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文鑑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十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四十 皇朝文鑑 卷第四十一
宋 呂祖謙 編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四十二

皇朝文鑑卷第四十一

 奏䟽

   雍熙三年請班師    趙  普

   論彗星        趙  普

   論軍國機要朝廷大體  田  錫

   論邊事        田  錫

   諌北征        張  齊賢

    雍熙三年請班師   趙  普

伏覩今春岀師將以收復幽薊屢聞克捷深快輿

情然晦朔荐更已及初夏尚稽克復屬在炎蒸飛

輓甚煩戰鬬未息王師漸老吾民亦疲夙夜思之

頗增疑慮伏況 陛下英謀電斷洪化神馳自前

懷徠閩浙混一諸夏大振英聲十年之間遂臻康

濟蠢兹偅鬻誠非我敵蓋以本無禮義復處窮荒

遷徙鳥舉難得而制自古聖王置之度外恣其隨

逐水草實以禽獸畜之伏料聖明何足介意竊慮

邪謟之軰蒙蔽睿聰致興不急之師頗涉無名之

舉臣嘗披載籍頗識前言竊見漢武帝時主父偃

徐樂嚴安所上書及唐相姚元崇獻明皇十事忠

言至論可舉而行伏望萬機之餘一賜觀覽其失

不逺雖悔何追臣竊念大發驍雄徃殲兇醜百餘

萬之生聚飛輓而供數十州之土田耕桑半失兹

所謂以明珠而彈雀因鼷䑕而發機所失者多所

得者少況得少之中旣難爲益失多之外復有他

虞又聞戰者危事難保其萬全兵者凶器深戒于

不戢所繫甚大不可不思臣又聞上聖之人不凝

滯於物事無固必理貴變通前書有兵乆生變之

言此可以深慮也苟更圖淹緩轉失機宜旬朔之

間便涉秋序臣又慮内地先困邊境早涼虜則弓

勁馬肥我則人疲師老恐于此際或誤指縱臣方

冒寵以守藩獨獻言而阻衆蓋以暮景殘光所餘

無幾酬恩報國正在此時伏望速詔班師無容翫

冦臣復有萬全之䇿願達四聦之聽唯 陛下精

調御膳保養聖躬惠綏疲羸使之冨庶自然邊烽

不警外户不扄率土歸仁四夷慕化殊方異俗相

率來庭蠢彼契丹獨將焉徃又何必勞民動衆賣犢

買刀有道之事易行無爲之功最大如斯吊伐是

爲萬全臣又思之 陛下非次興兵亦恐出于偏

聽貪功之輩專務傾邪意爲身謀豈思大計但欺

君而是念實害政以自居事成則獲利于身未成

則貽憂于國苟至于此爲之柰何昨來縁取幽州

未審誰畫其䇿虚實之效悉已彰明望推其人寘

之刑典庶昭聖德以厭羣情俾姦僞之心于兹知

懼忠良同德皆務竭誠臣欲露肺肝先寒毛髮遲

疑數日未敢措辭又念徃哲垂終尚聞屍諌微臣

未死安敢面諛然知逆耳之言非是安身之計其

如位髙禄厚才薄命輕将酬國士之心豈比衆人

之報投荒棄市甘俟于顯誅竊寵偸安不寧于方

寸惟期至聖曲照愚衷

    論彗星       趙  普

臣伏覩御批劄子云所爲妖星謪見引證古今莫

知所措自旦及暮莫敢遑寧臣等伏捧眞蹤同承

聖旨兢惶戰懼各不勝任其間老臣最負深過三

十年之重任但愧叨塵一千載之明君将何輔弼

忝列三台之首慙無一日之長自知政術踈遺寧

免妖星謫見被苦者無由披訴偷安者不敢指陳

雖衆議以明知柰皇情而莫惻隱蔽之咎惟臣最

多甘俟嚴誅仰期待罪今則人心頗鬱上象自差

起狂夫思亂之謀生醜虜犯邊之計天時人事不

比尋常唯有今年倍須保護伏審 陛下初知妖

異親諭德音便欲遍與恩澤優加賞賜旣發一言

之善須增百福之祥令由惠物之心必有變灾之

