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通志 (四庫全書本)/卷12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百二十三 皇朝通志 卷一百二十四 卷一百二十五

  欽定四庫全書
  皇朝通志卷一百二十四
  災祥畧
  紀祥天類 地類 物類
  等謹按鄭氏災祥畧詳於災而畧於祥顧自龍師鳥紀以還若圖書載易鳳凰歌詩傳為聖世之徴書策亦未嘗畧而不紀也我
  國家
  列聖相承敦崇實政
  皇上奉若
  天道軫念民依若瑞應之說久為
  聖朝所弗尚蓋自
  隆平奕葉以來太和洋溢協氣薰蒸在天為慶雲甘露在地為瑞麥嘉禾草野之間習以為常既不盡聞於疆吏其有可考見者不過千百之十一謹據實列載用以見
  郅治之世
  天人協應而
  聖主敬
  天勤民之心未嘗一日而懈固非若前史符瑞之志所可同日語也若夫各省通志及府州縣志所紀瑞應甚多其未經具
  奏者㮣不叙入
  天類
  順治二年正月丁亥未時日生左右珥上有戴氣赤黄色在女宿秋江南通州及蕭縣甘露降十一月辛亥巳時日生半暈上有戴氣赤黄色在箕宿康熙十六年三月四川順慶府甘露降夏秋復降二十一年江西瑞金縣甘露降徑里許閱四十餘日
  雍正三年二月以日月合璧五星聫珠告祭
  景陵先是正月欽天監疏言二月初二日庚午夘刻日月合璧五星聫珠宿躔營室之次位當娵訾之宫為從來未有之瑞請
  敕付史館
  世宗憲皇帝諭大學士等曰朕惟日月五星運行於天本有常度是以從古厯元可坐算而得然古稱髙陽時五星㑹於營室漢帝時五星聚於東井宋祖時五星聚於奎史書皆紀以為祥蓋七政㑹合數雖一定而遭逄其時者實海宇昇平民安物阜之㑹也若以為徳化所致朕方臨御二載有何功徳遽能致此嘉祥皆由我
  皇考六十餘年聖徳神功蟠天際地為千古不世出之君為
  上天第一篤愛之子所以純禧駢集厯數綿長錫祚垂光至於今日覩此難逄之嘉瑞朕嗣統以來兢兢業業率由舊章惟以
  皇考之心為心以
  皇考之政為政宅衷圖事罔敢稍越尺寸故邀
  上天垂鑒仍如
  皇考之御宇綏猷而錫以無疆之福也朕幸逄嘉㑹不但不敢自居亦不敢自謙總由
  上天申眷
  皇考朕與天下臣民同在福祐之中當與天下臣民共慶之至是諸王大臣等請
  陞殿慶賀復
  諭曰朕惟
  皇考六十餘年敬天勤民始終如一是以
  上天申眷至於今日覩此嘉祥在
  皇考為福鍾善慶之餘在朕躬為迎迓
  天庥之始惟有兢兢業業竭力盡心永久如一以仰答上天之眷祐以克承
  皇考之宏猷期與大小臣工矢誠心而敦實政陞殿受賀不必舉行但念
  天瑞實因
  皇考而致應遣官告祭
  景陵以昭祥瑞之自六年冬江南松江府甘露降七年正
  月鄂爾泰奏十月二十九日恭遇
  萬夀慶辰滇南省城五色慶雲光燦捧日經辰已午三時至十一月絢爛倍常凡呈現兩日楚雄姚安等府呈報皆同洵屬從來未有之嘉瑞
  諭曰朕每遇此祥瑞𫎇
  上天慈恩自應感喜然實絲毫不敢慶幸惟倍加敬畏之心况此嘉祥實係忠誠所感而獻於朕夀日者正表卿愛戴之心也諸王大臣等以滇南卿雲表賀奏請宣付
