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文鑑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十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六十三 皇朝文鑑 卷第六十四
宋 呂祖謙 編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六十五

皇朝文鑑卷第六十四

 表

   辭起復表       富  弼

   謝知制誥表      歐陽 脩

   賀平貝州表      歐陽 脩

   謝復龍圖閣直學士表  歐陽 脩

   南京留守謝上表    歐陽 脩

   謝覃恩轉官表     歐陽 脩

   謝宣召入翰林狀    歐陽 脩

   乞罷政事表      歐陽 脩

   毫州謝上表      歐陽 脩

   乞致仕表       歐陽 脩

   謝賜漢書表      歐陽 脩

   謝止散青苗錢放罪表  歐陽 脩

   乞致仕第二表     歐陽 脩

   乞致仕第三表     歐陽 脩

   進修唐書表      歐陽 脩

   賀南郊大赦表     宋  祁

   賀生皇子表      宋  祁

   代人乞岀表      宋  祁

    辭起復表      富  弼

喪次銜哀甫終卒哭使華傳命繼至弊廬心積驚

憂情深屠裂雖屢傾於丹懇尚未錫於俞音天遠

莫量物微難動不避䙝煩之咎更陳隕絶之詞必

兾神聰俯從哀請伏念臣早罹家難偏奉母慈猥以

蠢愚最鍾愛育享禄未㡬遽纒風樹之悲報徳永違

徒懷霜露之感寢苫枕塊而適抱至痛食稻衣錦

則若為自安實非人情沋紊邦制况今中外無事

左右得賢共輔聖明之期安有隳曠之務曲䝉下

詔更起孤臣在 陛下馭國之方盖欲不遺於舊

物於朝廷敦化之道必恐有誤於蒼生何須稽故

事以遂前世之非正可存禮經以圖今日之善行

之即是義不為難豈惟於 陛下有復古之風抑

亦俾愚臣得事親之道一為匪戾兩得其宜兼臣

悲傷之餘衰病交至精力已耗神觀未還假使充

員豈堪應務苟令終畢於祥禫庶㡬稍復於幹

魂得此從容可備駈策伏望 尊號皇帝陛下

日月臨照天地包容盡母氏平生之恩憐人子罔

極之苦曲矜末志得滿鉅憂生意凋零或尚未捐

於溝壑清光咫尺終期伏望於雲天悲感増深懇

願兼劇

    謝知制誥表     歐陽 修

伏以王者尊居萬民之上而誠意能與下通奄有

四海之大而惠澤得以徧及者得非號令誥詔發

揮而已哉然其為言也質而不文則不足以行遠

而昭聖謀麗而不典則不足以示後而為世法居

是職者古難其人乃以愚臣而當此選伏惟

尊號皇帝陛下茂仁聖之姿荷 祖宗之業日謹

一日曽未少懈而自羗戎負固邊鄙用師勤儉率

先於聖躬焦勞常見於王色雖有憂民之志而億

姓未蘇雖有欲治之心而羣臣未副故每進一善

則未嘗不欲勸天下之能每官一賢則未始不欲

盡人材之用雖以爵禄而砥礪尚須訓誡之丁寧

尤假能言以諭至意可稱是者不又  艱歟伏

念臣雖以儒術進身本無辭藝可取徒值嚮者時

文之𡚁偶能獨守好古之勤志欲去於雕華文反

成於樸鄙本懼不適當世之用敢期自結聖主之

知 陛下奬之特深用之太過此臣所 以懇讓三

四至於辭窮而天意不回寵命難止尚慮頑然之

未諭更加使者以臨門恩出非常理難屢瀆及俯

