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文鑑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一 皇朝文鑑 卷第十二
宋 呂祖謙 編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十三

皇朝文鑑卷第十二

 詩

  四言

   皇雅十首       尹  洙

   定州閲古堂      富  弼

   祫禮頌聖徳      梅 堯臣

   魏京         劉  敞

   古風         劉  敞

   閔雨         劉  敞

   新田         王  安石

   潭州新學       王  安石

   明堂樂章二首     王  安石

   顔樂亭        程  顥

   何公橋        蘇  軾

   觀棊         蘇  軾

   和陶淵明時運     蘇  軾

   和陶淵明勸農     蘇  軾

   江郊         蘇  軾

   泂酌亭        蘇  軾

    皇雅十首      尹  洙

天監受命也自梁至于周兵難不息 宋受命統

一萬方焉

天監下民亂靡有定甚武且仁祚厥眞聖仁實懷

徠武以執競匪䖍匪劉拯我大命自昔外禪月經

日營令以挾制政以隂傾 帝初治兵志勤于征

奄受神器匪謀而成淮潞弗䖍卒汙叛迹戎輅戒

嚴皇威有赫彼冦詿民吾勇其百殄厥渠魁貸其

反側 帝朝法宫左右宗公忮夫悍士以雍以容

爾居爾室爾工爾農既息既養惟天子功

    天監四章章八句

西師征蜀也

主用西師岷梁弗賔匪曰負固實交晉人予訓予

誓合我將臣正厥有罪無庸傷民矯矯虎士載摧

其壁于嗟孟侯亦果其策迎師而降靡抗鋒鏑豈

獨身謀完是宗國蜀都既平將臣失律此衆悍驕

彼民危慄當塗叫呶合萬爲一匪懷則威 帝心

是恤 帝曰將臣予嘉乃庸廢命毒民爾弗有終

邦典用疑惟罪惟功靡殛而削恊于厥中 帝曰

孟侯受封于楚淑旂琱戈備物異數俾爾族姻及

乃文武服在王庭靡不有序蜀民呼歌天子威靈

保我者封𭧂我者刑匪功是私匪弱是陵天子惠

民疇敢不承

    西師六章章八句

𦒿武受俘也命將伐南海平金陵俘二王以獻

𦒿武定功時惟二方淮服其義海南遂荒孰孱而盭

孰𭧂而猖自底不譓乃終滅亡 帝戒二俘同即

爾誅予惟民無辜休息是圖時其輯矣寧威獨夫

帝嗟汙邦乆罹于兵或𭧂下以征或敷虐以刑予

命中典恊于國經民服德音室家以寧

    𦒿武三章二章八句一章六句

憲古令守臣也削其附庸以強帝室焉 帝懷永

圖治古是憲四方守臣惟屏惟翰在昔艱難弗惠

訓典跨都連城高牙以建有土有民肆乃征繕以

息以容終焉叛換凡今帥臣狃厥聞見匪革亂原

曷清多難 帝告庶邦式是典彜元侯顯父戚臣

宗支正乃封圻予一人是毗凡曰附城罔爾俾之

畜兵厚賦靡爾得私母㐫而國作福作威天子有

命疇敢不祇子孫承承唯萬世規

    憲古二章章十六句

大鹵王師討晉罪也

冀州之疆粤惟大鹵俗忮而專地扼而固恊比幽

都蕩揺邊圉三垂既夷𠒋威弗沮 帝御六師百

萬貔虎剪其附庸至于城下鋒鏑始交梯衝如舞

蠢爾孱王請附降虜我士奮揚願究吾武 皇帝

曰吁念彼𥠖庶匪鯨匪鯢復爲王士晉郊既平九

區以寧陳功太廟告假威靈在昔武王于啇觀兵

維我 藝祖亦勤于征匪貸晉罪俟厥貫盈聖作

聖繼巍巍相承皇矣 二后功莫與京