望纔經旬朔似有攺移竊聞司天臺内妄陳邪佞

之言深惑聖明之聽惟云妖異合滅契丹臣竊慮

俱是謟諛未明眞僞乞加詢問須見實情乞問司

天臺内所有前件奏未委按何經典臣今將所按

經典逐件進呈伏望 陛下親賜看詳便知可否

臣聞五星二十八宿與五嶽四瀆皆在中國不在

四夷而又尚書堯典云萬方有罪罪在朕躬豈可

契丹封疆不屬萬方之數臣今老邁豈㑹隂陽惟

將正理參詳以前書證驗三墳五典必可依憑今

録到故事五件謹分析如後一按漢書天文志及

諸書云嵗星辰見東方行疾則不見不見則變爲

妖星石氏云攙搶爲天棓又曰彗星所爲掃也

其本類星其末類彗也小者數寸長或竟天彗狀

如箕亦爲孛孛然如粉絮形狀雖異其殃一也皆

是逆亂凶悖非常惡氣之所生也見則爲兵爲患

除舊布新之狀不有大亂必有大兵天下合謀暗

閉不明破軍流血死人如麻哭聲遍天下干戈並

出四夷來侵餘災不盡下爲水旱飢疾凶惡之事

不可具載又云凡關天象變異下方必有災殃如

人臟腑有疾亦先形于面色象不虚發惟聖德可

以消除一按左傳云齊有彗星只出齊之分野諸國不見齊侯

使禳之禳以術禳除之晏子曰無益也祗取誣焉誣欺

道不謟謟疑不二其命若之何且天之有彗以除

穢也君無穢也又何穰焉若德之穢禳之無益也

詩云惟此文王小心翼翼昭事上帝聿懷多福厥

德不回以受方國詩大義翼翼共也聿述也回違也言文王德不違天人故四方

之國歸徃焉君無違德方國将至何患于彗詩曰我無

所監夏后及商用亂之故民卒流亡逸詩也追監夏商之亡皆

以亂若德回政亂民将流亡祝史之爲無能補也

說乃止其後齊國果有田氏簒奪之禍國有穢惡彗星

不可禳也唯有聖德可以穰也一桉晉書天文志魏文帝黄初六

年五月壬戌熒惑入太白一桉蜀記魏明帝問黄

權曰天下三分鼎立何地爲正對曰當驗天文即

可知也徃昔熒惑守心而文帝崩矣吳蜀無事此

其驗也時魏文帝居中國蜀先主居西川一桉梁書武帝大通元

年熒惑犯南斗梁武帝跣足下殿走以猒之是年

後魏孝明帝崩武帝歎曰索虜亦應天道時後魏孝明帝

居中國梁武帝居江南一按唐書云髙宗緫章元年四月有

彗星見于五車上避正殿減常膳令内外五品以

上各上封事極言得失許敬宗上言星雖孛而光

芒小此非國眚不足上勞聖慮請御正殿復常膳

髙宗不從敬宗又曰星孛而東北王師問罪此髙

麗将滅之徵上曰我爲萬國之主豈得推過于小

蕃哉二十日而星滅其許敬宗者本謟佞人也乃是希髙宗旨贊成廢王皇后

立武昭儀并殺長孫無忌者不正由道因此作宰相身死之後定謚爲謬右具如前今

檢尋故事聞達宸聦冀將師古之文聊證順情之

說伏況 陛下勤求理道獨出前王雖然彗星呈

妖自有皇天輔德臣所願者除舊布新之事專乞

陛下親行變災爲福之祥乃爲 陛下已有如此

則商髙宗之桑穀遂至中興周武王之資財須行

大賚伏望 陛下恭承天戒大慰物情明施曠蕩

之恩更保延長之祚蓋縁凡關世事否泰相逐𠋣

伏盈虚豈能常定 聖朝開國三十年國冨兵強

近古無比諸方僣僞並受驅除無一國不亡無一

人敢敵可謂鞭撻宇宙震懾華夷若非聖德神功

終恐兆民未泰戰爭勞役寧有了期雖 哲后修

仁本意固無于虧闕而羣生造業隨縁有近于感

招儻時運以相逢于聖賢而不免堯水湯旱乃是

明徵臣又竊聞 陛下自覩星文深勞帝念轉積

動天之德思覃及物之恩則知多難興王傳聞于徃

昔殷憂啓聖實見于當今可謂何福不生何災不

滅臣今誠懇思達冕旒仍須面具數呈不敢形于

翰墨伏恨言詞蹇澁氣力衰羸步履猶難未任拜

跪自從發動多有風涎如或一息不來便憂一詞

難措以兹情抱實有感傷乞于閑暇之時伏望略

賜宣喚貴将微細皆具奏聞兼縁臣乆負過𠎝因

此合專陳首伏以臣謬將鄙拙虚受恩榮旣不能

