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文鑑 (四部叢刊本)/卷第七十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七十四 皇朝文鑑 卷第七十五
宋 呂祖謙 編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七十六

皇朝文鑑巻第七十五

 賛

   擬冨民侯傳賛     張  詠

   杜甫賛        狄  遵度

西漢三名儒賛     劉  敞

河間獻王賛      司馬 光

無爲賛        司馬 光

晉蔡謨賛       王  回

嵇紹賛        王  回

畫賛         李  泰伯

   九馬圖賛       蘇  軾

   二䟽圖賛       蘇  軾

   偃松屏賛       蘇  軾

   三馬圖賛       蘇  軾

   王元之畫像賛     蘇  軾

   王仲儀真賛      蘇  軾

   文與可飛白賛     蘇  軾

   師子屏風賛      蘇  軾

   管㓜安畫賛      蘇  軾

   王元之真賛      黄  庭堅

   孔北海賛       陳  師道

擬富民侯傳賛    張  詠

漢武晚年以丞相爲冨民侯冨民大本也侯爵勸

功也推尊之若此將復古王之功歟嘻大朴未散

民命在天風教既闢民命在賢賢不可黷黷之非

賢先王仁孝以辯之民不可擾擾之生弊先王簡

儉以御之粤自桀作瑶臺民始知勞秦易井田民

始知𡚁所謂上闊其欲而下散其束四人桓桓

勞就安百途鑿鑿雕偽散朴衰周之民也真可哀

哉一作之百取之斑白不得息稚齒而趨驅焦勞

力竭而飢凍繼之浮民姦我利非賢盜我食何嘗

少得佑助徒俾日攻之故謂令徳日埋窮兵亦私

末途喧喧而大本取弊者於斯也哉非有大聖正

智其誰拯之歟漢洗秦𡚁七十年武威文經漸被

四海以髙祖之仁文帝之儉尚不能推民壽鄉功

磨三代加於武皇事威窮侈四十年間民力凋半

亟下冨民之詔尊爲上公之號憂勞誠思亦至矣

乎徒知民冨而後國昌不知國正而後民治吁不

能師三代育民之法以事末術良可悲矣亦由止

奔流之舟雖萬斯篙未若五尺之纜之要也 已

弊之民雖百斯術未若一正其本之 也嗚呼末

塗未塞本𡚁不正欲民富國昌者未之有也漢雜

覇道史或過矣余愛其君有富民之志臣榮冨民

之號又憤不能開通之因附史氏作賛以矯之賛

 五后之世事簡而民静夏商周之世事正而民

 治故貧冨之名稀所稱焉三代之季四人亂倫

 百途競新蚩蚩餓甿無階休存之遂使抱仁義

 智能者易以要功於其間如武皇帝命冨民侯

 又如何哉又何如哉

    杜甫賛       狄  遵度

先生甫名其字子美其祖審言當景龍際以詩自

名髙視一世逮子美生其作愈偉少而不羈跌宕

徙倚大章短篇純乎首尾詩𣲖之别源逺乎哉波

流沄沄乃自我回蹲崑崙巔足亂四溟覼縷蛤蠏

拘致鯤鯨蜿蜒委𤨏巨細雜并一啜則已不圖其