    大鹵二章一章二十二句一章十四句

帝籍修故典也躬耕以劭農焉

帝籍于郊典儀具陳務農以訓供祀以勤祀在誠

誠匪勤于人訓農以實匪訓以文 帝謹二物乃

躬乃親公侯卿士暨厥庶民千甸有制飭哉惟寅

帝賚高年式宴且喜種種黄髮族立而議我生艱

難𭧂亂以繼耳狃金鼔目狎戎器皇其我圖親講

農事有子有孫力田孝悌鼔舞至仁薫焉如醉

    帝籍二章章十四句

庶工任賢也

帝咨庶工疇其輔予俊乂以登厥勞乃圖匪忘舊

勲非賢勿俞巍巍衮台盛德以居任賢伊何昌言

是庸勉告爾猷罔恤廼躬豈無狷辭怫于予𠂻予

不爾疵爾無面從始時從官戎容揚揚今 帝左

右儒冠煌煌朝廷以尊文物典章得人之盛奕世

重光

    庶工三章章八句

帝制北方請盟也

帝制萬邦罔有弗賔蠻夷戎狄羈而勿臣威格三

方稽顙獻珍單于革心願交使人 帝謀公卿列

侯庶校咸曰彼心𭧂戾隂狡既擾我疆復利吾寶

無若勵兵襲其還道 皇曰有衆予實念兹戰無

必勝矧其歸師借曰大獲疇能盡之益俾餘醜毒

吾朔陲乃俞其盟北州以綏在漢世宗抗威北戎

𭧂農筭商經用弗充中土震騷漢南始空降及後

世猶稱厥功於穆 聖考德無與偕匪勤于兵北

人遂來逮是三紀逺俗以懷生民休息嗚呼仁哉

    帝制五章四章八句一章十句

皇治恤刑也

帝仁于用刑在位者以寛恤爲治焉皇底其治欽

哉惟刑在疑而宥罔察爲明愛怒弗肆孰爲重輕

母一弗辜惟典之平前世理官𠋣法以刻匪彼爲

𬽦蓋曰任職今之蔽獄務正其辟鍳于前人繄我

仁德皇德在仁寖而成風公侯卿士靡不率從麛

卵萌生咸保厥終不鄙不夭樂哉融融

    皇治三章章八句

太平封祀告成功也

噫太平無象𠔃世烏得而知維盛德可迹𠔃其封

祀之儀東岱宗𠔃西汾脽禮上帝𠔃賔地祇 皇

有征𠔃吾民以嬉 皇有祈𠔃吾民是私天敷佑

𠔃俾 皇之釐永世億寧𠔃無疆之基

    太平一章章八句

    定州閱古堂     富  弼

天下十八道惟河北㝡重河北三十六州軍就其

中又析大名府定州眞定府高陽𨵿爲四路惟定

州㝡要定爲一路治所實天下要重之㝡知是州

者兼本路兵馬都部署居則治民出則治兵非夫

文武才全望傾于時者不能安疆埸屏王室也然

自國初已來專以武臣帥諸路慶曆七年甘陵妖

賊據城叛河北妖黨相揺以謀應卒驕將偄人心

大震 天子悟始議選儒臣帥四路以督諸將廼

起知鄆州資政殿學士給事中昌黎韓公帥眞定

以遏亂萌明年春賊誅人安既而夏大雨河決商

胡東北入于海河北灾人復不寧流徙失業者四

出咸不翅千里僵殍滿道 天子侐然且虞他姦

遂以公帥定定既要重天下宿兵素多屬傷殘之

後官民枵困征賦逃無幾而兵不少減兵襲舊幸

歉益驕以悍公夙夜裁整以威以懷兵之驕不從

令者捽其首惡斬以徇略爲條教餘怗怗就約不

敢譁于室至有調發者逺而彌戢如公親臨已而

招集逋亡四流爭還如啼孩奔父母惟恐其後至

則充然各得其欲農無廢隴賦有餘粒不旁誅橫

斂而上下足堙漏補罅一面完固公既擊彊梗之

兵又育彫瘵之民左行斧龯右哺飲食亂者畢治

亡者畢存禮法政教向之人所不得聞者今漸濡

酣飫無不貫徹自是邊人革其耳目新其肝腸優

爲而樂從故人易治而功成速也又明年秋 天

子圖公之功詔加大學士公先嘗表其志幸終三

年不願亟易也至 天子抑𮪍召而使即以授姑

遂公請亦以慰斯人愛公之心也公惕寵處官雖

無事未嘗輒自豫念兵與民之急宜無過者矧臨

要重之路憂虞所繫凡是繪畫不可以無法廼擇

取歷代賢守良將揔若干人行事創大屋以類相

次繪于周壁牓之曰閱古堂蓋欲閱古之人所爲

