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文鑑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 皇朝文鑑 卷第四
宋 呂祖謙 編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五

皇朝文鑑卷第四

 賦

   抱𨵿賦        王  回

   駟不及舌賦      王  回

   責難賦        王  回

   愛人賦        王  回

   大報天賦       范  鎭

   鴻慶宫三聖殿賦    劉  攽

   秋懷賦        劉  攽

    抱𨵿賦       王  回

嘉祐五年回始仕爲衛真主簿日負吏責憫已之

不如古人也作抱𨵿賦

抱𨵿之無責𠔃聊可充吾食𠔃匪可食𠔃吾何易

𠔃抱𨵿之無愧𠔃聊可由吾仕𠔃匪可仕𠔃吾何

累𠔃抱𨵿之無悶𠔃聊可託吾遯𠔃匪可遯𠔃吾

何慁𠔃

    駟不及舌賦     王  回

彼駟能行駸駸萬里此舌能言人𦆵聞耳萬里逺

矣駟行有疆聞耳甚微舌言無方六轡在手縱之

吾游見險逢艱不可控留一出諸口死傳吾志善

惡吉凶孰追孰避蓋古君子取物以箴學士誦焉

可毋愼今

    責難賦       王  回

臣卑而君尊𠔃侔地道之承天北靣䞇以伏朝𠔃

南面受之偃然役股肱於夙夜𠔃須有命而後䖍

含厥美以自忠𠔃避成功而不敢先何責善於難

行𠔃奄恭名而獨傳蓋曰善之爲猷𠔃匪身修而

弗克五事生之所廪𠔃覺𥘉微而漸碩儻一失其

本源𠔃外物來而横逆况宅𫝑於人上𠔃百度叢

而歸責治則身安而名榮𠔃亂甚者喪其家國賢

臣出而登用𠔃爵旣好而禄又豐師保阿焉受教

𠔃箴諌謹於群工匪聖法而不敢述𠔃推天命於

始終使吾君至誠𠔃執忠信以自主使吾君逹其

所忍𠔃仁無不恕使吾君恥不若先王𠔃遵義之

路使吾君不敢慢於匹夫𠔃禮乃大具使吾君察

天下之理而無鑿𠔃智足以成務勤君之思而劬

君之力𠔃誰謂吾倨蓋志行則爵禄可報𠔃否則

遁而去昔舜禹之相堯𠔃斯猷著於典謨商摯慕

其遺風𠔃引撻市而爲虞說冢宰於武丁𠔃繩正

木而靡渝周公之告孺子𠔃揚文武之永圖召伯

又歌乎公劉𠔃美厚民而匪居雖孔孟之游於衰

丗𠔃固守經而嚴如宜其名實之一揆𠔃彼興廢何

區區後千載豈無臣𠔃忘鑚仰於我極逢君欲以

就利𠔃凡枉尋而直尺量君才爲不及𠔃聊順時

而姑息詆髙論曰迂闊𠔃喜近已而循迹嗚呼君

名貶於𮦀覇𠔃專頌美於在昔臣不恭莫甚於此

𠔃徒没齒而愧惕竊獨嘉夫魏公𠔃沃唐文而迓

衡知正已而民服𠔃破俗辨之刑名旣柔逺而能

邇𠔃尚惜其學略而功速成作正位之儆戒𠔃雖

芻蕘者亦聽匪吾言之能賦𠔃唯尚文之易明

    愛人賦       王  回

俶天民之秉彛𠔃同懿德而自好縱百骸以徇物

𠔃義與利其殊報彼君子𠔃唯先覺是號故忠恕

以愛人𠔃捨元元其焉肖竊誦夫曽氏之求志𠔃

忘違禮而寢於大夫之簀感童子之𨵿諷𠔃雖疾

病猶扶而反席元與春務飬吾欲𠔃何屑屑而姑

息詒話言於一朝𠔃可推而措諸靡極蓋曰德之

爲物𠔃在已而不在他焉其形輶於鴻毛𠔃其力

重於太山吾人所以相保而生死𠔃固頼此而能

然俾各逹其常心𠔃因厥𩔖區而復遷孝莫大於

尊親𠔃不格姦於幾諌慈莫隆於燕子𠔃擇明師

而講善忠莫美於致君𠔃專責難於可願禮莫隆

