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文鑑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八 皇朝文鑑 卷第十九
宋 呂祖謙 編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二十

皇朝文鑑巻第十九

  五言古詩

   買炭         蘇  轍

   早行         孔  文仲

   逍遥亭二首      潘  興嗣

   師道         潘  興嗣

   過百里大夫冢     黃  庭堅

   𭔃秉夷        黃  庭堅

   和子瞻粲字韻二首   黃  庭堅

   𭔃師載        黃  庭堅

   過家         黃  庭堅

   上冢         黃  庭堅

   題王黃州墨蹟後    黃  庭堅

   和張文濳贈晁無咎二首 黃  庭堅

   留王郎        黃  庭堅

   和孔常父雪      黃  庭堅

   次韻答邢光宗御諱夫    黃  庭堅

   題竹石牧羊      黃  庭堅

   贈秦少儀       黃  庭堅

   謝公定和二范秋懷   黃  庭堅

   宿舊彭澤懷陶令    黃  庭堅

   題宛陵張待舉曲肱亭  黃  庭堅

   和邢光宗御諱夫秋懷     黃  庭堅

   次謝與迪所作竹    黃  庭堅

   次韻楊明叔見餞十首  黃  庭堅

   拜劉凝之畫像     黃  庭堅

   跋子瞻和陶詩     黃  庭堅

   次徐仲車因婁行父見𭔃之詩黃庭堅

   遊蔣彦回玉芝園    黃  庭堅

   沐浴有感       彭  汝礪

   就食         楊  蟠

   古興         沈  遼

   濉陽         徐  積

   別三子        陳  師道

   示三子        陳  師道

   田家         陳  師道

   送蘇公知杭州     陳  師道

   送李奉議亳州判官   陳  師道

   觀兖文忠公家六一堂圖書陳師道

   咸平讀書堂      陳  師道

   次韻答晁無斁     陳  師道

    買炭        蘇  轍

苦寒搜病骨絲纊莫能禦析薪燎枯竹勃鬱煙充

宇西山古松櫪材大招斤斧根槎委溪谷龍伏熊

虎踞挑抉靡遺餘陶穴付一炬積火變深黳牙角

猶忿怒老翁睡破氊正晝出無屨百錢不滿籃一

坐幸至莫御爐歳増貢圜直中常度閭閻不敢售

根節姑付汝升平百年後地力已難富知夸不知

嗇俛首欲誰訴百物今盡然豈惟一炭故我老或

不及預爲子孫懼

    早行        孔  文仲

客興謂已旦出視見落月瘦馬入荒陂霜花重如

雪海風吹萬里兩耳凍幾脫歳晏已苦寒近北尤

凛冽況當清曉行遡此原野闊笠飛帶繞頸指強

不得結農家煙火微炙手粗可熱豈能迂我留而

就苟且活仰頭視四宇夜氣亦漸豁苦心待正晝

白日想不缺

    逍遥亭       潘  興嗣

作亭名逍遥此理誠不虚寛於一天下原憲惟桑

