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通志 (四庫全書本)/卷03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三十四 皇朝通志 卷三十五 卷三十六

  欽定四庫全書
  皇朝通志卷三十五
  都邑畧
  避暑山莊
  在古北口外之熱河漢為烏桓地後入於鮮卑魏晉為鮮卑地元魏時為安州北境後入厙莫奚隋唐為奚地遼為中京道之北安州地金為興州地屬北京路元亦為興州屬上都路明時入於諾音舊作朶顔今譯改
  本朝初内屬名曰熱河
  聖祖仁皇帝康熙四十二年
  行宫於此名曰
  避暑山莊五十二年築熱河城疊石繚垣上加雉堞如
  紫禁之制週十七里有竒南為三門中曰麗正門東曰徳滙門西曰碧峯門其東及東北西北為門各一東門外長隄蜿蜒北起獅子溝南盡沙隄觜延袤十二里甃石七層廣約丈許宫中左湖右山泉石映發山勢自北而西曰梨樹峪曰松林峪曰榛子峪曰西峪迴抱如環湖水自東北演迤而南遶如意洲其北有瀑源來自西峪垂於湧翠巖之巔滙注湖中引而東南至徳滙門之左為出水閘以時蓄洩
  聖祖御題三十六景繪有成圖曰煙波致爽曰芝徑雲隄曰無暑清涼曰延薫山館曰水芳巖秀曰萬壑松風曰松鶴清越曰雲山勝地曰四面雲山曰北枕雙峯曰西嶺晨霞曰錘峯落照曰南山積雪曰梨花伴月曰曲水荷香曰風泉清聴曰濠濮間想曰天宇咸暢曰暖溜暄波曰泉源石壁曰青楓緑嶼曰鶯囀喬木曰香逺益清曰金蓮映日曰逺近泉聲曰雲帆月舫曰芳渚臨流曰雲容水態曰澄泉遶石曰澄波疊翠曰石磯觀魚曰鏡水雲岑曰雙
  湖夾鏡曰長虹飲練曰甫田叢樾曰水流雲在
  皇上復增三十六景曰麗正門曰勤政殿曰松鶴齋曰如意湖曰青雀舫曰綺望樓曰馴鹿坡曰水心榭曰頤志堂曰暢逺臺曰静好堂曰冷香亭曰採菱渡曰觀蓮所曰清暉亭曰般若相曰滄浪嶼曰一片雲曰蘋香沜曰萬樹園曰試馬埭曰嘉樹軒曰樂成閣曰宿雲簷曰澄觀齋曰翠雲巖曰罨畫牕曰凌太虚曰千尺雪曰寧静齋曰玉琴軒曰臨芳墅曰知魚磯曰湧翠巖曰素尚齋曰永恬居其他秀靈所獻於前後三十六景之外勝景日開皆隨地異名不事華飾自得山水之趣每年恭遇
  皇上行狩木蘭
  聖駕徃來恒
  駐蹕於此乾隆四十三年於熱河置承徳府領灤平豐寧建昌赤峯朝陽五縣平泉一州復建立學校崇設祀典遂極都㑹之盛
  等謹按熱河在長城以外為前代版圖所未及其山川風土亦靡得而詳焉我
  國家徳威遐播玉塞風清自邊牆以外農商樂業㕓舍相望日益月增徧成聚落久與内郡相同自
  聖祖仁皇帝創建
  山莊以為清暑之地我
  皇上敬繩
  祖武每年秋獮所經恒
  駐蹕熱河凡引
  見百僚裁决章奏一如
  宫廷之制加以塞外諸蕃以時述職班朝展
  覲設宴宣
  慈凡夫毳帳名王金函貢使莫不瞻仰
  天顔歡欣震動於以纘行健之
  先烈而酬望
  幸之羣情中外一家之盛實從古所未有伏讀
  聖祖避暑山莊記及我
  皇上御製三十六景詩䟦三十六景詩序並紀
  恩堂記
  家法昭垂丕承丕顯恭録卷内仰見紹
  聞述
  訓所以肄武綏遐垂法萬禩者意至深逺矣
  聖祖御製避暑山莊記
  金山發脈暖溜分泉雲壑淳泓石潭青靄川廣草肥無傷田廬之害風清夏爽宜人調飬之功自天地之生成歸造化之品彚朕數巡江干深知南方之秀麗兩幸秦隴益明西土之殫陳北過龍沙東游長白山川之壯人物之樸亦不能盡述皆吾之所不取惟兹熱河道近神京往來無過兩日地闢荒野存心豈誤萬幾因而度髙平逺近之差開自然峯嵐之勢依松為齋則竅崖潤色引水在亭則榛煙出谷皆非人力之所能借芳甸而為助無刻桷丹楹之費喜泉林抱素之懐静觀萬物俯察庶類文禽戲緑水而不避麀鹿映夕陽而成羣鳶飛魚躍從天性之髙下逺色紫氛開韶景之低昻一游一豫罔非稼穡之休戚或旰或宵不忘經史之安危勸耕南畝望豐稔筐筥之盈茂止西成樂時若雨暘之慶此居避暑山莊之概也至於玩芝蘭則愛徳行睹松竹則思貞操臨清流則貴亷潔覽蔓草則賤貪穢此亦古人因物而比興不可不知人君之奉取之於民不愛者即惑也故書之於記朝夕不改敬誠之在兹也
  御製恭䟦
  皇祖聖祖仁皇帝御製避暑山莊三十六景詩
  曩年十二時䝉
  皇祖聖祖仁皇帝推愛我
  皇父之肫摯特令孫臣隨侍宫中朝夕承歡不離左右其
  年四月隨
  駕往熱河避暑凡三十六景之地無不周覽聆
  聖訓被賞賚不可勝紀孫臣時雖少然受
  皇祖深恩嘗思久侍
  慈顔長領
  訓誨謹身約已庶無過尤以報髙厚之徳於靡窮昊天不
  弔其年冬
  龍馭上賓我
  皇父哀毁過禮食不甘味時同兄弟問安必勉怡顔色以
  
