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文鑑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百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一百四 皇朝文鑑 卷第一百五
宋 呂祖謙 編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一百六

皇朝文鑑卷第一百五

 議

   左右僕射東宫三師爲表首議

              竇  儀

   祖宗配侑議      宋  祁

   郭稹不應爲嫁母持服議 宋  祁

   請置廉察罷轉運議   黄  亢

   爲兄後議       劉  敞

   濮安懿王典禮議    司馬 光

   廟議         韓  維

   南北郊議       陳  襄

    左右僕射東宫三師爲表首議

              竇  儀

得尚書省牒奉前月二十八日勑節文御史臺太常

禮院定左右僕射東宫三師爲表首未有所從令

臣等參議以聞者臣等今詳東宫三師爲表首討

論故實全無證據其左右僕射援引制勑合爲表

首者其事有六謹按周官先叙六官又準六典尚

書爲百官之本今自一品至六品常參官毎班以

尚書省官爲首則僕射合爲表首一也又按唐㑹

要及禮閣新儀貞元二年十月七日御史臺奏每

有慶賀及須上表並令上公行之如無上公即尚

書令僕已下行之其嗣王合隨宗正若有班位合

依王品此則嗣王雖一品不得爲表首二也又據

故事僕射位次三公則僕射合爲表首三也又準

故事僕射是百寮師長即無東宫一品爲師長之

文是知上臺表章僕射當爲表首四也又準晉天

福二年敕節文今後凡有謝賀上表並令上公行

之如三公闕令僕射行之則上臺表章僕射當爲

表首五也又立班之制卑者先入後出尊者後入

先出見今東宫一品立定僕射乃入僕射既退兩

省班退後東宫一品方出即輕先重後之禮較然

可知則僕射合爲表首六也伏以百王儀制歷代

遵承凡欲攺更必求典故今御史臺檢討有憑事

理甚允議者或引百寮起居之日宰相偶不押班

東宫一品在前不可却通僕射臣等答曰必若合

通前立之者則兩省官班在前如通最在前班必

求宰相之次爲首則非上臺僕射而誰又曰一品

爲尊二品爲次臣等答曰班秩之内緊慢是分或

有自四品入三品爲黜官丞郎入卿監是也從四

品入五品爲進秩少卿入郎中是也四品在三品

之上諸行侍郎於卿監是也七品八品在雜五品

之上殿中侍御史補闕拾遺監察於三丞五博是

也若不以省臺緊慢次第相準居此官者肯以品

爲定乎又大凡尊卑各有倫等雖繫君臣之際可

論父子之間上臺則君父之官也東宫則臣子之

官也若或品位懸邈亦可尊卑各申奈將臺職緊

慢不同實恐統攝不得假若輕重雖等亦須推奨

上臺議者又曰新定合班最可爲準臣等答曰近

敕合班之位僕射與東宫三師不曽攺移上件所

引故實敕文當時與今無異此乃仍舊不是新條

又議者曰僕射重輕不同徃日臣等答曰此官崇重

儀亞三公上事舊規典𠕋具在公參之禮立朝之

儀見今可知何曽損減又議者曰假如百寮同署

一狀必須依次署名臣等答曰此議只爲表章獨

以一人結銜爲首且云文武百寮臣等此則是緫

統文武衆官見有正衙重官太子宫臣難以爲首

若援引依次連署實又與此不同又議者曰表首

之人近亦曽有三少臣等答曰今爲在朝見有僕