而受命伏讀訓辭則有必能復古之言然後益知

所責之重夙夜惶惑未知所措伏况文字之職厠

于侍從之班在于周行是為超擢不徒揮翰以為

効自當死節以報恩惟所使之期於盡瘁

    賀平貝州表     歐陽 修

盗孽竊興人祗共忿果憑睿筭悉殄兇徒伏惟

尊號皇帝陛下推仁育物浸澤在人常服儉以躬

行惟足兵而在念至于多捐金幣講好戎夷務休

戰爭蓋惜士卒徳至深而莫報恩既厚則生驕敢

肆妖狂自干斧鉞脅駈士衆閉守城闉既違天而

逆人宜不攻而自破而况聖神運略將相協忠不

遺一人咸即大戮悖慢者驚而肅恪昏愚者知有

誅夷銷沮姦萌震揚威令臣幸忝郡寄忻聞徳音

    謝復龍圖閣直學士表 歐陽 脩

恩還舊職事雪前誣感極心驚涕隨言出臣伏見

前世材賢之士身結主知勲徳之臣功施王室然

尚或一遭謗毁欲辨無由少忤要權其禍不測顧

如臣者何足道哉臣材不迨於中人功無益於當

世用之未見有効去之無足可思矧罔極之讒交

興而並進易危之迹何恃而不顛而聖心不忘恩

意特至辨欺罔於曖昧沮仇嫉於衆多雖暫居譴

謫之中而屢被陞遷之渥今又特䝉甄録牽復寵

名以臣之愚豈比前人而獨異推其所幸蓋由聖

主之親逄謂宜如何可以論報再念臣禀生孤拙

本乏藝能徒因學古之勤粗識事君之節苟臨危

効命尚當不顧以奮身况為善無傷何憚竭忠而

報國誓期盡瘁少答髙明

    南京留守謝上表   歐陽 修

守宫鑰之謹嚴敢忘夙夜布政條之纎悉上副憂

勤寄任非堪兢營並集伏念臣賦才庸薄禀數竒

屯毁譽交興兩嘗過實寵榮踰分動輙招尤念報

效之未伸敢不竭忠而盡瘁因風波之可畏則思

遠去以深蔵迨此六年外更三守學偷安而杜口

負素志以媿心朽質易衰已凋零於齒髪良時難

得尚希慕於功名豈謂皇慈未捐舊物擢從支郡

委以名都惟此别京舊當孔道簿領少勤於職事

厨傳取悦於路人苟循俗吏之所為雖能免過非

有古人之大節未足報君

    謝覃恩轉官表    歐陽 修

天地號令風雷鼓行一氣所均萬物咸被遂容僥

倖亦與褒升伏念臣材不逮人識非慮遠徒有事

君之節未知報國之方冒寵貪榮已踰其量見利

臨得曽不知慙此者伏遇 尊號皇帝陛下堯舜

聰明禹湯勤儉修前王之曠典述先志以繼成昭

致精禋躬臨路寢膺受上天之多福推與萬方而

不私臣於此時限以官守講儀制禮不與議郎博

士之流助祭陪祠不在諸侯方物之列既乏一言

之獻又無執事之勞徒隨翟閽共享餘賜普天率

土難異衆以獨辭蹐厚跼髙但撫躬而無措

    謝宣召入翰林狀   歐陽 修

使車入里君命在門閭巷驚傳豈識朝廷之故事

縉紳竦歎以為儒者之至榮在臣之愚何以堪此竊

以文章之任自古非輕待遇寵榮至有私人之目詢謀

獻納因加内相之名恩既異於常倫人愈難於稱職

伏念臣器非宏遠識匪該明學不通古今之宜材不

適方圓之用久叨塵於侍從曽莫著於勞能而自出

守外藩近遭家禍苟存餘喘復齒周行風波流落者

六年天日再瞻於雙闕進對之際已蕭颯於霜毛慰

勞有加賜憫憐於玉色形神若此志意可知身已分於

早衰心敢萌於希進加以羇危之迹仇嫉交攻進退

動繫於羣言論議多煩於睿聽雖覆載之造每賜

保全而孤蹇偷安常思引去敢謂伏䝉 尊號皇

帝陛下俯憐舊物曲軫宸慈因内署之闕員俾備

官而承乏臣敢不勉尋舊學益勵前修感遺簮

未弃之仁竭駑馬已疲之力庶伸薄効少答鴻恩

    乞罷政事表     歐陽 修

臣聞士之行已所重者始終之不渝臣之事君所

難者進退而合理苟無大過善保其身昔之為臣

全此者少臣頃侍 先帝屢陳斯言今之懇誠蓋

迫於此伏念臣識不足以通今古材不足以語經

