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文鑑 (四部叢刊本)/卷第九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九十二 皇朝文鑑 卷第九十三
宋 呂祖謙 編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九十四

皇朝文鑑卷第九十三

 論

   君臣論       徐  鉉

   持權論       徐  鉉

   師臣論       徐  鉉

   勸農論       髙  錫

   斷論        田  錫

   原古        賈  同

   原𥙊        鄭  褒

   原孝        陳  堯

    君臣論       徐  鉉

君人者推赤心以接下者也臣人者推赤心以事

上者也上下交感政是以和故大易之義在上者

其道下降在下者其道上行則曰天地交泰上者

自居其上下者自居其下則曰天地不交否然則

為上而下降甚易為下而上達甚難何者君人者

其勢足以行人之道其貴足以顯人之徳其冨足

以聚人其義足以感人賢人君子望景而歸之理

自然也苟不逆之可矣又况於禮致之者哉故齊

桓之徳薄也猶能使管仲受執寗戚扣角况聖君

乎此易之效也人臣者在貧賤之中處踈逺之地

有上下之隔有左右之蔽自媒則有暗投之患因

人則無苟合之譽禮秩之不足則不肻進也况不

禮之哉故以仲尼之聖懐救世之心歴聘七十而

不一遇况常人乎此難之效也然則士之失君所

䘮者冨貴耳莊老吏隠於陵躬耕商皓采芝君平

賣卜未失其所以為士也君之失士或䘮既安之

業或敗垂成之功紂踣于京厲流于彘魯哀奔吳

項羽屠裂則失其所以為君也聖帝明王鑒其若

此故屈已以下士推誠以接物軒轅問道於下風

唐堯求賢於側陋周公吐餐於白屋漢祖輟洗於

布衣况朝廷之臣乎夫朝廷之臣位有前後任有

小大至於君臣之分誠心所感其揆一也詩曰嗟

我懐人寘彼周行卿士大夫各居其位所謂周行

也言周行之中皆所懐之人也書曰汝則有大疑

謀及乃心謀及卿士謀及庻民大疑大政也庶民

猶與焉况羣臣乎此治世之主至公之義也世之

衰也踈公卿而親近習憚君子而狎佞人親而狎

之也以為腹心踈而憚之也以為仇敵於是政出

於羣小而責及於大臣如此而不亂未之有也君

子之事上也近之不敢佞逺之不敢怨受命無二

慮臨難無苟免小人之事上也遠之則憾近之則

比受命則顧望臨難則幸生人君不能熟察也以

為我之所親彼亦盡忠我之所踈彼亦懐貳於是

聽鑒惑於外精神汨于中及亂之來也小人無忘

生之節君子非死難之所楚靈殞於乾谿二世弑

于望夷而莫之救也其所由者自私與自勝也自

私故慙與君子言自勝故憚與君子言此小人所

以易見親君子所以易見踈也夫亡國非無賢臣

亂主非獨坐於堂上也用心之不一也書曰一哉

王心詩曰淑人君子其儀一兮人君用心一則賢

臣知所從矣

    持權論       徐  鉉

天下所以奉者君也君之所以尊者權也權者非

他也賞罰而已矣賞公則當善而為善者進矣罰

公則當惡而為惡者退矣若然則君子在位小人