射表首難定宫臣歷朝典據分明都來不取近或

重輕顛倒却引爲憑脫或不論官曹不取緊慢不

以近尊爲重但只據品而言則上來班位及於資

品以至僕射出入今後並合攺更若變舊章於時

何益臣等欲請依唐貞元晉天福敕及諸故實并

今御史臺衆議以僕射爲表首一則正上臺之綱

紀一則遵歴代之楷模免至鑿空驟從臆說俾其

名分不至奪倫

    祖宗配侑議     宋  祁

臣等聞王者建廟祏之嚴合昭穆之綴祖一而已

始受命也宗無豫數待有德也由宗而下等胄之

䟽戚以爲迭毁之制使後嗣雖有顯揚褒大猶不

得與 祖宗並列所以一統乎尊尊古之道也

皇帝陛下躬孝治發德音永惟三后之盛烈際天

接地而推奉之禮有所未稱明發悼懼圖惟厥衷

使攸司得稽舊章開羣議攄懿鑠闡孫謀將以脗

合靈心垂榮無極非臣等孤陋所能及已竊以

太祖皇帝誕受寶命付畀四海鋪敦爕伐潜黜不

端夷澤潞之畔兼淮海之昧東焚吳輿右堙蜀壘

湘楚閩禺請吏入朝當此之時天下之人去大殘

䝉更生卜年長丗丕闡洪業 太宗皇帝 敦受

其璽席運下武龔天之討底定太原由是慎九刑

之辟藝四方之貢信賞類能重食勸分官無煩苛

人無恫怨又引搢紳諸儒講道興學炳然右文與

三代同風 眞宗皇帝乾粹日昭執競維烈重威

撫和休寧北方順斗布度先天作聖遂考夏諺乩

虞巡祕牒岱宗育穀冀壤翕受瑞福普浸黎元肖

翹跂行罔有不寧百度巳備眷授明辟洪惟

一祖二宗之烈歷選墳誥未有髙焉者也昔成湯

爲商之祖太甲太戊武丁實號三宗后稷爲周之

祖文王武王庸建二祧髙帝爲漢之祖孝文孝武

特崇兩廟皆子孫丗丗奉承不輟 我皇伯祖經

綸艸昧遂有天下功宜爲帝者之祖 皇祖勤勞

制作 皇考財成治定德宜爲帝者之宗三廟並

萬丗不遷宣布天下以示後丗臣等請如聖詔至

於升侑上帝裒對先謨本之周道克厭典禮昔

太宗親郊奉 宣祖 太祖配焉 眞宗肇祀奉

太祖 太宗配焉自爾有司不敢輕議今二宗同

躋不祧之位則禮無異等伏請自今以徃 太祖

爲定配二宗爲迭配稱情適事理實無嫌其將來

皇帝親祠伏請以三聖偕侑上顯對越之盛次申

遹追之感聖人之能事羣臣之大願此後迭配還

如前議昔唐髙宗之上封也太武皇帝文皇帝配

昊天明皇之封也以髙祖配天睿宗配地開元之

著禮也髙祖配方丘太宗配神州此二宗迭配之

前比垂拱開元之間髙祖太宗髙宗同配昊天

眞宗登介丘降社首並以 太祖太宗崇配天地

此三聖皆侑之明準其歳時常祀則至日圓丘仲

夏皇地祇配以 太祖孟春祈穀夏雩祀冬祭神

州配以 太宗孟春感帝配以 宣祖季秋大饗

配以 眞宗伏請皆如禮便 陛下重宗祧之事

鑒照前載抑畏䖍鞏讓而不専故令臣等得申愚

管謹用敷罄惟聖心財鑒謹具議狀奏聞

    郭稹不應爲嫁母持服議

              宋  祁

臣竊惟禮者叙上下制親䟽别嫌明微以爲之節

也故三年之䘮雖天下逹禮至於情文相稱必降

殺從宜故尊有所申則親有所屈不敢以所承之

重而輕用於其私者也伏見前祠部貟外郎集賢

校理郭稹生始數歳即鐘父䘮而母邊氏更適士

人王渙稹煢煢孤苦以訖成立見無伯叔又鮮兄

弟奉承郭氏之祭者惟稹一身而已母邊氏適王

氏更生四子今邊不幸而訃聞稹乃解官行服以

臣愚管見深用爲疑伏見五服制度敕齊衰杖朞

降服之條曰父卒母嫁及出妻之子爲母其左方

注曰謂不爲父後者若爲父後者則爲嫁母無服

今詳邊氏嫁則從夫已安於王室死將同穴永非

於郭偶而稹既爲父後則宜歸重本室雖欲懐有

慈之愛推無絶之義亦不得爲已嫁之母亢父而

盡其禮也何者輕奉父統則郭之承重更無他親