樞況我卜清曠風雨庇有餘方池容㶑灔小徑足

縈迂花木頗窈窕松筠亦扶踈鳴蛙送鼔吹好鳥

來笙竽可琴亦可詠可飲亦可娯盤雖無下筯賔

食亦有魚恢論或申旦隱几忘移晡困來展足眠

醉倒從人扶率爾但付暢因煩而領無鄴侯三萬

軸方朔五車書棄置復棄置任自相賢愚無妨吾

逍遥此樂誠何如

    師道        潘  興嗣

師道乆不振小儒咸自私破崖求圭角務出已新

竒惻惻去聖遠六經秦火隳不有傳授學渉獵安

所爲漢儒守一經學者如雲隨承習雖未盡摸法

有根基薦紳立朝廷開口應萬機附對皆據經金

石確不移熟爛見本末較然非可欺吾願下學官

各立一經師務盡道德業不取章句辭庶幾昔人

風炳然復在兹

    過百里大夫冢    黃  庭堅

行客抱憂端況復思古人何年一丘土不見石麒

麟斷碑略可讀大夫身霸秦虞公納垂𣗥將軍西

問津安知五羊皮自粥千金身末俗工媒孽浮言

妬道眞幸逢孟軻賞不愧微子䰟

    𭔃秉夷       黃  庭堅

少時調詩書貫穿數萬字爾來窺陳編記一忘三

二光隂如可玩老境飜手至良醫曾折足說病廼

眞意

    和子瞻粲字韻二首  黃  庭堅

公材如洪河灌注天下半風日未嘗攖晝夜聖所

歎名丗二十年窮無歌舞玩入宫又見妬徒友飛

鳥散一飽事難諧五車書作伴風雨暗樓臺雞鳴

自昏旦雖非錦繡贈欲報青玉案文似離騷經詩

窺關雎亂賤生恨晚學曾未奉巾盥昨蒙𩀱鯉魚

逺託鄭人緩風義薄秋天神明還舊貫更磨薦禰

墨推挽起疲懦忽忽未嗣音微陽歸𠋫炭仁風從

東來拭目望齋館鳥聲日日春柳色弄晴暖漫有

酒盈樽何因見此粲

元龍湖海士毁譽各相半下牀臥許君上牀自永

歎丈夫屬有念人物非所玩坐令結歡客化爲煙

霧散武功有大略亦復寡朋伴詠歌思見之長夜

鳴鶡旦東南望彭門官道平如案簡書束縳人一

水不能亂斯文嫓秬鬯可用圭瓉盥誠求活國醫

何忍棄和緩開疆日百里都内錢朽貫銘功甚俊

偉迺見儒生懦且當置是事勿求冰作炭上帝羣

王府道家蓬萊館曲肱夏簟寒炙背冬屋暖只令

文字垂萬丗星斗粲

    𭔃師載       黃  庭堅

齊地榖翔貴排門無爨饙二仲有甘㫖奉親亦良

勤原田水洸洸何時稼如雲無民願豐歳政自不

忘君

    過家        黃  庭堅

絡緯聲轉急田車寒不運兒時手種柳上與雲雨

近舎傍舊傭保少換老欲盡宰木鬱蒼蒼田園變

畦畛招延屈父黨勞問走婚親歸來飜作客顧影

良自哂一生萍託水萬事雪侵𩯭夜闌風隕霜乾

葉落成陣燈花何故喜大是報書信親年當喜懼

兒齒欲毁齓繫船三百里去夢無一寸

    上冢        黃  庭堅

自公返蓬蓽稅駕上丘隴霜露此日悲松楸十年

拱養雛數羽毛𥘉不及承奉康州斷腸猿風枝割

永痛少年不如人登仕無前勇髪踈牙齒揺鯨波

怒號洶願爲保家子敢議丗輕重稱觴太夫人魚

菜贍庖供

    題王黃州墨蹟後   黃  庭堅

掘地與斷木智不如機舂聖人懷餘巧故爲萬物

宗丗有斲泥手或不待郢工徃時王黃州謀國極

匪躬朝聞不及夕百壬避其鋒九鼎安盤石一身

孤蓬浮雲當日月白髪照秋空諸君發蒙耳汲

直與臣同

    和張文潛贈晁無咎二首 黃 庭堅

龜以靈故焦雉以文故翳本心如日月利欲食之

旣後生玩華藻照影終没丗安得八紘𦊨以道獵

衆智

談經用燕說束棄諸儒傳濫觴雖有罪末派瀰九

縣張侯真理窟堅壁勿與戰難以口舌爭水清石