在野而權不在公室者未之有也中才之君知賞

罰之權不可失而不知所以守之之道欲人之懐

已也則必賞自我出欲人之畏已也則必罰自我

行此亂之本也老子曰為者敗之執者失之賞罰

者受之於先王行之於有司人君正其本遏其淫

而已苟自爲之而自執之其與㡬何尚書數堯之

徳曰聰明文思及其舉舜也則四岳師錫堯曰予

聞如何朕其試哉夫堯既聞舜之行賢猶待四岳

舉然後登用此則賞不必已出也周公作萬代之

典設三聽之法衆聽則殺之衆疑則赦之此則罰

不必已出也漢髙祖氣吞羣雄威振海外然而不

敢以私忿誅季布不敢以私惠賞丁公秦始皇親

治庶務以衡石自程羣臣莫得專任而秦漢之成

敗豈不明哉然則賞罰在於公不在於自執必矣

魏晉已降創業之君才略冠世功勲震主既當失

政之代遂踐數終之運後世人君懲其若是故憎

疾勝已誅鋤髙名所謂同歸於亂者也昔楚荘王

謀事而當羣臣莫能及退而有憂色曰楚國之大

而羣臣莫吾及吾國其亡乎此所以飲馬於河也

漢髙祖自謂不如三傑而能用之所以有天下也

梁武在雍州時破魏將王肅得其巾箱書見魏帝

手勑曰吾聞蕭衍善用兵勿與闘其威名如此及

其為帝也乃用臨川王宏貞陽侯明為將在竟陵

府時與謝朓王融之儔齊名及其為帝也乃用陸

驗石珎為心膂何者患其失權貪其易制曽不知

亡國之釁始基於此也夫權者非謂其强臣專政

王命不行前邀九錫後徵殊禮也蓋人君有偏聽

焉有偏好焉偏聽則朋黨有所附矣偏好則姧邪

有所入矣朋黨勢固姦邪在側人主以不聞過為

賢不違命為治如是則賞罰者朋黨之所為而假

手於人主矣當時之人知其如此亦且弃正義而

事朋黨背公室而向私門非徒競利且以避害然

則權安在哉後魏孝明時衞士數千人焚領軍張

彞宅殺其父子朝廷懼以為亂也止誅八人餘遂

釋之髙歡時在民間聞而歎曰亂之始也乃散家

財招集亡命卒移魏祚魏人不知失權之始在乎

孝明及髙氏執政方云祿去公室不亦晚乎誠令

人君用法公共接下均一善善而能用之惡惡而

能去之不以己之私妨天下之義雖復體非聖賢

蓋亦思過半矣嗚呼斯道也甚易知甚易行甚易

效而鮮能行者蓋夫疑信之際貪旦夕之便因循

僶俛以至政隳勢敗而自不之知也傳曰失之毫

釐差以千里豈虚言哉

    師臣論       徐  鉉

至大者天必配以地至明者日必配以月至剛者

陽必配以隂至尊者君必配以臣君臣之義與天

地並者也君之有臣也所以教其知匡其不逮扶

危持顛獻可替否其任大矣故君失之臣得之臣

失之君得之上下相維乃無敗事非徒承其使令

供其喜怒而已故曰師臣者王友臣者霸書曰能

自得師者王謂人莫已若者亡自三皇已來莫不

由斯而致者也衰世之君闇於大道嘉言美事掠

歸於已䛕臣佞妾從而成其過曰生殺廢置國之

利器必出自一人不當為人臣所教嗚呼斯甚不

然也夫往古之事不可言已其世近而昭然者請

以漢祖明之髙祖奮布衣取天下功侔三代享祚四

百可謂盛矣其舉事之始駐軍於陳留則酈食其

之謀破武關入咸陽則張良之策還定三秦則韓

信之計為義帝縞素則董公之説出兵宛葉則鄭

忠之畫破垓下則三王之力及其成功則髙祖享

帝王之業數子獲人臣之禄豈為人臣所教者不

能為帝王乎故髙祖曰吾不如三傑而能用之所

以得天下也及太宗文皇帝力行王道天下已平

