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通典 (四庫全書本)/卷04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四十 皇朝通典 巻四十一 卷四十二

  欽定四庫全書
  皇朝通典巻四十一
  禮吉一
  等謹按杜佑通典首載歴代沿革禮於前次為開元禮纂於後誠以經制文章與儀節度數並相輔以行也欽惟我
  
  列聖相承重熙累洽規模隆盛載在册府垂法萬世有大清會典則例以詳其制度有
  皇朝禮器圖式以著其形模悉經
  睿裁訂定損益折衷至為賅備至於儀文秩序條理燦
  然則
  大清通禮一書準彛章而垂定式並非前代禮書所能
  及其萬一焉謹考
  典文次第纂紀為
  皇朝禮典二十二卷凡五禮序次條目於杜典並有更定增刪各於本門加案聲明其儀注悉以通禮為準云
  
  天
  等謹按杜典郊天一門凡冬至大祀孟春祈穀並入焉今考漢代以後祈穀禮多不行而正月之祀且與冬至相混二祭不分相沿已乆
  本朝郊
  天之禮冬至
  圜丘孟春
  祈穀鉅典並修敬勤之義斯為至矣伏惟
  列聖事
  天之誠迥超前代凡
  郊壇大禮嵗皆
  親詣具著典策我
  皇上精䖍昭格膺
  鴻眷而集
  繁釐自
  臨御以來無嵗不
  躬親祀事珥筆之臣有紀纂所不能盡者兹篇於冬至
  南郊孟春
  祈穀敬詳
  肇舉之隆儀以及增修之懋制兼稽
  列聖升配舊典悉為恭載如左
  天命元年貝勒以下諸臣奉上
  太祖髙皇帝尊號立國建元行焚香告
  天禮
  天聰十年王貝勒以下諸臣奉上
  太宗文皇帝尊號是年始建
  圜丘于
  盛京徳盛門外制九成周圍一百十丈南門三東西北門各一
  太宗率王貝勒以下文武羣臣齋戒三日於四月乙酉以
  太牢
  親祀
  南郊建國號曰大清改元崇徳是為
  本朝祀
  天於郊之始舊例以生太牢祭告即以祭肉分給衆官太宗諭曰古帝王當未知火食之前即行祭天之禮是以用生牢致享後世特踵而行之未之有易耳况以恭祀
  上天之胙分給衆官令各於其家享之是反汚䙝也可熟而薦之祭畢即於
  上帝神位前分享乃為潔誠於是定制祭
  天用太牢熟薦十一月乙丑冬至大祀
  天於
  圜丘時將征朝鮮並告出征是為冬至大祀
  圜丘之始七年冬至以
  駐蹕納蘭遣官恭代齋戒如禮停止行獵
  順治元年十月乙卯朔
  世祖章皇帝定鼎燕京
  親祀
  南郊告祭
  
  地即皇帝位是年定制毎嵗冬至大祀
  天於
  圜丘以
  大明
  夜明
  星辰
  雲雨風雷為四從壇配享又定制毎年正月上辛日祭
  上帝於
  大享殿祈穀禮儀與冬至大祀同惟不設
  從壇神位不燔柴
  圜丘在正陽門外南郊形圓象天南向三成内壝形圓周百有六丈四尺門四外壝形方周二百十丈一尺門四壝北門後為
  皇穹宇南向形圓左右廡各五間圍垣形圓周五十六丈六尺八寸南向門三壝外圍垣門四東曰泰元南曰昭亨西曰廣利北曰成貞門北為
  祈穀壇形圓南向三成上建
  大享殿今改為 祈年殿 制圓左右廡各九間内壝周百九十
  丈七尺二寸門四北門後為
  皇乾殿殿五間壝外圍垣門四南接成貞門内外圍垣二重内垣周千二百八十六丈一尺五寸外垣周千九百八十七丈五尺西向門二南北並列南入
  圜丘北入
  祈穀壇十一月丁未冬至大祀
  天於
  圜丘
  親詣行禮二年十月定
  郊祀齋戒及設玉帛祝文香亭儀注三年四月設守視天壇
  地壇
  社稷壇官員四年三月禮部奏言
  國初定制祀
  南北郊及
  社稷壇向例俱用生牢今應如舊惟
  南郊以胙牛一進
  上得
  㫖照舊例如朕親祀則照例進胙牛遣官則止五年十一
  月戊辰冬至大祀
  天於
  圜丘奉
  太祖髙皇帝配享八年三月定祭祀齋戒例四月定諸王
  羣臣陪祭扈從及送
  駕接
  駕儀注六月定制凡祀
  圜丘
  方澤先期三日遣公侯伯一人眂牲前二日遣禮部堂官
  省牲十三年七月禮部奉
  諭㫖致祭
  
