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文鑑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十三 皇朝文鑑 卷第三十四
宋 呂祖謙 編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三十五

皇朝文鑑卷第三十四

 制

   除趙普門下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集

     賢殿大學士制

   除吕蒙正中書侍郎兼户部尚書平章事

     制        李  沆

   除文彦博判大名府制  歐陽 脩

   除皇弟允初感德軍節度使制

              歐陽 脩

   封皇弟九女福安公主制 歐陽 脩

   除皇兄允弼武康軍節度使制

              宋  祁

   除皇弟允迪安靜軍節度使制

              宋  祁

   立皇太子制      張  方平

   除皇兄宗諤保靜軍節度使制

              張  方平

   除韓琦守司徒兼侍中鎭安武勝等軍節

     度使制      張  方平

   除吕公弼樞密使檢校太傅制

              張  方平

   除李昭亮殿前副都指揮使寧武軍節度

     使制       張  方平

   除曾公亮檢校太傅充樞密使制

              胡  宿

   除王德用樞密使制   胡  宿

   祁國長公主進封衛國長公主制

              司馬 光

   立皇后高氏制     范  鎭

   曾公亮加恩制     范  鎭

   除冨弼樞密使制    范  鎭

   兖國公主降沂國公主制 范  鎭

   韓琦加恩制      王  安石

   李璋加恩制      王  安石

   皇伯祖威德軍節度使榮國公承亮加恩

     制        王  安石

   李日尊加恩制     王  安石

    除趙普門下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

    集賢殿大學士制

閎散同功歸馬遂隆於周道蕭張叶力斷蛇因肇

於漢基必資佐命之臣以輔興王之業推忠恊謀

佐理功臣樞宻使光祿大夫檢校太保兼御史大

夫上柱國天水縣開國伯趙普功參締造業茂經

綸禀象緯之淳精契風雲之良㑹洎贊樞機之務

屢陳帷幄之謀沃心方佇於嘉猷調鼎宜膺於大

用俾踐台衡之位仍兼書殿之榮爾其罄乃一心

熈予庶績君臣相正勿忘獻納之規夙夜在公勉

致隆平之化徃服休命無愧前修

    除吕蒙正中書侍郎兼戶部尚書平章

    事制        李  沆

天道無私日月星辰助其照皇王不宰股肱輔弼

代其工所以端拱守成垂衣制理永建丕平之景

運遐追三代之令猷其有業茂經綸才推謹厚參

大政而已淹星嵗秉至公而無捨寅昏宜頒出綍

之殊恩俾正持衡之重柄爰擇剛日特降命書推

忠佐理功臣朝散大夫給事中參知政事柱國東

平郡開國男吕蒙正四氣均和五行鍾秀有濟時

之略輔之以温恭挺命世之才守之以循黙爰覩

舜旌之進善遂指魏闕以來儀臨軒覩敏贍之能