而爲之法也噫公雅文傑武自當視乎古人且天

下方遲公入輔以致太平若其安疆埸屏王室豈

庸考古而後能哉實公冲然不自有其有而歸乎

古人也其懸知來者不師繪事而公是師也雖然

蹋古蒐善惠人警已公之意謂其至矣乎公郵問

索詩因粗序所致之旨以誌其始而示于後詩曰

朔方之兵勁于九土尤勁而要粤惟定武兵勁在

馭用則羆虎失馭而勁驕不可舉曰保曰貝閉壁

連阻武爵斯守束手就虜 皇帝曰噫汝武曷取

有敝必革以儒于撫公來帥定始以威怒有兵悍

橫一用干斧連營怛之膽栗腰傴既懼而教如脂

如乳以刺以射以鉦以鼔無一不若師師旅旅列

城自敕靡不和附隂沴爲梗降此大雨大河破洩

在河之滸民被黜墊田入汚莽流離蕩析不得其

所公慼曰吁予敢寧處廼大招來乃大保聚乃營

帛粟寒衣飢茹民歸而安水下孰禦彊弱死生由

公復慮曰義曰仁震肅春煦合和蒸天天順以序

公境獨稔爰夌爰黍公俗獨樂夫耕婦杼人雖曰

康公亦奚豫謂此一方民與兵具務劇任重稽古

人𥙿人皆謂公與古爲伍公文化民公武禦侮何

思古人公不自許遂擇竒將繪于堂宇列其行事

指掌可數前有古人在我門戸後有來者依我墻

堵斯堂勿壞有堂有故堂之不存來者曷覩宏乎

煥乎千載是矩

    祫禮頌聖德     梅  堯臣

溥哉孝享將事于寧文武卿士冠劒在庭奚俟

帝齋風霰其零風霰不已鉤陳豹尾龍旂太常立

列比比

帝居路寢百辟就次至于榖旦漫漫翳翳𠝹帝入

靈宫左撞黄鍾陞階置玉日氣曈曈鴻鴻杲杲氛

駁隂掃宿于太宫月星皓皓侍祠之臣鵠舉鷺振

或捧其匜或進其巾輔相夾導俯僂鮮鱗圭瓉以

陳登歌以均東向虚位發爵親親平明 帝還紫

宸序班望 帝之顔穆穆閑閑簷步廊廊雪浮陽

光大楹爛爛朱陛煌煌稱祝萬壽萬壽無疆却登

寶輿以御端門揭雞肆赦雷動乾坤于時都人于

時婦女于時蠻夷異口同語 天子萬年仁聖之

主臣時執𠕋與物咸覩敢播于詩庶聞九土

    魏京        劉  敞

上二十年治建北京以章明 先帝廵狩之德以

逹孝思于下于時野之處士或相與議曰蓋文王都

豐武王都鎬豐鎬之間不能數百里文武之位不

過侯伯而詩人乃以聖人之德天子之事歌之有

如 聖朝德位相侔述作相繼而無遹駿烝哉之

詩此乃處士之罪非公卿之過也乃考聲譔辭以

繼大雅垂之無窮其文曰

皇作大都大都雄雄奄定北國四方來同 皇曰

卿士在昔 聖考祗遹文武維慈㓜老天監在上

既有明德乃命于下罔有不服匪允命之亦章慶

之匪允服之亦保育之時維玁狁侮予之疆靡度

靡虞跳呼以狂業業烝𥠖載震載驚侵魏及澶羣

心不寧 帝奮厥武百萬其士匪怒以棘于三十

里如虎如貔如霆如雷靡有逺邇 天子其來

天子來止士增其喜孰偷其生以不奮興驅之渾

渾攘之賁賁靡有輈張殱厥鯨鯤或獻其寶或請

其命 帝振于旅維時既定屹屹魏土山河之固

匪山河則固維上帝伊怒既閟爾弓既櫜爾予玁狁

臣之四方是休 皇曰卿士 聖孝之德允于孝

思孝思維則爾眎于魏以作我都以赫厥靈俾後

勿踰 皇曰卿士維帝時功時亦維人維冦萊公

爾敬爾止弼予于治期爾前人用迪爾事 皇曰

卿士維帝作武垂是萬年莫敢予侮泰山之封后

土之禪予監若兹惟天是眷翼翼魏土天子國之

穆穆原廟聖人則之孰爲彊𭧂來覯來覲俾讋于

威于忠是訓顯顯 天子孝德自躬率是休烈覃

之北戎河水東注昭哉禹績時萬斯年 天子之

    古風        劉  敞

子欲富矣何用爲富農不若工工不若賈子欲貴

矣何用爲貴德不若名名不若勢粹𠔃純𠔃三五

之人𠔃終窶且貧𠔃孰知其珍𠔃

    閔雨        劉  敞

臣伏見春首以來天乆不雨曆官李用晦治大衍