  地不可不䖍嗣後凡祭
  圜丘
  方澤朕於五鼓出宫爾部先期一日奏聞十四年正月辛
  亥祈穀於
  上帝奉
  太祖高皇帝配享二月
  諭禮部
  南郊祀
  天理宜嚴重祀前一日朕親宿齋宫祀前五日朕親詣眂牲如遣官恭代亦著詣壇齋宿眂牲是年以後眂牲之禮前期五日遣官恭代為常三月禮部奉
  諭㫖禮莫重於祀
  天孝莫大於尊
  親朕纘承鴻緒恪修典禮毎嵗
  郊祀皆奉
  太祖髙皇帝配享今思
  太祖受命
  上天肇興帝業
  太宗繼志述事丕振皇猷功徳並隆咸宜崇祀以後冬至祈穀祭
  天俱奉
  太宗同
  太祖配享夏至祭
  地亦奉
  太祖
  太宗配享著為定制部臣議奏肇行配享大典攸闗現今
  夏至在邇冬至尚遥若先
  方澤而後
  圜丘於序少紊若俟冬至
  太宗配
  天之後明嵗舉行
  方澤配享禮為期太逺應不俟冬至夏至即恭製太祖
  太宗神牌擇吉先行
  太宗配享
  圜丘
  祈穀壇之禮隨行
  太祖
  太宗配享
  方澤之禮奏上悉如所議至日
  親詣行禮恭奉
  太宗文皇帝神位配享十七年二月
  諭禮部帝王奉
  天子民禮隆禋祀享
  帝大典所闗尤重必儀物克備乃足昭對越之誠向來郊祀惟冬至用燔柴禮
  祈穀壇未經舉行雖祀典原有等差而同為祀
  上帝典禮不宜有異嗣後
  祈穀亦行燔柴禮四月己酉合祀
  
  地
  百神於
  大享殿先是二月
  諭禮部帝王父
  天母
  地禋祀大典務求至當朕稽考舊章洪武初原係孟春合祭南郊至嘉靖年間始定分祭冬至祀
  圜丘夏至祭
  方澤春分朝
  日秋分夕
  月而合祭之禮遂止朕思合祭之禮原以畢萃神祇普薦馨香不宜竟廢今欲祗申昭事之誠毎年孟春合祭
  
  地
  
  月及諸神於
  大享殿但禮關重大爾部詳議以聞部臣議合祀事宜奏
  上奉
  諭㫖合祭典禮已定於孟春舉行今雖時序已過大典肇修理應本年即舉爾部擇期速議又
  諭孟春祈穀向例於
  大享殿今
  大享殿合祭以後祈穀禮於
  圜丘舉行謹按是年之後合祀旋罷   祈穀禮仍於   大享殿舉行十八年正月
  己未
  聖祖仁皇帝登極遣官告祭
  昊天上帝㝷以諸臣詳議祀典請罷禁中
  上帝壇及
  大享殿合祀從之十一月丙子冬至
  聖祖仁皇帝大祀
  天於
  圜丘
  親詣行禮
  康熙六年十一月
  諭朕惟自古帝王建極綏猷保民圖治莫不以懋昭先徳祗盡孝誠為務朕纘承丕基躬親庶政恭惟
  世祖章皇帝功徳兼隆當崇配享是用上稽前典下協輿情謹告
  