喟然歎曰魏徵教我功業如此夫二帝者皆用忠

賢之謀以建三五之業歸功臣下而其道愈光老

子曰功成而不居夫唯不居是以不去此之謂也

昔魏武帝使夏侯淵守漢中蜀先主用法正之計

破漢中殺淵等魏武聞之曰吾知𤣥徳不辧此必

為人之所教斯言之失也史論之備矣魏武雄傑之

主猶有斯論况常人哉夫為國譬用兵焉大将将

十萬之衆舉千乘之國有坐籌制勝者有摧鋒殺敵

者有先登陷壘者及其成功則元帥之功也今使

元帥兼此數者而獨論功可乎夫君人出令臣下

唯知奉行則役夫竪子可為卿相何必勞於求賢

哉嗚呼斯道之不明乆矣明達君子可無思乎可

無思乎

    勸農論       髙  錫

勸農者古典也國家嵗以舉之然則勸之道不在

勸乎時以耕時以種時以收穫也在於知其病而

去之耳夫農之病者由乎隳於制度也制度隳則下

得以僣上是故宫室無常規服玩無常色器用無常宜

飲食無常味四者偕作於是竒伎滛巧出焉浮薄

澆詭騁焉業専於是者貨易於是者利甚厚於農矣

農雖日勸之豈有益哉凡民之情所急者利利苟

有取假嚴刑法以毒之民亦不顧其罪而趍之矣

利苟無取假垂仁惠以撫之民亦不知其恩而背

之矣非民愛其罪而惡其恩蓋所樂者利也于今

之農其利甚寡農家之利田與桑也田之所出者

榖帛夫以墾之婦以蠶之力竭氣衰方見榖帛榖

帛之價輕重不常農家出則其價輕入則其價重

輕重之𡚁起於時也時底於稔榖帛多矣征租不取

焉農乃易其多以赴征租故有輕而出時遇於凶

榖帛逋矣賦歛互取焉農乃完其通以供賦斂故

有重而入稔既輕出凶又重入則田桑之人腹之

食身之衣亦已懸矣敢言於利乎所謂病之深也

且務竒伎淫巧浮薄澆詭業専於是者貨易於是

者不苦於體不疲於神皆坐而獲利焉即如彫一

寸之金鏤一寸之玉比榖之價有幾也文一尺之

綺飾一尺之紈比帛之價有幾也既金玉綺紈與

榖帛之價不侔又無凶稔輕重之𡚁食以之具衣

以之餘以此則誰肯勤於農哉若使雕鏤不如耕

鑿文飾不如經織寳榖如金玉貴帛如綺紈必見

溥天之下有男皆執於耒耜有女皆務於杼軸必

無曠土無游民何者衆之利薄農之利厚也若欲

勸於農先思去於病若欲去於病先思舉於制度制

度舉則俾下無以僣上上之宫室之規使下不得

宅焉上之服玩之色使下不得衣焉上之品用之

宜使下不得舉焉上之飲食之味使下不得薦焉

則竒伎淫巧浮薄澆詭業専於是者盡息矣制度

既舉病自然去病既去農不勸而自勸也何煩嵗

舉古典哉

    斷論        田  錫

謀慮者斷之始也勇敢者斷之用也若謀慮未甚

精成敗未盡見情偽未洞知而不忍欲利欲勝之

意不忍小忿小耻之心卒然奮發自謂决斷斯乃

剛忽而趣敗也安得謂之斷哉若謀慮已精成敗

已見情偽已審而猶疑事或未濟尚憂理之未盡

猶豫於大難惶惑於臨機本謀亂而不能堅守始

慮撓而不能必行是謂無斷也噫排大難濟大事

立大功垂大名皆由於斷也陷大惡致大亂隳大

功失大事亦由於斷也蓋謀熟而後斷則大功大

名隨之而興矣智淺而言斷則大惡大亂亦隨之

而陷矣昔桀惡日盈湯徳日新干戈未舉成敗之

數先定也湯乃勃興應天順人一戰而克遂自諸

侯而爲萬乘主斯則湯之智慮已精成敗已見而

果敢於斷也其次商紂縱虐而文王之徳素積於

