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文鑑 (四部叢刊本)/卷第五十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五十四 皇朝文鑑 卷第五十五
宋 呂祖謙 編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五十六

皇朝文鑑巻第五十五

 奏䟽

   徐州上 皇帝書    蘇  軾

   論治道二首      蘇  軾

   因擒鬼章論西羌夏人事冝 蘇 軾

   論内中車子爭道亂行  蘇  軾

    徐州上 皇帝書   蘇  軾

臣以庸材備員册府出守兩郡皆東方要地私竊

以爲守法令治文書赴期㑹不足以報塞萬一輙

伏私念東方之要務 陛下之所冝知者得其一

二草具以聞而 陛下擇焉臣前任密州建言自

古河北與中原離合常係社稷存亡而京東之地

所以灌輸河北缾竭則罍耻唇亡則齒寒而其民

喜為盗賊為患最甚因為 陛下畫所以待盗賊

之䇿及移守徐州覽觀山川之形勢察其風俗之

所上而考之於載籍然後又知徐州為南北之襟

要而京東諸郡安危所寄也昔項羽入關既燒咸

陽而東歸則都彭城夫以羽之雄略捨咸陽而取

彭城則彭城之險固形便足以得志於諸侯者可

知矣臣觀其地三面被山獨其西平川數百里西

走梁宋使楚人開關而延敵材官騶發突騎雲縱

真若屋上建瓴水也地宜菽麥一熟而飽數歳其

城三面阻水樓堞之下以汴泗為池獨其南可通

車馬而戲馬臺在焉其高十仞廣袤百步若用武

之世屯千人其上聚櫑木砲石凢戰守之具以與

城相表裏而積三年糧於城中雖用十萬人不易

取也其民皆長大膽力絶人喜為剽掠小不適意

則有飛揚䟦扈之心非止為盗而已漢高祖沛人

也項羽宿遷人也劉裕彭城人也朱全忠碭山人

也皆在今徐州數百里間耳其人以此自負㐫桀

之氣積以成俗魏太武以三十萬衆攻彭城不能

下而王智興以卒伍庸材恣睢於徐朝廷亦不能

討豈非其地形便利人卒勇悍故耶州之東北七

十餘里即利國監自古為鐡官商賈所聚其民富

樂凡三十六冶冶户皆大家藏鏹巨萬常為盗賊

所窺而兵衛寡弱有同兒戲臣中夜以思即為寒

心使劇賊致死者十餘人白晝入市則守者皆棄

而走耳地旣産精鐡而民皆善鍜散冶户之財以

嘯召無賴則烏合之衆數千人之仗可以一夕具

也順流南下辰發已至 徐有不守之憂矣使不

幸而賊有過人之材如吕布劉備之徒得徐而逞

其志則京東之安危未可知也近者河北轉運司

奏乞禁止利國監鐡不許入河北朝廷從之昔楚

人亡弓不能忘楚孔子猶小之况天下一家東北

二冶皆為國興利而奪彼以與此不已隘乎自鐡

不北行冶户皆有失業之憂詣臣而訴者數矣臣

欲因此以征冶户為利國監之捍屏今三十六冶

冶各 百餘人採鑛伐炭多飢寒亡命彊力鷙忍

之民也臣欲使 冶户每冶各擇有材力而忠謹

者保任十人籍其名於官授以鎗刃刀槊教之擊

刺每月兩衙集於知監之庭而閱試之藏其刃於官

待大盗不得役使犯者以違制論冶户為盗所睨

乆矣民皆知之使冶出十人以自衛民所樂也而

官又為除近日之禁使鐡得北行則冶户皆悅而

聽命姦猾破膽而不敢謀矣徐城雖嶮固而樓

惡又城大而兵少緩急不可守今戰兵千人耳臣