綸幸逄盛際之休明早自諸生而㧞擢方其與儒

學文章之選居言語侍從之流毎䝉過奬於羣公

常媿虚名之浮實暨晚叨於重任益可謂於得時

何嘗敢傷一士之賢豈不樂得天下之譽而動皆

臣忌毁必臣歸人之愛憎不應遽異臣之本末亦

豈頓殊蓋以處非所宜用過其量惟是權要之地

不勝耳目之多周防所以履危而簡踈自任委曲

所以從衆而拙直難移宜其舉足則蹈禍之機以

身為歛怨之府復盤桓而不去遂謗議以交興讒

説震驚輿情共憤皇明洞照聖斷不疑孤臣獲雪

於至寃四海共忻於新政至于頼天地保全之力

脱風波險䧟之危使臣散髪林丘幅巾衡巷以此

沒地猶爲幸民况乎擁蓋垂襜其榮可喜撫民求

瘼所寄非輕苟可效於勤勞亦寧分於内外伏望

皇帝陛下曲回天造俯察愚𠂻許觧劇繁處之閑

僻物還其分庶獲遂於安全心非無知豈敢忘於

報効

    亳州謝上表     歐陽 脩

貳政非才雖獲奉身而退分符善地猶懷竊禄之

慚祗荷寵靈惟知戰懼伏念臣章句腐儒之學也

豈足經邦斗筲小器之量也寧堪大用而叨塵一

府首尾八年荷三朝之誤知罄一心而盡瘁若乃

樞機宜慎而見事輙言䧟穽當前而 身不避竊

尋前載未有能全一昨怨出仇家構為死禍造謗

于下者初若含沙之射影但期隂以中人宣言于

廷者遂肆鳴梟之惡音孰不聞而掩耳頼聖神之

在上廓日月之至明悉究罔誣遂投讒賊再念臣

性實甚愚而疎於接物事多輕信者蓋以至誠如

彼匪人失於泛愛平居握手惟期道義之交延譽

當朝常丐齒牙之論而未乾薦禰之墨已彎射羿

之弓知士其難世必以臣為戒常情共惡人將不

食其餘而臣與遊既昧於擇賢在滿不思於将覆

自貽禍釁㡬至顛隮上煩睿聖之保全得完名節

於終始洎懇辭於重任尤深惻於皇慈雖避寵辭

隆僅能去位而清資顯秩愈更叨榮莫逃僥倖之

譏實負心顔之靦斯蓋伏遇 皇帝陛下乾坤大

度堯舜至仁察臣自取於怨仇本由孤直憫臣力

難於勉强蓋迫衰殘既獲免於非辜仍曲從於私

欲遂同萬物俾無失所之嗟未盡餘生敢忘必報

之効

    乞致仕表      歐陽 脩

臣近貢封章乞還官政伏奉詔答未賜允俞退自

省循奚勝殞越臣聞神功不宰而萬物得以曲成

者惟各從其欲天鍳孔昭而一言可以感動者在

能致其誠敢傾䖍至之心再黷髙明之聽伏念臣

本以一介之賤叨承二府之聮知直道以事君每

師心而自信然而既乏捐軀之効又無先覺之明

用之已過其分而曽不自量毁者不堪其辱而莫

知引去幸頼乾坤之再造得逃䧟穽之危機仍許

避於要權俾退安於晚節今乃苦於衰病莫自支

持顧難冒於寵榮始欲收於骸骨敢期聖念過軫

天慈謂雖迫於桑榆未忍弃於草莽竊以古今之

制㳂襲不同蓋由兩漢而來雖處三公之貴每上

還於印綬多自駕於車轅朝去朝廷暮歸田里一

辤髙爵遂列編民豈如至治之朝深篤愛賢之意

每示隆恩之典以勸知止之人故雖有還政之名

而仍享終身之禄固已不類昔時之士無殊居位

之榮然則在臣素心雖竊退休之志迹臣所乞尚

虞僥倖之譏伏望 皇帝陛下惻以深仁矜其至

懇俾解方州之任遂歸環堵之居固將優游垂盡

之年涵泳太平之樂惟辛勤白首迄無一善之稱

孤負明時莫報 三朝之徳此為慙恨何可勝陳

    謝賜漢書表     歐陽 修

俯躬承命拭目生輝竊以右文興化乃致治之所

先著録蔵書須太平而大備惟漢室上繼三代之

統而班史自成一家之書文或舛訛蓋其傳之已

久詔加刋定俾後學之無疑一新方册之文増煥

祕書之府而奏篇之始方經衡石之程賜本之榮

惟及鈞樞之近敢期孤外特與恩頒此蓋伏遇

皇帝陛下曲軫睿慈俯矜舊物謂其嘗與臣隣之

列不忍遽遺憐其自喜文字之間俾之娯老然臣