  地
  
  社率諸王貝勒文武羣臣於康熙六年十一月七日丁
  未冬至大祀
  天於
  圜丘恭奉
  世祖章皇帝配享祀日
  聖祖仁皇帝親詣行禮是月丙辰即舉行配享
  方澤禮九年正月辛丑祈穀於
  上帝奉
  世祖章皇帝配享十二年八月禮部奉
  諭㫖議奏歴代致祭時辰俱未畫一詳定請照
  太宗文皇帝時
  壇
  廟用黎明
  夕月壇用酉時又言歴代致齋俱於别殿今凡遇祭祀
  皇上應於别殿齋戒從之二十五年十二月禮臣議請大祀陪祀官員不照加級止論職掌有失儀者監察御史及禮部指名題㕘其他中祀亦如此例行疏上從之二十八年十二月
  諭祈穀祝文毎年皆用定式既為民祈求宜直抒情事去嵗直𨽻亢旱已經蠲免賑濟但三冬雨雪甚少朕心仍切焦勞此祝文該衙門將朕肫懇卹民之意切實撰擬進覽二十九年正月辛丑祈穀於
  上帝
  親詣行禮
  御製祝文曰臣纘承鴻業撫育烝黎惟貴粟重農先務是亟荷
  天之眷歴紀順成率土元元乆沾樂利頃者嵗行在已旱暵為憂畿甸之間阻饑尤甚臣覩災饉閔此窮簷宵旰省惟中情惶惕殫心賑救罔敢暇寜顧時閲三冬同雲鮮應側席減膳倍篤焦勞兹者候屆上辛田功肇始伏念
  天心仁愛必軫民力艱難茍非
  錫以豐穰何由共登康乂敢因祈嵗展竭悃誠兾昭事之精䖍荷
  穹蒼之鑒格謹率臣僚以玉帛牲醴粢盛庶品恭祀上帝仰祈
  右兹將享時若雨暘用觀百穀之登溥洽三農之慶尚饗四十六年十一月丁丑冬至大祀羣臣請遣官恭代弗許
  諭内大臣大學士九卿等
  郊祀大典諸臣以天時嚴寒請朕勿親詣行禮朕身體强健歩履安和毫不知倦若果稍有患苦即遣皇太子或大臣代行典禮何不可之有今身既無恙可欺妄乎况年齒漸增正欲乘未老之時躬親行禮耳四十八年正
  月辛巳祈穀於
  上帝
  御製祝文曰臣仰承
  眷命撫育萬方念切民生亟圖康乂兩年以來江浙地方遭罹水旱民失生業去嵗山東河南亦因被旱田禾歉收又去冬至今乾暵無雪臣雖抱病心切靡寧遡自順治二年以迄今日垂七十載承平日乆生齒既繁野無曠土縱當大穫之嵗猶慮民食不充倘或偶遇旱潦則臣雖竭力殫思蠲租散賑而窮鄉僻壤豈能保無轉於溝壑之人在臣憂國憂民之念即始終不渝而雨澤應期實惟
  上天仁愛愚民是賴兹者時屆上辛春耕將舉臣理應躬詣齋次祗修祀事但今幸荷
  天佑疾漸痊愈而肅將大禮尚未克勝身雖不能致齋而為萬民懇切禱祈之誠敢用攄布仰籲
  洪庥特命臣僚潔蠲敬戒䖍備玉帛牲醴粢盛庶品恭祀上帝伏兾
  昭鑒俾雨暘時若百穀用成三農宏濟尚饗五十年十一
  月戊戌冬至大祀羣臣以
  聖躬違和請遣官恭代報可㝷奉
  諭㫖朕躬安好如常必親祭方展誠心朕今年已六十行禮時兩旁人少為扶掖可也至日遂
  親詣行禮五十四年正月辛酉祈穀於
  上帝是年正月十日上辛尚未立春
  諭㫖以從前亦有用次辛下辛致祭者令諸臣議之乃以正月三十日下辛行禮十一月己未冬至大祀
  天於
  圜丘用
  御定雅樂詳見樂典五十七年十一月乙亥朔冬至大祀遣官
  恭代先是
  諭大學士等十一月冬至祀
  天明日即應齋戒朕因足乏力來至湯泉身雖在此瞻望郊壇不能釋懷爾等傳諭太常寺令將齋戒銅人照常送至乾清門朕在此照常齋戒其祭祀人員齋戒務令恭敬五十八年十一月庚辰冬至大祀
  天於
  圜丘命親王恭代仍
  親往瞻拜行禮先是
  諭大學士等敬
  天尊
  祖所闗重大年來因多病足痛不能親往遣大臣恭代今冬至齋戒之時朕足雖不得力潔誠之念有餘擬於祭祀之前升
  壇瞻仰省視俎豆量力跪拜退處幄次俟恭代親王行禮畢然後回宫此係創行之禮如漢大臣以從無此典引據書史為言朕年已老在位六十年矣豈易得此例乎
  諸臣覆奏
  聖體初愈天氣嚴寒請停
  親祭又奉
  諭㫖朕必親往前者偶未親祭王以下公以上俱不齋戒此次著照常齋戒隨朕前往不必隨朕行禮朕行禮時不必贊禮作樂俟拜畢至更衣幄次派出親王偕衆行禮禮畢朕乃回宫將朕親詣之處著書於祝文内六十
  一年十一月
  世宗憲皇帝登極冬至大祀遣大臣恭代行禮
  雍正元年正月辛卯祈穀於
  上帝
  世宗憲皇帝親詣行禮九月
  諭禮部自古祖功宗徳制在不祧饗帝饗親理應並舉報本之情罔極配
  天之典宜隆我
  皇考聖祖仁皇帝允宜崇祀
  郊壇克配
  上帝以後冬至祈穀祭
  天祗奉
  聖祖仁皇帝同
  太祖髙皇帝
  太宗文皇帝
  世祖章皇帝配享夏至祭
  地亦如
  南郊祈穀禮祗奉配享其詳議以聞十一月辛丑冬至大
  