於任臣𠔃敕欽職而有間莫戚於夫婦之際𠔃風

雎鳩而誰溷莫孺於兄弟之間𠔃泣𨵿弓而弭怨

莫樂於朋友之交𠔃競切磋而成信其餘泛吾義

之所及𠔃亦應乎求而敢倦異此則䧟父於惡𠔃

𣈆申生𦆵謚爲恭納寵孽於驕奢𠔃衛莊侯卒覆

其宗逢主欲以厚歛𠔃冉求服鳴皷之攻王僚試

於私人𠔃形變雅之大東恣同床之干政𠔃嬉妲

繼以興戎小不忍於咈母𠔃鄭克叔而俱凶損友

之三科𠔃匪孔門之所容况巧言與佞色𠔃實媚

衆以雷同嗚呼是非之甚明𠔃成敗亦不爲効歷

萬古而猶惑𠔃寧醉昬而夣未覺惜勞心而日拙

𠔃竊方循理而造要庶無忝於曽氏之言𠔃聊矢

賦而彌邵

    大報天賦      范  鎭

大宋七十有二載符節合於聖神陶鈞運於真宰

化至而乾用九令行而風不再泰山四維𠔃固基

圖而靜寧黄河一清𠔃撫期運而茂對元尊降休

其如響冨媪効珍而弗愛星氣交見景炎青赤之

光魚馬兩至道出東西之海於時百靈㑹鈞天之

游萬物極崇丘之大鑿井者罔識帝力仰盆者不

知天蓋以上方游神治古之表垂意幾成之㑹道

皇極以甚夷基太平而無外重兹盈成罔或遑怠

若曰時靡愆伏物不疪癘恊氣洪鬯而融然無際

者上穹之保艾邉鄙不聳干戈倒載生靈相與而

讙然於内者三后之大賚桉物理以順考曾朕躬

之弗逮不有反本之報曷爲含生之頼况夫事具

徃聖之行文備前丗之載嬀庭有六宗之禋周家

有始祖之配書以巡嶽而用事禮以掃地而展采

緫條貫於先猷赫聲文乎當代上一其唱下百其

響伯夷秩宗之典叔孫奉常之掌咸謹職以先次

率參謀而來上僉曰用日之至吾道之長就國之

南吾君之嚮可以爲人而祈福示聖人之能饗也

㳙辰之良旣如是講儀之盛又如彼將命以方底

飛文以疾置皷先令於民聽俾咸知於上意西踰

月毳之垠東走天池之紀北窮祝栗之野南極濮

鉛之地雷出而𡚒豫風興而披靡穹居卉服革體

本薦之酋髽首貫胷離身反踵之帥尋聲望景知

中國之有至仁梯虚航深示戎狄之無外事順走

我轍跡服馴我邊轡廼有變觡共觝之獸赤汗赭沬

之駟浮琛没羽之珍文龯碧砮之異諸福之物倜

儻竒偉衆變之狀燦爛譎詭按圖諜而未書歷封

禪而不至滔滔焉峩峩焉來助𥙊者波委而嶽峙

吾皇游巖廊操絕瑞嘉聞聲教之逺樂觀儀物之

備迺飭四方近逮周行捜傑索俊提忠挈良相與

齊於蟺蜎蠖濩之中思所并而周流常羊者已在

出警之先期也闕觚削其如𠋣鋪首呀而欲驤行

幄黕而下垂樂宮屼其髙張八校拱著五旗司方

禮器之葳蕤軍裝之陸梁錯文以章藻采𠔃四㑹

五逹之莊旣法從之𦙝飭倐呼鞭之對揚神扶絳

扆乾行東箱左黄鍾𠔃五應以俱動前式道𠔃三

𠉀而相望始乗輿也顒顒昂昂𡚒至德之光大明

登兮重昬破而群隂藏旣遵途也秋秋蹌蹌走萬人

之望駭飈馳兮浮埃沉而瑞氣翔參忠信於𠋣衡𠔃

逺何適而不臧揔德法於衘勒𠔃大何爲而不防嶽

然其不動𠔃躬自厚而矜莊春然其太和𠔃躬不違

而滋涼顓儲思於逆釐之事也徑息駕乎列仙之場

儼陟降以肅㓗𠔃杳悟靈於忽恍款謁之辭稱畢

孝思之容外溢葦然如傷沛然不懌念報天之罔極

顧履霜而懷惕莫重乎禮經之五以觀乎丗廟之

七内則樂穆羽舞旄狄薦苾芬儀赫奕遲奉乎明

靈之來格外則熊司旗虎視㦸威振厲氣㪍鬱肅

陳乎游徼之駢坒俄而傳呼旦之聲嚴出廟之蹕

眄重闉以南直届夫禮神之室觀夫涂大朱以洞

闢壇八觚而翼騫颯紳緌之綷䌨熲貂蟬之䓤芊

上摩星以旓雲下藻野而縟川聖人凝旒以則數

薦璧而象圎樂六變而導和爵三獻而告䖍百神