兩目昏眊雖嗟執巻之已艱十襲珍蔵但誓傳家

而永寶

    謝止散青苗錢放罪表 歐陽 修

有罪必誅是為彛典原情以恕特出深仁聞命驚

慚省躬涕泗伏念臣以一介之微賤荷 三聖之

奬知寵禄既豐初無報効筋骸已憊尚此遲徊曲

䝉大度之并容誤委一方之寄任職當撫俗責在

分憂方茲旰畏之勞心豈敢因循而避事昨遇國

家新建官司而主計大商財利以均通分命出使

之車交馳於郡縣悉發舊縣之鏹取息於農氓而

臣方久苦於昏衰初莫詳其利害既已大諠於物

議始知不便於人情亦嘗略陳衆𡚁之三冀補萬

分之一属再當於班給顧已逼於㑹期雖具奏陳

乃先擅止據茲專輙合被譴呵豈謂伏䝉 皇帝

陛下深軫睿慈俯矜朴拙免從吏議特貸刑章夫

何草木之微曲被乾坤之施臣敢不益思祗畏更

勵操修戒小人之遂非希君子之改過冀圖薄効

少答鴻私

    乞致仕第二表    歐陽 修

睿訓下寧曲加慰諭愚𠂻懇迫尚敢黷煩將再干

於冕旒宜先伏於砧鑕伏念臣世惟寒陋少苦竒

屯識不逹於古今學僅知於章句名浮於實用之

始見於無能器小易盈過則不勝於㡬覆徒以早

際千齡之亨㑹誤䝉 三聖之奬知寵榮既溢其涯

憂患亦隨而至禀生素弱顧身未老而先衰大道

甚夷嗟力不前而難彊每念恩私之莫報兼之疾

病以交攻爰於守亳之初遂决竄漳之計逮此三

遷於嵗律又更兩易於州符而犬馬已疲理無復

壯田廬甚邇今也其時是敢更殫螻蟻之誠仰冀

乾坤之造况今時不乏士物咸遂生鳬雁去來固

不為於多少鳶魚上下皆自適於飛潜苟遂乞於

殘骸庶少償其夙志伏望 皇帝陛下哀憐舊物

隱惻至仁察其有素非偽之誠成其識分知止之

節曲從其欲賜報曰俞俾其解組官庭還車故里

披裘散髪逍遥垂盡之年鑿井耕田歌詠太平之

樂其為榮幸曷可勝陳

   乞致仕第三表     歐陽 修

恩深煦嫗感極涕洟雖情有迫於危心不知自止

而辭已窮於累牘㡬至無言惟以至誠期於必逹

自乞憐於君父不復訊於蓍龜伏念臣家世單

性姿中下少從官學求免饑寒不自意於遭逢遂

進階於榮顯然而羣材方茂蒲栁未秋而早衰衆

駿並馳駑駘中道而先乏而况荷難勝之任用竊

逾分之寵榮風波憂畏而慮以深疾病侵凌而老

亦至故自辤於機政即願謝於軒裳䝉上聖之至

仁念 三朝之舊物每曲頰於訓諭久未忍於弃

捐竊惟臣知事君必本忠信言不顧行是為罔欺

而臣口日誦於田間身坐貪於禄利可畏至公之

議何施有覥之顔每自省循莫遑啓處是敢罔避

再三之煩黷猶希萬一之矜從伏望 皇帝陛下

特軫天慈俯回眷聽察前言之可復蓋屢請者有

年哀下愚之不移俾卒成於素志徇其所欲乞以

殘骸臣若得上印綬於有司自駕柴車而即路晚

節知無於大過沒身永荷於鴻施

    進脩唐書表     歐陽 脩

竊惟唐有天下幾三百年其君臣行事之始終所

以治亂興衰之蹟與其典章制度之美宜其粲然

著在簡册而紀次無法詳略失中文采不明事實

零落蓋又百有五十年然後得以發揮幽昧補緝

闕亡黜正偽謬克偹一家之史以為萬世之傳成

之至難理若有待伏惟 尊號皇帝陛下有虞舜

之智而好問躬大禹之聖而克勤天下和平民物

安樂而猶埀心積精以求治要日與鴻生舊學講

誦六經考覽前古以謂啇周以來為國長久惟漢

與唐而不幸接乎五代衰世之士氣力卑弱言淺

意陋不足以起其文而使明君賢臣隽功偉烈與

夫昏虐賊亂祸根罪首皆不得暴其善惡以動人

耳目誠不可以垂勸戒示久遠甚可歎也乃因邇

臣之有言適契上心之所閔於是刋脩官翰林學

士兼龍圖閣學士給事中知制誥臣歐陽修端明

殿學士兼翰林侍讀學士龍圖閣學士尚書吏部

侍郎臣宋祁編修官禮部郎中知制誥臣范鎮刑