自見

    留王郎        黄 庭堅

河外吹沙塵江南水無津骨肉常萬里𭔃聲何由

頻我隨簡書來顧影將一身留我左右手奉承白

頭親小邦王事略蟲鳥聲無人王生解鞍馬夜語

雞喚晨母慈家人肥女慧男垂紳有田爲酒事豚

韭及秋春生涯得如此舊學更光新索去何草草

少留慰囏勤百年才一炊六籍經幾秦要知胷中

有不與跡同陳郢人懷妙質聊欲運吾斤

    和孔常父雪     黄  庭堅

春皇賦上瑞來寧黄屋憂下令走百神大雲庇九

丘風聲將仁氣灔灔生瓦溝寒花舞零亂表裏照

皇州千門委圭璧曉日不肯收元年冬無澤穴處

長螟蟊兩宫𥘉旰食補衮獻良籌有道四夷守無

征萬邦休耆年秉國論涇渭極分流輟耒入班品

逸民盡歸周股肱共一體間不容戈矛人材如金

玉同美異剛柔政須衆賢和乃可踈共吺改弦張

弊法病十九已瘳王指要不匿蝕非日月羞桑林

請六事河水問九疇天意果然得𤣥功與吾謀此

物有嘉德占年在麥秋近臣知天喜玉色動冕旒

儒館無他事作詩配崇丘

    次韻答邢光宗御諱夫   黃  庭堅

爲山不能山過在一簣止渥洼騏驎兒墮地志千

里岷江𥘉濫觴入楚乃無底將升聖人堂道固有

廉陛邢子好少年如丗有源水方求無津涯不作

蛙井喜兒中兀老蒼趣造甚竒異過閱王公門袖

中有漫刺别來阻河山望逺每障袂斯文向千載

有志常寡遂後生文楚楚照影若孔翠不應太玄

草晞價咸陽市雨作枕簟秋官閑省中睡夢不到

漢東茗椀乃爲祟聞君肺渴減頗復佳食寐讀書

得新功來鴈𭔃一字

    題竹石牧牛     黃  庭堅

野次小崢嶸幽篁相依緑阿童三尺箠御此老觳

觫石吾甚愛之勿遣牛礪角牛礪角尚可牛𨷖殘

我竹

    贈秦少儀覿     黃  庭堅

汝南許文休馬磨自衣食但聞郡功曹滿丗名籍

籍渠命有顯晦非人作通塞秦氏多英俊少游眉

最白頗聞鴻鴈行筆皆萬人敵吾蚤知有覯而不

知有覿少儀袖詩來剖蚌珠的歷乃能持一鏃與

我箭鋒直自吾得此詩三日臥向壁挽士不能寸

推去輙數尺才難不其然有亦未易識

    謝公定和二范秋懷  黃  庭堅

西風一葉脫迹已不可掃巷有白馬生朝回焚諫

草誰云事君難是亦父子間所要功補衮不言能

犯顔

    宿舊彭澤懷陶令   黃  庭堅

濳魚願深渺淵明無由逃彭澤當此時沉㝠一丗

豪司馬寒如灰禮樂卯金刀歳晚以字行更始號

元亮淒其望諸葛骯髒猶漢相時無益州牧指撝

用諸將平生本朝心歳月閱江浪空餘詩語工落

筆九天上向來非無人此友獨可尚屬余剛制酒

無用酌盃盎欲招千載䰟斯文或宜當

    題宛陵張待舉曲肱亭 黃  庭堅

仲蔚蓬蒿宅宣城詩句中人賢忘巷陋境勝失途

窮寒葅書萬卷零亂剛直胷偃蹇勲業外嘯歌山

水重晨雞催不起擁𬒳聽松風

    和邢光宗御諱夫秋懷二首 黃  庭堅

王度無畦畛包荒用憑河秦收鄭渠成晉得楚材

多用人當其物不但軸與薖六通而四闢玉燭四

時和

相如用全趙留侯開有漢名登泰山重功略天下

半讓頗封韓彭事成羣疑泮天道常曲全小智驁

後患

    次謝與迪所作竹   黃  庭堅

吾宗墨脩竹心手不自知天公造化鑪攬取如拾

遺風雪煙霧雨榮悴各一時此時抱明節君又潤

色之抽萌或發石懸箠有阽危林梢一片雨造次

以筆追猛吹萬籟作微涼大音稀霜兎束豪健松

煙泛硯肥盤桓未落筆落筆必中宜今代捧心學