  世宗憲皇帝親詣行禮恭奉
  聖祖仁皇帝配享二年正月辛巳祈穀於
  上帝奉
  聖祖仁皇帝配享七年正月
  詔嚴
  壇
  廟演禮之禁部臣議奏凡祭祀執事等官當在凝禧殿演禮如有特加祭典先期於神樂觀演習從之十二月奉
  諭㫖定例正月上辛日祈穀於
  上帝若上辛在初五日以前則於次辛行禮雍正三年五年俱以次辛祈穀仍舊章也但思元旦朝賀者朕躬之禮儀上辛祈穀者祀
  天之大典明年正月初二日上辛禮部請於十二日中辛行祈穀禮朕思以正月而論則十二日為中辛若以立春後而論則為下辛矣因朝賀筵燕而展祈穀之期朕心深有未安著於初二日上辛行禮先期照例敬謹齋戒停止朝賀筵燕嗣後若逢元旦上辛則於次辛祈穀如在初五日以前或值初七日
  世祖章皇帝忌辰著兩奏請㫖八年十一月冬至大祀前
  期奉
  諭朕自臨御以來毎值
  圜丘大祀必親詣行禮至誠至敬以展對越
  上帝之悃忱今年冬至之日恭遇
  皇考聖祖仁皇帝忌辰禮部太常寺引康熙三十九年及四十五年正月初七日祭
  祈穀壇恭遇
  世祖章皇帝忌辰遣官恭代之例奏稱今年
  郊祀之期應照此例遣官恭代朕為此五中輾轉今年不親行
  郊祀之禮於心甚為不安其如何得展朕心而又符合典則著大學士九卿敬謹妥議具奏大學士等奏言記稱君子之祭必身親莅之有不能親則使人攝可也周禮春官亦稱大祭祀若王不親則攝祀唐宋之制大祀與國忌同日者樂備而不作然議者謂饗神不可無樂未若攝祀之當乎禮也應仍遣官恭代以展明禋奏上從之十二年十二月奉
  諭㫖前太常寺奏請於雍正十三年正月初十日恭祭祈穀壇今順天府尹奏於雍正十三年正月十二日進春朕思祈穀乃新春典禮似不應在立春以前其定議以聞部臣請以次辛二十日行禮從之十三年九月皇上紹登大寳逾三月後羣臣以祀典上請奉諭㫖
  
  廟大祀朕不敢因一已孺慕之私情有缺
  
  祖禘嘗之鉅典所議朕詣行禮甚是但先期齋戒所以潔
  齊心志對越
  神明朕意齋戒之日即當素服冠綴纓緯其視祝版亦當
  照例用禮服以昭敬謹
  乾隆元年正月辛丑祈穀於
  上帝
  皇上親詣行禮十二月
  諭禮部仰惟
  皇考世宗憲皇帝徳並髙深恩覃海宇駿烈鴻功垂裕萬
  世允宜配享
  郊壇永崇禋祀朕思來年三月升祔
  太廟之後配享之禮理宜敬謹舉行第其時夏至伊邇冬至尚遥敬稽我朝舊制順治十四年三月
  世祖章皇帝恭奉
  太宗配享
  圜丘翌日配享
  方澤康煕六年十一月丁未時屆
  南郊
  聖祖仁皇帝恭奉
  世祖配享越十日配享
  方澤兩朝典制均係特行禮隆儀備燦垂史冊且稽之經𫝊成周郊祀后稷以配天宗祀文王於明堂以配上帝即月令所謂季秋大享帝也召誥三月丁巳用牲于郊釋者謂非常祀而祭天以告即位也又宋仁宗皇祐二年以大慶殿為明堂合祭天地三聖並侑一如南郊圜丘之儀則是古來因事郊祀之禮不必定在二至之時明矣我朝舊制盡孝盡誠與古符合來年
  世宗憲皇帝配
  天大禮宜遵照奉行於是禮部議奏上奉
  諭㫖爾部具奏
  皇考配享
  天壇儀注朕敬謹詳閲内稱配享時朕恭奉
  神牌陞壇奉安於東三青幄次並未議及祗見
  上帝之儀朕思升祔
  太廟時先行祗見
  列祖
  列后禮畢然後陞座今配享
  圜丘亦應先行祗見
  上帝禮然後陞座於理方協議政王大臣等遵
  㫖議奏增入祗見
  上帝儀夏至配享
  方澤祗見
  皇地祇俱遵此儀至上辛配享
  祈穀壇不必再行祗見禮疏入從之二年四月甲戌大祀天於
  圜丘奉
  世宗憲皇帝配享三年正月辛酉祈穀於
  上帝奉
  世宗憲皇帝配享四年正月初四日上辛
  祈穀之期以前三日齋戒時值元旦改用次辛於十四日
  
