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文獻通考 (四庫全書本)/卷13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百三十八 皇朝文獻通考 卷一百三十九 卷一百四十

  欽定四庫全書
  皇朝文獻通考卷一百三十九
  王禮考十五
  大狩
  等謹按古者蒐苖獮狩之典所以講武事而數軍實其事與振旅治兵相表裏降及兩漢射熊長楊之館校獵廣成之苑詞臣鋪張形於賦頌唐開元禮有田狩儀宋初恒以秋冬或正月田於四郊元時御位及諸王位下皆有打捕獵户而近郊捕獵則謂之飛放今之
  南苑即元飛放泊也明時亦稱南海子置海户千餘守之永樂天順間常蒐獵於此我
  朝以神武定天下
  太祖
  太宗開國之初常率諸貝勒大臣親行校獵申嚴軍令賞
  罰必當
  世祖一統中外嵗時
  行幸南苑間或
  幸塞外行圍以習武備
  聖祖際承平之運自三孽平定以後兵革不試然猶時巡塞外建
  山莊於熱河每嵗避暑於此䝉古諸部獻其牧地以為
  至尊肄武合圍之所秋時大獮名王扈從射獵奔走恐後畏威懐徳悉主悉臣盖於講武示度之中寓柔逺綏邊之畧視古所稱為乾豆為賔客而有事者規模更宏逺矣我
  皇上恪遵
  家法每嵗
  巡幸木蘭舉行秋獮之典四十九旗及喀爾喀青海王公分班入覲負弩先驅一如故事加以
  天威逺暢西域蕩平康居大食之名王布露大宛之貢
  使投誠歸命稽首塞垣者莫不瞻仰
  清光蹈舞震讋所以法
  天行繩
  祖武鑒文恬武嬉之失而
  厪持盈保泰之衷訓武習勤治内安外用永固此丕丕
  基也猗歟盛哉
  天命十年四月
  上自瀋陽城出獵初
  上命族弟王善等統兵征東海瓦爾喀部有功至是軍還上自瀋陽城出畋迎之翼日至避䕃地行獵凡四日㑹於
  木户洛地王善等率衆軍士朝謁
  上以所獵獸百餘賜之
  天聰二年十二月戊子
  上率諸貝勒羣臣出獵於東北四百里外三窪地方是行
  
  上親殪五虎從臣皆驚服神勇下令諸貝勒射中之獸有争論者付審理官騐對勿明言諸貝勒射中何處争論之人射中何處但匿名騐傷即付傷痕相符之人
  四年十一月己邜
  上幸札木谷行獵時節𠉀嚴寒隨獵之人俱苦寒瑟縮垂
  帽䕶面及耳
  上諭窄帽手不入袖控縱馳射若不知寒漢人𫎇古各官
  莫不稱異
  六年十月己巳
  上行獵至新哈達地方庚午獵於費徳里山甲戍上還瀋陽
  諭諸貝勒大臣曰凡出兵行獵時有為盗者論罪大小或殺或鞭乆著為令乃此畨行獵仍有盗鞍轡䩞屉等物者是法令不彰而人不遵守也夫蒐苖獮狩原以講習武事必紀律嚴明然後人不敢犯今行獵兵少尚多犯法若師行動衆將何以約束之乎爾諸貝勒大臣其徧行親察嚴加懲治於是諸貝勒大臣等嚴查緝獲
  上以就彼地處分恐衆人不知令攜至瀋陽梟首以狥丁
  
  上率諸貝勒出地載門往獵於葉赫地方庚寅
  上行圍
  諭諸貝勒曰爾等不可以獵人所射之物冒為己之所射而奪取獵人誰不懼爾諸貝勒若爾等强為已有而奪之誰敢抗拒時阿薩蘭布庫侍側