備執母䘮則王之主祀自有諸子臣詳求制㫖疑

稹不當解官行服夫禮有所殺君子俯就也誼有

所斷聖人不専也況當孝治宜謹彜經伏乞降臣

此狀下有司博令詳議其郭稹爲父後爲嫁母應

與不應解官行三年之䘮然後明垂定制俾守洪

    請置廉察罷轉運議  黄  亢

惟王建國稽古治人既設其官必立其長歴觀方

𠕋可得而知其在唐虞則十有二牧在三代則有

連率焉有方伯正牧焉在兩漢則或稱刺史或稱州

牧其實一也在皇唐則其大府有節度其次有觀

察皆所以綱舉百職柄持衆政作天子之藩宣也

是故民之所仰望吏之所畏服朝之所毗倚其官

必重其人必賢也今則不然外官小大自足及顙

悉統之轉運轉運非古也起唐中葉所以督錢穀

而已矣今夫用錢穀之職緫守宰之官守宰主宣

教化者也教化義也錢榖利也利與義不能兩全

是以下憂歳之不登而民之不粒上恐財之不豐

而貢之不多是上下相戾也矧其充使者不過郎

官御史其官既輕其人未必賢是民所仰望者卑

也吏所畏服者弛也朝之毗倚者輕也使政不平

刑不清和氣未充祥鳥未來得非由此歟有芻蕘

之民竊議於下曰錢榖之職宜委之郡守郡守縣

宰宜統之廉察則廉察宜置轉運宜罷也所以復

古官也不使吾民謂天子重利而薄義也不知朝

廷三事大夫爲是邪爲非邪

    爲兄後議      劉  敞

禮天子之廟三昭三穆與太祖而七諸侯二昭二

穆與太祖而五所謂昭者父道也所謂穆者子道

也天子諸侯未必皆身有子故或取於兄弟之子

以爲嗣親同則取其賢者賢同則取其長者長同

則卜其吉者非兄弟之子則弗取故不以諸父爲

嗣兄亦尊也不以諸弟爲嗣弟已之倫也此古者

七廟五廟之序所以昭穆不相越迭毁不相害也

至乎後丗國家多事或傳之諸兄或傳之諸弟蓋

有不得已焉則禮散乆矣然既已受國家天下則

所傳者雖非子亦猶子之道也傳之者雖非其父

亦猶父之道也以天下國家爲重矣春秋僖公實

閔公之兄閔公遭弑僖不書即位明臣子一體也

公孫嬰齊卒春秋謂之仲嬰齊以謂爲人後者爲

之子當下從子例不得獲顧兄弟之親稱公孫也

春秋之義有常有變夫取後者不得取兄弟此常

也既已不可及取兄弟矣則正其禮使從子例此

變也故僖公以兄繼弟春秋謂之子嬰齊以弟繼

兄春秋亦謂之子所謂常用於常變用於變者也

既正其子名則僖公不得不以閔公爲昭歸父不得

不以嬰齊爲穆既正其昭穆則迭毁之次不得不

以一代一也而儒者或疑禮無後兄弟之文遂以

春秋書仲嬰齊爲不與子爲父孫非也子爲父孫

誠非禮之正有不得已者春秋正其爲臣子一體

而已故實公孫嬰齊而謂之仲嬰齊若春秋本不

聽其爲後者則當書曰公孫嬰齊卒學者問之曰

此仲嬰齊曷爲謂之公孫嬰齊不與爲兄後也乃

可矣夫春秋家猶重之況國乎國爾猶重之況天

下乎故凡繼其君雖兄弟必使子之繼其大宗雖

兄弟必使子之如繼其君繼其大宗而不使子是

教不子而輕其所託也此文公所以受逆祀之貶

也然春秋固爲衰丗法非太平正禮也太平之丗

未嘗有也漢時定迭毁之禮丞相玄成丞相衡引

昭宣兩帝並爲昭獨以孫爲昭而不知禮無兩昭

使昭帝之天下無所傳宣帝之天下無所受失禮

意矣又恵帝文帝皆髙祖子惠帝親受之髙祖文

帝則受之惠帝雖皆兄弟此與閔公僖公何異哉

存當以臣子叙之死當以昭穆正之而漢丗議者皆

推文帝使上繼髙祖而惠帝親受髙祖天下者反

不與昭穆之正至於光武當繼平帝又自以丗次

爲元帝之子上繼元帝而爲元帝後皆悖經違禮

而不可傳者也自漢丗以來其議尤衆皆曰兄弟

不相爲後不當以昭穆格之妄也若不以昭穆格

之則天下受之誰乎凡人君以兄弟爲後者必非