致主安民又不能除姧殄冦叨據秉鈞之任忽招

如彗之妖方抱恥于朝廷實難安于禄位伏況前

代每逢災變必先𠕋免三公今遇盛時乞行嚴憲

明加黜責用激忠良臣無任負愧懷悚戰懼兢惶

待罪之至

    論軍國機要朝廷大體 田  錫

臣伏念自忝諌垣今已周嵗無一言可禆時政無

一善上答君恩蓋以 陛下文明無事可諌朝廷

公共無事可言然尸禄曠官憂慙益切盡忠補過

夙夜寧忘今輙以軍國要機朝廷大體布在一䟽

上達四聦乞 陛下寛鈇龯之誅容微臣盡芻蕘

之見所謂冒萬死而不顧當可言而不疑又伏念

陛下登位已來未嘗罪一直言未嘗戮一敢諌天

慈寛𥙿睿鑒昭彰雖前王好諌之心未如 陛下

諌官敢言之節不及古人不惟負 陛下超擢之

恩抑亦虧臣子公忠之道何以安一膳之飽何以

安一裘之温胡顔立侍從之班無藝帶清華之職

碌碌隨衆遑遑惜身不如馬之代勞不及犬之吠

盗臣所以奮發之志思有所伸激切之詞不敢自

隱伏乞 陛下察而恕之又望 陛下容而用之

臣所言軍國要機者一朝廷大體者四今爲 陛

下引喻而言之臣聞古先聖人牢寵天下弛張睿

略舒卷人心使萬人之心如一心四海之意如一

意其若馭馬又如鑄金善馭者使之馳則馳使之

止則止善鑄者使之圎則圎使之方則方苟失其

機又失其時則萬人不一心四海不一意亦猶不善馭馬

不善鑄金使之馳而不馳使之止而不止使之圎而不

圎使之方而不方若是則危與亂雖未萌而不得不

憂機與時雖未失而不得不懼故古人云居安思危又曰

理不忘亂臣每念有唐之末天下分離中原土疆

不過千里自 先帝恢張皇業開闢天下平吳取

蜀易如破竹唯河東遺孽終不能平洎 陛下一

舉取之功名光大世宗 先帝所不及也然自河

東破後聖駕迴旋諸軍之心皆望賞賜四海之内

亦俟霈恩豈謂 陛下未覃賞捷之恩未行䇿勲

之禮經今二載所謂踰時今北方之戎不來朝貢

幽州孤壘未復封疆臣以國家兵甲之強朝廷物

力之盛滅戎人甚易取幽州不難然自古制御番

戎但在示之以威德示之以威者不窮兵黷武不

勞人費財示之以德者比之如犬羊容之若天地

或來朝貢亦不阻其歸懷或背驩盟亦不怒其侵

叛臣伏慮 陛下以幽州未取戎賊未平一旦又

來擾邊萬乗復思再駕欲快聖意欲展睿謀雖舉

必成功動無遺筭然臣請 陛下或展郊禋之禮

或行封禪之儀因此賞河東之功因此示䇿勲之

信人心懈怠者復恱軍功勞苦者終酬帝澤滂沱

物情通泰所謂 陛下駕馭其意鎔鑄其心使之

馳則馳使之止則止使之圎則圎使之方則方苟

不以威信鑄其心恩惠馭其意臣恐使之馳則止

使之圎則方當是時 陛下必念臣今日之言

陛下必思臣今日之諌也此謂軍國之機一也又

念交州未下戰士無功春秋謂師老費財兵書曰

鈍兵挫鋭臣聞聖人不務廣於邊鄙唯務廣於德

業武有七德 陛下何不廣之天生四夷 陛下

何須取之必若聖德日新皇風日逺逺夷自然入

貢外域自然來降苟不來降又不入貢彼國自有

災癘彼人自罹凶荒尚書曰惟德動天又曰四夷

來王周易曰聖人先天而天弗違天且弗違況四

夷乎臣嘗讀韓詩外傳言成王之時越裳來貢九

驛而至周公問其所來其人曰天無迅風疾雨海

不揚波三年矣意者中國殆有聖人合徃朝之昔

太宗征遼魏徵苦諌及貞觀太平之後天下州郡

三百有六十羈縻之州有八百屯田置戍悉在外

荒豈是一一加兵然後方來内附今 陛下取交

州何速況大國取交州何用交州謂之瘴海去者

不習土風兵在彼中留滯頗乆願 陛下且罷斯

役暫息南征交州未平不足損 陛下功業交州

旣得不足光 陛下威聲臣但以師老費財爲可

圖鈍兵挫銳爲可惜蓋征討之役費用非輕皆生

民苦力之財悉諸國所供之賦乞 陛下惜輕費

之用望 陛下念征戍之勞此謂朝廷之大體一

也臣嘗讀六典左右拾遺補闕掌供奉諷諌凡發