  上目之曰如彼最稱强勇我若令之仆彼敢不仆乎遂以手指阿爾薩蘭令之仆即仆因
  諭曰爾等若强奪獵人之物亦如是也自後獵人不得以己之所射因貝勒之故而讓之宜各就獸被傷處審騐真偽再令隨爾等之綿甲軍各立誓倘再有厮卒人等盗取馬絆䩞轡等物者罪及其主决不姑宥至爾等之厮卒出入圍場者俱不得攜帶弓矢違者罪之
  十二月癸酉
  上率諸貝勒出獵至撫順所有獵卒八人强取民間積薪
  各鞭二十七集八旗大臣
  諭之曰自今以後不許私入莊屯擅取堆積柴薪行獵時山木亦不得砍伐違者執究庚辰獵於厄野地方辛巳
  以從獵者亂行復
  諭每旗令大臣一人専私統轄有不隨札蘭牛录行走逗留失次者皆執治之
  七年十一月辛亥
  上率諸貝勒往獵於葉赫地方癸丑
  諭隨獵大臣官員軍士等曰凡行獵處有擅入圍中者貝勒罰良馬一匹札蘭額真罰銀十五兩旗長罰銀十兩閒散人罰銀九兩離伍退後者與入圍同罪遇榛葦而規避不入者亦罪之見野豕成羣不驅入圍入而向外逐射者亦罪之見猛獸在易射之地則往告貝勒在險地則令原派勞薩等入捕之其餘閒散厮卒宜令在後有射中麅鹿帶箭走入圍中者即告於所在貝勒准其追尋不告而私尋者罪之
  八年十一月甲戍
  上率諸貝勒獵於䝉古地方乙亥
  諭從獵者曰蒐苖獮狩古人原以之講武須有紀律若猝遇猛獸不可輕射毋許一二人逗留在後有逗留者執之若遇黄羊勿逼近追逐恐逼逐之反致從後逸出爾等各按汎地分圍駐守帶傷之獸不可隠藏馬之覊靮鞍韉毋相私竊違者罪之
  九年六月癸邜
  上諭諸貝勒大臣曰昔
  太祖時曾禁諸貝勒子姓不許郊外放鷹今聞違背禁令仍復擾民此風漸不可長放鷹之人應自備牛羊以供諸人食用不宜需索民間若剥削小民而取其牲畜貧民何以堪此且朕凡行師出獵雖嚴寒之時皆駐蹕郊野不入屯堡亦恐耗損民物耳嗣後放鷹之人如擾民不止事發之後决不輕恕
  十一月癸亥
  上與諸貝勒率兵三千往獵於長嶺丙寅傳
  諭從獵者曰凡札蘭章京該管汎地務宜申明約束遇野豕及熊勿射但向圍内逐之若遇虎遣人奏聞並傳報諸貝勅隨後躡其蹤若朕及諸貝勅已射之獸從人尾追勿因追獸脱走而奪他人所射之獸倘有奪取者許同赴騐傷官處察視
  上遂由長嶺厯米鴉湖䝉古莫落科及鳩緑哈達諸地射
  獵凡十有二日
  上射殪虎四鹿麅野豕共一百二十八
  崇徳二年閏四月乙邜
  上率諸王往獵於葉赫地方丙辰
  上渡遼河行獵時有䕶軍統領哈寧噶巴都禮等率獵人
  前後離伍行
  上怒責之曰爾等皆習熟畋獵之人凡獵必先整圍塲然後併力合圍乃可獲獸今爾等漫無紀律或前或後何獸之可得耶此皆該管章京懦弱不能約束之所致今姑寛宥後再如此定治以重罪
  七年十一月甲戍
  上率諸王貝勒羣臣出地載門行獵於勒克地方丁丑上由鐡嶺獵於開原丁亥獵於呉牙漢地方見有帶傷之鹿從正白旗汎地奔走傳令射之正白旗人俱不射鹿遂逸去
  上怒集從獵衆官
  諭曰夫疲馬力以行獵者原欲公同合力射獸耳在事之人不分彼此遇獸即當射殺不射不殺何能有獲朕親令正白旗人追射帶傷之鹿竟觀望不射聴其逸出不可不加懲治於是執札蘭章京等官更畨鞭責復以正紅旗札蘭章京道喇哈寧噶汎地有帶傷野豕逸出亦鞭責之