  祈穀禮七年十一月辛巳冬至大祀
  皇上親詣行禮前期奉
  諭朕惟
  郊壇祭祀必致誠敬以薦明禋歴來前期齋戒悉遵舊制
  住宿别殿今
  郊壇建有齋宫若於致祭之期親詣齋宫更為祗肅該部
  詳酌妥議具奏自是定制
  大祀前一日
  皇上親詣齋宿又是年始定乘輦之制舊例皆御禮輿至是禮臣議奏
  郊祀典禮最鉅是以歴代制度車輦儀仗備列尊崇所以肅明禋而重禮制也周禮祀天用玉輅晉宋以後並皆遵循無異唐宋參用大輦或乘輦自齊宫赴壇或祀畢御輦還宫雖儀節間有不同皆乘輦輅今
  親祀
  南郊前期詣
  齋宫請
  御玉輦為宜從之十一年正月以上辛在初四日照四
  年之例改用次辛日行
  祈穀禮十二年十一月丁未冬至大祀後六日奉諭㫖古天地大祀前期有百官受誓戒之禮周官冡宰祀五帝則掌百官之誓戒唐宋則掌以太尉或於尚書省或於朝堂明初誓於中書省後於闕門宣制嘉靖中則親御奉天殿百官朝服聽誓戒所以聳衆聽而致肅共儆怠玩典至重也國朝祀典太常寺先期行文出示葢本古人誓戒遺意而集衆宣示儀章未舉朕思八政祀居其首而大祀莫重於郊嗣後有事於
  圜丘
  方澤
  祈穀
  雩祭應於午門前宣誓戒陪祀之王公文武大臣官員朝服齊集跪聽行禮以明齋明嚴敬之義大學士㑹同該部稽古具儀以聞㝷具儀奏上行如儀十二月奉
  㫖議定
  郊壇大祀省視
  神位上香及省視牲器之禮㝷大學士等遵
  㫖議奏
  皇帝詣
  齋宫日詣
  皇穹宇
  皇乾殿
  皇祇室内上香次詣
  壇視
  壇位又次
  閲籩豆畢詣
  齋宫從之十三年正月奉
  諭㫖國家敬
  天尊
  祖禮備樂和品物具陳告豐告潔所以將誠敬昭典則也考之前古籩豆簠簋諸祭器或用金玉以示貴重或用陶匏以崇質素各有精義存乎其間歴代相承去古寖逺至明洪武時更定舊章祭品祭器悉遵古而祭器以甆代之惟存其名我朝
  