取笑如東施或可遺巾幗選愞如辛毗生枝不應

節亂葉無所歸非君一起予衰病豈能詩憶君𥘉

解鞍新月挂彎眉夜月上金鏡坐歎光景馳我有

好東絹晴明要㑹期漪漪淇園姿此君有威儀願

作數百竿水石相因依他年風動塵洗我别後思

開圖慰滿眼何時遂臻兹

    次韻楊明叔見餞十首 黄  庭堅

平津喜牧豕佽飛能斬蛟終藉一汲黯淮南解兵

交楊子有直氣未忍死草茅引之入漢朝誰爲續

弦膠

楊君清渭水自流濁涇中今年貧到骨豪氣似元

龍男兒生世間筆端吐長虹何事與秋螢爭光蒲

葦叢

事隨丗滔滔心欲自得得楊君爲已學度越流軰

百坐捫故衣蝨垢襪春汗黒睥睨紈袴兒可飲三

斗墨

清淨草玄學西京有子雲太尉死宗社大鳥泣其

墳寂寥向千載風流𬒳仍昆冨貴何足道聖處要

䇿勲

桑輿金石交旣别十日雨子輿裹飯來一笑相告

語楊君困簞瓢諸公不能舉儻可從我歸沙頭駐

鳴櫓

山圍少天日狐鬼能作妖睒閃載一車獵人用鳴

梟小智窘流俗蹇淺不能超安得萬里沙霜晴看

射鵰

元之如砥柱大年若霜鶚王楊立本朝舉丗作郛

郭觀公有膽氣似可繼前作丈夫存逺大胷次要

落落

虚心觀萬物險易極變態皮毛剥落盡唯有眞實

在侍中乃珥貂御史即冠豸顧影或可羞短蓑釣

寒瀨

松柏生澗壑坐閱草木秋金石在波中仰看萬物

流骯髒自骯髒伊優自伊優但觀百丗後傳者非

公侯

老作同安守蹇足信所便胷中無水鏡敢當吏部

銓恨此虚名在未脱丗糾纏念作白鷗去江南水

如天

    拜劉凝之畫像    黃  庭堅

棄官清潁尾買田落星灣身在菰蒲中名滿天地

間誰能四十年保此清淨退徃來澗谷中神光射

牛背

    跋子瞻和陶詩    黃  庭堅

子瞻謪嶺南時宰欲殺之飽喫惠州飯細和淵明

詩彭澤千載人東坡百丗士出處雖不同風味乃

相似

    次徐仲車因婁行父見𭔃之詩黄庭堅

前朝老諸生太半正丘首投荒萬里歸煩公問健

否徃時望江宰今爲夏津吏它日可教之玉音尚

無棄

    遊蔣彦回玉芝園   黃  庭堅

春生瀟湘水風鳴澗谷泉過雨花漠漠弄晴絮翩

翩名園上朱閣觀後復觀前借問昔居人岑絕無

炊煙人生須冨貴河水清且漣百年共如此安用

涕潺湲蔣侯眞好事杖屨喜接連車載溪中骨堆

排若差肩厭看孔壬面醜石反成妍感君勸我醉

吾亦無間然亂我朱碧眼空花墜便翾行動須人

扶那能金石堅愛君雷式琴湯湯發朱弦但恨賞

音人太平隨逝川平生有詩病如痼不可痊今當

痛自改三釁復三湔

    沐浴有感      彭  汝礪

去垢如去邪不欲留毫分髪不止一沐身不止三

熏如何迷本原浴德不自勤區區養樲𣗥俯仰愧

前聞

    就食        楊  蟠

未知田上勞徒厭鼎中味及與農事接方驚食者

貴余生寡營求念此豈易致況敢懷寸禄平居但

羞愧

    古興        沈  遼

我不歎白髪安得新少年徃者不失勢後來豈能

賢丗間亦多士𠋣伏良有縁𭔃語夸奪子古人已

皆然

    濉陽        徐  積

嘗聞唐李氏丗號爲賢妻以力營七䘮或謂難庶

幾孰知蔡家婦其事乃同之豈特在中饋無往而

無儀孝於其所尊慈於其所卑旣知義所在能終

義所爲我生至此極我嫁逢百罹其屬死略盡其

骨俱無歸身爲未亡人心乃眞男兒以已任其責

無忘須㬰時但恐事不濟安知恤寒飢乃捐 --捐奉生

具而爲送亡資面不御膏沐首不加冠笄金珠鬻