  順治三年十月禁官員人等於近京百里内圍獵貝勒以上欲獵於百里外者必請
  㫖方行違者治罪
  八年九月禮部擬定儀注凡
  車駕出獵外藩王以下公以上於行在朝見賜宴各官侍班鳴贊唱賛行禮如不賜宴不侍班行禮亦不唱贊從之
  十年三月
  上幸南苑行圍
  南苑方一百六十里在永定門外二十里元為下馬飛放泊明永樂中增廣其地以為蕃養禽獸種植蔬果之所中有海子大小凡三自萬泉莊平地湧泉滙注於此四時不絶有晾鷹臺亦名按鷹臺皆元舊也禁城北有海子故此别名南海子
  本朝設總管防禦等官守之周圍繚以垣墻四達為門時
  命禁旅行圍以肄武事
  等謹按
  南苑行圍
  世祖親政以後
  聖柤御極之初嵗每舉行
  皇上踐阼以來亦嵗時習武於此比於周之靈囿漢之上林兹特舉一以見例其餘不復備載云康熈二十年十二月甲戍
  上幸米峪口乙亥
  上聞居民有為虎傷者是日圍獵南山
  上親殪二大虎并一小虎民絶虎患
  二十一年二月
  上巡幸盛京辛丑
  上出山海闗行圍壬寅次中後所癸邜次寧逺州丙午次
  廣寧縣皆行圍
  三月丁巳
  上自盛京至琉璃河戊午次札凱皆行圍庚申
  上巡幸烏喇地方行圍辛酉次鄂爾鐸哈噠壬戍次哈噠畢喇癸亥次喇湖塔鄂佛羅甲子次庚額乙丑次庫魯戊辰次阿爾灘諾門己巳次色穆懇畢喇皆行圍
  四月辛巳
  上自烏喇囘鑾己丑次噶哈達巴漢辛邜次威逺堡壬辰
  次三塔堡皆行圍甲辰
  上在沙嶺城行圍甲辰
  上在寧逺州行圍
  等謹按我
  
  列聖相承神武天縱是嵗
  聖祖仁皇帝巡幸盛京出山海闗抵廣寧次烏喇途間親御王弧行校獵之典嗣後每嵗出口行圍或一嵗再舉
  毎合圍時射殪虎豹甚多我
  皇上恪遵
  祖制嵗幸木蘭以習勞肄武吉日教獮獲禽無算恭讀
  記注所載
  御箭射中虎豹熊羆應弦即仆者無日無之兹故不能備録非如周易之獲三狐雅詩之殪大兕以偶然命中誇耀簡册也
  丙寅
  諭寧古塔將軍巴海副都統薩布素瓦禮祐等曰圍獵以講武事必不可廢亦不可無時冬月行大圍臘底行年圍春夏則視馬之肥瘠酌量行圍令貧人採取禽獸皮肉須預先傳明日期以便遵行所獲禽獸均行分給圍獵不整肅者照列懲治不可時加責罰苛求𤨏屑遇有猛獸須小心防禦以人為重勿致悞有所傷
  十一月定派兵口外行獵之制是月戊辰議政王大臣等奏口外一年兩次行獵講武事宜
  上曰一次行獵每佐領派䕶軍三名驍騎七名太多若口外一時不得水草不亦難乎尚書杭艾等奏曰議政王大臣曾議及此但既為講武不便太少在外分作兩班行獵亦不為多口外地方水草似不缺少
  上曰一年兩次行獵専為講武與行兵無異校獵紀律自當嚴明從前行獵之人概令帶旗不許擅射今既講武若槩令帶旗不許馳射何以習武此行獵於三四人内令一人帶旗其餘俱令馳射如此遞換帶旗遞換騎射則均可練習武事𨗳獵章京最為𦂳要應於章京侍衛内揀選才優者委任其行獵紀律當作何嚴明預令通曉著議政王大臣再議具奏至十二月甲戍朔議政王
  大臣等遵
  㫖議定行獵紀律入奏得