令舉事有不便於時不合於道者小則上封大則

廷諌臣又讀唐書見給事中得以封駮詔書封謂

封還詔書而不行駮謂駮正詔書之所失又起居

郎起居舍人得在天階之下備書王者之言今來

諌官寂無聲采設使詔書有所失審制敕而不可

行給事中不敢封還而不行不敢駮正其所失給

諌旣不敢違上旨遺補又不敢貢直言其次起居

郎起居舍人不得立軒陛之間不得紀言動之事

使聖朝好事或有所遺而不聞致 陛下德音或

有不知而不録加之御史不敢彈奏左右丞今尚

闕貟又中書舍人是 陛下近臣司 陛下誥命

臣毎於起居日但見其隨班而進拜舞而迴未嘗

見 陛下召之與言未嘗聞 陛下訪之以事臣

慮其各有所見欲待問而方言各有所陳欲因便

而方奏伏乞 陛下或詢訪以事或宣召與言冀

各盡其誠心兼得觀其器業又今三館之中雖有

集賢院書籍而無集賢院職官雖有祕書省職官

而無祕書省圖籍臣伏讀去年九月十一日所降

制敕條貫百官仍於朝堂習儀及委憲司申舉此

則 陛下思復古道大振朝綱臣唯見所習者儀

未見所舉者職如職業各舉則威儀自嚴君有君

之威儀臣有臣之禮法何患百官不整肅何患庶

政不允釐臣乞今後給事中得以封駮詔書起居

郎得以紀録言動御史得以彈奏諌官得以抗言

左右丞得以糾轄臺司中書舍人得以祗應顧問

中書舍人得備顧問則皇猷日新左右丞得轄臺

司則風憲益整諌官抗言則 陛下聞所未聞知

所未知御史彈奏則百僚震悚一人尊嚴起居郎

得在左右則盛時無遺國史大備給事中得以封

駮則詔勑無誤出政事無錯行此則朝廷之大體

二也今天下一家海内萬里四方所湊輦下駢闐

萬貨所歸京師冨盛軍營馬監無不髙嚴佛寺道

宮悉皆壯麗 陛下又新西苑復廣御池池若漢

之昆明苑若周之靈囿足以爲 陛下宴遊之所

足以見聖朝宏大之規唯尚書省是前代所營公

署低隘南宫二十四司不在其間六尚書無本㕔

諸郎官無𪠘宇至於九寺三監𭔃在内前廊下加

禮部無貢院試處非省垣毎年考試舉人權就武

成王廟非太平職司之制度非清朝文物之規儀

乞 陛下俟西苑畢功御池罷役重新省寺用列

職官此則朝廷之大體三也臣又毎於行路之次

見有羈錮之囚荷以鐵枷不覺自駭不知其人所

犯何罪又不知其囚復是何人臣謹桉刑統準獄

官令枷杻各有短長鉗鏁各有輕重制度尺寸並

載刑書未見以鐵爲枷者也凡今州縣欲笞一小

罪縶一輕囚必詳格文盡依典法奉國家所頒之

律遵法寺所定之科以鐵爲枷事出法外伏乞

陛下釐革此法免傷皇風昔唐太宗因看明堂圖

見人五臟皆系於背聖慈惻隱於是免人徒刑況

太平之時将刑措而不用至仁之主宜欽恤以居

先此則朝廷之大體四也臣所言者要機乞 陛

下審而察之所舉者大體乞 陛下採而用之臣

不任感恩思報激切屏營之至拜手頓首謹言

    論邊事       田  錫

臣聞動靜之機不可妄舉安危之理不可輕言利

害相生變易不定用捨無惑思慮必精夫動靜之

機不可妄舉者動謂用兵靜謂持重應動而靜則

養冦以生姦應靜而動則失時以敗事動靜中節

乃得其宜今北鄙繹騷蓋亦有以居邊任者規羊

馬細利爲捷矜捕斬小勝爲功賈怨結仇乗秋致

冦召戎起舋職此之由伏願申飭將帥審固封守

勿尚小功許通互市素獲蕃口撫而還之如此不

出五載河朔之民得務三農之業亭障之地可積

十年之儲前嵗俶擾邊陲親迂革輅今兹張皇聲

勢頗動人心若玁狁來侵六龍夙駕戎羯旣退萬

乗方歸是皆失我機先落其術内所以五月兵不

得分屯農時人不得務斂勞頓斁耗可勝言乎軍

國大端固當愼始戎族未亂未煩強圖狄勢未衰

何勞力取待其亂而取之則克乗其衰而兵之則

降旣心服而志歸則力省而功倍自古貪利荐食

不獨匈奴邀功起戎亦自邊將當鑒前軌以恢永

