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文鑑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百三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一百三十五 皇朝文鑑 卷第一百三十六
宋 呂祖謙 編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一百三十七

皇朝文鑑巻第一百三十六

 行狀

   馮侍講行狀      宋  祁

   張文定公行狀     宋  祁

    馮侍講行狀        祁

馮元字道宗年六十三公之先始平人四代祖官

廣州唐末闗輔亂不敢歸而劉氏據南海僑㫁士

人故三世食其禄 太祖定廣公之禰本劉氏日

御國除始為王官授保章正老病免遂占數都内

公少嗜學保章君不欲公疇其業使從故僕射孫

宣公授五經大義又友博士崔頥正逮冠彊立博

覽外嗛嗛若不足中敏力甚自經典故訓祖襲師

承穿穴筳楹皆能駕其説浸弄翰爲詞章黙而有

沉鬱之思出入服襃衣習矩步如大賔祭鄉人化

其謹至以俚語諺之不妄交遊惟樂安孫質吳陸

參譙夏侯圭相友善三人皆直諒而材故號四友

家貧盛冬無薪燎夜輙市瓻酒與圭對經研搉一

再酌以自温或達旦不瞑 真宗大中祥符元年

由進士調臨江縣尉再朞罷㑹講員缺詔冬集吏

能明經得自言試可公徃應令時諫議大夫謝泌

領選精果有風鑒見公儒者嘻笑曰吾聞古治一

經至皓首生能盡善也邪對曰達者一以貫之可

矣謝竒其對因抉經義疑晦者廷問參詰公條陳

詳詣言簡氣愿謝抵掌嗟伏即日聞上授國子監

直講由是名震京師公卿大夫家爭欲屈公授道

者久之遷廷尉平又兼崇文院檢討其八年程覆

俊選公待詔殿中帝讀易至泰卦命説其義公既

道繇象云云因本君臣感㑹所以輔相財成者帝

恱賜五品服稍親近之禁中建龍圖閣庋藏祕𠕋

置學士待制等員為搢紳譽處時用尚書工部郎

中李虚已兵部員外郎李行簡待制是時公仕資

淺故以太子中允充直閣直閣葢由公始數召入

與二李賜清間説易盡上下經帝嘗稱公誦説通

而不泥言外自有餘趣非專門一經士也俄改三

品服天禧元年以諫議大夫假節使契丹還遷太

常丞兼判禮院吏部南曹先是 今上在儲闈帝

欲得肅艾長者使之勸學訪於宰相時太尉文正

公以公對或者謂公言差少罷不用更用博陵

崔遵度四年遵度卒帝即擢公左正言兼太子右

諭德代其任它職如舊初文正聞公名而未之職

一日召至第先使諸子質經義密視其人淹粹亮

恪乃自見之授其老子它日令詣府與執政衆試

已而為帝言數矣故公之顯文正力焉公由孤生

挾儒術進出入十餘年鋗玉華緌與諸儒獻歌頌

數得進見 兩宫所以襃禮賜予尤渥便蕃光明

為時宗國器當世休之 今上嗣位改尚書工部

員外郎升為直學士兼侍講未幾孫宣公亦入露

門執經遞進公得孫同列以為寵孫得公亦自以

知人為多兩人提衡諷道上益嚮學俄兼㑹靈觀

副使知通進銀臺司兼門下封駮事天聖元年

登聞檢院明年判國子監三年改禮部郎中五年

同知貢舉時天下階計參陪公恊力程綜片善必

録雖鉤捶臬平不計其公未幾正為學士當是時

天子念先帝盛烈裁績信書為一王言故貳卿中

山劉公筠今資政殿學士常山宋公綬丞相頴川

陳公同領史事而已丞相為開封府浩穰劇三輔

乃罷史官諸公亟以公請詔從之書閲兩朝論次

筆削者衆至是襃懲謹嚴近古風烈矣其十一月

燎祭南郊為鹵簿使七年召入翰林為學士凡三

禁職皆天下選而公兼有且優為之又判尚書都

省俄為三班院嵗餘改吏部郎中八年以國書成