射策見縱横之略暨茲登用益著謨明公忠推社

稷之臣凝重見廟堂之器眷茲大體久鬱具瞻屢

宣作礪之功克懋秉鈞之績别錫褒功之美號仍

陞馭貴之崇階勲籍增榮井田加賦預列侯之峻

爵同大利之計書顧優恩之在茲諒名器之無假

於戲雲從龍而風從虎今也其時啓乃心而沃朕

心必求諸道爾宜周旋庶政佐佑眇躬緩茲宵旰

之憂翊我隆平之運同厎于道豈不美歟

    除文彦博判大名府制 歐陽 脩

朕惟將相之崇資是為文武之極選隆其名器所

以重朝廷列于蕃宣所以屏王室矧乃居留之任

必屬老成之人爰擇剛辰敷告有位具官文彦博器

閎而厚識粹而明學得其方通古今而知要才周於

物適大小以惟宜自奮發於聲猷早更揚於中外

居則參禆乎國論出則宣暢乎皇威兩踐台司首

當柄用賢愚式序舉百職以咸修綱紀甚明贊萬

幾而至悉自懇避鈞衡之任出司管鑰之嚴逮此

逾時蔚然休問眷言邦哲實簡予衷是用更其擁

節之榮委以别京之重勁兵所宿是資緫制之權

雅俗惟淳兼賴撫綏之政於戲與國同體是謂股

肱之良惟民具瞻方隆師尹之望顧我舊德豈煩

訓辭徃其欽哉祗服休命

    除皇弟允初依前檢校尚書右僕射充

    感德軍節度使加食邑食實封餘如故

    制         歐陽 脩

爵賞當功則爲善之勸廣名器不假則至公之道

存然而隆恩睦親所以厚乎風俗建侯作屏所以

扞于王家非余敢私乃國舊典具官允初質性純

茂禀乎天姿學問發明由於師訓維我叔父時爲

賢王緬懷遺烈之存屬乃克家之善自被蕃宣之

寄久參朝請之聮宜從留務之繁進委臨戎之重

節髦並建井賦兼增僉謀克諧寵數惟渥於戲干

戈衛社内有宣勤夙夜之臣甲胄在躬外有奮力

行伍之將爾其念宴安之懷毒知冨貴之難居戒

損於滿而罔敢自驕勞身以謙而克保其位無忘

朂勵徃服恩榮

    封皇弟九女福安公主制

              歐陽 脩

朕稽有國之彞章著皇女之稱謂取其主以同姓

所以見王體之尊必也錫之美名所以彰禮命之

寵載涓吉日敷告在廷皇弟九女岐嶷之姿有生

知之異禀柔順之質得天性之自然方嚴保傅之

規以養肅雍之德俾遵舊典褒以徽章嘉乃妙齡

盛哉儀服考僉言而惟允非予意之敢私於戲隆

仁恩以厚親茲惟教愛習圖史而循法繄乃夙成

祗若訓言徃膺渙渥

    除皇兄允弼武康軍節度使加食邑食

    實封制       宋  祁

朕惟一二兄弟屏扞吾家每推骨肉之愛以强本

根之託矧在邇屬早休厥聲適及剛辰進膺異數

具官允弼甚德而度參仁以和居貴而罔流心訓

恭而逺祗悔間陪郊獻佐庀宗司抑抑攸儀舉皆

率履綽綽斯𥙿内無違言成予叙親時乃脩職比

者雖䟽王爵未厭寵名宜停後務之繁俾領元戎

之制増食爰賦兼實幹封於戲盤石而宗寄莫重

焉扞城於國義莫先焉可壯非猷可順非迪仍輟

就藩之逺姑隆綏族之恩徃惟懋哉顯對嘉命

    除皇弟允迪安靜軍節度使加食邑實

    封制        宋  祁

朕聞立愛莫先於親繁支實庇其本每念攸訓匪

伊異人用推光宗嫌名序之典期光夾輔之體具官允

迪承燾天祏衍慶宸莩舉動嚴方趨古閑敏思長

冨貴之守寖肄朝夕之䖍向留使華允穆公路頃

以王邸殂謝予懐悼驚念其構(“冉”換為“冄”)堂眷深橋梓維城

有寄墨絰還朝載隆近屬之恩俾領中軍之節仍

增邑食且實戶封於戲乃考之忠勛四邦是式乃

兄之光寵十乗有儀爾偕厥榮毋或茲忝欽即殊

奬祗勵逺猷

    立皇太子制     張  方平