  廟陳設祭品亦用甆葢沿前明之舊
  皇考世宗憲皇帝時考按經典範銅為器頒之
  闕里俾為世守曾宣示羣臣穆然見古先遺則朕思
  
  廟祭品既遵用古名則祭器自應悉用古制一體更正以備隆儀著大學士㑹同該部稽核經圖審其名物度數制作欵式拆衷至當詳議繪圖以聞朕將親為審定敕所司敬謹製造用光禋祀稱朕意焉十月奉
  諭朕敬
  天尊
  祖寅承毖祀
  壇
  廟祭器聿既稽考古典親為釐定命所司準式敬造質文
  有章精潔告備自今嵗
  圜丘大祀為始灌獻陳列悉用新成祭器展䖍敬焉古者崇郊享則備法駕乘玉輅以稱鉅典國朝定制有大駕鹵簿行駕儀仗行幸儀仗其名㕘用宋明以來之舊而旗章麾葢視前倍簡今稍為增益更定大駕鹵簿為法駕鹵簿行駕儀仗為鑾駕鹵簿行幸儀仗為騎駕鹵簿合三者則為大駕鹵簿
  南郊用之
  方澤以下皆用法駕鹵簿五輅酌仿周官及唐宋遺制金
  玉象革各如其儀乘用亦自今嵗
  南郊始光昭羽衛用肅明禋諭所司知之十四年五月内
  閣奉
  諭㫖朕於
  兩郊大祀先御齋宫以齊一思慮聞之記曰齋者耳不聽樂孔子曰三日齋一日用之猶恐不敬二日伐鼓何居言不敢散其志也今齋宫宵漏下鳴畫角嚴鼓以為節雖異於宫懸合奏而吹角鼓鼜軍中之容豈所謂專致其精明者歟此葢相沿前明弊典未更後此嚴更鼓角不當用之齋次大學士其㑹同禮部定議以聞大學士等遵
  㫖議定嗣後
  齋宫吹角嚴鼓悉行停止以昭肅穆是月
  皇上以夏至大祀
  方澤詣
  齋宫齋宿
  命大學士等議修
  兩郊壇宇㝷遵
  㫖議奏及時興修疏上
  上命和親王海望王安國三和總理其事十五年正月諭和親王等
  圜丘壇上張幄次及陳祭品處過窄既議鼎新可將圜丘三層臺面仍九五之數量加展寛則執事者得以從容進退益昭誠敬至椶薦向係滿鋪則臺面可以不用琉璃著改用金甎益經乆矣王等奏上
  特命大學士等議奏大學士等奏言
  郊壇規制其意貴乎法古而數貴乎合宜謹案易大傳曰天數二十有五葢一三五七九皆竒屬陽而五為中數九為老陽是故洛書用五統竒大易用九䇿筮煌煌
  聖諭仍九五之數量加展寛至為精當查明時上成用五丈九寸當九五之數稍渉牽合而三成用十二丈則於竒義無取今據奏以古尺計度臺面上成徑九丈為取九數二成徑十五丈為取五數極為妥協惟三成徑十九丈雖亦為竒數然非由九而生謂為仍取九數未盡脗合擬請三成面徑用古尺二十一丈取三七之數上成為一九二成為三五三成為三七則天數一三五七九于此而全且合三成徑數共四十五丈於九五之數尤為脗合再考古尺制起黄鍾數協九九我
  聖祖仁皇帝審元音而定以作樂我
  皇上重
  郊壇而推以制禮義既法古而數更合宜應如所奏照依律吕正義所載古尺制度上成面徑九丈二成面徑十五丈惟三成面徑二十一丈確核今尺按數興修又查壇面甎塊原制上成圓面九重自一九遞加環砌以至九九其義甚精允宜仍舊至二成七重三成五重圍甎不拘未免參差臣等酌議壇面既加展寛二成三成擬合亦用九重遞加環砌二成自九十至一百六十二三成自一百七十一至二百四十三體制方為整齊再查金甎向例不過見方二尺餘今上成鋪面毎塊長濶至三尺五六寸誠難燒造應如所奏用艾葉青石敬謹成造俾保永逺堅固又前奉
  聖諭臺靣椶薦滿鋪是以改用金甎若欄板則係露明不便易用青石應請仍用琉璃成造至原奏稱瑠璃欄板毎塊長四尺五寸有餘難以燒造臣等伏思欄板扇數加多則尺寸自然減少擬請三成欄板共用三百六十扇應周天度數上成毎面十八扇四面計七十二扇毎扇之長得今尺二尺三寸餘二成毎面二十七扇四面計一百八扇毎扇之長得今尺二尺六寸餘三成毎面四十五扇四面計一百八十扇毎扇之長得今尺二尺二寸餘則扇數加多尺寸減少自然易於成造而毎成毎面亦皆與九數相合總計三百六十較之二百一十有六取義尤為明顯再查原奏三成徑數俱係古尺而所定中心圓面週圍㱘面及九重之長則皆係今尺至三成臺髙現今上成髙五尺七寸二成髙五尺二寸三成髙五尺並欄柱長濶髙厚踏垜寛深亦係今尺臣等逐項悉按古尺核算略為增減皆與九數相合如此則
  郊壇重典制崇法象數協乾元允足昭
  盛代之宏規垂萬年之鞏固矣謹繪圖列數恭呈御覽奏上允之嗣因琉璃欄板難以成造經總理上程大臣奏明易用青白石須彌座用旱白玉石為欄板柱子添安出水龍頭至十八年工竣十六年正月初三日上辛係在立春以前改用次辛日行
  祈穀禮九月總理工程和親王等奏臣等奉修
  兩郊壇宇伏見
  祈穀壇匾額舊書大享二字殿與門相同竊疑名義未協詳考明史紀載縁前明初建大祀殿合祀天地至嘉靖中定南北郊二至分祀罷大祀殿不用其後致仕揚州同知豐坊疏請復古明堂大享之制葢傅㑹孝經嚴父配天語以迎合大禮之議時明世宗已尊生父興獻王為皇帝因並議稱宗以配上帝明堂秋享即於大祀殿行之改大祀為大享此殿與門得名所自始也
  國朝既定
  南北郊祀奉
  祖宗升配爰舉祈穀之禮行禮之地即明之大享殿是以舊有題額襲用未改謹案大享之名見於禮記月令篇葢指季秋報祀而言與孟春祈穀異義仰惟
  皇上釐定典禮式煥
  郊壇理合仰請
  聖訓别薦嘉名庶於祭義協應
  上命大學士等議奏大學士等奏言
  祈穀壇額實起前明嘉靖中原取季秋享帝之説以崇興獻王已非成周明堂本制而殿宇告成以後毎嵗大享咸在元極寳殿隆慶初並罷元極享禮是即在前明時固已徒存虚名矣考祭法列叙禮神之處於祭天曰泰壇於祭地曰泰折於祭日曰王宫於祭月曰夜明雖郊壇不屋無事標題然循名足以見義未有不相應者宋儒朱子有言為壇而祭謂之天祭於屋下謂之帝天與帝其實一也隨地而異其名耳
  國朝孟春祈穀
  上帝因殿行事準諸朱子所論屋下祭帝義例正自相通敬稽禮部毎嵗恭進祝冊於冬書某日冬至大祀
  天於
  圜丘於春書某日祈穀典式備極昭著獨殿與門襲用大
  享名號實覺未協仰請
  皇上欽定嘉名俾昭
  盛典㝷奉
  諭㫖改曰祈年十九年三月大學士等奏午門外宣讀
  誓戒之禮令各衙門恭録
  敕諭製牌收貯毎遇
  兩郊大祀太常寺豫奏通行令於致齋日恭設堂中隨時仰瞻其宣讀之儀請停止從之二十三年正月以上辛在初四日仍照四年十一年之例改用次辛日行
  祈穀禮二十四年十一月庚戌冬至大祀
  天於
  圜丘是嵗西師告捷回部悉平時在冬至之前奉諭㫖殊勲克奏茂典應修
  
