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文鑑 (四部叢刊本)/卷第九十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九十八 皇朝文鑑 卷第九十九
宋 呂祖謙 編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一百

皇朝文鑑卷第九十九

 論

   三國論        蘇  轍

   𣈆論         蘇  轍

   北狄論        蘇  轍

   三宗論        蘇  轍

   漢武帝論       蘇  轍

   漢昭帝論       蘇  轍

   漢光武論上      蘇  轍

   漢光武論下      蘇  轍

   爭論         潘  興嗣

   原諫         潘  興嗣

   通論         潘  興嗣

    三國論       蘇  轍

天下皆怯而獨勇則勇者勝皆闇而獨智則智者

勝勇而遇勇則勇者不足恃也智而遇智則智者

不足用也夫唯智勇之不足以定天下是以天下

之難鋒起而難平蓋嘗聞之古者英雄之君遇其

智勇也以不智不勇而後真智大勇乃可得而見

也悲夫世之英雄其處於世亦有幸不幸耶漢高

祖唐太宗是以智勇獨過天下而得之者也曹公

孫劉是以智勇相遇而失之者也以智攻智以勇

擊勇此譬如兩虎相捽齒牙氣力無以相勝其勢

足以相擾而不足以相斃當此之時惜乎無有以

漢高祖之術制之者也昔者項籍有百戰百勝之

威而執諸侯之柄咄嗟叱咤奮其暴怒西向以逆

高祖其勢飄忽震蕩如風雨之至天下之人以為

遂無漢矣然高帝以其不智不勇之身横塞其衝

徘徊而不得進其頑鈍椎魯足以為笑於天下而

卒能摧折項氏而待其死其故何也夫人之勇力

用而不已則必有所耗散而其智慮乆而無成則

亦必有所倦怠而不舉彼欲以其所長以制我於

一時而我閉門而拒之使之失其所求逡巡求去

而不能而項籍固已憊矣今夫曹公孫權劉備此

三人者皆知以其才相取而未知以不才取之也

世之言者曰孫不如曹而劉不如孫劉備唯智短

而勇不足故有所不若於二人者而不知因其所

不足以求勝則亦已惑矣盖劉備之才近似於高

祖而不知所以用之之術昔高祖之所以自用其

才者其道有三焉耳先據勢勝之地以示天下之

形廣收信越出竒之將以自輔其所不逮有果鋭

剛猛之氣而不用以深折項籍猖狂之勢此三事

者有國之君其才皆無有能行之者獨有一劉備

近之而未至其中猶有翹然自喜之心欲為椎魯

而不能純欲為果鋭而不能逹二者交戰於中而

未有所定是故所為而不成所欲而不遂棄天下

而入巴蜀則非地也用諸葛孔明治國之才而當

紛紜征伐之衝則非將也不忍忿忿之心犯其所

短而自將以攻人則是其氣不足尚也嗟夫方其

奔走於二袁之間困於吕布而狼狽於荆州百敗

而其志不折不可謂無髙祖之風矣而終不知所

以自用之方夫古之英雄唯漢高帝為不可及也

    晉論       蘇  轍

御天下有道休之以安動之以勞使之安居而能

勤逸處而能憂其君子周旋揖讓不失其節而能

耕田射馭以自致其力平居習為勉强而去其惰

傲厲精而日堅勞苦而日强冠冕佩玉之人而不

憚執天下之大勞夫是以天下之事舉皆無足為

者而天下之匹夫亦無以求勝其上何者天下之