圖昔漢安帝時東夷犯境連年不息漢頗患之其

主云亡其子繼立漢乃命使弔之東夷感恱還漢

生口一隅晏然至於南蠻亦嘗畔渙始由邊吏增

賦乗怨爲冦光武時西戎犯邊班彪請置護羌校

尉通其貨之有無治其人之冤枉塞垣遂安誠願

考古道務逺圖示綏懷萬國之心用駕馭四夷之

䇿事戒輙發理在深謀臣又謂安危之理不可輕

言者國家務大體求至理則安舍近謀逺勞而無

功則危爲君有常道爲臣有常職是務大體也上

不拒諌下不隱情是求至理也帝王之道忌萌欲

心漢武帝躬秉武節遂登單于之臺唐太宗手結

雨衣徃伐遼東之國率義動之衆徇無厭之求輸

常賦之財奉不急之役是捨近謀逺也沙漠窮荒

得之無用夷狄遺種殺之更生是勞而無功也位

下秩卑敢言者少言而見聽則進而無疑言而不

從則退而懼罪臣又謂利害相生變易不定者兵

書曰不能盡知用兵之害者則不能盡知用兵之

利蓋事有可進而退則害成之事至焉可退而進

則利用之事去焉可速而緩則利必從之而失可

誅而赦則姦宄之心或有時而生害可赦而誅則

忠勇之人或無心而利國可賞而罰則有以害勤

勞之功可罰而賞則有以利僣踰之幸能審利害

則爲聦明以天下之耳聽之則聦以天下之目視

之則明故書曰明四目達四聦惟此聦明在無壅

塞盡去相蒙之弊仍恊知幾之神臣又謂取捨不

可以有惑故曰孟賁之狐疑不如童子之必至思

慮不可以不精故曰差若毫釐繆以千里自國家

圖燕以來連兵未解財用不得不耗人臣不得不

憂恢復弔伐之名雖建洪業可否禍福之實宜留

聖心願 陛下精其思慮決其取捨無使曠日持

乆窮兵極武爲國大計不得不然

    諌北征       張  齊賢

方今海内一家朝野無事關聖慮者豈不以河東

新平屯兵尚衆幽燕未下輦運爲勞以生靈爲念

乎臣每料之此不足慮也自河東初降臣即權知

忻州捕得契丹納米專典皆自山後轉般以援河

東以臣料契丹能自備軍食則於太原非不盡力

然爲我有者蓋力不足也河東初平人心未固嵐

憲忻代未有軍寨入冦則田收頓失擾邊則守備

可虞而反保境偷生畏威自固及國家守要害增

壁壘左控右扼疆事甚嚴恩信已行民心已定乃

於鴈門陽武谷來爭小利此則戎狄之智力可料

而知也聖人舉事動在萬全百戰百勝不若不戰

而勝若重之謹之則戎虜不足吞燕薊不足取自

古疆埸之難非盡由戎狄亦多邊吏擾而致之若

縁邊諸寨撫御得人但使峻壘深溝畜力養銳以

逸自處寧我致人此李牧所以稱良将於趙用此

術也所謂擇卒未如擇將任力不及任人如是則

邊鄙寧邊鄙寧則輦運減輦運減則河北之民獲

休息矣民獲休息則田業增而蠶織廣務農積穀

以實邊用且戎狄之心固亦擇利避害安肯投諸

死地而爲冦哉臣又聞家六合者以天下爲心豈

止乎爭尺寸之事角夷狄之勢而已是故聖人先

本而後末安内以養外人民本也夷狄末也中夏

内也夷狄外也是知五帝三王未有不先根本者

也堯舜之道無它焉廣推恩於天下之民爾推恩

者何在乎安而利之民旣安利則戎狄斂衽而至

矣 陛下愛民利天下之心眞堯舜也臣所慮羣

臣所聞多以纖微之利尅下之術侵苦窮民以爲

功能者彼爲此效相習已乆至于生民疾苦見之

如不見聞之如不聞斂怨速尤無大于此伏望謹

擇通儒分路採訪兩浙江南荆湖西川河東有僞

命日賦斂苛重者攺而正之因而利之使賦税課

利通濟可以經乆而行爲聖朝定法除去舊弊天

下諸州有不便于民事委長吏聞奏如敢循常不

以聞白當嚴加典憲使天下耳目皆知

陛下之心戴

陛下之惠此以德懐逺以惠利民則幽燕竊地之

醜沙漠偷生之虜擒之與屈膝在術内爾





皇朝文鑑卷第四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