  史館得
  㫖朕治天下以實心實政為務不言祥瑞屢頒諭㫖甚明今據鄂爾泰奏滇省卿雲呈見又引孝經援神契之語曰天子孝則卿雲見朕之事
  親不敢言孝但自藩邸以至今四十餘年誠敬之心有如一日只此一念可以自信朕每承
  天眷昭示嘉祥感激慶幸之中益加儆惕兹逄卿雲之瑞益増朕心之敬畏鄂爾泰公忠體國實為不世出之名臣數年來節制滇黔等省是以仰邀
  天貺正所以表著該省官吏敬恭協和之忱悃也願内外大小臣工均以鄂爾泰為法且願各省官民等聞風慕義興孝勸忠人人共受
  上天之福佑乃朕心之所謂上祥大瑞也七月諸王大臣等疏言滇省日麗中天慶雲告瑞仰見太平有象
  天眷庥隆臣等不勝歡忭得
  㫖朕思雲霞之氣時結時散今慶雲屢見於滇南地方自因該省大臣官弁兵民有感格
  上天之處始𫎇賜此休徴以示恩奨但天象之災祥由於人心之敬肆㨗於影響呼吸可通朕每承
  天貺益深䖍惕夙夜靡寧惟冀滇省官民愈加黽勉以仰答
  上天垂象之鴻恩十二月以五色慶雲捧日
  躬詣太學
  文廟祭告
  命宣付史館時山東巡撫岳濬等疏言十一月二十六日丙申午刻慶雲環捧日輪歴午未申三時之久正當曲阜重建大成殿上梁前二日奏入
  諭大學士等曰雍正二年闕里
  文廟不戒於火朕心悚懼不寧親詣太學
  文廟䖍申祭告特發帑金修建䖍恪之心數年罔間今大成殿上梁前二日慶雲呈見或者
  上帝
  先師鑒朕悚惕誠敬之心昭示瑞應當躬詣太學文廟祭告以申感慶之𠂻將明年㑹試額數廣至四百名壬子科各省鄉試每正額十名加中一名宣付史館乾隆元年十月卿雲三見時監臣奏本月初二初三初五等日卿雲疊見其色鮮明為太平喜氣之應奉
  㫖知道了不必交部十四年五月瑞星見大如雞子形長而圓其色黄白光瑩潤澤而行不急按占書為含譽星二十五年十二月欽天監奏明年正月辛丑朔日月合璧五星聫珠時監臣推測得二十六年元旦午初一刻合朔日月同在元枵子宫躔女宿形如合璧水星附日月躔牛宿木火土金四星同在娵訾亥宫躔危室二宿亦與日月附近五星經度既屬相連而其緯度又均在黄道之南形如聫珠且其次序水木火土金以次順生按占書曰人君有至徳則見請宣付史館奏入
  諭大學士等曰據欽天監奏明年元旦午時日月合璧五星聫珠繪圖呈覽請宣付史館朕以七政同躔互運凌犯或所時有靈臺占候者轉指為瑞應以飾聽聞則大不是因召諸王大臣及監臣等面詢據勒爾森等稱五緯連貫相生不侵次舍實叶吉占並非以祲為祥等語朕於天文象緯素未深究從不強不知以為知但思日月五星行有常度史傳所載髙陽氏時五星聚於營室年代荒逺已難具論即如漢髙祖元年五星聚東井宋開寳元年五星聚奎殆千有餘年始一遇而其為實為偽亦莫可究及我朝雍正二年日月合璧五星聨珠相距宋時亦已七八百年今自乙巳至辛巳章蔀甫及兩周何以瑞應再覯耶據監臣奏稱較前度為尤昭明則安知將來不有議此度之亦不昭明者耶邇日西陲大功底定版圖式廓逺踰二萬餘里海宇宴安年榖順成内外諸臣大法小亷人民樂業其為祥瑞孰有大於此者乎又如今冬京師風日晴暖正在望雪之際而六花疊降四野均霑直隸河南山東山西等省並陸續奏報得雪而諸回城新闢耕屯亦有盈尺告豐之奏此則祥瑞之實而可徴者固不在乎合璧聨珠始足彰