  皇父之憂退而自號哭於廬次潸然不絶葢恐傷我皇父之心而每念我
  皇祖哀慟思慕實不能自已也數年來
  皇父屢命徃祭
  景陵冠劍猶存音容安在一望
  山陵魂飛魄越雍正七年冬敬讀
  聖祖御製避暑山莊三十六景詩兼披圖畫回思曩時承歡侍顔䝉恩寵而被誨愛者如在昨日興言及此淚欲霑衣夫以
  皇祖天亶之聖卓越古帝王深仁厚澤六十餘年浹於民心載在史冊固非言詞所能賛揚於萬一孫臣在諸孫中最為鈍魯然天地之澤靡不均被而有得之最深者焉孫臣得
  皇祖之澤最深者也敢恭紀於後以誌思慕之誠久而益
  篤云
  御製恭和
  皇祖聖祖仁皇帝御製避暑山莊三十六景詩序乾隆六年秋命駕出口北巡蔵事言旋道經避暑山莊撫今追昔情不能已向於雍正戊申曾敬䟦圖記用述
  聖恩髙厚今身厯其地彌切
  音容如昨之感爰恭和
  御製避暑山莊三十六景詩原韻以誌孫臣思慕之忱與
  嵗並增耳
  御製避暑山莊三十六景詩序
  
  皇祖建山莊於塞外錫以三十六景之名葢一邱一壑向背稍殊而半窗半軒領畧頓異故有數楹之室命名輒占數景者非若漢主離宫唐家别館彌山蔽谷猶云未足也向曾恭和
  御製原韻兹以駐蹕清暇復各題五言近體雖不足以窺
  