於市文繡容何施更無囊中裝唯有身上衣殆將

截其髪幸苟完其肌所得蓋良苦所積從細微如

此十年乆猶以爲支離日時卜諸良宅兆相厥宜

一舉十八䘮一旦得所依手自植松楸身亦沾塗

泥何暇裹兩足但知勤四肢居者歎於室行者泣

於𡵨鳥亦助叫號人思操虆梩冥冥長夜䰟所獲

喜可知鬱鬱佳城中不爲中道尸卒辦其家事少

慰而心悲義深海可涸行堅山可摧孤誠貫白日

幽光凌虹蜺吾聞古烈女犖犖非無竒一死盡易

處一節亦易持至如張氏者使人尤歔欷誰爲孝

婦傳誰爲黃絹碑亦有淮上翁爲述濉陽詩移書

太史氏無令兹逸遺

    别三子       陳  師道

夫婦死同穴父子貧賤離天下寜有此昔聞今見

之母前三子後熟視不得追嗟乎胡不仁使我至

於斯有女𥘉束髪已知生離悲枕我不肯起畏我

從此辭大兒學語言拜揖未勝衣喚爺我欲去此

語那可思小兒襁褓間抱負有母慈汝哭猶在耳

我懷人得知

    示三子       陳  師道

去逺即相忘歸近不可忍兒女已在眼眉目略不

省喜極不得語淚盡方一哂了知不是夢忽忽心

未穩

    田家        陳  師道

雞鳴人當行犬鳴人當歸秋來公事急出處不待

時昨夜三尺雨竈下已生泥人言田家樂爾苦人

得知

    送蘇公知杭州    陳  師道

平生羊荆州追送不作逺豈不畏簡書放麑誠不

忍一代不數人百年能幾見昔如馬口銜今爲禁

門鍵一雨五月涼中宵大江滿風帆目力短江空

歳年晚

    送李奉議亳州判官  陳  師道

祁氏號外府藏室多異書自公有餘力一覽意何

如爲學雖日益受益不受誣正須髙著眼濠梁有

遊魚

    觀兖文忠公家六一堂圖書陳師道

生丗何用早我已後此翁頗識門下士略已聞其

風中年見二子已復歳一終呼我過其廬所得非

所蒙 先朝羣玉殿冠佩環羣公 神文煥王度

喜色見 天容御榻誰復登 帝書元自工黃絹

兩大字一覽涕無從似欲託其子天意人與同歷

數況有歸敢有貪天功集古一千巻明明並羣雄

誰爲第一手未有百丗公廟器刻科斗寶樽播華

蟲緬懷弁服士酬獻鳴瑽瑢挿架一萬軸遺子以

固窮素琴乆絕弦棊酒頗闕供向來一瓣香敬爲

曾南豐丗雖嫡孫行名在惡子中斯人日已逺千

歳幸一逢吾老不可待草露濕寒蛩

    咸平讀書堂      陳 師道

昔人三百篇善丗已有餘後生守章句不足供囁

嚅一登吏部選筆硯隨掃除閉閤𦘕眉嫵隔屋聞

歌呼奉公用漢律寧復要詩書俛首出跨下枉此

七尺軀今代陶朱公不作大梁屠計然特未用意

得輕全呉爲邦得畿縣政密自計踈寧書下下考

不奉急急符用意簿領外築室課典謨平生五千

巻還舍不問途舊事更漢唐稍以詩自娯復作無

事飲醉臥擁青奴桃李春事繁軒䆫晝景舒鳴屋

鳩喚雨窺簷燕哺雛休吏散篇帙修篁獻笙竽听

然一啟齒斯民免爲魚

    次韻答晁無斁     陳 師道

女生願有家名妾以不聘田里亦慕君又惡不由

正欲行不問塗已破寧顧甑耕蠺無一廛庖井要

三徑還家憂患餘挽須兒女競十年寧有此一寒

可無命平生晁夫子得士公室慶稍無車馬音復

作賔客請論文到韓李念舊說蘇鄭長年斷消息

獨語誰和應此生恩未報他日目不瞑歸臥無好

懷扣門有佳聽誰來雪霜後更覺天宇浄少好老

未工持刃授予柄




皇朝文鑑卷第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