部郎中知制誥臣王疇太常博士集賢校理臣宋

敏求祕書丞臣吕夏卿著作佐郎臣劉羲叟等並

膺儒學之選悉發祕府之蔵俾之討論共加刪定

凡十有七年成二百二十五巻其事則増於前其

文則省於舊至於名篇著目有革有因立傳紀實

或増或損義類凡例皆有據依纎悉綱條具載别

録臣公亮典司事領徒費日月誠不足以成大典

稱明詔無任慙懼戰汗屛營之至

    賀南郊大赦表    宋  祁

帝儀訖饗朝渙推慈飛驛疾傳庶邦叢慶竊以天

郊之重國制有常凡萬乘躬行必三嵗間往不煩

不怠由列聖而持循以妥以䖍合諸神而裒對睿

圖累盛縟典勤修恭惟 尊號皇帝陛下纂大合

華執中布度抵金璧之珍玩率儉示人收霜電之

嚴慅措刑于下克勵明徳格于皇穹交熏太和冒

我羣品顧懷時億瑞應日來亟蕆上儀若祗舊典

戒期百執頒詔九州曵雲威之常羊服翠蚪之泮

渙殊庭一獻諸祏徧躋遂自陽靈之宫徃㑹天元

之旦羽旄四合垓陛參登上璧左琮之華合袪而

信祝祖蕝宗題之次更侑而迪嘗拜嘉胙於席垂

列欽柴於雲表靈心合答熙典備成然後還坐中

天之闈普肆隨風之澤改頒大號崇冠初元昭神

之祥祈命惟永賞功赦罪已責逮瘝咸與惟新牖民

𠂻而遷善聿懷多福道帝祉於緜區盛際有光彛

倫咸頼臣嚮觀舊史殫見徃朝或不愛牲玉為恭

殊非明薦或所過租賦為復蓋出重勞語昔罕全

訂今絶擬所恨清塵在望自苦周南之留紫槖仍

持不與甘泉之從第班恩諭均浹歡悰

    賀生皇子表     宋  祁

寶祏叢休天支毓秀慶騰祕禁歡溢中區恭惟

尊號皇帝陛下受命溥將凝圖丕赫權綱相乂根

乎克念之䖍簡素所安表于不勉之懿且復欽刑

薄賦重榖弛畋一方少饑則便馳使節萬姓稍之

則輙續禁錢民用靖嘉神罔恫怨是以上帝歆佑

三后顧存詒美孫謀昭衍無疆之烈歸功元首茂

啓多男之祥誕協仲商挺生哲嗣星弛具禮天第

交華惟翕闢之儲英固覃計而絶異逖聆詔諭並

仰獻儀薦笏相趨抃吾君之有子珪璋流愛宜天

下之繫心臣始去近聯遽承吉語賡歌緜瓞早知

周徳之遐參祝祠禖罔逮漢臣之幸

    代人乞出表     宋  祁

臣聞物勝於權則衡爲之殆馬竭其力則御速於

顛蓋以器循量而易施材過求而難勉是以功名

之際惟髦士可居彊力之容匪暮年勝任將傾危

懇敢援斯言竊念臣本以丘樊託于經術幸逄先

烈超備從官服上教之彌文因至愚而取信出入

扃禁無所建明履歴藩宣蔑聞條教 尊號皇太

后陛下 尊號皇帝陛下奉承謨訓過聽空疎簡

服在庭兼容如地雖百度之治咸使與聞每萬機

之餘常參勸講七周成嵗訖乏寸長惟君知臣足

以驗其無用惟國有典不可逭於黜幽且臣自知

甚明内省尤熟以一介之鄙賤丁千載之㑹昌邑

戸飡錢非禄之不厚髙冠大佩非位之不崇同僚

皆賢非志之不合處奏多可非言之不從固當勉

服攸箴謹修爾職荅乃聖之眷遇為斯文之寵光

其如犬馬齒衰桑榆景薄中年則病奪其壯晚節

則務傷於神辨色立朝足居多於跛倚書思記命

目不辨於焉烏而臣頃自去秋願辤近職上恩不

聽寵渥就加逮黾俛以及茲且憃昏而益甚事皆

忘誤疾愈尫癃顧四體之已疲宜一辭而後止重

念臣之鄉籍世占鄆州既託枌榆薄營産利不勝

首丘之志願諧剖竹之行庶及餘年聊蘇疲瘵况

前朝邢昺本貫曹州亦自禁廬得臨鄉部臣今所

請似有前規伏望 陛下念舊物之不可遺憫孤

生之老且至特垂寛詔俾守先廬諒亦大君進退

之間微臣止足之分萬無纎介可貽累於至仁一

切便宜尚力思於卧治仰干睿鑒伏俟嚴誅卷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