  廟告功宜申昭報時當長至朕方躬祀
  圜丘其敇所司敬舉受釐宣捷之忱載諸祝冊用申懇欵
  告祭
  太廟朕親行展事
  方澤
  社稷照例遣親王恭代二十九年十二月
  諭禮部前經該部請於正月初五日舉行祭辛典禮但初五日在立春以前為時尚早應俟立春後初辛舉行於義方協所有
  祈穀壇典禮於十五日舉行三十五年三月奉
  諭先期赴
  壇時
  神位前允宜躬親展謁其省視籩豆應按例專遣臣工莅
  視不必更行請㫖至赴
  壇所經道路向由
  昭亨門外降輦步入第步履遥逺當質明行事轉恐失儀嗣後應改由
  廣利門入於向時祭畢乘輦處降輦三十七年十一月
  丙寅冬至大祀詣
  齋宫以石街積雪鑾儀衛奏請暫仍舊例乘用禮轎從之先是奉
  諭朕御極以來夙夜孜孜惟以敬
  天報本為念毎屆
  郊壇大祀必躬親昭事用展悃誠三十七年於兹未敢稍
  懈向來詣
  壇行禮日由降輦進至拜位以迄薦獻禮成中間履蹈升降儀節最為繁重朕惟䖍恪以臨無有愆忽今自念春秋已逾六旬其於動容周旋差不能及前此之從容中節幸朕躬康彊如昔仍得祗循儀度經乆不渝第思敬意所持貴乎内外交養若精力過勞恐心志轉未能純一與其拘于行走末節弗克致其寅恭且或因此而憚於親詣何如酌損步陟繁文得專於升馨告備時肅將劼毖更足以嚴對越而抒誠愫乎自古帝王履帝位而臻壽考者載籍曾不多覯我朝景運遐昌化成熙洽上荷
  昊蒼鴻眷
  列祖貽庥朕周甲已逾勵勤未怠真可謂國家祥瑞之大者兹特降此㫖非敢自惜其勞惟期要之於乆從此更增年嵗當永矢此昭格之誠我世世子孫承庥衍慶即可奉此為法守且知朕六十嵗以前不憚經曲之繁六十嵗以後兾申専壹之敬初無二致也所有升降次數及降輦步行之逺近無闗大體諸儀節應如何酌定合宜之處著大學士㑹同各該衙門敬謹詳悉妥議具奏大學士等奏言
  郊祀前一日
  皇上先期莅
  齋宫乘步輦入自西天門由
  齋宫南
  御禮轎至神道西降輿步入琉璃左門詣
  皇穹宇上香禮成仍於降輿處
  御禮轎還
  齋宫其視
  壇位即令原遣視牲之親王恭代行禮祀日
  皇上自
  齋宫乘步輦行至神道西階下幄次相對處降輦升階由
  櫺星左門步入禮成仍於降輦處
  御禮轎還宫其行禮時
  皇上初升至二成拜位立贊引官奏陞
  
  皇上升階上香畢還至二成拜位行迎
  神禮典儀官唱奠玉帛
  皇上升階行奠玉帛禮還就讀祝位立以次進俎三獻及飲福受胙禮成仍還至二成拜位行謝
  福胙及送
  神禮並酌議
  祈穀前一日
  皇上乘輦入西天門於
  齋宫東
  御禮轎至西磚城左門間降輿步入琉璃左門詣
  皇乾殿上香其視
  壇位即令視牲之親王恭代祀日
  皇上自
  齋宫乘輦至東北甬道適中處
  御禮轎至南磚城門外神道西降輿由左門步入就幄
  次自
  祈年左門入行禮禮成仍於降輿處
  御禮轎還
  齋宫至酌減行禮升降儀節與
  圜丘儀同從之三十八年正月以上辛值元旦改用次辛
  於十一日行
  祈穀禮三十九年正月
  諭朕臨御以來恒以敬
  天報本為要不敢稍有怠惰凡
  壇廟大祀必親詣行禮自降輦以至禮成一切典禮必敬必誠四十年來未敢少有怠忽而一切禮儀宜盡之處靡不加增至三十七年朕年逾六旬始敕大學士及該部將降輦步行之逺近及升降之無闗鉅典者酌減一二葢欲稍減步履之小節蓄養精力期於大典益致恪恭亦因朕年逾六旬始如此酌量節減所以益矢誠敬也萬世子孫其敬識朕意於諸大祀設非年至六旬一切典章斷不可稍減倘䝉
  上天眷佑年逾六旬方可遵朕現在所行舉行將此永著
  為例四十年四月
  諭朕毎遇
  郊壇大祀必親詣行禮歴四十年如一日弗敢稍有懈弛
  一切儀文典禮悉本誠敬之心仰期
  昭格凡諸升降拜獻弗愆於儀實有可以自信者惟是行禮時諸皇子向不在陪祀之列無由知朕恪恭將事之忱著於本年冬至
  南郊令諸皇子在旁侍立敬謹觀瞻祀事既蕆並令就壇位前恭閲朕所進之爵皆安奉端正無稍偏欹俾共體
  朕所以展
  精禋而答
  鴻貺者實在乎是其敬承毋忽四十二年正月以上辛在初四日仍照四年十一年二十三年之例改用次辛日行
  祈穀禮四十三年八月
  皇上恭謁
  祖陵至
  盛京
  命修葺
  盛京
  天壇四十四年十一月
  諭
  南郊典禮最為繁重恐過勞生憊轉非所以將誠意因思正位晉獻香帛爵自當躬致申䖍至
  配位
  列祖
  列宗惟上香仍前親奉其獻爵進俎諸禮則命諸皇子恭代庶得少節煩勞以専心祼薦即自今嵗冬至為始四十五年正月以上辛在初二日應於隔年齋戒時值祫祭
  太廟改用次辛日行
  祈穀禮四十六年十二月
  諭本月二十三日内閣進呈禮部具題壬寅各
  