  㫖兵數太多駐營之地水草必致艱難朕意一年派兵一萬二千名分為三班一次行獵撥兵四千於四月十月十二月令其前往行獵則兵既少水草易得人馬俱不致困乏近見部院衙門官員不諳騎射者多以前亦有派往出征者此行獵亦著一併派出令其嫺習騎射
  二十二年三月戊午
  諭派出行獵諸王大臣等曰圍獵之制貴乎整嚴不可出入參差令左翼官在左右翼官在右統轄而行宗室公等毋得越圍塲班次在後逗留如或逗留則衆人停待圍塲必致錯雜爾等須嚴加管轄先是宗人府題分派
  諸王三班行獵事宜
  上曰爾等如何分派和碩安親王岳樂奏曰臣等為便於
  行走各視其家族分派
  上曰行獵雖係習武亦有整飭號令之事一班之内皆派一旗一家之王恐圍塲中不便彼此争論隨取擬派人
  名參互更定復
  申諭訓飭之
  六月
  上幸古北口外行圍
  等謹按
  實録
  世祖章皇帝順治四年
  駕出張家口行獵八年
  駕出獨石口行獵次上都河由古北口入塞外行圍實始
  於此
  聖祖仁皇帝屢
  幸塞外舉蒐田之典𫎇古諸藩獻㳺牧之地周千有餘里規以為圍塲即所謂木蘭也嗣後每嵗
  車駕避暑塞外至秋進哨行圍率以為常間於冬月再出
  口校獵
  聖躬之不自暇逸如此兹不復具載而謹誌其縁起云二十三年設虎鎗營時黒龍江將軍送精騎射善殺虎新滿洲四十人到京令分隸上三旗設虎鎗營總統一人以内大臣或侍衛充每旗設虎鎗總領以大臣侍衛叅領官員充凡
  大狩行田則從遇大獸則列鎗從之若
  命殺虎則以首先刺虎一二人名奏
  聞至雍正元年定每旗虎鎗總領二人虎鎗長七人副長七人三旗虎鎗凡六百人旗各二百人凡虎鎗總統總領皆著黃色馬褂鎗長紅色馬褂虎鎗人白色馬褂襟俱鑲以青
  四月令各省駐防官兵每年分班行圍江寧將軍瓦岱疏言請率標以下官兵一年兩次行圍得
  㫖瓦岱所奏極是各省駐防官兵若不令其每年行圍習武漸致怠緩軍士將流於玩愒為匪但江寧地方駐防雖乆向不曾令其行圍恐民人不知以為駭異著該督撫將習武行圍之處明白傳諭又恐軍士行圍借端搶奪騷擾地方著該將軍嚴行禁戢
  三十七年
  上巡幸盛京
  十月癸夘
  上於奇爾賽畢喇地方行圍射殪二虎其一虎卧於山下
  驚鳥鎗聲而起
  上隔澗發矢穿其脇虎應弦倒斃新滿洲俱大駭奏曰從
  未聞隔澗望影能射倒猛虎者也
  四十年
  上巡幸塞外行圍
  八月甲申
  上行圍發矢穿兩黃羊并射斷拉哈里木時近御諸台吉無不驚異奏曰即鳥鎗亦不能穿兩羊並拉哈里木我等自㓜從未經見如此射法
  上曰此亦借黃羊跳躍之勢故射穿耳
  四十二年建
  行宫於熱河曰避暑山莊自古北口至熱河
  車駕頓宿之所曰巴克什營曰兩間房曰王家營曰常山峪曰喀喇河屯自熱河至圍塲曰中闗曰波羅河屯曰張三營皆有
  行宫俱康熈年所建規制朴素有茅茨土階之風焉四十八年
  上巡幸塞外
  九月丁亥
  上於巴顔陀羅海獲異鹿藏其角内庫
  等謹按自古帝王之世河出圖洛出書麟遊於郊鳯翔於苑以凡景星慶雲白狼赤SKchar之屬罔不爭呈符瑞以光至治之隆
  聖祖仁皇帝登三咸五隂陽和而萬物序休氣充塞故山靈
  亦獻其奇異鹿所由獲也恭讀
  御製鹿角記有曰嘗閲武庫所藏
  皇祖時鹿角一記曰康熈四十八年九月五日