贏横放直出詭色互端排蕩摧戛措齒不安鬼求

於隂神索於陽鈎搜錯莫色沮氣傷閃形撇影隠

露藏蔽殫變極態惟厥所指吾方瞪踞初不用意

沃粹醇源植根塊土貫赫胥庭盤燧人圃經亘聮

属百億萬古芬釀雜襲纎細委墜哺啜蹈藉郡稚

走死嗚呼子美之述吾能誦之子美之意吾能知

之子美之意其所未聞其所未知蓋未得其云爲

    西漢三名儒賛

余讀西漢愛董仲舒劉向楊雄之爲人慕之然仲

舒好言災異幾䧟大刑向鑄偽黄金亦减死論雄

仕王莾作劇秦美新復投閣求死皆背於聖人之

道惑於性命之理者也以彼三子猶未能盡善才

難不其然與善其善可師其過可警也爲三賛以

自覧焉

仲舒先覺承秦絶學進退規矩金玉其璞發明春

秋大義以脩旁及五經慱哉優優世莫能庸黜相

諸侯仁義所漸易剛以柔茫茫大道在昔聖考蓋

有不聞奚究奚討主父掎之仲舒詭之嗟若先生

有以啓之懲違告休不預世憂著作孔多後世是

遒嗟爾君子克遵厥猷 子政翼翼簡易正直慱

覧百家以充其徳黄金之偽智由信惑臲𡰈邪世

身居困阨不爲俗儒苟取拘拘略其威儀忠質之

符疾邪救危著論上書同姓之仁賢哉已夫雖不

三事其文實章以迄于今日月之光嗟我後人庶

幾不忘

子雲清虚自有大度非聖不觀恥爲章句擬倣六

經其文孔明隱隱谹谹實爲雷霆世三不遷知

命理神胡爲投閣劇秦美新君子之缺衆儒有言

盖天絶之亦何必然末世之人以道邀利或徇耳

目得之弗愧嗟爾君子能勿此畏

    河間獻王賛     司馬 光

周室衰道徳壞五帝三王之文飄淪散失弃置不

省重以暴秦害聖典疾格言燔詩書屠術士稱禮

樂者謂之狂惑術仁義者謂之妖妄必薙滅先聖之

道響絶迹盡然後慊其志雖有好古君子心誦腹藏

壁扃巖鐍濟秦之險以通於漢者萬無一二漢初

挾書之律尚存久雖除之亦未尊録謂之餘事而

已則我先王之道𦦨𦦨其不息者無幾矣河間獻

王生爲帝子㓜爲人君是時列國諸矦荀不以宫

室相髙狗馬相尚則裒姦聚猾僣逆妄圖唯獻王

厲節治身愛古博雅專以聖人法度遺落爲憂聚

殘補缺校實取正得周官左氏春秋毛氏詩而立之

周禮者周公之大典毛氏言詩最密左氏與春秋爲

表裏三者不出六藝不明噫微獻王  六

藝其遂噎乎故其功烈至今賴之且夫觀其人之

所好足以知其心王侯貴人不好侈靡而喜書者

固鮮矣不喜浮辯之書而樂正道知之明而信之

篤守之純而行之勤者百無一二焉武帝雖好儒

好其名而不好其實慕其華而廢其質是以好儒

愈於文景而徳業後之景帝之子十有四人栗太

子廢而獻王最長嚮若尊大義屬重噐用其徳施

其志必無神仙祠祀之頌宫室觀遊之費窮兵黷

武之勞賦役轉輸之敝冝其仁豐義洽風移俗變

煥然帝王之治復還其必賢於文景逺矣嗟乎天

實不欲禮樂復興邪抑四海自不幸而已矣

    無爲賛       司馬 光

爲黄老者以心如死灰 -- 灰 形如槁木爲無爲迂叟以

爲不然作無爲賛

治心以正保躬以静進退有義得失有命守道在

已成功則天爲者敗之不如自然

    晉蔡謨賛      王  回

晉自武帝酒色無度王公貴人競以酒色相侈而

王愷石崇尤甚愷使美人行酒勸客飲不盡輙殺

美人崇常夜飲諸少年酒裴綽乗醉竊臥崇妾中