愛瑞以祖洽四方承宇而來旋啓膟膋之芬膏焜

樵蒸於髙煙杳馨明之升聞藹嘉休而肅延廻五

輅𠔃清道御兩觀於中天歌塗巷而沸湧觀堵牆

而騈塡或隂而霞紛振衣而瞥𬒮方冬而暑盛疊

跡而側肩靚糚千車廻轅衝輣岌若移山之行隱

如奔雷之聲礚砰𥖵硡以拱乎神庭鐵衣萬𮪍𡚒

踶横逸皛如積雪之釋迅如衝風之疾宛轉絡繹

以環於帝室嚴辦𠔃中外臚句𠔃上下縄鶴馭以

飛書絙鷄竿而肆赦縱係縲以畢出普疪吝而一

灑重离之曜大繼明以照四方泰山之雲不崇朝

而徧天下飭飫賜沐純嘏受釐而延SKchar席飲福而

奏需雅太室之聲曼延於壽曆覆盂之安盤固於

宗社彼甘泉汾隂后土之祠交門竹宮神光之拜

或孜孜於曲請或屑屑於末戒隘哉陋乎曽未知

福含生懷萬靈之爲大也有一二眉壽顧謂臣曰

子游都而盛其際吉其逢者所謂觀國之光利用

賔于王矣亦甞知盛際之所自出吉逢之所由來

者乎子少留吾其語汝夫聖人之將有爲也必本

於仁義聲而爲樂文而爲禮柄而刑賞統而祠𥙊

崇讓以樹之懷逺以固之作德以茂之此古先之

能事教化之肇基也故其始下詔則有司指圗有

經叩天進辭相與上乎號榮者當宁却而不名斯

崇讓之至誠也將僎儀則百蠻𣢾塞移珍謁讙象

譯厥角于北闕者本朝羈而不絶斯懷逺之上烈

也旣已事則縣官去煩削密輕徭緩租驅躋於仁壽

者庶𥠖愉然而在宥斯作德之洪覆也夫一舉而

𨵿衆目非曰躬聖發憤其孰能大圖而殫究子蓋

亦桉胥庭之圖披羲農之籙援結縄造契之具迹

卷領垂衣之躅料基緒之馮厚準元精之回復

揚波以挹其SKchar潤摛芳以搴其稠縟然後攄文心

散辭氣伏天庭而進牘臣蹶然而仰曰冨哉言乎

微文人後進生其不識王澤之滲漉也謹拜手而

系曰赫赫 鉅宋體元垂統升中而奉𠔃恢恢大

圎應聖何言隤祉以蕃𠔃 吾皇之隆彼蒼之崇

合符無窮𠔃

    鴻慶宫三聖殿賦   劉  攽

臣伏見 陛下追述祖考崇奉明祀新作三聖殿

以昭孝明功于天下臣以文學中第太常試官祕

書目覩盛事不敢以鄙薄自絀輙作古賦一篇以

歌詠盛德昔靈光景福之作丗稱其美麗然其所

謂壯大不出乎彫刻𦘕繢文彩之煌煌而已又盛

道工人之巧民力之衆材木之多金玉之偉臣以

謂聖王有作則必智者獻其巧壯者輸其力山林

不敢愛其材府庫之聚皆所供億也是物理之常

不足以夸大臣愚竊陋之若夫天命廢興之際聖

王授受之符非敏智通逹未有能究知其始終者

固難爲寡見淺聞者道也臣竊大之是以略所陋

而張所大不敢仰希風人雅頌之列庶幾有其志

云爾 蓋上帝之所選建明聖命以天位者乃所

以享德而報功焉未有德盛於前功播於後而其

子孫寂寥千載無聲者也賢哲所談六籍之云德

莫著於有虞功莫隆於五臣禹平水土夏姒以家

司徒后稷是教是食肇商興周歷載累百臯陶大

理五刑以明于其苖裔乃興于唐若夫董淳耀以

攸司奏庶民之鮮食焚山烈澤害服妖息鳥獸咸

若草木允殖固伯益之力焉天報以位俾秦周繼

于其子孫誣祖不紹去火即水叛禮尚刑法以慘

急然猶兼六國一天下而不知變于𥘉二丗以斃

非天不相朕虞之後乃其否德得罪于祖而斷弃

也惟伯益之功未報是以大命復集于趙氏焉五

代喪德九土分裂海水横流民用墊溺鳥獸昌熾

黔首失職滔滔惑惑蓋若洪流之未闢於是

太祖乗火而帝繼益之功天胙吉土曰惟商丘是

爲星火大辰之居亦曰明堂布政之由出潜離隱

或躍在淵以有九有百度正焉削禍戡亂出民塗

炭風揮日舒天地正觀荆燕呉蜀楚越并冀懾威

懷仁奔走失氣崛強者執服柔從者加賜