亂盖常起於上之所憚而不敢為天下之小人知

其上之有所憚而不敢為則有以乘其間而致其

上之所難夫上之所難者豈非死傷戰闘之患匹

夫之所輕而士大夫之所不忍以其身試之者耶

彼以死傷戰闘之患邀我而我不能應則無怪乎

天下之志於亂也故夫君子之於天下不見其所

畏求使其所畏之不見是故事有所不辭而勞苦

有所不憚昔者晉室之敗非天下之無君子也其

君子皆有好善之心高談揖讓泊然冲虚而無慷

慨感激之操大言無當不適於用而畏兵革之事

天下之英雄知其所忌而竊乘之是以顛沛隕越

而不能以自存且夫劉聦石勒王光宗嫌名祖約此其

姦詐雄武亦一世之豪也譬如山林之人生於草

木之間大風烈日之所咻而雪霜飢饉之所勞苦

其筋力骨節之所嘗試者亦已至矣而使王衍王

導之倫談笑而當其衝此譬如千金之家居於高

堂之上食肉飲酒不習寒暑之勞而欲以之捍禦

山林之勇夫而求其成功此固姦雄之所樂攻而

無難者也是以雖有賢人君子之才而無益於世

雖有盡忠致力之意而不救於患難此其病起於

自處太高而不習天下之辱事故富而不能勞貴

而不能苦盖古之君子其治天下為其甚勞而不

失其高食其甚羙而不棄其糲使匹夫小人不知

所以用其勇而其上不失為君子至於後世為其

甚勞而不知以自復而為之强強食甚羙而無以

自實而為晉之敗夫甚勞者固非所以為安而甚

羙者亦非所以自固此其所以䘮天下之故也哉

    北狄論       蘇  轍

北狄之民其性譬如禽獸便於射獵而習於馳騁

生於斥鹵之地長於霜雪之野飲水食肉風雨飢

渇之所不能困上下山坂筋力百倍輕死而樂戰

故常以勇勝中國至於其所以擁護親戚休養生

息蓄牛馬長子孫安居佚樂而欲保其首領者盖

無以異於華人也而中國之士常憚其勇畏避而

不敢犯氊裘之民亦以此恐 中國而奪之利此

當今之所謂大患也昔者漢武之世匈奴絶和親

攻當路塞天下震恐其後二十年之間漢兵深入

不憚死亡捐命絶幕之北以决勝負而匈奴孕重

墮壞人畜疲𡚁不敢言戰何者勇士壯馬非中國

之所無有而窮追遠逐雖匈奴之衆亦終有所不

安也故夫敵國之盛非隣國之所深憂也要在休

兵養士而集其勇氣使之不懾而巳今天下之勢

中國之民優游緩帶不識兵革之勞驕奢怠墮勇

氣消耗而戎狄之賂又以百萬計轉輸天下甘言

厚禮以滿其不足之意使天下之士耳熟所聞目

習所見以爲生民之命寄於其手故俯首柔服莫

敢抗拒凡中國勇徤豪壯之氣索然無復存者矣

夫戰勝之民勇氣百倍敗兵之卒没丗不復隨蓋

所以戰者氣也所以不戰者氣之蓄也戰而後守

者氣之餘也古之不戰者養其氣而不傷今之士

不戰而氣已盡矣此天下之所大憂也昔者六國

之際秦人出兵於山東小戰則殺將大戰則割地

兵之所至天下震慄然諸侯猶帥其罷散之兵合

從以擊秦砥礪戰士激發其氣長平之敗趙卒坑

死者四十萬人亷頗收合餘燼北摧栗腹西抗秦

兵振刷磨淬不自屈服故其民觀其上之所爲日

進而不挫皆自奮怒以爭死敵其後秦人圍邯鄲

梁王使將軍新垣衍如趙欲遂帝秦而魯仲連慷

慨發憤深以爲不可盖夫天下之士所爲奮不顧

身以抗强虎狼之秦者爲非其君也而使諸侯而

帝之天下尚誰能出身以事非其君哉故魯仲連

非徒惜夫帝秦之虚名而惜夫天下之勢有所不

可也今尊奉夷狄無知之人交歡約幣以為兄弟

之國奉之如驕子莫敢一觸其意此適足以壞天

下義士之氣而長夷狄豪横之勢耳愚以爲養兵

而自重卓然獨立不聴外國之妄求以為民望而

生吾中國之氣如此數十年之間天下摧折之志