明旦裴家遣車迎綽綽上車馳去崇聞大怒立殺

數妾將訟綽於朝綽兄楷書請綽曰吾弟酒狂海

内 知足下飲以狂藥而反責之禮邪崇方慕楷

欲交之亦憚其辭直乃止其後渡江諸君家徃徃

猶襲故態紀瞻爲尚書置酒請王導等觀妓瞻愛

妾能歌新聲左僕射䕶軍將軍周顗乗酒於衆中

挑之而不得有司劾顗荒酒失儀元帝特詔宥焉是時

在位蓋不以滛 爲貶如此蔡謨獨好禮自勑嘗

詣丞相導導方作伎設牀席謨不恱而去導亦不

留客也謨曾孫廊廓子興宗仍以好禮自𠡠達於

朝雖時滛暴不敢稍侵媟之人稱其家風云賛曰

古者牀第之言不踰閾而賔主燕享所以觀禮樂

講仁義也烏有男女亡辨晝夜荒蠱郡於禽獸而

反以爲樂歟此屠餘所以知中山之亡夫永嘉之

亂又騐矣而渡江君臣猶不知以此相儆豈以風

俗之敗非召亂之著者邪嗚呼迷哉而蔡氏出於

其間獨能世學好禮逹而不汙君子哉

    嵇紹賛       王  回

世皆以嵇紹死得其所褒之予固愛其人行於亂

世不汙而能卒以忠爲烈非其積累明於仁義孰

能自信如此耶吾獨怪康與晉實皆爲魏臣其誅

也豈犯有司特晉方謀簒魏忌其賢而見圖故康

誅而魏亦自亡若紹可爲兼父與君之仇者也力

不能報猶且避之天下顧臣其子孫而爲之死豈

不謬哉

    畫賛        李  泰伯

工有圖貴人之像者予哀其賢而無所遂也爲之

辭云

道之可行君子乃行行而無成君子之疾位以名

得名以位失古人丘壑豈徒自逸嗚呼

    九馬圖賛      蘇  軾

長安薛君紹彭家藏曹將軍九馬圖杜子美所爲

作詩者也拳毛獅子二駿在焉作九馬圖賛

牧者萬歳繪者惟霸甫爲作誦偉哉九馬姚宋廟

堂李郭治兵帝下毛龍以馭群英我思開元今爲

幾日筋骨應圖至三萬匹云何寂寥跬步山川負

鹽挽磨淚濕九泉牝牡驪黄自以爲至駮其一毛

弃我千里號齧是乗脂蠟其鞭道阻且長喟其永

    二䟽圖賛      蘇  軾

惟天爲健而不干時沈潜剛克以爕和之於赫漢

髙以智力王凛然君王師友道䘮孝宣中興以法

馭人殺蓋韓楊蓋三良臣先生憐之振袂脫屣使

知區區不足驕士此意莫陳千載于今我觀畫圖

一作下沾襟

    偃松屏賛      蘇  軾

予爲中山守始食北嶽松膏爲天下冠其木理堅

密瘠而不瘁信殖物之英烈也謫居羅浮山下地

暖多松而不識霜雪如髙才勝人生綺紈家與孤

臣孽子有間矣士踐憂患安知非福㓜子過從我南

來畫寒松偃蓋爲護首小屏爲之賛曰

燕南趙北大茂之麓天僵雪峯地裂氷谷凛然孤

清不能無生生此偉竒北方之精蒼皮玉骨磽磽

齾齾方春不知沍寒秀發孺子介剛從我炎荒霜

中之英以洗我瘴

    三馬圖賛

元祐初上方閉王門關謝遣諸將太師文彦博宰

相吕大防范純仁建遣諸将游師雄行𫟪敕武備

師雄至熈河蕃官包順請以所部熟户除𫟪

雄許之遂擒猾羌大首領鬼章青冝結以獻

皆賀且遣使告永裕陵時西域貢馬首髙八尺龍

顱而鳯膺虎脊而豹章出東華門入天駟監振鬛

長鳴萬馬皆瘖父老縱觀以爲未始見也 上方

恭黙思道八駿在庭未嘗一顧其後圉人起居不

以時馬有弊者上亦不問明年羌温溪心有良馬

不敢進請於𫟪吏願以餽太師潞國公詔許之蒋