進諫議大夫充史館修撰九年為吏部流内銓兼

羣牧使明道元年十月既考室謝享宗廟又為鹵

簿使以赦令例遷給事中明年耕耤田使任如廟

禮俄為莊獻莊懿二太后園陵鹵簿使前此莊懿

之未祔也塴都城右郊公嘗假鴻臚䕶其葬及梓

宫之遷斥上沮溼近戚詆公監視亡狀十月解翰

林學士及侍講二職出守河陽辭得見上但頓首

引咎自請治郡滿三年奉計以報㑹太學官屬叩

丞相府上書留公柄臣悔欲弗遣公固願行到部

以清靜稱不作條教今左僕射王沂公自洛師入

覲為上言馮某東朝雋老不宜以纎芥棄外上亦

意合即日馳傳詔公景祐二年春二月至日自河

陽改禮部侍郎兼翰林侍講學士兼知審官院復

判太常禮院國子監公既還朝自以羽翼舊人身

託勸講宜出入諷議不苟黙而已乃獻金華五箴

弼違告猷詞兼婉切上納其戒優詔答之㑹上留

意雅樂閔經文殘缺規創大典夏四月詔公領修

樂書俄復為南郊鹵簿使管祥源觀事明年七月

書成上號其書為景祐廣樂記特遷戸部賞勞也

公素有蹠盭不堪趨拜四年春病寖劇告未滿三

月㑹小瘳公自力造朝未幾病復甚氣上遻害言

語後四月戊戌終于正寢上聞訃震悼以本曹尚

書告其柩賻錢三十萬絹百匹醪米牢具稱之愍

賵之所以優加君臣之際深矣公之配夫人周氏

封臨汝郡無息以兄之子大理評事譓為嗣公殁

夫人命譓以衰 絰即次於殯東㑹詔到門問公

親屬夫人即表公遺命詔可擢譓衛尉寺丞譓子

二人釋褐並為將作監主簿䘏孤厚忠之恩乃如

是是其德已侈大哉公自禠巾至捐館進階及勲

各六詔爵五封户五加而再實其食如今署焉志

閑素恬於仕進無表襮之飾雖當路諸公率賀弔

一與衆徃異時不造也門無雜賔惟經生朔望承

問及搢紳道義交數人而已接士以禮雖新進後

世與之均終日談便便惟謹無戲言墮色是以受

詔八主戎客於都亭館由慎恪以得之不呼僧及

道士嘗執親喪自括髮至祥練皆桉禮變服未始

為世之所為齋薦者惟卒哭後遇祭日與數門生

誦説孝經而已罕語浮屠氏亦不誦言排訾之熏

蒿禳𥙴可以動氣𦦨者皆不動近不問家産增損

晝治官事夜還讀書𥊍御亦簡其面故能多識博

練自臺閣文書故新品式叢夥紛厖有所咨訪者

咸能記之太學禁閣容巨三𡱈閲二十年仍其任

本不愆不忘故也尤精易及揚雄方部學𥘉公七

歳母夫人令授易是夕夢公吞紺蓮夫人旦而撫

公曰兒善讀此後必貴顯 真宗果以識抜晚年

愈刻志率三日一讀又欲爲子雲諸首作章句且

患宋衷陸績范叔明宋惟幹漫漶舛馳思盡黜之

最後得唐王涯註以爲差近先作釋文一篇欲遂

因王說而補正之亦終不果公嘗預註 先帝集

同修鹵簿記校後漢志孟子及律并義䟽采𫉬是

正多得其真同修玉牒分撰國朝㑹要未克就生

平著述無編次家人搜攟得數百篇清緻平粹及

在禁署益爾雅務為温純而采加焉居三城作詩

百餘章推已指物曠而不怨有雅人餘風性寛厚

多恕當官下未嘗以罪平鐫吏吏亦畏其明而安

其仁樂道人之善好與人為善無議事不肯自意

出大者薦之二府小者與其屬聮請類多不可紀

公一無建白者其逺名若此然内剛有守不流於

衆初善音者取上黨黍縱累為尺因裁十二律以

獻遂改大樂鍾石以合其私老師宿工者首䑕不

敢議後有建言其非者上未有以決遣中人即太

常下舍問公新樂以縱黍定尺寧有非邪公即擿

班固律曆志唐令兩説付中人因對古者横黍度

寸今以縱亂横其法非是中人馳入明日上坐邇

英閤語公曰尚考正大樂患其寖髙而急今也下

而緩二者不得其中失在律卿言是矣因出横黍

新尺示羣臣比縱尺差二寸一分而弱以校衡斗

皆不讎當是時微公言幾無發其繆者假有之果

且不能取信於上傳曰仁人之言固博而利歟公

前殁三日屬于一二僚執曰吾仕願素足今無一

私以干縣官惟是窀穸累諸君已而得遺禮之文

諄諄納忠訖無它語用是中外尤痛惜之公友隴