欲乞移南京新招騎射兩指揮於徐此故徐人也嘗

屯於徐營壘材石既具矣而遷於南京異時轉運

使分東西路畏餽餉之勞而移之西耳今兩路為

一其去來無所損益而足以為徐之重城下數里

頗産精石無窮而奉化廂軍見闕數百人臣願募

石工以足之聽不差出使此數百人者常採石以

甃城數年之後舉為金湯之固要使利國監不可

窺則徐無事徐無事則京東無虞矣沂州山谷重

阻為逋逃淵藪盗賊每入徐州界中 陛下若採

臣言不以臣言為不肖願復三年守徐且得兼領

沂州兵甲廵檢公事必有以自効京東惡盗多出

逃軍逃軍為盗民則望風畏之何也技精而法重

也技精則難敵法重則致死其勢然也自 陛下置

將官修軍政士皆精銳而不免於逃者臣嘗考其

所由蓋自近歳以來部送罪人配軍者皆不使役

人而使禁軍軍士當部送者受牒即行往返常不下

十日道路之費非取息錢不能辦百姓畏法不敢貸

貸亦不可復得惟所部將校乃敢出息錢與之歸

而刻其糧賜是以上下相持軍政不修博奕 飲

酒無所不至窮苦無𦕅則逃去為盗臣自至徐即

取不係省錢百餘千别儲之當部送者量遠近裁

取以三月刻納不取其息將吏有敢貸息錢者痛

以法治之然後嚴軍政禁酒博比朞年士皆飽暖

練熟技藝等第為諸郡之冠 陛下遣勑使按閲

所具見也臣願下其法諸郡推此行之則軍政修

而逃者衰亦去盗之一端也臣聞之漢相王嘉曰

孝文帝時二千石長吏安官樂職上下相望莫有

苟且之意其後稍稍變易公卿以下轉相促急司

𨽻部刺史發揚隂私吏或居官數月而退二千石

益輕賤吏民慢易之知其易危小失意則有離畔

之心前山陽亡徒蘇令縱横吏士臨難莫肯伏節

死義者以守相威權素奪故也國家有急取辦於二千

石二千石尊重難危乃能使下以王嘉之言而考之於

今郡守之威權可謂素奪矣上有監司伺其過失

下有吏民持其長短未及按問而差替之命已下

矣欲督捕盗賊法外求一錢以使人且不可得盗

賊㐫人情重而法輕者乎臣輙配流之則使所在

法司覆按其狀劾以失入惴惴如此何以得吏士

死力而破姦人之黨乎由此觀之盗賊所以滋熾

者以 陛下守臣權大輕故也臣願 陛下稍重

其權責以大綱略其小過凡京東多盗之郡自青

鄆以降如徐沂齊曹之類皆慎擇守臣聽法外處

置彊盗頗賜緍錢使得以布設耳目畜飬爪牙然

緍錢多賜則難常少又不足於用臣以為每郡可

歳别給一二百千使以釀酒凡使人緝捕盗賊得

以酒予之敢以爲他用者坐贓論賞格之外歳得

酒數百斛亦足以使人矣此又治盗之一術也然此

皆其小者其大者非臣之所當言欲黙而不發則

又私自念遭值 陛下英聖特達如此若有所不

盡非忠臣之義故昧死復言之昔者以詩賦取士今

陛下以經術用人名雖不同然皆以文詞進耳考

其所得多呉楚閩蜀之人至於京東西河北河東

陜西五路蓋自古豪傑之塲其人沈鷙勇悍可任

以事然欲使治聲律讀經義以與呉楚閩蜀之士

爭得失於毫釐之間則彼有不仕而已故其得人

常少夫惟忠孝禮義之士雖不得志不失為君子

若徳不足而才有餘者困於無門則無所不至矣

故臣願 陛下特為五路之士别開仕進之門漢

法郡縣秀民推擇為吏考行察亷以次遷補或至

二千石入為公卿古者不專以文詞取人故得士

為多黄覇起於卒史薛宣進於書佐朱邑選於嗇

夫邴吉出於獄吏其餘名臣循吏由此而進者不

可勝數唐自中葉以後方鎮皆選列校以掌牙兵

是時四方豪傑不能以科舉自達者皆爭為之往

