫軍民 上以立與良佐暠俱爲遼東指揮旣

而本衛復奏言呐哈出據金山擾邊爲患乞益兵爲備及

遣黃儔以書諭呐哈出被拘不還于是大爲保固疆圉之

計乃置都衛以雲興旺爲都指揮總轄遼東諸衛軍馬鎮

禦時遼東反側尙多雲等由登萊渡海頓兵金州招降故

元參政葉廷秀攻走平章高家奴遂進至遼東完城繕兵

嚴設守備一方遂安○存心錄成 上覽之謂諸儒臣曰

朕聞歷代賢君事神祗肅故休徵類應及乎衰世之君違

天慢神感召災譴朕爲是懼每於臨祭必誠必敬故命卿

等編此欲示鑒戒夫水可以鑒形古可以鑒今是編所載

豈惟行之於今將俾子孫以爲法守○初保寧有韓氏女

年十七避亂僞爲男子服混處民閒旣而被虜居兵伍中

七年人莫知其爲女子後從玉珍兵掠雲南遇其叔贖之

歸成都人稱爲韓眞女○占城國王阿答阿者遣其臣答

班瓜十農來朝奉表言曰大明皇帝撫有四海如天地覆

載日月照臨阿答阿者欽蒙以金印封爲國王感戴倍萬

惟是安南侵擾疆域殺掠吏民伏願垂慈賜以兵器樂人

俾安南知我占城乃聲敎所被之地庶不敢欺凌 上感

其意及答班瓜十農陛辭命中書省移咨其國王云占城

安南卽皆臣事朝廷同奉正朔而乃擅自搆兵旣失事上

之禮又失交鄰之道已咨安南卽日罷兵爾國所請兵器

朝廷若以與爾則是助爾相攻甚非撫安之義又所請樂

人語音有華夷之異難以發遣若爾國有能習中國華言

可敎以音律者擇數人赴京習之幷諭福建行省占城海

舶貨物皆免征以示懷柔之意○司業宋濂坐考祭禮遲

滯謫知安遠縣

--

八月改制用寶金牌付中書省與大都督府各收掌之凡

有詔急令調軍省府各出所藏金牌入內請寶如大都督

府先奉旨亦如之其有不行約會者以奸臣論○遣佛麻

國故民掜古倫持詔往諭其國俾知大明平定四海之意

○是月復開科鄕試○上手書問劉基以天象事基條答

上言以爲雪霜之後必有陽春今國威已立宜少濟以寬

上以其書付史館或有言殺運三十年未除者基曰若使

我當國掃除俗幣一二年後寬政可復也

 按殺運直至永樂靖難後始除

南番暹羅國王參烈昭毘牙渤泥國王馬謨沙三佛齊國

王哈喇禮八剌十各遣使臣奉金葉表文來朝貢○日本

國王良懷遣使朝貢○守禦北平華雲龍統兵至雲州緝

知故元平章僧家奴營于牙頭夜分精兵襲之突入其營

擒僧家奴盡俘其士衆駝馬復至上都大石崖攻克劉學

士等寨擊敗驢兒國公於高州武平虜衆悉北奔又遣指

揮孫恭等領官軍口北招諭故元惠王伯都不花儲王伯

顏不花宗王伯帖木兒太尉蠻子等幷部下將士悉降獲

金寶二金印一金字團牌九銀字團牌二皆送京師 上

喜賜伯都不花等第宅幃幔什器衣服有差○明昇及其

官屬至京朝見制赦其罪封昇爲歸義侯賜居第京師

上親製平西蜀文以紀傅廖二將之功

 草木子記後以海舟載明昇同歸德侯陳理往高麗飄飄然入于海矣述遺云洪武五年正月徙理昇于高麗

九月 上觀大學衍義至晁錯謂人情莫不欲壽三王生

之而不傷眞德秀釋之曰人君不窮兵黷武則能生之而

不傷顧謂侍臣曰晁錯之言所該者廣眞氏之言所見者

切古人云兵者凶器聖人不得已而用之朕嘗思爲君恤

民所重者民刑濫刑者陷人于無辜黷兵者驅人于死地

有國者當深戒也

十月 上謂中書省臣曰祥瑞災異皆上天垂象然人之

常情關禎祥則有驕心聞災異則有懼心朕常命天下勿

奏祥瑞共災異卽時報聞尙慮臣庶罔體朕心遇災異或

匿而不舉或舉而不寔使朕失致謹天戒之意中書其行

天下遇有災變卽以寔上聞○平蜀諸將班師還京論功

賞傅友德廖永忠各白金二百五十兩彩段二十表裏餘

將士各有差以楊璟無功不賞又詔汪興祖以有過從征

没于王事仍授以原封侯爵賜鐵劵子孫世襲

十一月冬至祀天於圜丘 上御奉天殿百官行慶成禮

○命自今官吏犯贓罪者無貸元末仕進者各賂遺權要

邀置官爵下至州縣簿書小吏非納賂者不獲進 上深

知其弊嘗曰此弊不革欲成善治終不可得故有是令

--

 按宋初嚴賊吏之誅天下遂治後稍弛而張淸鄭餘慶輩以賦敗者猶杖脊遠配故終宋世多厲廉節至元而

 漫無忌憚無怪其亂亡也我 祖深懲此弊設犯贓無貸之令尋製大誥三編巾戒不已豈非萬世聖子神孫

 所當導行而大小臣工永爲警懼者與

上御武樓指揮郭英等侍側 上謂英等曰朕嘗思保天

下汝等能思保身家乎英曰臣性至愚亦嘗念及此 上

曰朕命軍士往臨濠造宮殿汝等又役之爲私室是保身

家之道與英等駭愕請罪 上曰朕每思所以保汝輩之

道汝輩乃不思保其身誠愚也昔朕皇考嘗言凡人守分

植財如置田獲穡歲有常入用之無窮若悖理得財如貪

官汚吏獲利雖博有喪身亡命之憂今汝等有勛勞千國

朕旣䣾縣爵祿是卽恆產能守而勿失子孫永賴不然將

無後憂乎

十二月漢中府知府費震有罪逮至京詔釋之

 初震在漢中多善政值大軍平蜀之後陝西旱飢漢中尤甚鄉民多聚爲盜莫能禁戢是時府倉儲糧十餘萬

 石震卽日發倉令民受粟自是攘竊之盜與鄰境之民來歸者令爲保伍驗丁給之賴以全活者甚衆至秋大

 熟民悉以粟還倉 上聞而嘉之至是以他事被逮上曰震良吏也釋之以爲收民者勸初爲古水州知州

 亦以寬惠愛民有善政後累官至户部尙書



皇明從信錄卷五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