軌革太醫趙從古治黄帝六氣咸以謂風旱歲惡

然 陛下焦心勞意側躬修德蕃樂損膳議獄宥

過以迎導善氣爰及言事得罪者唐介杜樞之徒

復特見甄序小大之臣莫不欣然人情悅則天氣

和矣乃三月己巳日入而雨至于庚午詩不云乎

益之以霡霂既優既渥既霑既足生我百榖以此

見聖人之德與天相符言出而物應行發而神助

雖水旱之占有常數者猶不能違之況其眇者乎

竊觀詩書所載盛德之君至誠動天之速未有及

陛下者也臣不勝皷舞之至謹撰閔雨詩一首十

三章章六句投進以聞

堪輿絪緼一晦一明或沉而毁或亢而暘自古以

然世習爲常民生㝠㝠靡究靡知其幸而吉不幸

而灾猖狂妄行唯所遇之天命降監在我 元聖

兼覆廣𥙿四方既定維民之恤無所疵病伊年暮

春旱乆不雨人曰時哉曆有常數禹湯之賢莫能

弗遇 帝獨喟息是豈足言化育萬物若鎔以埏

患在誠薄不能動天退而齋心淵黙以居鍾鼔不

抎宴游不娛左右肅然一懷瞿瞿䟽獄省刑與物

更始内恕孔悲引咎在已爰及四海愚智咸喜追

悟讜直褒進淹滯聲色無迕式序在位嬖習權近

懾威屏氣已已乃雨若有鬼神凄凄其風渰渰其

雲自東徂西罄無不均匪震匪拔匪溢匪洩生曰

百榖區萌畢逹以享以食小大胥悅天子之德視

雨之施肇自京師達于四裔無有蠻貊孚我君惠

天子之政視雨之時飬老長㓜速哉熈熈更化易

俗而民不知 天子之慶視雨之積自天降康時

萬時億眉壽無疆以靖四國

    新田        王  安石

唐治四縣田之入於草莽者十九民如𭔃客雖簡

其賦緩其徭而不可以必留尚書比部郎中趙君

尚寛之來問弊於民而知其故乃使推官張君恂

以兵士興大渠之廢者一大陂之廢者四諸小渠

陂教民自爲者數十一年流民作而相告以歸二

年而淮之南湖之北操囊耜以率其妻子者其來

如雨三年而唐之土不可賤取昔之菽粟者多化

而爲稔環唐皆水矣唐獨得歲焉舩漕車輓負檐

出于四境一日之間不可爲數而唐之私廩固有

餘循吏之無稱於世乆矣予聞趙君如此故爲作

詩詩曰

離離新田其下流水孰知其初灌莽千里其南背

江其北逾淮父抱子扶十百其來其來僕僕慢我

雜屋趙侯劬之作者丕饑歲仍大熟飽及鷄鶩僦

舡與車四鄙出榖今游者處昔止者流維昔牧我

不如今侯侯來適野不有觀者稅于水濵問我鰥

寡侯其歸矣三歲于兹誰能止侯我徃來之

    潭州新學      王  安石

治平元年天章閣待制興國吳公治潭州之明年

正月改築廟學于城東南越五月告成孔子用幣

潭人曰公爲善政以德我又不勩我而爲此學以

嘉我士子誰能詩乎以誦我公於無窮皆辭不敢

乃使來請詩曰

有嘉新學潭守所作守者誰歟仲庶氏吳振養矜

寡衣之褰襦黔首鼔歌吏靜不求乃相廟序生師

所廬上漏旁穿燥濕不除曰嘻遷哉迫阨卑汚當

其壞時適可以謀營地慮工伐楩楠櫧徹故就新

爲此渠渠潭人來止相語而喜我知視成無豫經

始公升在堂從者如水公曰誨汝潭之士子古之

讀書凡以爲已躬行孝悌由義而仕神聽汝助况

於閭里無實而夸非聖自是雖大得意吾猶汝恥

士下其手公言無尤請詩我歌以逺公休

   明堂樂章二首     王  安石

    皇帝還大次憩安之曲

有奕明堂萬方時㑹宗子聖考作帝之配樂酌虞

典禮從周制釐事既成於皇來暨

    歆安之曲

穆穆在堂肅肅在庭於顯辟公來相思成神既歆

止有聞惟馨錫我休嘉燕及羣生

    顔樂亭       程  顥

天之生民是爲  物則非學非師孰覺孰識聖

賢之分古難其明有孔之遇有顔之  生聖以

道化賢以學行  萬世心目破昏爲醒周爰闕

里惟顔舊止巷汙以榛井堙而圯郷閭蚩蚩弗視