太宗承之 眞宗成之登封降禪矢直砥平巍巍

乎邈三五而儔儷彼漢魏之𤨏𤨏曽何比京夫伯

益始掌火而底績而 宋以火帝興于火墟天之

報施豈不昭昭可推而𩔖也哉且夫積功以凝命

而創業因物以胙土由土以建號樂以反𥘉禮不

忘其本是故作于原廟建之别都三聖鼎列大厦

以居以荅景貺以昭成功俾子孫知厥所由億兆

仰德而不窮也厥後烈風雲雨電雷震曜儆戒于

下濫炎流燒天子𪫟于大異反已正德伏念七年

乃其有得曰天以德訓予而以威震予依類託諭

予敢不信夫政不變不足以日新禮不修不足以

化民天之示人若曰政禮之敝雖祖宗之爲猶當

勿憚乎改更於是詔三事飭九卿和布于舊載損

載益以荅天誡以舉聖職夫旣天行而日白矣乃

復閟宫奬夫神𠂻三后在天對越上穹經之營之

不日成之閎偉竒麗所以使宫寢之勿踰也清閑

窅密鬼神之所都也絜百圍而置楹𠔃度千仞以

架棟擇一木於萬章𠔃顧餘羡者猶衆般倕獿人

之儔獻巧而林立𠔃莫不心競而賈用亘長廊其

如城𠔃闢重門其似洞欒拱粲其如星𠔃侏儒屹

其承重如翬斯飛如鳥斯革𠔃誠可慓其將動闔

隂房之宻靜𠔃雖六月其必寒闢陽榮之敞麗𠔃

蓋中夜而已旦渉廣除而徑上𠔃毎百尺而一級

歷青珉之瑩滑𠔃曽不得而側立顧風雨之在下

𠔃足以避夫燥濕良非人力之所爲𠔃冝鬼神之

攸集於是使夫設色之工後素之巧想像形容圖

寫必効夫其龍顔日角天質之顒昂𠔃臣乃今知

眞人之異表於是駕鑾輅登玉蚪千乗萬𮪍雲動

而景附𠔃想平生之豫㳺旂常繽紛以赩翕𠔃鍾

皷軒轟簫管發而啁啾雜魚龍之竒技𠔃蜿蜒曼

延於道周百神紛而並迎𠔃出閶闔而御夫龍舟

爾乃川后靜波屏翳息風舳艫相衘若複道之延

屬𠔃亘千里而相通百工備官而夙設𠔃棹夫讙

呼而奏功惟𠮷行之五十𠔃餘日力而靡窮旣届

旣止威儀若𥘉以幸夫壽宮乃即前楹以脩祀事

威神如在望之可畏殫金玉以備用罄飛潜以薦

味帷帳筦簟之安肆几杖筆研之儲偫靡一物之

蓋闕𠔃所以廣孝思而盡心志守臣侍祠罔不肹

飭旣事而旋閟而莫覿列仙之儒偓佺之倫迎神

頌祗於其側若夫祝融重𥠖相土閼伯固已喜動

乎魄情見乎色護清蹕而睎盛德也巍巍大哉不

可得而記已且夫天命之不忘人生之大寳也祖

宗之有繼子孫之勿替也兹聖王所以繼統垂業

超商邁周䘏嗣錫羡貽厥孫謀使萬有千歳得以

晞風而承流也遂作頌曰崇崇商丘大火主𠔃曰

宋之興道是配𠔃建邦設都以有九土𠔃有皇上

帝明德輔𠔃伯益之功邈不可忘𠔃 三聖承承

有烈光𠔃奕奕寢廟神翶翶𠔃胥于萬年尚無疆

𠔃

    秋懷賦       劉  攽

丗量力以爲智𠔃孰不自師其成心不強短以彼

修𠔃亦各濟其所任蓋周任之明清𠔃予甞服於

德音羌專直其似愚𠔃遂底滯而廢沈惟古人有

不遇𠔃亦奚慨於斯今昔旣冠而從仕𠔃冀陳力

而帥職何日月之不淹𠔃亹亹至乎不惑丗與我

其異𠂻𠔃増余懷之黙黙數廢日而陪參𠔃願自

竭而安得將奔走而及事𠔃愧𥘉心而變色譬游者

之無術𠔃念愈躁而逾沒荷衆賢之并容𠔃曽介

善之不遺辱興廉之未舉𠔃遂以造夫攸司君之

門不可以徑入𠔃旣待詔而歷時唯𥚹心之狷狹

𠔃樂縄墨其自持誠詭遇其有𫉬𠔃雖得獸而恥

之信天命之有在𠔃非智勇其孰勿疑時旣秋而

凉風𠔃草木落而變衰皎月麗於西廂𠔃蟋蟀迅

而鳴悲閱四序之代謝𠔃旣逝者之如斯悼我心

之弗獲𠔃起惆悵而稱詩  皇朝文鑑卷第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