民民心歸周乆矣一旦武王法成湯之舉師次牧野

風裂旗斾武王震恐以爲天意未從遽思中輟唯

太公獨排衆意以爲必克是則武王之斷未侔於

太公洎秦滅六國威名雄迹信有英斷長㦸巨鎩

銷爲金狄聖謀國典焚爲煨燼将以弱諸侯之兵

也将以愚天下之民也若是果斷自謂超三王邁

五帝然而陷大惡致大亂失大位得非斷於强暴

而不斷於仁信乎由是知有斷於威武也有斷於

為仁也有斷於用賢也有斷於貞介也許由棄堯

之禪讓伯夷絶周之蔬粟是斷於貞介也管蔡流

言周公誅之大義滅親之斷自周公始也龍逄比

干以諫而死是斷於為忠也伊霍廢黜由己是斷

於為大節也燕王用樂生雖謗書盈箧而委任愈

堅此則斷於用人也項籍勇傑不能終用范增所

以霸王之業卒為漢有豈非無斷於推心乎世祖

單騎入銅馬之軍人人相悦悦其推心也唐太宗

之初頡利控弦者二十萬臨於渭濱太宗單騎隔

水責之戎人畏伏下馬謝罪于時臣僚進諫以為

輕敵上曰國家初定若是之弱即生戎心所謂智

畧周通而决斷果敢也漢祖數項羽之罪而弩矢

竊發責敵之罪頗類太宗然為飛鏃所中若萬一

不幸即漢祖之斷有餘而料敵之智或淺也有以

見楚子投袂而起孟明焚舟而前是皆幸而成功

豈是善謀而能斷哉夫智與斷在乎兼備也若差

之毫釐失之千里使漢祖從酈生之言斷而不疑

則功業無因而濟矣使太宗從髙祖之言疑而不

斷則家國無因而變矣今之論者皆以韓信不從

蒯通之言謂之無斷錫以為韓信不斷於為忠而

猶豫思亂以取誅滅也何哉當蒯通説時其心不

迴謂受漢恩深不忍叛也及其功髙而疑生勢逼

而猜起不能堅守初志卒與陳豨謀亂何始於忠

而終於逆蓋無斷於忠節也非無㫁於逆亂也詩

所謂鮮克有終其是謂乎亦猶孝景始用晁錯之

言從之如順流将削七國之封弱枝而强本一旦

七國共叛遽聽袁盎之言誅錯以謝七國錯既誅

而亂不息豈非孝景無斷於用人而反惑䜛誣之

言哉若成與敗但思一决而不圖始終慨然自謂

决斷不其謬歟故管仲不死子糾之難非無斷也

非其死所也晉宣得巾幗之贈不敢出戰非無斷

也戰未便也是知智計明然後决斷則事無不濟

    原古        賈  同

古者故也自我而上皆故也傅説曰事不師古以

克永世匪説攸聞然則嗚呼師之執也曰古猶今

也人之所以率古而言事者取於衆也取於衆則

所見長矣自我而上皆古也自我而上一世也以

一世而窺千世則何法而不有焉擇而用之何用

而不長焉是知師古者非師其年也師其衆也周

公於是考三代而制禮樂焉孔子於是祖述堯舜

而修六經焉師於衆而執其中也曰堯舜而上犧

農黄帝之道不足法邪曰否非不足法也不能法

也夫錦綺之為衣豈不美哉而為天下者不用之

而用布帛以其能足於天下也周孔之道萬世不

能易足於萬世者也賢者及之不賢者失之而無

能過之者猶失之者也故周孔之道如衡夫衡物

輕於權則不能起權權輕於物則不能勝物唯權

與物稱然後衡正曰然則犧農黄帝亦聖人也何

以不為之中焉曰時未也聖人則欲自然也不得

已而後有作焉事之既生為之制宜而節度之謂

之禮可以長世用之謂之經夫禮經者起於薄薄

盡而後酌於厚薄之間謂之中而民未及薄安得

教之薄乎曰聖人亦知其後必薄乎曰知曰知則

何為不先為之中邪不乆之厚何有焉曰聖人惡

其教人之薄也道之至薄則臣殺其君子殺其父