  上蒼符應也在監臣等職司觀象諒不敢妄相附㑹以為潤色隆平之舉而揆之於理終難深信即使懸象著明星文表異實為我國家世運亨嘉之盛瑞惟當益加兢業保泰持盈用以上承
  靈庥以與我天下臣民共享太平之福耳至謂元正嘉兆
  適逄
  慈寧七旬大慶之年可徴
  萬夀延釐之祝朕惟心識之而黙叩
  乾貺若必宣付史館垂為慶牒則各省文武大吏必競以甘露慶雲等事紛紛入告將日事虚文轉致貽誤實政殊非朕敬天勤民宵旰圖治之至意所奏不必行仍將此宣諭中外知之
  地類
  順治二年正月河南孟縣黄河清二日閏六月錢塘江潮連日不至時和碩豫親王既定南京進取浙江駐營錢塘江岸敵兵見之以為潮至必淹没乃江潮連日不至驚為神助相率納欵三年五月錢塘江水淺可涉時大軍征浙江偽帥等營於江之東岸我軍未能即渡忽江沙暴漲水淺可涉都統圖賴等策馬徑渡遂破敵兵四年陜西咸陽縣渭水清八年十一月陜西静寧州黄河清康熙三年春江南安東縣黄河清八年六月山西樂平縣鳳凰山神泉自湧土人名靈瑞泉九年春山西榮河縣黄河清十一年二月宣化府東山廟山泉自湧成河時
  聖祖仁皇帝駐蹕東山廟舊有井易涸水不足用是日山泉忽湧成河人馬皆給二十一年十一月山西蒲州至平陸黄河清十有五日三十五年大軍征朔漠有靈泉忽湧之異是嵗
  聖祖大駕親征噶爾丹四月至塔勒竒爾掘井無水及駕至清泉忽湧導成巨流人馬資用不竭衆皆大恱五月至延圖庫列圖地方乏水侍衛等過一平山忽泉源湧出水極甘美充用有餘次年二月
  駐蹕李家溝地方溝水甚小是日水從山溝湧出俄頃深二三尺鄉人驚異次日至年延村山嶺險峻僅有二井
  大駕甫至南山之下見有水痕衆趨視之地中各處泉湧頃刻洋溢衆咸歡呼曰如此神異誠所以佑
  聖主也
  雍正二年青海湧靈泉時大軍西征道經青海於塞外嚴寒之候湧泉濟軍得
  㫖褒封五年正月河道總督齊蘇勒副總河嵇曽筠漕運總督張大有河南巡撫田文鏡山東巡撫塞楞額陜西巡撫法敏等先後奏報黄河自陜西府谷縣歴山西河南山東至江南之桃源縣河水澄清上下三千一百餘里綿歴三旬有餘陜西山西始自四年十二月初八日至五年正月十三日凡三十有六日河南山東自四年十二月初九日至五年正月十日凡三十有一日山東單縣亦始於十二月初九日至二十二日凡十四日江南始自十二月十六日至二十三日凡七日俱以漸復舊其清自上而下復舊自下而上諸王大臣合詞奏稱為從來未有之瑞懇請
  陞殿受賀
  世宗憲皇帝諭曰數年之中休徴疊見稽諸史册咸稱福慶而朕受寵若驚不以為喜實以為懼惟有君臣益加勉朂一徳一心以承
  天眷若允行慶賀則沿襲頌美之虚文大非誡儆之素志專遣祭告
  景陵遣大臣致祭
  河神内外大小官員各加一級羣臣恭請
  宣付史館
  御製碑文勒石得
  旨允行七年雲南趙州白巖地出甘泉十一年春廣西鬰林州瑞泉見鬰林州之富民鄉地湧瑞泉二穴味甘色清足以灌田爰建神祠䖍申祭禱十二年夏山西介休縣瑞泉見介休縣之上堡村向有水泉久淤於十一年復見至是又湧新泉可灌民田遂葺祠致祀以荅靈佑
  乾隆七年九月廣西太平府地湧瑞泉時夏仲微旱至是山泉忽湧灌溉數千畝二十七年七月嘉峪闗外地湧靈泉甘肅嘉峪闗外路多戈壁向乏水泉時大兵經過其地水勢騰湧普濟軍行得
  㫖照康熙年間托里建廟之例春秋致祀
  物類