  上於巴顔陀羅海所獲其長自𠜶骨至尖各三尺九寸有十分寸之五兩尖抵直得七尺有九寸兩末徑距凡四尺义之數十有六最末者不尖而博狀如魚尾义如芝朶近𠜶者其圍八寸有十分寸之二既堅且澤不紾而昔景鑠哉是盖我
  皇祖神威所攝山靈不敢閟其珍用出瑞獸以燕聖人而什襲天府示我後昆俾無忘
  先烈誥戎益勤也臣等仰見
  聖祖仁皇帝内府珍藏詒謀深逺
  皇上頌揚
  祖徳乆而彌光豈特表希世之殊祥永無疆之休應已哉
  五十年
  上行圍自熱河啟行
  八月庚辰次鄂爾楚克哈達是日
  上哨獲大鹿十一船厰佐領那栁奏曰臣生長本地一日
  獲十一鹿者臣實未經見真神奇也
  上曰朕從來哨鹿行圍多所殺獲何神奇之有
  五十八年八月己未
  諭近御侍衛等曰朕於騎射哨鹿行獵等事皆自㓜學習稍有未合式處侍衛阿舒黙爾根即直奏無隠朕於諸事諳練者皆阿舒黙爾根之功迄今猶念其誠實忠直未嘗忘也朕自㓜至今凡用鳥鎗弓矢獲虎一百三十五熊二十豹二十五猞猁猻十麋鹿十四狼九十六野猪一百三十二哨獲之鹿凡數百其餘圍塲隨便射獲諸獸不勝紀矣朕曽一日内射兔三百一十八若庸常人畢世亦不能及此一日之數也朕所以屢諭爾等者以爾等年少宜加勤學凡事未有學而不能者朕亦不過由學而能豈生而能者乎
  六十一年
  上幸塞外行圍賞隨圍䝉古王貝勒貝子公台吉等衣物有差理藩院議定䝉古隨圍之多羅郡王四人各賞緯帽一綿龍縀袍一粧縀褂一佩帶一副韈靴一雙腰刀一撒袋一副弓矢具貝勒四人貝子二人公四人减腰刀撒袋弓矢餘與郡王同札薩克一等台吉一人减縀褂餘與貝勒貝子同台吉塔布嚢都統副都統參領佐領侍衛總管副管驍騎校等共四百二十二人各賞官用縀一隨圍驍騎長槍手鳥槍手前鋒䕶軍領催哈嘛爾嚮𨗳捕户等共千七百四十二人各賞銀六兩牽駝馬人及䝉古王等之隨從人共五百八十五人各賞青布一銀三兩
  九月乙酉
  諭議政大臣等從前曾有以朕每年出口行圍勞苦軍士條奏者不知國家承平雖乆豈可遂忘武備前噶爾丹攻破喀爾喀并侵擾我内地扎薩克至烏蘭布通朕親統大兵征討噶爾丹敗走後又侵犯克魯倫朕統兵三路並進至昭莫多剿滅之今策妄阿喇布坦無端侵犯哈宻地方朕徴發阿爾泰及巴爾庫爾兩路兵進剿策妄阿喇布坦聞之心膽俱碎乃遣策零敦多卜等潜往西藏刦掠毁壊寺廟土伯特地方已被殘蠧朕又遣大兵前往撃敗策零敦多卜等復取西藏救土伯特於水火之中我兵直抵西藏立功絶域此皆因朕平時不忘武備勤於訓練之所致也若聴信從前條奏之言憚於勞苦不加訓練又何能逺至萬里之外而滅賊立功乎爾等諸臣咸宜知之
  雍正八年四月令八旗侍衛執事人等學習步圍副都統劉汝霖等奏言漢軍人等應習步圍得
  㫖步行較獵甚為善事人人既得學習而於行圍之道亦得嫻熟爾等每年與其較獵一次不若多演數次為善嗣後於初冬行步圍時每一旗令行圍二三次其行圍之時著各該旗大臣等親身帶往於前一日奏聞每圍派侍衛打牲人鷹上人或二十名或三十名亦著前往如此則侍衛執事人等既得學習而兵丁等亦得嫻熟行圍之道矣






  皇朝文獻通考卷一百三十九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