有子者也引而爲嗣臣子一體矣而當嗣者反以

兄弟之故不繼所受國而繼先君則是所受國者

竟莫有嗣之者也不可一矣生則以臣子事之死

則以兄弟治之忘生悖死不可二矣已實受之後

君不受之先君今當自繼先君者不唯棄後君命

已之命又當廢先君命兄之命不可三矣天下國

家則歸之己而父子之禮則恥不爲不可四矣徐

邈曰若兄弟爲昭穆者設兄弟六人爲君至其後丗

當祀不及祖禰此又妄之甚者禮有所極義有所

繼爲之後者爲之子所以正授受重祖統也兄弟

六人相代爲君亦六代祀祖禰矣假令非兄弟相

代其祖亦當遷矣不得故存也即如此言使有兄

弟六人爲君各自稱昭是有十三廟也又其最後

一君當上繼先君而五君終爲無後也豈其所以

傳重授國之意乎禮爲人後者降其私親設兄弟

六君故當各自爲嗣義不可曲顧其親可謂祀不

及祖禰哉凡言禮者惡其謟時君之意苟曰益廣

宗廟大孝之本而不詳受授之道春秋之義使當

傳國者不忍以國與其宗曰非吾子也當受國者

又不肯以臣子之禮事其君曰非吾父也至令宗

廟猥衆昭穆駢積而鬼有不嗣者推生嗣死獨可

悖哉獨可悖哉

    濮安懿王典禮議   司馬 光

臣等謹按儀禮䘮服爲人後者傳曰何以三年也

受重者必以尊服服之爲所後者之祖父母妻妻

之父母昆弟之子若子若子者皆如親子也又爲

人後者爲其父母傳曰何以期也不貳斬也特重

於大宗降其小宗也又爲人後者爲之子不敢復

顧私親聖人制禮尊無二上若恭愛之心分施於彼

則不得專一於此故也是以秦漢以來帝王有自

旁支入承大統者或推尊父母以爲帝后皆見非

當時取譏後丗臣等不敢引以爲 聖朝法況前

代入繼者多宫車晏駕之後援立之䇿或出母后

或出臣下非如 仁宗皇帝年齡未衰深惟宗廟

之重祗承天地之意於宗室衆多之中簡拔聖明

授以大業親爲 先帝之子然後繼體承祧永有

天下濮安懿王雖於 陛下有天性之親顧復之

恩然 陛下所以負扆端冕富有四海子子孫孫

萬丗相承者皆 先帝之德也臣等愚賤不逹古

今竊以爲今日所崇奉濮安懿王典禮一準 先

朝封贈期親尊屬故事髙官大國極其尊榮譙國

太夫人襄國太夫人仙遊縣君亦改封大國太夫

人考之古今實爲宜稱

    廟議        韓  維

伏以親親之序以三爲五以五爲九上殺下殺旁

殺而親畢矣聖人制事存送終之禮皆以此爲限

是衆人之所同也若其所不與衆人同者則又因

事之宜斷之以義而爲之節文也昔先王既有天

基業之所由起奉以爲太祖所以推功業重

本始也蓋王者之祖有繫天下者矣諸侯之祖有

繫一國者矣大夫士之祖繫其宗而止矣亦其理

勢然也荀卿曰王者天太祖諸侯不敢壞大夫士

有常宗所以别貴始貴始德之本也蓋有天下之

始若后稷有一國之始若周公大夫士之始若三

桓所以貴者配天也不祧也有常宗也此其所以

别也今直以契稷爲本統之祖則是下同大夫士

之禮非荀卿之所謂别也或曰湯文武去契稷皆

十有餘丗其間子孫衰微奔竄者非一湯文武之

有天下契稷何與哉曰南宫适曰禹稷躬稼而有

天下孔子曰君子哉若人禹之有天下則然矣稷

諸侯也而曰有天下何哉豈非積累功德至文王

而興乎孟子曰王不待大湯以七十里文王以百

里然則小國亦王之所待也所謂七十里百里者

非契稷所受以遺其子孫之國乎由是言之商周

之所興契稷不爲無所與也則正考父作頌追道

契湯髙宗啇所以興子夏序詩稱文武之功起於

后稷豈虚語也哉國語亦曰契勤商十有四丗而

興后稷勤周十有五丗而興榖梁曰始封必爲祖

南宫适孟軻卜子夏左丘明榖梁亦生於周代其