  順治二年五月山東濟寧州産瑞麥自三四岐至十岐河道總督楊方興奏進得
  㫖時和年豐人民樂業即是禎祥不在瑞麥地方官當益知撫輯恵養元元副朝廷愛民徳意四年正月芝草生於河南嵩山河南巡撫吳景道表賀得
  㫖政教修明時和年稔方為祥瑞芝草何必稱竒康熙三十九年秋直隸巡撫李光地進嘉禾四十七年秋山東巡撫趙世顯奏進嘉穀自二三穂至十穂有差五十一年秋山東通省嘉禾雙穂者三千六百本
  雍正元年四月
  孝陵蓍草生總兵官范時繹奏進傳示廷臣大學士等奏孝陵新産蓍草由
  皇上孝治之感請
  敕付史館
  諭曰
  孝陵新産蓍草皆由
  世祖
  聖祖功徳隆盛所致非朕孝思所能感格諸臣陳奏剴切著照所請行八月河南山東二省瑞穀兩岐雙穂蜀黍
  一幹四穂又
  内池蓮房同莖分蒂諸瑞疊呈
  命宣付史館是年湖廣江華縣學宫生瑞芝雲南新興縣
  産五色芝二年八月
  耤田産瑞穀一莖二三四穂者十八本
  豐澤園生瑞稻一莖二三四穗者二百餘本大學士等奏
  耤田内既見瑞穀之登今
  御苑中復覩嘉禾之穫此皆
  皇上敬誠所感仁孝所孚上瑞嘉祥請
  宣付史館從之三年秋
  耤田産瑞穀四年秋
  耤田瑞穀一莖雙穗至九穗者共五十本
  豐澤園稻穀雙穗至四穗者二百九十餘本
  命宣付史館
  諭曰國以民為本民以食為天朕即位以來舉行耕耤之禮殫竭精誠為民祈穀於
  上帝乃雍正二年三年耤田疊産嘉禾有至一莖九穗者朕心亦以為偶然之事今據順天府尹進呈今嵗耤田所産自一莖雙穗三穗以至八九穗皆碩大堅好異於常穀朕見之心甚慰恱特令宣示廷臣並非以此為祥瑞誇耀於衆也蓋實有見於天人感召之理㨗於影響朕以至誠肫懇之心每嵗躬耕耤田以重農事即䝉
  上帝降鑒叠産嘉穀以昭休應似此八穗九穗之榖豈人力所能為亦豈人君所能強之使有乎此皆
  上天俯鑒朕衷故嘉惠黎元而錫以盈寧之慶也五年以
  各處奏慶嘉禾
  命頒嘉禾圖於直省
  諭曰朕念切民依今嵗令各省通行耕耤之禮為百姓祈求年穀幸邀
  上天垂鑒雨暘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時若中外逺近俱獲豐登且各處皆産嘉禾以昭瑞應而其尤罕見者則京師耤田之穀自雙穗至十三穗御苑之稻自雙穗至四穗河南之穀則多至十有五穗山西之穀則長至一尺六七寸有餘又畿輔二十七州縣新開稻田共計四千餘頃約收禾稻二百餘萬石且有雙穗三穗之竒廷臣僉云嘉禾為自昔所未有而水田為北地所創見屢次陳請宣付史館朕惟古者圖畫豳風於殿壁所以誌重農務本之心今䝉
  上天特賜嘉糓養育萬姓實堅實好確有明徴朕秖承之下感激歡慶著繪圖頒示各省督撫等朕非誇張以為祥瑞也朕以誠恪之心仰𫎇
  帝鑒諸臣以敬謹之意感召
  天和所願自兹以往觀覽此圖益加儆惕以修徳為事神之本以勤民為立政之基將見嵗慶豐穰人歌樂利則斯圖之設未必無禆益云又
  諭曰今嵗各省俱産嘉禾頃鄂爾坤圖拉地方俱産瑞麥有一莖至十五穗之多恭進前來廷臣見之皆以為極邊初墾之地有此上瑞尤為罕覯自古聖帝賢王皆專務實心實政不以祥瑞為尚朕深明此理擯斥虚文而各處所産之嘉禾朕所以宣示中外者蓋因今年為舉行耕耤典禮之初即獲