復壯而夫北狄之勇非吾之所當畏也

    三宗論       蘇  轍

黄帝堯舜壽皆百年享國皆數十年周公作無逸

言商中宗享國七十五年高宗五十九年祖甲三

十三年文王受命中身享國五十年自漢以來賢

君在位之乆皆不及此西漢文帝二十三年景帝

十六年昭帝十三年東漢明帝十八年章帝十三

年和帝十二年唐太宗二十三年此皆近世之明

主然與無逸所謂不知稼穡之艱難不聞小人之

勞惟耽樂之從或十年或七八年或五六年或四

三年無以大相過也至其享國長乆如秦始皇漢

武帝梁武帝隋文帝唐𤣥宗皆以臨御乆逺循致

大亂或以失國或僅能免其身其故何也人君之

富其倍於人者千萬也膳服之厚聲色之靡所以

賊其躬者多矣朝夕於其間而無以御之至於夭

死者勢也幸而壽考用物多而害民乆矜已自聖

輕蔑臣下至於失國宜矣古之賢君必致於學逹

性命之本而知道徳之貴其視子女玉帛與糞土

無異其所以自養乃與山林學道者比是以乆於

其位而無害也傳説之詔髙宗曰王人求多聞時

惟建事學于古訓乃有獲事不師古以克永世匪

説攸聞惟學遜志務時敏厥修乃來允懷于兹道

積于厥躬惟斆學半念終始典干學厥徳脩罔覺

監于先生成憲其永無愆嗚呼傳說其知此矣

    漢武帝論      蘇  轍

天下利害不難知也士大夫心平而氣定髙不爲

名所眩下不爲利所𪫟者類能知之人主生於深

宫其聞天下事至鮮矣知其一不逹其二見其利

不睹其害而好名貪利之臣探其情而逢其惡則

利害之實亂矣漢武帝即位三年年未二十閩越

舉兵圍東甌東甌告急帝問太尉田蚡蚡曰越人

相攻其常事耳又數反覆不足煩中國往救帝使

嚴助難蚡曰特患力不能救德不能覆誠能何故

弃之小國以窮困來告急天子不救尚何所愬帝

詘蚡議而使助持節發㑹稽兵救之自是征南越

伐朝鮮討西南夷兵革之禍加於四夷矣後二年

匈奴請和親大行王恢請擊之御史大夫韓安國

請許其和帝從安國議矣明年馬邑豪聶壹因恢

言匈奴初親親信邊可誘以利致之伏兵襲擊必

破之道也帝使公卿議之安國恢往反議甚苦帝

從恢議使聶壹買馬邑城以誘單于單于覺之而

去兵出無功自是匈奴犯邊終武帝無寧嵗天下

幾至大亂此二者田蚡韓安國皆知其非而迫於

利口不能自伸武帝志求功名不究利害之實而

遽從之及其晚歲禍災並起外則黔首耗散内則

骨肉相殘殺雖悔過自咎而事已不救矣然嚴助

交通淮南張湯論殺之王恢以不擊匈奴亦坐弃

市二人皆罪不至死而不免大戮豈非首禍致罪

天之所不赦故耶

    漢昭帝論      蘇  轍

周成王以管蔡之言疑周公及遭風雷之變發金

縢之書而後釋然知其非也漢昭帝聞燕王之譛

霍光懼不敢入帝召見光謂之曰燕王言將軍都

郎道上稱蹕又擅調益幕府校尉二事屬爾燕王

何自知之且將軍欲為非不待校尉左右聞者皆

伏其明光由是𫉬安而燕王與上官皆敗故議者

以為昭帝之賢過於成王然成王享國四十餘年

治致刑措及其將崩命召公畢公相康王臨死生

之變其言琅然不亂昭帝享國十三年年甫及冠

功未見於天下其不及成王者亦遠矣夭壽雖出

於天然人事嘗參焉故吾以為成王之壽考周公

之功也昭帝之短折霍光之過也昔晉平公有蠱

疾醫和視之曰是謂近女非鬼非食惑以䘮志良

臣將死天命不宥國之大臣受其寵禄而任其大

節有菑禍興而無改焉必受其咎以此譏趙孟趙

孟受之不辭而霍光何逃焉成王之幼也周公爲

師召公爲保左右前後皆賢也雖以中人之資而