之竒爲熈河帥西蕃有貢駿馬汗血者有司以非

入貢歳月留其使與馬於𫟪之竒爲請乞不以時

入事下禮部軾時爲宗伯判其狀云朝廷方却走

馬以糞正復汗血亦何所用事遂寝于時兵革不

用海内小康馬則不𬨨矣而人少安軾嘗私請於

承議郎李公麟畫當時三駿馬之狀而使鬼章青

冝結效之藏于家紹聖四年三月十四日軾在惠

州謫居無事閱舊書畫追思一時之事而歎三馬

之神駿乃爲之賛曰

吁鬼章世悍驕奔貳師走嫖姚今在廷服虎貂效

天𩦸立内朝八尺龍神超遥若將西燕西瑶帝念

民乃下招籋歸雲逝房妖

    王元之畫像賛    蘇  軾

傳曰不有君子其能國乎予嘗三復斯言未嘗不

流涕太息也如漢汲黯蕭望之李固吳張昭唐魏

鄭公狄仁傑皆以身徇義招之不來麾之不去正

色而立於朝則豺狼狐狸自相吞噬故能消祸於

未形救危於將亡使皆如公孫丞相張禹胡廣雖

累千百緩急豈可望哉故翰林王公元之以雄文

直道獨立當世足以追配此六君子者方是時朝

廷清明無大姦慝然公猶不容於中耿然如秋霜

夏日不可狎玩至於三黜以死有如不幸而處於

衆邪之間安危之際則公之所爲必將驚世絶俗

使斗筲穿窬之流心破膽裂豈特如此而已乎始

予過蘇州虎丘寺見公之畫像想其遺風餘烈

爲執鞭而不可得其後爲徐州而公之曾孫汾爲

兖州以公墓碑示余乃追爲之賛以附其家傳云

維昔聖賢患莫已知公遇 太宗允也其時帝欲

用公公不少貶三黜窮山之死靡憾咸平以來獨

爲名臣一時之屈萬世之信紛紛鄙夫亦拜公像

何以占之有泚其顙公能泚之不能已之茫茫九

原愛莫起之

    王仲儀真賛     蘇  軾

孟子曰所謂故國者非有喬木之謂也有世臣之

謂也又曰爲政不難不得罪於巨室巨室之所慕

一國慕之一國之所慕天下慕之夫所謂世臣者

豈特世祿之人而巨室者豈特侈富之家也哉蓋

功烈已著於時徳望已信於人譬之喬木封殖愛

養自拱把以至於合抱者非一日之故也平居無

事商功利課殿最誠不如新進之士至於緩急之

際决大䇿安大衆呼之則來揮之則散者惟世臣

巨室爲能余嘉祐中始識懿敏王公於成都其後

從事於歧而公自許州移鎮平凉方是時虜大舉

𫟪轉運使攝帥事與副縂管議不合軍無紀律

𫟪人大恐聲揺三輔及聞公來吏士踴躍傳呼旗

幟精明鼓角讙亮虜即日觧去公至燕勞将佐而

已余然後知老臣宿將其功用蓋如此使新進之

士當之雖有韓白之勇良平之竒豈能坐勝黙成

如此之捷乎熈寕四年秋余将徃錢塘見公於私

第佚老堂飲酒至莫論及當世事曰吾老矣恐不

復見子厚自愛無忘吾言既去二年而公薨又六

年乃作公之真賛以遺其子鞏詞曰

堂堂魏公配命 仁祖顯允懿敏維周之虎魏公

在朝百度維正懿敏在外有聞無聲髙明廣大冝

公宜相如木百圍冝宫冝堂天既厚之又貴富之

如山如河維安有之彼窶人子既陋且寒終勞永

憂莫知其賢曷不觀此佩玉劍履晉公之孫魏公

之子

    文與可飛白賛    蘇  軾

嗚呼哀哉與可豈其多好好竒也歟抑其不試故

藝也始予見其詩與文又得見其行草篆𨽻也以

爲止此矣既没一年而復見其飛白美哉多乎其

盡萬物之態也霏霏乎其若輕雲之蔽月飜飜乎

其若長風之卷斾也猗猗乎其若遊𢇁之縈栁絮