烏得使之預知其弑君弑父邪由是而言一日之

厚不可不有也曰然則何以知後世不可易也曰

以治亂之極而知之也曰何以知治亂之極也曰

以力與欲知之也何以言之曰力者有常者也欲

者無常者也以無常之欲不已則力竭力竭則欲

止欲止則亂極也不止則民斯盡矣自古而今未有

盡民之亂也止則緩力而蠲欲不已   則欲

盡欲盡則力全力全則治極理所以然也終而始

之上自有物下迄無窮吾知其不能也已原古

    原祭        鄭  褒

先王之設祭祀所以禮天地而事祖宗報本而反

始貴誠而尚徳也尊卑有異制牲幣有異數上可以

兼下下不可以僣上王者繼天為子故郊以享帝

孝以承業廟以事先諸侯守土地之官宗廟之外

得以祭境内之名山大川卿大夫而下臣於人無

敢越祭祖禰而已是以神不臨非祭人不祀非鬼

季孫旅於泰山孔子非之謂冉有曰汝弗能救與

不獨非於季氏而又罪於其臣楚昭王疾卜曰河

為祟其大夫請禱之王曰余雖不徳河非獲罪言

非其地故也遂不祭孔子美之曰楚子其知大道

乎今之世道士之教則曰天地神祗祭之則獲福

延年矣浮圖之教則曰天地神祇祭之則獲福延

年矣人心懼禍而樂福聞其説誰能拒之川奔而

壑赴自庶民而上嵗或一祭或再祭或三四而不

止焉祀典之設因民事非為己也有天下然後祭

天地有土地然後祭山川敢有僣擬罪不細矣法

寛而不禁斯可懼也棄民而為己如可求之彼秦

漢之君殫四海之産勤於神仙其卒有獲乎彼為

天子不由先王之禮而從道士之説神猶不饗况

庶民而上僣於禮而誣於神神其臨哉其傳萌拆

於秦漢枝蔓於晉宋齊梁之間迨今百千嵗根深蔕

固牢不可拔世之人習熟於聞見為之而不思今

聞有正其説必以為狂惑之人嗚呼祭法壊矣曰

如之何而止之曰不以法理其無可奈何

    原孝        陳  堯

立身之謂道本道之謂孝上自天子下至于庶人

未有不由而立也嗚呼爲孝之道是因乎心者焉

孝有小大性有能否君子小人亦各存其分也聖

人之教布在方策不敢毁傷存其始也立身行道

要其終也居必誠其心遊必擇其方然後謹以溫

凊之禮慎以飲食之節起居進退罔怫其志善事

幾諫勞必無怨至于愛敬之道乃天性也無忽天

性以慢人紀斯可錫其類而不匱也世之愚者知

其孝乎而不知所以爲也越禮以加敬輕生以致

養且曰親之疾弗瘳者子之肌可療焉乃折體斷

股密寘于味苟親之夀幸而未盡而或生也則鄉

里神其事以為孝之感乃聞之于州縣聞之于天

子官給其賜以優之然後傳之于後人旌之于門閭

率土之民向之而思其効者矣嗟乎風俗之移人

也而官其事者遂以之自賞俾蚩蚩者知其室而

不知其户也逾墻鑽穴而迨殞乎命且親之憂必

以疾也非疾而自刑是致其憂者也予曰毁不滅

性死生之際尚或存也苟居疾以剥膚由味而䘮

軀則所謂陷之于不義者也禽之相食尚曰無有

安在為人父母而食其子者乎古之孝以感者多

矣猶是者未知覿焉且民之耳目烏知所謂聖人

之道在乎諭之而已既諭之且制之俾為孝之民

誠其心而不誠其名愛其生而不愛其賜始于一

邑迨于一郡然後天下之民可率之以道也斯之

謂王化之基人倫之本可不急乎



皇朝文鑑卷第九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