起居飲食日與之接逮其壯且老也志氣定矣其

能安富貴易生死盖無足恠者今昭帝所親信惟

一霍光光雖忠信篤實而不學無術其所與共國

事者惟一張安世所與斷幾事惟一田延年士之

通經術識義理者光不識也其後雖聞乆隂不雨

之言而貴夏侯勝感蒯瞶之事而賢雋不疑然後

亦不任也使昭帝居深宫近嬖倖雖天資明斷而

無以養之朝夕害之者衆矣而安能及遠乎人主

不幸未嘗更事而履大位當得篤學深識之士日

與之居示之以邪正曉之以是非觀之以治亂使

之久而安之知類通逹强立而不反然後聽其自

用而無害此大臣之職也不然小人先之悦之以

聲色犬馬縱之以馳騁田獵侈之以宮室器服志

氣已亂然後入之以䜛説變亂是非移易白黒紛

然無所不至小足以害其身而大足以亂天下大

臣雖欲有言不可及矣語曰君子學道則愛人小

人學道則易使也故人必知道而後知愛身知愛

身而後知愛人知愛人而後知保天下故吾論三

宗享國長久皆學道之力至漢昭帝惜其有過人

之明而莫能導之以學故重論之以為此霍光之

過也

    漢光武論上     蘇  轍

人主之徳在於知人其病在於多才知人而善用

之若已有焉雖至於堯舜可也多才而自用雖有

賢者無所復施則亦僅自立耳漢高帝謀事不如

張良用兵不如韓信治國不如蕭何知此三人而

用之不疑西破强秦東服項羽曾莫與抗者及天

下既平政事一出於何法令講若畫一民安其生

天下遂以無事又繼之以曹參終之以平勃至文

景之際中外晏然凡此皆髙帝知人之餘功也東

漢光武才備文武破尋邑取趙魏鞭笞群盗筭無

遺策計其武功若優於高帝然使當高帝之世與

項羽為敵必有不能辨者及既履大位懲王莾簒

奪之禍雖置三公而不付以事專任尚書以督文

書繩姦詐為賢政事察察下不能欺一時稱治然

而異已者斥非䜟者弃專以一身任天下其智之

所不見力之所不舉者多矣至於明帝任察愈甚

故東漢之治寛厚樂易之風遠不及西漢賢士大

夫立於其朝志不獲伸雖號稱治安皆其父子才

智之所止君子不尚者也

    漢光武論下     蘇  轍

高帝舉天下後世之重屬之大臣大臣亦盡其心

力以報之故吕氏之亂平勃得致力焉誅産禄立

文帝若反覆手之易當是時大臣權任之甚盛風

流相接至申屠嘉猶召辱鄧通議斬晁錯而文景

不以為牾則高帝之用人其重如此孝武之後此

風衰矣大臣用舍僅如僕𨽻武帝之老也將立少

主知非大臣不可乃委任霍光霍光之權在諸臣

右故能翊昭建宣天下莫敢異議至於宣帝雖明察

有餘而性本忌刻非張安丗之謹畏陳萬年之順

從鮮有能容者惡楊惲蓋寛饒害趙廣漢韓延壽

悍然無惻怛之意髙才之士側足而履其朝陵遲

至於元成朝無重臣養成王氏之禍故莽以斗筲

之才濟之以欺罔而士無一人敢指其非者光武

之興雖文武之略足以鼓舞一丗而不知用人之

長以濟其所不足幸而子孫皆賢權在人主故其

害不見及和帝幼少竇后擅朝竇憲兄弟恣横殺

都鄉侯暢於朝事發請擊匈奴以自贖及其成

功又欲立北單于以樹恩固位袁安任隗皆以三

宗守義力爭而不能勝幸而憲以逆謀敗盖光武

不任大臣之積其𡚁乃見於此其後漢日以衰及

其誅閻顯立順帝功出於宦官黜清河王殺李固

事成於外戚大臣皆無所與及其末流梁冀之害

重天下不能容復假宦官以去之宦官之害極天

下不能堪至召外兵以除之外兵既入而東漢之

祚盡矣盖光武不任大臣之旤勢極於此夫人君

不能皆賢君有不能而屬之大臣朝廷之正也事

出於正則其成多其敗少歴觀古今大臣任事而