往積功以取旄鉞雖老姦巨盗或出其中而名卿

賢將如高仙芝封常清李光弼來瑱李抱玉叚秀

實之流所得亦已多矣王者之用人如江河江河

所趍百川赴焉蛟龍生之及其去而之他則魚鼈

無所還其體而鯢鰍為之制今世胥史牙校皆奴

僕庸人者無他以 陛下不用也今欲用胥史牙

校而胥史行文書治刑獄錢榖其勢不可廢鞭撻

鞭撻一行則豪傑不出於其間故凡士之刑者不

可用用者不可刑故臣願 陛下採唐之舊使五

路監司郡守共選士人以補牙職皆取人材心力

有足過人而不能從事於科舉者禄之以今之庸

錢而課之鎭稅場務督捕盗賊之類自公罪杖以

下聽贖依將校法使長吏得薦其才者第其功閥

書其歳月使得    而不以流外限其所至

朝廷察其尤異者擢用數人則豪傑英偉之士漸

出於此塗而姦猾之黨可得而籠取也其條目委

曲臣未敢盡言惟 陛下留神省察昔晉武平呉

之後詔天下罷軍役州郡悉去武備惟山濤論其

不可帝見之曰天下名言也而不能用及永寜之

後盗賊蠭起郡國皆以無備不能制其言乃騐今

臣於無事之時屢以盗賊為言其私憂過計亦已

甚矣 陛下縱能容之必為議者所笑使天下無

事而臣獲笑可也不然事至而圖之則已晚矣干

犯天威罪在不赦

    論治道二首     蘇  軾

     道德

人君以至誠為道以至仁為德守此二言終身不

易堯舜之主也至誠之外更行他道皆為非道至

仁之外更作他德皆為非德何謂至誠上自大臣

下至小民内自親戚外至四夷皆推赤心以待之

不可以絲毫偽也如此則四海之内親之如父子

信之如心腹未有父子相圖心腹相欺者如此而

天下之不治未之有也絲毫之偽一萌於心如人

有病先見於脉如人飲酒先見於色聲色動於幾

㣲之間而猜狙行於千里之外彊者為敵弱者為

怨四海之内如盗賊之憎主人鳥獸之畏弋獵則

人主孤立而危亡至矣何謂至仁親臣如手足視

民如赤子戢兵省刑時使薄歛行此六事而已矣

禍莫逆於好用兵怨莫大於好起獄災莫深於興

 功毒莫甚於奪民利此四者陷民之坑穽而

國之斧鉞也去此四者行彼六者而仁不可勝用

也傳曰至誠如神又曰至仁無敵審能行之當獲

四種福以人事言之則主逸而國安以天道言之

則享年永而卜世長此必然之理古今已試之效

也去聖益遠邪說滋熾厭常道而求異術文姦言

以濟暴行為申商之學者則曰人主不可以不學

術數人主天下之父也為人父而用術於子其可

乎為莊老之學者則曰聖人不仁以百姓為芻狗

欲窮兵黷武則曰吾以威四夷而安中國欲煩刑

多殺則曰吾以禁姦慝而全善人欲虐使厚歛則

曰吾以彊兵革而誅暴亂雖若不仁而卒歸於仁

此皆亡國之言也秦二世王莽嘗用之矣皆以經

術附㑹其說書曰惟辟作福惟辟作威此言威福

不可移於臣下也欲威福不移於臣下則莫若捨

已而從衆衆之所是我則與之衆之所非我則去

之夫衆未有不公而人君者天下公議之主也如

此則威福將安歸乎今之說者則不然曰人主不

可以不作威福於是違衆而用已已之耳目終不

能徧天下要必資之於人愛憎喜怒各行其私而

浸潤膚受之說行矣然後從而賞罰之雖名為人

主之威福而其實左右之私意也姦人竊吾威福

而賣之於外則權與人主侔矣書曰威克厥愛允

濟愛克厥威允罔功威者畏威之謂也愛者懷私

之謂也管仲曰畏威如疾民之上也從懷如流民

之下也畏威之心勝於懷私則事無不成今之說