維我 祖宗繼天統業積有功德克享上帝之心

肆其子孫永承百世之祀朕祗纂謨烈詳覽古今

繄崇建於元良實保安於國本上尊宗廟孝無大

於奉先下庇生民教莫逾於居正式宣顯𠕋敷告

邦皇長子具官神宗廟諱英粹日躋中和自至仁義

充涵之美言動惟時禮樂交錯之華威儀可象抑

畏䟽封之重敏修典學之勤亦既多聞足當大受

是宜誕膺徽命肇啓儲闈懋升明兩之輝益廣在

三之道非余私於爾神宗廟諱惟天祐於余家衍寶祚

之靈長成寰區之慶賴徃慎厥德以答揚我列聖

之光訓不曰休哉可立爲皇太子有司擇日備禮

𠕋命施行

    除皇兄宗諤保靜軍節度使制

              張  方平

朕惟前王懿德治古舊章必隆蕃屏之親以穆懷

柔之體矧居邇屬夙著令名宜揆剛辰誕揚休命

皇兄具官宗諤甚德而度參仁以和近雅不流繹

如鍾吕之正内明自照瑩若珪璋之温率履無違

在宗有𥙿特推恩典之異聿示表儀之光錫爾騂

旄屬之瑞節時庸褒叙式昭寵嘉於戲祗畏者保

身之永圖恭儉者有家之長業事近效逺罔或忽

諸徃惟欽哉尚克終譽

    除韓琦守司徒兼侍中鎭安武勝等軍

    節度使制      張  方平

朕光宅萬邦肇新駿命正權綱之逺御審名器之

大方眷予宗臣特崇異數以表圖勲之重用昭報

禮之隆爰揆剛辰誕揚贊𠕋具官韓琦宣昭賢業

熈亮天工光翊三朝咸有一德材周五則之用體

備四時之和社稷是經文武惟憲在成功而弗處

實有大以能謙荐上奏封懇辭政柄顧倚毗之厚

詔諭數頒而精懇之堅辭誠難奪增寵上階之峻

特開兩鎭之崇蔽自朕心事非舊典當盛辰而均

逸望故里以榮歸大業甚明休靈殊渥於戲臣行

其志茲爲自得之全君篤於恩深惜老成之去無

安帥節之樂猶待衮衣之還乃情本朝遐不謂矣

    除吕公弼樞密使檢校太傅制

              張  方平

本朝之制地分二府之嚴執政之臣共幹庶邦

重文武承式兵民是圖屬在賢明緫司使職誕敷

明制敭告大廷具官吕公弼器緼純明機靈精逺

瓌材任重中廣厦之棟梁雅音自和合清廟之琴

瑟登貳樞機之密洽聞議慮之長屢陳憂國之言

多發便時之策深明王體有簡朕心宜陞帝傅之

崇以正本兵之任爰田増賦真食衍封名器益隆

典章允穆於戲信而能用嘗思明哲之難知無不

爲期盡臣鄰之益祗若休命以贊大猷

    除李昭亮殿前副都指揮使寧武軍節

    度使制       張  方平

外擁節旄方鎭元戎之重内司禁衛太微上將之

雄匪時英材疇若嘉命圖用親率宜揚大庭具官

李昭亮誠禀忠淳風力敏給世載其德有狐趙之

舊勲文定厥祥廼姜任之高姓早階華顯允蹈中

和入從法從之華出領翰垣之要屬以軍政契於

士心訓撫有方簡稽允肅眷殿巖之離衛悉王旅

之選鋒典茲中權職在圻父特賜節旄之命爰將

注意之隆峻以等威統諸環列於戲齋龯所付是

爲王之爪牙蘭錡之嚴實曰予之心膂勉旃誠報

茂對寵休

    除曾公亮檢校太尉充樞密使制

              胡  宿

經逺慮微必慎制兵之術折衝消難亦資畫䇿之

臣是憲樞躔聿崇使號蓋政謨之攸寄匪耆哲而

莫居適得其人誕敷厥命具官曾公亮風業碩茂

志慮深純學多貫於前言性頗修於中道有方重

之德可以抳躁而鎮浮有明逹之材可以造幾而

成務甞講勸於左右亦召置於禁嚴博我訓言代

予明命間請臨於寰輔遄擢典於京師咸有治功

遂聞政本通明練於百物參知穆於羣言貳公之

司久陪於論道内密之任宜正於筦樞仍加𫝊導

之名更益陪光宗嫌名之數崇階馭貴眞食衍封並示