  髙深然劉昭禹所云四十賢人者或庶幾云爾
  御製再題避暑山莊三十六景詩序
  避暑山莊者玉塞之神臯金庭之奥域也我
  皇祖聖祖仁皇帝肇斯靈囿標三十六景題句繪圖垂示
  冊府朕既恭次
  元韻附刻篇末前秋周覽勝概復各賦五律一章仍就舊
  題成咏今年敬奉
  安輿來駐於此自夏至初過訖於處暑招涼延爽弦望再更幾政之餘登臨攬結乃知三十六景之外佳勝尚多萃而録之復得三十六景各題二十八字其中有
  皇祖當年題額者亦有邇年新署名者統前後計之得列仙福地之數匪謂洩造物無盡之藏葢即由舊之中寓知新之㫖云爾
  御製避暑山莊後序
  我
  皇祖於辛夘年成此避暑山莊三十六景繪圖賦什為序以行之而予適生於是年此中因縁不可思議即位後於辛酉年始為巡狩之舉至山莊徘徊思慕因敬依
  元韻以誌景仰甲戌年又増賦三十六景葢以
  皇祖昔曾題額而未經入圖及余遊覽所至隨時題額補
  定者總不出
  皇祖舊定之範圍故永恬居之詩曰已是洞天傳玉簡得
  教福地續琅書永恬居即
  皇祖御書也
  御序至矣盡矣兹後序何為而作葢予之生年既同山莊
  而予之侍
  皇祖適以壬寅而今嵗又恰當壬寅六十餘年蘊於深衷者不可以不明白宣示以自戒巳者戒我後人耳夫居此山莊日凛敬
  天法
  祖勤政惠民柔逺寧邇諸大端見之詩文者不知凡幾何尚有未宣之深衷乎無而謂有是欺已有而弗宣是欺人我
  皇祖建此山莊所以詰戎綏遐崇樸愛物之義見於御製序中意深逺也是以
  皇考十三年之間雖未舉行此典常
  面諭曰予之不徃避暑山莊及木蘭行圍者葢因日不暇給而性好逸惡殺生是予之過後世子孫當遵
  皇考所行習武木蘭毋忘
  家法煌煌
  聖訓予與和親王及爾時軍機大臣實共聞之而今皆無
  其人矣予如不言後更無知
  皇考聖意者又數年來日涉成趣於向所定景外不無建置如創得齋戒得堂之類不下二十處既見之昨嵗知過之論矣而予之意猶有未盡者亦不可不宣示後人也蓋漢唐以來離宫别苑何代無之然不過費人財逞己欲其甚者乃至破國亡家是可戒無足法也若今之山莊乃在闗塞之外義重習武不重崇文而今則升府立學駸駸乎崇文矣然杜甫所云將軍不好武稚子總能文之句余嘗駁之以為各有其地其職也設衆人遂以此為美亦美中之不足矣又扈蹕之衆歴數月於役采薇出車古人所以恤下此亦不可不念俾人知其所繫者大且時加恵賜焉則勞而不怨若圖己樂而忘人苦亦非仁人之所為也若夫崇山峻嶺水態林姿鶴鹿之遊鳶魚之樂加之巖齋溪閣芳草古木物有天然之趣人忘塵世之懐較之漢唐離宫别苑有過之無不及也若耽此而忘一切則予之所為羶薌山莊者是設䧟穽而予為得罪
  祖宗之人矣此意蓄之乆而不忍言今老矣終不可不言故書之既以自戒仍敬告我後人若後人而忘予此言則與國休戚相闗之大臣以及骨鯁忠直之言官執予此言以諫之可也設諫而不從或且罪之者則是
  天不佑我國家朕亦無如之何也已矣
  御製避暑山莊紀
  恩堂記
  圓明園之紀
  恩堂紀受
  恩之自避暑山莊之紀
  恩堂紀受
  恩之蹟名同而實異文異而事同一而二二而一者也盖皇祖飬育予於宫中之㫖原降於圓明園之紀
  恩堂兹不復贅然其時實仍居
  皇考藩邸中及從
  皇祖來避暑山莊乃
  賜居斯堂之側堂即三十六景中所謂萬壑松風者夙興
  夜寐日覲
  天顔綈几翻書或
  示章句玉筵侍膳每
  賜芳飴批閲章奏屏息侍
  旁引見官吏承
  顔立側或
  命步射以示衆臣持滿連中
  皇祖必為之色喜至於釣魚而得則
  令持去以給
  皇考若隔旬餘半月則
  遣往獅子園以謁
  聖母而其年秋隨
  皇祖幸木蘭又有宜紀者入木蘭初圍場曰永安莽喀圍
  中有一熊
  皇祖御火鎗中之熊伏不動乆之
  皇祖謂其已斃命御前侍衛引予去射之
  意欲使予於初圍得獲熊之名也其時予甫欲上馬而熊
  突起奔前
  皇祖御虎鎗殪之事畢入武帳
  皇祖顧
  温恵皇貴太妃指予曰伊命貴重乃以射熊事告之曰使伊至熊所而熊起馬驚成何事體又一日虞者告有虎
  皇祖命二十一叔父後封慎郡王者往予跽奏願去皇祖曰汝不可去俟朕往之日攜汝去耳似此
  深恩彼時不知至於今毎一念及即欲墮淚夫五十餘年之事歴歴如昨而予六旬有三亦視曾孫矣不有以紀之子若孫其何由知之此予所以追憶而涉筆也子若孫其尚念我
  皇祖何以
  眷顧我之深及我之乾乾矻矻何以不敢負
  皇祖之恩將億萬斯年永丕基而承
  天眷胥在是矣詎惟是一堂之記云乎哉










  皇朝通志卷三十五
<史部,政書類,通制之屬,皇朝通志>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