者則不然曰人君當使威刑勝於惠愛如是則予

不如奪生不如殺堯不如桀而幽厲桓靈之君長

有天下此不可不辨也

    刑政

書曰臨下以簡御衆以寛此百世不易之道也昔

漢高祖約法三章蕭何定律九篇而已至於 文

景刑措不用歴魏而晉條目滋章斷罪所用至二

萬六千三百七十二條而姦益不勝民無所措手

足唐及五代止用律令國初加以注䟽情文備矣

今編敇續降動若牛毛人之耳目所不能周思慮

所不能照而法病矣臣愚謂當熟議而少寛之人

主前旒蔽明黈纊塞聦耳目所及尚不能盡而况

察人於耳目之外乎今御史六察專務鈎考簿書

擿發細㣲自三公九卿救𬨨不暇夫詳於小必略

於大其文密者其實必踈故近歳以來水旱盗賊

四民流亡邊鄙不寜皆不以責宰相而尚書諸曹

文牘繁重窮日之力書紙尾不暇此皆苛察之過

也不可以不變易曰理財正辭禁民為非曰義先

王之理財也必斷之以正辭其辭正則其取之也

義三代之君食租衣稅而已是以辭正而民服自

漢以來鹽鐡酒茗之禁稱貸搉易之利皆心知其

非而冐行之故辭曲而民為盗今欲嚴刑妄賞以

去盗不若捐 --捐利以予民衣食足而盗賊自止夫興

利以聚財者人臣之利也非社稷之福省費以飬

財者社稷之福也非人臣之利何以言之民者國

之本而刑者民之賊興利以聚財必先煩刑以賊

民國本揺矣而言利之臣先受其賞近歳宫室城

池之役南蠻西夏之師車服器械之資略計其費

不下五千萬緍求其所補卒亦安在若以此積粮

則沿邊皆有九年之蓄西夷北邊望而不敢近矣

趙充國有言湟中榖斛八錢吾謂糴三百萬斛羌

人不敢動矣不待煩刑賊民而邊鄙以安然爲人臣

之計則無功可賞故凢人臣欲興利而不欲省費

者皆爲身謀非爲社稷計也人主不察乃以社稷

之深憂而徇人臣之私計豈不過甚矣哉

    因擒鬼章論西羌夏人事冝 蘇 軾

臣竊見近者熙河路奏生擒鬼章百官稱賀中外

同慶臣愚無知竊謂安危之機正在今日若應之

有道處之有術則安邊息民必自是始不然將驕

卒惰以勝為災亦不足恠故臣區區欲先陳前後

致㓂之由次論當今待敵之要雖狂愚無取亦臣

子之常分昔先帝用兵累年雖中國靡弊然夏人

困折亦幾於亡横山之地沿邊七八百里中不敢耕

者至二百餘里歳賜既罷和市亦絶虜中疋帛至

五十餘千其餘老弱轉徙牛羊墮壞所失蓋不可

勝數飢羸之餘乃始欵塞當時執政大臣謀之不

深因中國厭兵遂納其使每一使賜予貿易無慮

得絹五萬餘疋歸鬻之其民疋五六千民大悅一

使所獲率不下二十萬緍使五六至而累年所罷

歳賜可以坐復旣使虜因吾資以徳其民且飽而

思奮又使其窺我厭兵欲和之意以為欲戰欲和

權皆在我以故輕犯邊陲利則進否則復求和無不

可者若當時大臣因虜之請受其詞不納其使且

詔邊臣與之往返商議所獲新疆取捨在我俟其

詞意屈服約束堅明然後納之則虜雖背恩反覆

亦不至如今日之速也虜雖有易我意然不得西

蕃解仇結好亦未敢動夫阿里骨董氊之賊臣也

挾契丹公主以弑其君之二妻董氊死匿䘮不發

逾年衆定乃詐稱嗣子偽書鬼章温溪心等名以

請于朝當時執政若且令邊臣審問鬼章等以阿

里骨當立不立若朝廷從汝請遂授節鉞阿里骨

眞汝主矣汝能臣之如董氊乎若此等無詞則是

諸羌心服既立之後必能綂一都部吾又何求若

其不服則釁自彼生爵命未下曲不在吾彼既一

國三公則吾分其恩禮各以一近上使額命之鬼