寵章式旌殊禮於戲典機之任莫慎乎微擊柝之

言蓋取於豫勿謂承平之久益思備禦之深祗服

斯言徃踐乃位

    除王德用依前檢校太師同中書門下

    平章事兼羣牧制置使充樞密使河陽

    三城節度使加食邑實封仍改賜功臣

    制         胡  宿

内樞之地上範於斗宫前筯之籌參寄於人傑以

經常武之事是號本兵之司圖冠厥名疇緫予務

乃眷元侯之長早崇右府之聮爰擇剛辰復還舊

物具官王德用志懷果烈風㮣沉雄通於竒正之

謀居然英傑之氣春秋閲禮韞義府以惟深甲令

書忠載世家而有舊比膺推轂荐歷干城先十乘

以臨戎長萬夫而觀政德刑具舉威惠參施能名

播於外夷沉機隱於敵國曏咨俊望擢典繁機翼

濟事功迪宣忠力孚乃誠而匪懈研諸慮以惟微

旋均基宥之勞亟樹藩宣之治蹈險夷而一致服

忠孝而兩全簡在朕心洽於朝聽是用升鳳池之

寵秩聮虎節之榮章倚殿輔邦用陪京室屬右樞

之闕職咨羣岳以擇材僉曰汝賢宜弼予治蓋天

子二老出以居方伯之尊寰内諸侯入則處公卿

之任抑惟曩制舉是隆名用起壯猷使纂舊服仍

峻雲臺之號兼增井牧之封式厚耆英有加名數

於戲樞機發令制戎事以惟艱樽爼折衝經人謀

而匪易徃慎乃位益思其忠

    祁國長公主進封衛國長公主制

              司馬 光

帝妹中行易象贊其元吉王SKchar下嫁召南美其肅

雍命服亞正后之尊主禮用上公之貴寵光之盛

誰昔釋訓誰昔昔也而然矧同氣之至親推異數而何愛

祁國長公主席靈長之緒承濬哲之祥禀乾坤之

粹和鍾日月之明潤淵懿可度柔嘉有章志女功

而忘勞承師教而不倦今玉笄在首厭翟戒塗方

結帨於皇家將執笲音煩竹器於士族宜䟽沫土之邑

俾適冨平之孫庸展茂恩誕孚醲化於戲琴瑟靜

好式昭和樂之音雷風順承是爲常久之道勿以

夫家之平素有虧婦德之聽從祗服訓詞永綏福

    立皇后高氏制    范  鎭

天子之有后如天之與地惠養萬物如日之與月

臨照四方苟稱號之弗崇則臣民之安仰京兆郡

君高氏生閥閲之後而不自矜大處冨貴之習而

能安素約服在藩邸宜于室家肆朕纘承嘉乃輔

佐惟長樂之奉養左右不可不䖍惟六宫之表儀

晨夕不可不肅爰正軒星之位以爲國風之倡舉

是典册告于治朝於戯拜教所基人倫茲重塗山

啓夏太任興周勤勞一時焜燿萬世乃其縂笄SKchar

縱日侍慈顔衡紞紘綖時承宗祝庶㡬天下之俗

知我門中之私

    曾公亮加恩制    范  鎭

朕觀前世之載考宗祀之文周漢舊章殘缺無次

王鄭異說雜互莫同大抵奉親以嚴率民以孝交

神明於合莫厚風俗之本原具官曾公亮執禮蹈

方刺經援古爕均大化固已治平制定多儀又皆

節適四時之氣其和見于豆籩九州之力其精在

于玉帛使朕得昭升 烈考裒對上靈誠意所通

顧饗如答惟時顯相宜有褒嘉峻階級所以明等

威崇表號所以懋功賞陪光宗嫌名多賦流衍眞封於

 大典越熈至恩胥暨惟裁成輔相以遂萬物之

宜惟同寅恊恭以収庶工之效庸昭况施永乂基

    除冨弼樞密使制   范  鎭

兵布于天下而至衆故統之有本元謀出於堂上

而無窮故資之於明哲是以基于靜密式暢逺猷

始乎幾微能成大務若時付𢌿茲謂劇艱前推忠

恊謀同德守正佐理功臣特進行禮部尚書同中

書門下平章事昭文館大學士監修國史兼譯經

潤文使上柱國河南郡開國公冨弼文武相資柔

剛並適誠貫金石材隆棟梁徃在 先朝嘗爲上

宰至言無隠精慮有開方國計之是毗以親䘮而