褭褭乎其若流水之舞荇帶也離離乎其逺而相

屬縮縮乎其近而不隘也其工至於如此而余乃

今知之則余之知與可者固無幾而其所不知者

蓋不可勝計也嗚呼哀哉

    師子屏風賛     蘇  軾

潤州甘露寺有唐李衛公所留陸探微畫師子板

余自錢唐移守膠西過而觀焉使工人摹之置公

堂中且賛之曰

圓其目仰其鼻奮髯吐舌威見齒舞其足前其耳

左顧右擲喜見尾雖猛而和蓋其戯嚴嚴髙堂護

燕几啼呼顛沛走百鬼嗟乎妙哉古陸子

    管㓜安畫賛     蘇  轍

余自龍川以歸居潁邑十有三年杜門幽居無以

自適稍稍取舊書閱之將求古人而與之友蓋於

三國得一焉曰管㓜安蓋㓜安少而遭亂渡海居

遼東三十七年而歸歸于田廬不應朝命年八十

有四而没功業不加於人而余獨何取焉取其明

於知時而審於處已云爾蓋東漢之衰士大夫以

風節相尚其立志行義賢於西漢然時大亂 其

出而應世鮮有能自全者潁川荀文若以智䇿輔

曹公方其擒吕布斃𡊮紹皆談笑而辦其才與張

子房比然至九錫之議卒不能免其身彭城張子

布忠亮剛簡事孫氏兄弟成江東之業然終以直

不見容力爭公孫淵事君臣之義幾絶平原華子

魚以徳量重於曹氏父子致位三公然曹公之殺

伏后子魚将命至破壁出后而害之汝南許文休

以人物臧否聞於世晚入蜀依劉璋先主將克成

都文休逾城出降雖卒以爲司徒而蜀人鄙之此

四人者皆一時賢人也然直已者終害其身而枉

已者終䘮其徳處亂而能全非㓜安而誰與哉舊

史言㓜安雖老不病著白㡌布襦袴布裠宅後數

十步有流水夏暑能䇿杖臨水盥手足行園囿歳

時祀其先人絮帽布單衣薦跪跪拜成禮余欲使

畫工以意髣髴畫之昔李公麟喜畫有顧陸遺思

今公麟死久矣恨莫能成吾意者姑爲之賛曰

㓜安之賢無以過人余獨何以謂賢賢其明於知

時審於處已以能自全㓜安之老歸自海東一畆

之宫閉不求通白㡌布裠舞雩而風四時烝嘗饋

奠必躬八十有四蟬蛻而終少非漢人老非魏人

何以命之天之逸民

    王元之真賛     黄  庭堅

天錫王公佐我 太宗學問文章致于匪躬四方

來庭上稍宴衎公含瓦石責君堯舜采芝商洛以

切直去惟是文章許以獨歩白髮還朝泣思軒轅

雞犬虵鼎群飛上天 真宗好文且大用公太阿

出匣公挺其鋒龍怒鱗逆在庭岌岌萬物並流砥

柱中立古之遺直叔向以之嗚呼王公其尚似之

    孔北海賛      陳  師道

世以曹操爲英雄雖孫仲謀甘出其下而文舉以

犬豕視之豈知不免而遂不屈蓋其髙明下視之

耳方操㣲時幸許劭之目以爲重匈奴使來自謂

不稱而代捉刀其自處如此至其自比劉玄徳謂

𡊮紹不足數特居𫝑使然耳玄徳之死謂孔明曰

如嗣子不肖君自取之其勤勞一世蓋不爲漢計

豈爲子孫計哉操非其比也操惡禰衡而畏殺士

之名故以衡予劉表不以文舉與人卒自殺之其

 畏之亦至矣劉毅家徒四壁一擲百萬世亦以爲

英雄小遇鵝炙丐乞如奴婢孰謂英雄而以一臠

動其心哉此其操之類乎子曰棖也慾焉得剛剛

者所以制欲非勝人也是故自用之謂英自勝之

為疆




皇朝文鑑巻第七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