西李公淑敇故吏相譓以終事嗚呼公有佐王之

材不自顯雖持囊珥筆在省户為名命訓辭所出

裁十二三使公當其時而稍自崖異不難於進益發

素藴幸而十四五且次入衡弼不為婆娑連蹇如

今章章矣雖然命有屈於公公無不慊於道使素

㮣清埃奮厲無窮薄夫光宗嫌諱夸夫懼百世之後呻

簡想風者以輩魯臧文仲漢賈誼董仲舒彼此相

易寧有失得間耶某曩以冑筵儀蕝刋綴音典皆

為公屬及此緒訓又參聞之故公治行之全頗獲

詳究今日月有期矣官在三品法當得謚謹用第

述上於有司節譓受名請遵故實謹狀

    張文定公行狀    宋  祁

張詠字復之年七十惟公稟尊嚴之氣凝隱正之

量粤在羈貫不偕兒曹嶷然志嚮髙自標置就外

傳即覽羣經書必味於義根學乃知於言選家貧

無以本業徃徃手䟽墳史每有屬綴輙据庭樹槁

枝而瞑苟不終篇未嘗就舍磚磥若多節黙表大

厦之材居然晚器弗示良工之朴太原王搏名知

人見公𢥠然異之獨謂公曰唐魏文公本生此鄉

故老有言後五百年復出一佳士元精回復祭酒

當之矣公謝不敢當興國四年始遊鄴下與故上

谷冦公準推轂引重時屬鄉里命秀方國試言府

將雅欽公名議為舉首夙儒張覃者悃愊有行䟽

畧少文公即以檄謁府盛稱其長覃終得薦公為

之下彚茅有吉爵砥相先讓夷之風一變河朔明

年進士及第釋褐大理評事知鄂州崇陽尤厲風

迹大江之南民裕文弊囚以手而上下獄為人而

重輕公廉知其狀痛繩以法精力於職擿伏如神

洗其鍥薄鎮之忠厚吏樂其職多一笑而歸休民

恊攸居或減年而從役就改將作監丞著作佐郎

解秩授太子中允闗掌麟州軍事夏臺弗靖西戎

方强公繕起亭鄣精明烽火坐賛叔敖秉羽之䇿

多參嫖姚穿土之樂伐謀取勝西鄙以安端拱紀

元天田躬籍轉祕書丞明年充禮部考試官已事

復倅相州一懼之年始為親解百斤之續終以懇

辭乞董濮上市征以便迎養詔可其奏月餘召賜

五品服知浚儀縣俄為荆湖北路轉運使事不諉

上丗咨其清劾罷太守姦贓疲懦者十數人悉條

所部廢格於弊者百餘事稜威所振吏皆股弁察

廉使上其理狀璽書襃美三年遷太常爲郎中再

旬乗馹赴覲加錫金紫翌日遷虞部爲郎中再旬

授樞密直學士賜錢五十萬判銀臺承進司門下

封駁事兼三班院河東大將張永德小校犯法因

笞而死詔桉其罪公即封還制書白上曰永德爲

國牙爪居天下勁兵處若以一部曲摧辱主帥臣

恐有輕上之心不納因不關銀臺而下書譙讓未

幾果有營兵脅訟軍候者公復爭前事上輙優容

謝之㑹賊順縁間坤維搖亂偏師數萬皷行而西

太宗以為潢池弄赤子之兵荆棘生大軍之後疇

咨上輟崇簡守臣參豫武功蘇易簡白上曰某甫

可屬大事當一面若奉將威命降諭劇賊 陛下

髙枕永無西顧之憂矣乃命公知益州揆日占謝

賜白金一百四十斤鴻卿出郊不復内御子顔引

道初無辨嚴朝家方以大師未集留之半嵗公潜

簿所賜上還長府其秋遂詔赴部公終不復言至

道二年改兵部猶為郎中㑹丁新昌郡太夫人之

䘮恩詔奪服陽秋之義不以家事為辭禮經所執

亦推順變之人真考嗣曆邇臣均霈即拜諫議大

夫歸朝遷給事中户部使七旬拜御史丞咸平二

年知貢舉杜絶書謁時稱得人夏改工部侍郎知

杭州五年移京兆明年轉刑部復為樞密直學士

再知益州尋加吏部猶為侍郎景德三年罷歸領

三班登聞檢院奉朝請先時生瘍於腦至是弗損

家第賜告環中造適移狀言上酷請外藩尋知金

陵兼江南安撫使岱宗成禮改尚書左丞昇人以

秩滿願留即拜工部汾睢飲至又進禮部皆為尚

書疾劇還臺求訪髙手荐剡需頭之奏願遂角巾

之遊魏舒之先行後言人無知其去位平津之何

恙不已詔益勉於存神猗違半年必於得謝上不

獲已出公知陳州以大中祥符八年八月一日遂終

于理下享年七十嗚呼景命弗究宗工其萎知仁

均哀殱我何贖邦人改祠而為諱道路舉音以過