章等各得所欲冝亦無患當時執政不深慮此專

以省事為安國因其妄請便授節鉞阿里骨自知

不當立而憂鬼章之討也故欲借力於西夏以自

重於是始有解仇結好之謀而鬼章亦不平朝廷

之以賊臣君我也故怒而盗邊夏人知諸羌之叛

也故起而和之此臣所謂前後致㓂之由明主不

可以不知者也雖旣往不咎然可以為方來之監

元昊本懷大志長於用兵亮祚天付兇狂輕用其

衆故其為邊患皆歴年而後足定今梁氏專國素

與人多不恊方内自相圖其能以創殘呻吟之餘

乆與中國敵乎料其姦謀蓋非元昊亮祚之比矣

意謂二聖在位恭黙守成仁恕之心著於遠邇必

無用武之意可肆無厭之求蘭㑹諸城鄜延五寨

好請不獲勢脅必從猖狂之後求無不獲計不過

此耳今者竊聞朝廷降詔諸路勑勵戰守深明逆

順曲直之理此固當今之急務而詔書之中亦許

夏人之自新臣竊以謂開之太易納之太速曾未

一戰而厭兵欲和之意已見乎外此復蹈前日之

失矣臣甚惜之今既聞鬼章之捷或漸有欵塞之

謀必將為恭很相半之詞而繼之以無厭之請若

朝廷復納其使則是欲戰欲和權皆在虜有求必

獲不獲必叛雖媮一時之安必起無窮之釁故臣

願明主斷之於中深詔大臣密勑諸將若夏人欵

塞當受其詞而却其使然後明勑邊臣以夏人受

恩不貲無故犯順今雖欵塞反覆難保若實改心

向化當且 與邊臣商議苟詞意未甚屈服約束

甚堅明則且却之以示吾雖不逆其善意亦不汲

汲於求和也彼若心服而來吾雖未納其使必不於

往返商議之間遽復盗邊若非心服則吾雖蕩然

開懷待之如舊能必其不叛乎今歳涇原之入豈

吾待之不至邪但使吾兵練士飽斥堠精明虜無大

獲不過數年必自折困今雖小勞後必堅定此臣

所謂當今待敵之要亦明主不可以不知者也今

朝廷意在息民不憚屈已而臣獻言乃欲艱難其

請不急於和似與聖意異者然古之聖賢欲行其

意必有以曲成之未嘗直情而徑行也將欲翕之

必固張之將欲取之必固予之夫直情而徑行未

有獲其意者也若權其利害究其所至則臣之愚

計於安邊息民必乆而固與聖意初無小異然臣

竊度朝廷之間似欲以畏事為無事者臣竊以為

過矣夫為國不可以生事亦不可以畏事畏事之

𡚁與生事均譬如無病而服藥與有病而不服藥

皆可以殺人夫生事者無病而服藥也畏事者有

病而不服藥也乃者阿里骨之請人人知其不當

予而朝廷予之以求無事然事之起乃至於此不

幾於有病而不服藥乎今又遽欲納夏人之使則

是病未除而藥先止其與幾何臣於侍從之中受

恩至深其於委曲而保全與衆獨異故敢出位先

事而言不勝恐悚待罪之至

    論内中車子爭道亂行  蘇 軾

臣謹按漢成帝郊祠甘泉泰畤汾隂后土而趙昭

儀常從在屬車間時楊雄待詔承明奏賦以諷其略

曰想西王母欣然而上壽𠔃屏玉女而却虙妃言

婦女不當與齊祠之間也臣今備位夏官職任鹵

簿凖故事郊祀旣成乘輿還齊宫改服通天冠絳

紗袍教坊鈞容作樂還内然後后妃之屬中道迎

謁已非典禮而况方當祀事未畢而中宫掖庭得

在勾陳豹尾之間乎竊見 二聖崇奉大祀嚴恭

寅畏度越古今四方來觀莫不悅服今車駕方宿

齊大廟而内中車子不避仗衛爭道亂行臣愚竊

恐於觀望有損不敢不奏乞賜約束仍乞取問隨

行合干勾當人施行




皇朝文鑑巻第五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