弗履有卓其誰師門之嗣追古念今有惻其心良

價善諭發帑出金巷治以闢井渫而深清泉澤物

佳木成隂載基載落亭曰顔樂昔人有心予忖予

度千載之上顔惟  孔學百世之下顔居孔作

盛德彌光風流日長道之無疆古今所常水不忍

廢地不忍荒嗚呼正學其何可忘

    何公橋       蘇  軾

天壤之閒水居其多人之徃來如鵜在河順水而

行雲駛鳥疾維水之利千里咫尺亂流而涉過膝

則止維水之害咫尺千里沔彼濫觴蛙跳鯈游溢

而懷山神禹所憂豈無一木支此大壞舞于盤渦

冰拆雷解坐使此邦畫爲兩州鷄犬相聞胡越莫

救允毅何公甚勇于仁始作石梁其艱其勤將作

復止更此百難公心如鐵非石則堅公以身先民

以悅使老壯負石如負其子䟽爲玉虹隠爲金堤

直欄橫檻百賈所栖我來與公同載而出讙呼塡

道抱其馬足我歎而言視此滔滔未見剛者孰爲

此橋願公千歲與橋壽考持節復來以慰父老如

朱仲卿食于桐郷我作銘詩子孫不忘

    觀棊        蘇  軾

予素不解棊甞獨遊廬山白鶴觀觀中人皆闔户

晝寢獨聞棊聲於古松流水之閒意欣然喜之自

爾欲學然終不解也兒子過乃粗能者儋守張中

日從之戲予亦偶坐竟日不以爲厭也

五老峯前白鶴遺址長松䕃庭風日清美我時獨遊

不逢一士誰與棊者戸外屨二不聞人聲時聞落子

紋枰坐對誰究此味空鈎意釣豈在魴鯉小兒近道

剥啄信指勝固欣然敗亦可喜優哉游哉聊復爾耳

    和陶淵明時運    蘇  軾

丁丑二月十四日白鶴峯新居成自嘉祐寺遷入

詠淵明時運詩云斯晨斯夕言息其廬似爲余發也乃

次其韻長子邁與予别三年矣挈携諸孫萬里逺

至老朽憂患之餘不能無欣然

我卜我居居非一朝龜不吾欺食此江郊廢井已

塞喬木干霄昔人伊何誰其裔苗下有碧潭可飲

可濯江山千里供我遐矚木固無脛瓦豈有足陶

匠自至嘯歌相樂我視此邦如洙如沂邦人勸我

老矣安歸自我幽獨𠋣門或揮豈無親友雲散莫

追旦朝丁丁誰欵我廬子孫逺至𥬇語紛如剪髮

垂髫覆此瓠壺三年一夢乃復見余

    和陶淵明勸農   蘇  軾

海南多荒田俗以𧵍香爲業所産秔稌不足於食乃

以藷時諸芋雜米作粥糜以取飽予旣哀之乃和

淵明勸農詩以告其有知者

咨爾漢𥠖均是一民鄙夷不訓夫豈其眞怨忿刧

質尋戈相因欺謾莫訴曲自我人天旤爾土不麥

不稷民無用物怪珍是植播厥薫木腐餘是穡貪

夫汚吏鷹摰狼食豈無良田膴膴平陸獸蹤交締

鳥喙諧穆驚麏朝射猛狶夜逐芋羮藷麋以飽𦒿

宿聽我苦言其福永乆利爾鉏耜好爾鄰偶斬艾

蓬藋南東其畒父兄搢梃以抶游手天不假易亦

不汝匱春無遺勤秋有後冀雲舉雨決婦姑畢至

我良孝愛𥘵跣何愧逸諺戲侮博奕頑鄙投之生

𥠖俾勿冠履霜降稻實千箱一軌大作爾社一醉

醇美

    江郊        蘇  軾

惠州歸善縣治之北數百步抵江少西有盤石小

潭可以垂釣作江郊詩云

江郊葱曨雲水蒨絢碕岸斗入洄潭輪轉先生悅

之布席閒燕初日下照潜鱗俯見意釣忘魚樂此

竿綫優哉悠哉玩物之變

    泂酌亭       蘇  軾

瓊山郡東衆泉觱發然皆冽而不食丁丑歲六月

軾南遷過瓊始得雙泉之甘於城之東北隅以告

其人自是汲者常滿泉相去咫尺而異味庚辰歲

六月十七日遷于合浦復過之太守承議郎陸公

求泉上之亭名與詩名之曰泂酌其詩曰

泂酌彼兩泉挹彼注兹一缾之中有澠有淄以瀹以

烹衆喊莫齊自江徂海浩然無私豈弟君子江海

是儀既味我泉亦嚌我詩


皇朝文鑑卷第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