  庥嘉普應是以特為表著以明天人感應之理庶期中外諸臣益加誠敬從來屢頒諭㫖甚明但恐嗣後地方有司未必人人深悉朕心競尚嘉禾之美名或借端粉飾致有隠匿旱潦之事亦未可定著將雍正五年以後各省田畝産嘉禾之處俱停其進獻奏聞六年十月
  景陵寳城生瑞芝諸王大臣等表賀言臣等敬觀景陵寳城所産瑞芝五本光彩輝燦五色鮮潤仰惟聖祖仁皇帝盛徳崇功超越隆古深仁厚澤普被羣生我皇上純孝性成至誠昭格今兹
  景陵寳城特産芝英請
  敕付史館昭示萬世
  諭曰朕以實心實政為本不言符瑞但今芝草生於景陵寳城此我
  聖祖仁皇帝昭示嘉祥景象朕心不勝感慶准照所請宣付史館七年十月
  景陵聖徳神功碑儀柱之右瑞芝産於石上總理陵寢事務大臣等具奏
  諭曰朕從來不言祥瑞惟是建立
  景陵聖徳神功碑甫經勒石告成而瑞芝即産於碑亭之右仰見
  上天特賜嘉祥以表揚我
  皇考功徳之隆盛朕心不勝慶慰是年貴州都匀府芝草叢生又貴州新闢苗疆産嘉禾每莖多至十五六穗刋圖
  頒示天下八年正月
  景陵寳城山上産靈芝諸王大臣入奏
  諭曰
  景陵寳城山上首春産瑞芝三本諸王大臣等奏為朕純孝之所感孚朕撫躬自問生平事我
  皇考不敢當純孝之名但誠敬之心數十年如一曰自御極以來不但一言一事仰體
  聖心而後見諸行事即夢寐之中一念舉發從無有知其
  不合
  聖意而敢存胸臆者諸王大臣等稱朕以
  皇考之心為心此實朕之悃忱至云朕以
  皇考之政為政朕之才力逺不逮我
  皇考舉凡宣猷敷政之間雖黽勉效法究不能企及於萬一何能致芝草之嘉祥諸臣以此歸美於朕朕不居也實因
  皇考之聖徳神功際天蟠地深仁渥澤積厚流光上天特欲顯示天下臣民是以數年之中三見芝英於陵寢以今之歴霜雪而挺生當首春而呈瑞稽之史册更屬罕聞朕感
  上天昭示之洪恩叨
  皇考貽謀之景福慶幸歡欣不敢不宣布於衆庶使天下後世臣民知
  上天之眷佑
  皇考與
  皇考之垂裕萬年者即瑞芝一事明顯昭著信而有徴固如是也著照所請行宣付史館是年秋湖南産嘉禾萬餘本九年秋四川南川縣生瑞穀一本十二莖一莖三穗十二年秋湖廣鎮筸紅苗地方瑞穀徧野又陜甘邊外髙臺地方生瑞穀一穗之上重生五六穗十三年八月直隸遵化州及保定縣生瑞穀直隸總督李衛奏報
  諭曰據李衛奏遵化州
  陵寢垣外地畝及保定縣耤田所産瑞穀多種並有一本九穗者朕覽之不勝欣慶朕常言地方年穀之豐歉在乎督撫居官之感召十餘年留心體察歴歴不爽至於京師畿輔之地則内觀刑部讞獄之公私外觀督撫政令之得失以為雨暘休咎之本總之感召之責固在督撫而用人之責則在於朕此中是非得失朕實與督撫共之所望内外大臣官員等時時儆戒刻刻提撕信天道之昭垂凛鑒觀之不逺則豐亨有慶災沴潜消萬民共受其澤矣朕素不言祥瑞久已降㫖不令各省進獻嘉禾今因瑞穀産於
  陵寢地方感
  天
  
  皇考之昭示福應信而有徴特賜廷臣共觀並將朕敬慎乾惕之意重加宣諭期與諸臣共勉之
  乾隆四年陜西西安鳳翔漢中同州等屬産嘉禾五年六月河南巡撫雅爾圖奏進穀穗盈尺七月直隸總督顧琮奏進穀穗盈尺並有
  御製詩紀之十一年七月直隸總督那蘇圖奏進穀穗
  長尺餘
  命宣示廷臣