喪 真宗聞訃震嗟追贈尚書左僕射以天禧四

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權窆於陳州宛丘縣孝悌鄉

謝村焉從宜也公始娶夫人唐氏卒繼室以太原

郡夫人王氏即河陽節度使顯之女允執婦道以

佐君子後公三年而殁子從質以父任累遷至衛

尉丞居公之喪一月以毁而夭女一人適故内相

王公禹偁子嘉祐母弟詵以公延賞今為虞部員

外郎孫四人曰約曰綜曰綽曰紳咸以忠厚世其

家公階至正奉大夫勲上柱國爵開國公食封三

千七百户實户四百其大較也公姿宇爽邁謀謨

沉敏道架俗表氣籠霄極任節俠已然諾不窕不

槬如玉如瑩脩詞立誠愽見强志蔀書兼兩賔葢

成隂佐郡被邊遭時右武入螘封而試馬回䇿若

縈張貍步以射侯捨矢如破緫物纎密絶人逺甚

及夫司封駁則詳言粹儀有任隗之沈正緫臺憲

則摧姦觸佞有傅諴之剛簡治益部也宿師屯結

縣官乏食掾史搏手狂狡啓心公乃賤售盆鹽翔

貴囷米貿遷鍾豆諷告鄉縣民或妄言沮公公斬

之以徇自是見糧大集戰士倍氣矣自不逞挻亂

重城晏閉主帥王繼恩上官正頓師入保埋根不

進坐失脱免之拒居若賈胡之留公以為將不親

行衆不可使乃勸正自當一隊以賈羣勇正許諾

行有日矣公慮其不進於是椎牛宿帳具出餞之

禮中坐酒酣親舉屬軍尉曰爾曹俱有親弱在東

䝉國恩厚恐無以塞責此行當直擣㓂壘盡其噍

類平定之日東向以報目見朝廷舉萬年之觴豈

不快耶若猶老師逸囚疲民曠日即此地還為汝

死處也正由此車行罙入詭道兼進殊死鏖戰盡

俘凱旋公乃出車勞勤摐金大㑹以次論獲先命

行賞皆伏公氣決不敢迎視繼恩帳下卒縋城夜

逸吏執以告公惡與繼恩不叶即命縶投眢井一

府無知者先時劫掠之際誣染尤衆脅從有狀歸

訴無階各保營壁共懷猜貳公以為鹿不擇隂既

亡生路虫入其腹懼益厲階亟下符移鐫説魁宿

宥其枝黨縱歸田里譬以大恩訖無敢桀及再任

也屬六羸南牧靈旗薄伐公慮逺夷為變欲出意

以勝之因取盜賊之尤無狀者磔死於市凜然人

望遂臻靖嘉每吏牘便文久不得判公率爾署決

人皆厭伏罰既值罪案無廋情蜀中喜事者論次

其詞緫為誡民集鏤墨傳布雖張敞之為京兆時

時越法縱舍黄覇之守頴川人人咸知上意無以

過之牧餘杭也遘民薦飢方蜡不啓稻蟹無種原

田若藝民挾鹽利以冒公禁者日數百軰公一切

笞遣不徇彛法邏戍人啟曰法亂如是人將安禁

公勞之曰餘杭十萬户飢者七八弗挾鹽利無復

生意若暴禁之彼將圜視衡擊以擾居者則為旤

大矣爾曹第忍之竢其嵗定則太守復以三尺律

從事矣是年雖歉人無叛命者冨家子與婿分財

不恊詣府廷辯壻曰彼先子有治命壻七子三因

出遺札子不能舉其契公索酒酹地曰彼父智人

也當死之日子方沖孺託養於壻苟子有七分之

約則亦死於壻手矣今當七分歸子三分歸壻於

是二人號慟以為神明公之操決率是類也原其

遇 二聖也以功名自任故力與命偕顯入座也

以方格見信故言與行危本乎直清貫以忠恕無

乞靈徼福無人非鬼責履重剛不險臨大節不奪

葵藿弗採於猛獸山川寧捨於騂角若夫安世之

恨謝公歸之滅私大有之文明小雅之愷悌公皆

兼有其美惜其未極柄用遽愆腠理上欲爲相者

數矣天之不憗也悲夫公雅好著文深切驚邁以

不偶俗尚自號乖崖公尤善詩筆必覈情理故重

次薛能詩序之曰放言既竒意在言外議者以公

自道也生平論著仲氏詵集之成十卷以行於代

内外歸之日無搯膺之妾無雜弔之賔終齊事而

乃瞑取禪書而頌德漢廷諸老恨王駿之不侯天

下之人為隴西而流涕斯非遺愛遺直立功立言

之極歟敢撫令猷以須史闕謹狀




皇朝文鑑巻第一百三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