所言皆親聞而見之者其學問又俱出於孔子宜

若可信則尊始祖以其功之所起秦漢諸儒亦有

所受之也後丗有天下者皆特起無所因故遂爲

一代太祖所從來乆矣伏惟 太祖皇帝孝友仁

聖睿智神武兵不血刃坐清大亂子孫遵業萬丗

䝉澤功德卓然爲 宋太祖無少議者 僖祖雖

於 太祖髙祖也然仰迹功業未見其有所因上

尋丗系又不知其所以始若以所事契稷奉之竊恐

於古無考而於今亦有所未安也臣以均之論

未有以相奪仍舊便若夫藏主合食則歷代嘗議

之矣然今之廟室與古殊制古者每廟異宫今所

以奉 祖宗者在一堂之上西夾室猶處 順祖

之右考之尊卑之次似亦無嫌至于禘祫自是序

昭穆之祭 僖祖東嚮禮無不順所謂子雖齊聖

不先父食者也孔子曰於其所不知蓋闕如也如

臣絳等議非臣所知此臣所以闕而不敢同也

    南北郊議      陳  襄

臣謹按周禮大司樂以圎鍾爲宫冬日至於地上

之圓丘奏之六變以祀天神以函鍾爲宫夏日至

於澤中之方丘奏之八變以祭地示夫祀必冬日

至者以其氣來復于上天之始也故宫用夾鍾于

震之宫以其帝出乎震也而謂之圎鍾者取其形

以象天也三一之變圓鍾爲宫一變黄鍾爲角太蔟爲徵姑洗爲羽各一變

合陽竒之數也祭必以夏日至者以其隂氣潜萌

于下地之始也故宫用林鍾于坤之宫以其萬物

致養于坤也而謂之函鍾其容以象地也四二

之變函鍾爲宫太蔟爲角姑洗爲㣲南吕爲羽各二變合隂偶之數也又

大宗伯以禋祀實柴槱燎祀其在天者而以蒼璧

禮之以血祭沈貍疈辜祭其在地者而以黄琮禮

之皆所以順其隂陽辨其時位倣其形色而以氣

類求之此二禮之不得不異也故求諸天而天神

降求諸地而地示出得以通精誠而逆福釐以生

烝民以阜萬物此百王不易之禮也去周既逺先

王之法不行漢元始中姧臣妄議不原經意附㑹

周官大合樂之説謂當合祭平帝從而用之故天

地共犢禮之失自此始矣由漢歴唐千有餘年之

間而以五月親祠北郊者惟四帝而已如魏文帝

之太和周武帝之建德隋髙祖之開皇唐睿宗之

先天皆希闊一時之舉也然而隨得隨失卒無所

定垂之 本朝未遑釐正恭惟 陛下恢 五聖

之述作舉百王之廢墜興章法度固巳比隆先王

之時矣豈襲後丗一切之禮乎是以臣親奉德音

俾正訛舛之禮首宜正其大者大者不正而末節

雖正無益也况天地歳祀今亦不廢顧惟有司攝

事而已誠未足以上盡聖誠恭事之意也臣以謂

既罷合祭則南北二郊自當别祀伏請 陛下每

遇親祀之歳先以夏日至祭地示於方丘然後以

冬日至祀昊天於圓丘此謂所大者正也然議者

或謂先王之禮其廢已乆不可復行古者齊居近

古者致齊路寢儀衛省用度約賜予寡故雖一歳遍祀而

國不費人不勞今也齊居逺儀衛繁用度廣賜予

多故雖三歳一郊而猶或憚之况一歳而二郊乎

必不獲巳則三年而迭祭或如後漢以正月上丁

祠南郊禮畢次北郊或如南齊以正月上辛祠昊

天次辛瘞后土不亦可乎臣竊謂不然記曰祭不

欲踈踈則怠夫三年迭祭則是昊天大神六年始

一親祀無已怠乎記曰大事必順天時二至之郊

周公之制也捨是而從後王之失禮可謂法歟彼

議者徒知苟簡之便而不睹尊奉之嚴也伏惟

陛下鑒先王已行之明效舉曠丗不講之大儀約

諸司之儀衛而幸祠宫均南郊之賜予以給衛士

蠲青城不急之役損大農無名之費使臣得以講

求故事參究禮經取太常儀注之文以正其訛謬

稽大駕鹵簿之式以裁其繁冗惟以至恭之意對

越大祗以迎至和格純嘏庶成一代之典以示萬





皇朝文鑑卷第一百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