禍至於不測者必有故也今畏忌大臣而使它人

得乘其隙不在外戚必在宦官外戚宦官更相屠

㓕至以外兵繼之嗚呼殆哉

    爭論        潘  興嗣

匹夫之賤猶立子以爭其惡立友以議其過况萬

乘之貴呼吸而霜露變指顧而榮辱移朝不爭則

暮有被其害暮不爭則朝亦然至有頃刻而不及

者孔子曰天子有爭臣七人雖無道不失其天下

又曰商有三仁焉比干諫而死其㫖遠矣或豈無

諫與諷歟譬之疾耳有緩補逸養而後定有攻治

而後勝有針砭而後起者盖時有緩急勢有盈虚

先後之理不可以一途御也諷者依違而不切詩

所謂主文而譎諫此緩補逸養之道也諫者直指

其事爭者嬰其鱗矣此攻治之不效而至於針砭

也若堯咨而舜俞禹拜而益賛可以無事於諫爭

猶曰予違汝弼汝無靣從君臣相與戒飭兢業如

此後世之君奚恤而不用哉昔者漢髙帝謂周昌

曰我可如主昌曰陛下桀紂之主也高帝容之决

非桀紂明矣如使桀紂之君雖無道猶用爭臣亦

不失天下矣

    原諫        潘  興嗣

舜命龍曰朕堲䜛説殄行震驚朕師汝作納言夙

夜出納朕命惟允於臯陶謨則曰能哲而惠何憂

乎驩兠何畏乎巧言令色孔壬顔淵問為邦孔子

曰遠佞人舜固聦明睿智君臣之間吁謨戒飭憂

此而已顔淵亞聖亦云遠佞然則聖哲之慮遠矣

諫之不行也其原起於近習始於纎㣲成於浸潤

終至于不可禦人君者喜則有賞怒則有誅不可

不察也蓋未嘗濫誅矣誅一小臣則大臣及之未

嘗濫賞矣賞一佞人則大佞及之不窒其源雖欲

救之將若之何予故曰諫之不行其源蓋起於近

習不可不慮也

    通論       潘  興嗣

昔者井法大壞而天下之民病矣然而智者一出

則藏兵於民藏食於兵以全制勝坐而収功則謂

之屯田者是也漢嘗以數萬之衆臨氐羗氐羗固

小矣而議者謂費而勝之不若以全制也於是以

萬人留田果無一矢一鏃之費而虜平矣曹操出

於擾攘之際憂不先於天下而憂食不出於兵也

於是大興屯田以示天下之形勢勢莫㣲於羗事

莫急於操時顧必先此者蓋不苟一切之便而以

深久之利為慮也昔者兵賦之法大壞而天下之武

備虚矣然而智者一出則兵有府府有帥帥有統

唐嘗以六十萬之衆田於近輔之郊當四方有事

時長戈利㦸𡚒然而直往及其無事則偃兵以就

農故天下之言武備者必先府兵今以數十萬之

衆宿於燕秦晉魏之地半天下之賦長轂巨軸逆

險遡波而上不足以給奉養重啇賈之利出内帑

之金不足以佐費用無事之時顧且如此一有事

則重以四方之兵倍數而益之豈惟費廣而坐飼

之驕不足以臨敵也亦嘗以二十萬之衆棄於好

水之上隻輪竒馬無還者此養之無制備之不素

故也夫燕秦晉魏之郊地非不廣民非不悍勇田

非盡闢也一旦索悍勇之民闢地而殖之胡為而

不可耶擇天下之精兵置之近輔之郊擬府而為

之制亦胡為而不可耶不及十年粟必盈於塞下

而黥墨之徒可坐而鑠也晁錯削七國而七國反

主父偃建分封之法而諸侯不自知其弱然則屯

田府兵之制行而天下之驕兵亦不自知其削矣

何憚而不為也邊粟已實屯兵已强中州之賦益

寛則北狄不敢愛其贐羗人不敢慢其禮此以全

制勝也昔之驕今也悍勇昔之不足今也有餘不

幸而有警内府出節外府出兵擁鉞而下臨燕而

燕動臨秦而秦讋此所謂廟勝也荆楚蜀越四分

五裂之地天下用武之處也亦不可以不思及其

有事而欲以巧勝之不亦拙且緩乎



皇朝文鑑巻第九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