遽去況夫西漢而下巨唐以還訖于 本朝凡厥

公相率就起復以爲權宜而卿固執禮經懇辭恩

詔三年始事四海具瞻再炳台符之文兼崇樞極

之任重陪多賦庸示褒章於戲天命甚難神器至

重始初纘紹正賴經綸幸元老之聿來偕衆賢之

同濟庶幾涼德罔累慶圖

    兖國公主降沂國公主制

              范  鎭

陳車服之等所以見王SKchar之尊啓脂澤之封所以

昭帝女之寵茲惟親愛之攸屬時乃化風之所關

苟不能安諧於厥家則何以觀示於流俗兖國公

主生而甚惠朕所鍾憐故於外家之近親以求副

車之善配而保傅無狀閨門失歡歷年于茲生事

弗順逹於聞聽深所駭驚雖然恩義之常人所難

斷至於賞罰之際朕安敢私宜告大庭降從下國

於戲惟肅雍以成美德惟柔順以輯令名乃其恪

思庶永來福

    韓琦加恩制     王  安石

朕祗率舊章肇稱吉禮對越天地具獲靈明之歆

相維公卿並膺休顯之賜其孚大號以寵元勲推

誠保德崇仁守正恊恭贊治亮節佐運翊戴功臣

淮南節度揚州管内觀察處置營田等使開府儀

同三司守司徒檢校太師兼侍中行揚州大都督府

長史上柱國魏國公食邑一萬三千七百戶食實

封五千戶韓琦躬受偉材出陪熈運保茲天子進

無浮實之名正是國人退有顧言之行開朝廷之

兩社揉方域之萬邦辰猷具臧器寶加重中辭機

軸之要外即蕃屏之安衡紞紘綖備三公服飾之

盛櫜兠㦸纛兼大將威儀之多序績既崇脩方彌

謹恊成宗祀之禮豫有顯助之勞肆衍本封申加

美稱於戲恩典徽數所以旌帝臣明德茂功所以

奬王室徃惟勵翼服此褒嘉

    李璋加恩制     王  安石

若昔大猷紹天明命必有獻享之禮作民㳟先必

有褒嘉之恩自國貴始翊衛功臣奉寧軍節度使

鄭州管内觀察處置河隄等使光祿大夫檢校司

空持節鄭州諸軍事鄭州刺史兼御史大夫上柱國

平原郡開國公食邑四千三百戶食實封一千戶李璋

世載忠善躬服儉勤以后家之洪支爲帝室之隆

棟入緫營衛則兵師無譁出乘蕃維則吏屬不怠

近付京都之籥外更方鎭之旄貢職惟脩祀儀獲

考進加功號申衍邑封以疇服采之勤以恊勸勞

之典於戲貴冨有危溢之可戒禄位匪侈驕之與

期圖惟慶譽之終尚恊龍光之施

    皇伯祖威德軍節度使榮國公承亮加

    恩制        王  安石

朕祼獻廟堂燎禋郊丘内蒙 祖考之居歆外獲

神祇之顧饗嘉我近屬與有陪輔之勞揚于大庭

使膺褒顯之福具官承亮德義自表爵齒兼尊魁

然肅艾之材尚矣神靈之胄世承厥慶有跗蕚之

芬華朝賴以寧若翰藩之嚴密乃相肆祀實綏思

成進加奠食之封申賜詔功之號於戲孝恭可以

儀宗室信厚可以化邦人匪時親賢孰朕承翼徃

肩寵奬尚恊榮懷

    李日尊加恩制    王  安石

朕紹膺駿命稽用上儀祗事郊宫並受三神之福

推恩方夏外交四表之歡告于有司錫是在服推

誠保節同德守正順化翊戴功臣靖海軍節度觀

察處置等使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李日尊躬懐德

善世濟忠勤奠茲南邦居有扞城之效衛我中國

使無疆場之虞賜之大將之旄胙之眞王之爵徃

踐厥位知欣戴於寵章來獻其琛用恊成於熈事

光宗嫌名采邑褒進文階載加眞食之封式允懋功

之典於戲人之所助惟怙冒於王靈國以永存顧

循守於侯度率時新命保乃舊邦




皇朝文鑑卷第三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