  廟祭祀齋戒日期一本冊開正月十四日次辛祀祈穀壇所擬甚屬不當天子父
  天母
  地祗承之義不可稍弛從前雍正七年恭奉
  皇考世宗憲皇帝諭㫖以定例正月上辛若在初五日以前則改於次辛但元旦朝賀乃朕躬之禮儀若因此而展祈穀之期於心實有未安著於上辛行禮煌煌
  聖訓實屬萬世不刋之論朕御極以來遇正月初三日以前上辛因必須隔年齋戒是以改用次辛其有初四日上辛亦改用次辛行禮者則因
  聖母皇太后祝釐初祉朕於元辰躬率王公大臣拜賀東朝儀節不容稍缺至明嵗正月初四日上辛並非向年可比矣該部何得亦改次辛况冬至南郊禮成有於次日受賀者所謂禮縁義起而義以方外尤必敬以直内如謂臣下意在尊君不敢輕易朝正令典亦當備查往例具奏請㫖乃禮部遽行題達何昩昩一至於此至閣臣職司票擬於此等典禮攸闗之章疏何以並不細心請㫖擬簽必待朕自行看出耶所有禮部堂官著交部嚴加議處大學士著交部察議至祀典本屬吉禮而上辛
  祈穀尤嵗首鉅儀乃該部必於二十三日具題閣臣亦即於是日呈進朕雖不以責備而諸臣疎忽若是可為不知仰體朕懷矣所有明嵗
  祈穀行禮仍用上辛並著為令將此通諭中外知之又奉諭㫖禮莫大乎敬
  天義莫隆於
  郊祀前以禮部具題壬寅年祭祀
  
  廟各日期將
  祈穀行禮改用次辛所擬不當已明降諭㫖仍用上辛矣
  孟春
  祈穀所以迓陽氣而兆農祥考諸經傳葢指孟春以後之
  上辛雍正年間恭奉
  皇考聖諭飭禮臣定議允宜永逺遵守敬思其義若上辛在立春前舉行與來陽之義未為精當又上辛設在正月初三日以前則當於舊臘隔年齋戒而
  太廟祫祭實為合饗大禮即宫中拜
  神亦屬國朝定例若於齋戒期内照舊舉行於専一致敬之道似猶未協其應如何斟酌古今益臻明備並百世遵守可行之處著大學士九卿詳晰妥議具奏尋大學士等奏言上辛
  祈穀以立春後所得之辛始為上辛若立春後之辛尚在上年十二月内則仍用正月之上辛以符嵗首之義至正月初四日上辛應於初一日齋戒起是日
  皇上未入齋宫之前
  宫中拜
  
  奉先殿行禮均可各昭誠敬即毋庸改期從之又奉諭㫖朕自臨御以來毎遇
  郊祀大典無不蠲潔躬承四十六年如一日仰荷昊蒼眷佑壽越古稀仍當躬親行禮而一切登降禮儀步履究覺稍遜於前若遣官恭代非朕勤於躬親昭事之初心而勉强將事復於精一凝承之意轉有未盡因諭該部前往敬視
  祈穀壇宿齋宫詣
  壇瞻拜日降輦處兹據福隆安等奏請擬由
  皇乾殿西墻門外降輿較為近便等語應如所奏交各該
  衙門遵照辦理此朕仰體
  上天眷愛朕躬長申寅恪之意將來朕子孫纘緒凝庥有
  壽登古稀者亦可欽承朕志於
  郊壇大祀毎嵗躬行率由此典以上邀
  皇天眷顧之隆庶幾無疆惟庥永膺
  昊貺垂裕萬年將此通諭中外知之四十九年正月諭朕臨御以來祗承寅畏於
  
  壇大典罔不恪恭將事親詣行禮本年正月初五日上辛祈穀因去嵗所患氣滯舊恙偶發誠恐登降儀節或愆轉不足以昭誠敬此次著派皇六子永瑢恭代行禮朕仍在齋宫敬謹齋宿屆期親詣
  大髙殿行禮凡
  南郊
  祈穀及
  列聖升配儀節並具
  大清通禮




  皇朝通典卷四十一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