  御製詩誌喜十四年九月山東巡撫準泰進瑞穀圖十六年春國子監古槐重榮國子監西講堂前有古槐一株為元臣許衡所手植嵗久已枯是嵗重榮
  枝葉鬰茂大學士蔣溥繪圖以進
  御製詩紀之二十五年駐防闢展屯田大臣奏進麥萬穗四十一年山東巡撫國泰奏進泰安縣雙穗穀
  御製詩紀之
  右植物類
  順治二年二月山西交城縣牛産麟十二年静寧州有異獸遊於西北野白質黑文按圖即古騶虞十八年江南定逺縣民家牛産麟
  康熙五年四月江西南昌縣民家牛産麟是年鳳凰見於河南唐縣二十四年山西廣靈縣民家牛産麟三十二年江南合肥縣民家牛産麟四十七年山東濰縣牛産麟四十八年九月巴延托羅海獲瑞鹿
  御製鹿角記追紀之
  雍正七年七月浙江總督性桂等奏報湖州府歸安縣民王文隆家育蠶二十七筐有九筐萬蠶同織瑞繭一幅長五尺八寸寛二尺三寸自然成就不由人工洵為上瑞
  諭曰前據浙江署督性桂等奏進湖州居民家萬蠶同織瑞繭一幅父老稱為從來未有之竒朕恐小民圖利望恩或用人工造作而成因令體訪確實勿為所欺昨性桂等於本地詳加騐看訪察實係自然成就具摺覆奏廷臣等以蠶桑織絍乃衣被之大原養民之切務今浙省有此瑞應則人民温暖可期咸為國家稱慶朕素不言祥瑞數年以來每遇休徴必倍加乾惕儆戒所頒諭㫖至再至三朕愛育元元務期普天率土之人得沾實惠一時希有之物不足以禦飢寒倘䝉
  上天俯鑒悃誠錫福黎庶蠶桑普盛衣食充盈乃朕心之所謂祥瑞也八年正月鳳凰見於房山縣直隸總督唐
  執玉奏報
  諭曰上年據散秩大臣尚崇廙奏稱天台山民李萬良等呈報十一月十三日黎明見山中有一神鳥髙五六尺毛羽如錦五色俱備所立處羣鳥環繞北向飛鳴等語朕以邊地居民所見事屬渺茫將所奏發還未曽宣示廷臣昨據總理石道事務散秩大臣常明侍郎宗室普太奏稱石工監督司官田周呈報正月二十日在房山縣石梯溝山中見瑞鳳集於峯頂五色俱備文彩燦然工匠樵牧居民人等約千有餘人莫不共見又據總兵官管承澤及順天府府尹孫嘉淦等所奏亦皆相同朕亦俱未宣示廷臣可以知朕心矣今據總督唐執玉繕本具奏朕思古稱鳳凰乃王者之嘉祥朕撫躬自問功徳涼薄不足以致鳳儀之上瑞此事猶疑而未信也十年山東鉅野縣民家牛産麟山東巡撫岳濬奏報
  諭曰山東地方前嵗被水百姓不獲寧居去夏今春雨復愆期朕遣官發粟賑恤多方幸未至流離失所即京師去夏今春晴雨亦不均調西北兩路不得已用兵征戍將士露處於外備極勞苦朕心戒懼修省但知感
  上天垂象示儆之恩不敢望嘉祥之誕錫今聞瑞麟産於東省實増愧悚該撫奏請詔付史館宣示中外皆屬虚文將朕朝乾夕惕對越
  上天之悃誠曉諭天下臣民共知之
  乾隆十一年浙江杭州府野蠶成繭浙江巡撫常安入奏
  諭曰浙江巡撫常安奏杭州諸府桑間自生蠶繭可取以織綢名曰天蠶盖以為瑞也朕謂此范成大詩所謂野蠶可繅而常安未之知者然不假人力用佐女紅則信乎授衣之助十六年時䝉古台吉必里衮達賚獲瑞麅以獻其色純白如雪目睛如丹砂所謂鹿夀滿五百嵗則色白者此其類也次年秋復獲於巴延和羅圍中均有
  御製詩紀之
  右動物類

  皇朝通志卷一百二十四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