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子文藪 (四部叢刊本)/卷第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七 皮子文藪 卷第八
唐 皮日休 撰 景湘潭袁氏藏明刊本
卷第九

皮日休文集卷第八    文藪

  雜著

   正尸祭

   讀韓詩外傳

   題叔孫通傳

   題後魏釋老志

   題安昌侯傳

   趙女傳

   何武傳

   鄙孝議上篇

   鄙孝議下篇

   内辯

    正尸祭

 聖人知生足其事事之知死不足其思制之生象

 其死窮其思也尸象其生極其敬也夫禮者足以

 守不以加加則弊足以加不以闕闕則怠足以闕

 不以廢廢則亂故祀享立尸于廟王則迎有拜有

 酳尸有酢所以立象生之敬也今視唐禮皇帝神

 降而拜象乎妥尸受福于神象乎酢尸嗚呼唐有

 天下化乎三百年其禮典赫然可以蠛漢蠓魏豈

 不能守周孔禮制哉故曰不以加加則弊禮無匜

 盥之文漢魏以来加之是也以加不以闕者周官

 射人祭祀則賛射牲王親射也自漢魏以来為以

 毛血為薦是也足以闕不以廢古者屈到嗜艾屈

 建薦之謂乎非禮梁氏祀以蔬食是也嗚呼讀漢

 魏及梁書代無其人忍使其禮弊怠廢闕相接至

 此耶豈天然之使俟吾唐之人補其逸典哉是宗

 廟祭尸不當廢也矣

   讀韓詩外傳

 韓詩外傳曰韶用干戚非至樂也舜兼二女非達

 理也封黄帝之子十九非法義也往田號泣未盡

 命也日休曰甚哉韓詩之文悖夫大教夫堯舜之

 世但務以道化天下天下嘻嘻如一家室其化雖

 至其制未俻豈可罪以越禮哉如以韶用干戚非

 至樂則顓頊之八風髙辛之六筮不可作矣如以

 舜兼二女非達禮也則堯之世其禮未定不當貴

 也又冝矣以封黄帝之子非法義也則丹朱商君

 無封邑是庶人也傳曰賢者子孫必有土又曰公

 侯之子孫必復其始夫賢者與公侯其子孫尚不

 廢况有熊氏道冠扵五帝化施扵千世哉如有往

 田號泣未盡命也則舜之孝道匪天也其誰知之

 不號泣則吾恐舜之命不及于堯用嗚呼韓氏之

 書抑百家崇吾道至矣夫是者吾將闕然

    題叔孫通傳

 古之所謂禮不相襲樂不相㳂者何哉非乎彼聖

 人也此聖人也不相襲者角其功利之深淺爾不

 相㳂者明其文武之優劣爾故三王迭作五帝更

 制夏殷易置文武逓述其禮文昭昭然若兩曜争

 眀百川之注潰者矣然猶周公刋之仲尼正之以

 周公之才之美謂後世無其人乎乃有仲尼仲尼

 之後迄今望其道如顔閔文如㳺夏者鮮矣况聖

 人哉是後之制禮作樂冝取周書孔策為摽凖也

 漢氏受命禮壊文毁時無聖人苟措其儀立其禮

 不㳂襲扵聖制者妄也夫國之大祭不過乎郊祀

 宗廟也漢之既命其郊止扵五畤之祀者禮不曰

 兆五帝之郊者乎止扵昭靈之園者禮不曰天子

 七廟者乎而叔孫生不為之正郊祀立宗廟去秦

 時之非制議昭靈之非禮汲汲扵朝㑹之儀俾漢

 天子為髙祖身不得郊見享不及七廟噫生其制

 物刋厥式非不摽准扵聖人乎將以漢新去水火

 方弭兵械為改作乎將不眀壇蟬之位禘祫之儀

 者乎若然者湯伐桀周伐紂其制可知也嗚呼不

 眀扵古制樂通扵時變君子不由也其叔孫生之

 謂矣

   題後魏釋老志

 魏収為後魏書大夸西域氏之教以為漢獲休屠

 王金人乃釋氏之漸也秦始皇聚天下兵鑄金人

 十二扵咸陽漢復置之豈可復為釋氏哉夫仲尼

 脩春秋君有僣乎號者皆削爵為子况戎狄之道

 不能少抑其説耶孟子曰能以言拒楊墨者逺矣

 不能以言抑者収也亦聖徒之罪人矣謂史必直

 歟則春秋為賢者諱之為尊者諱之筆削與奪在

 手則收之為是媚扵偽齊之君耶不然何不經之

 如是

    題安昌侯傳

 安昌侯禹見時變異若上體不安常擇日潔齊露

 蓍扵星宿正衣冠筮得吉卦則獻其占如有不吉

 禹為感動日休讀漢史至是未嘗不為之動心因

 書曰夫宰相之節以已道輔上天地平則致扵君

 夷狄服則致扵君風教行則致扵君苟天地有災

 則歸扵已兵戈屢動則歸扵已此真太宰輔之職

 也禹也為漢名相居師傅之尊䖏輔導之位見災

 異屢發上不能匡扵君下不能稱其職孜孜扵小

 筮為事斯不足以為賢相之業也嗚呼當漢帝之

 重禹禹之有言如師訓門人未有門人可違師之

 㫖也依違在位竟無所發誠伊周之罪人也大凡

 國有災異穰占筮之事自有司存占人大祝之

 官為宰相者當提大政之綱振百司之領握天下

 之樞而已不空以䖏斯位也以直論之近乎佞以

 誠論之近乎偽為宰相其名儒之耻耶嗚呼漢之

 尊禹崇師道也禹若此者即非崇師道之過矣

    趙女傳

 趙氏女山陽之塩山人其父貿塩出其息不納有

 司賦官捕得法當死簿伏就刑有日矣趙氏女求

 見塩䥫官泣愬于庭曰某七嵗而母亡蒙父私盜

 官利衣食某身為生厚矣今父罪根露某當随坐

 法若不可官能原乎原之不能請随坐之法官清

 河崔㩀義之因為减死論趙氏大泣曰某之身前

 則父所育今則官所賜願去𩬊學釋氏以報官徳

 自以女子之言難信因出利刃于懐立截其耳以

 盟必然崔益義之竟全其父命趙氏恃父刑疾愈

 因訣歸浮屠氏舍日休曰古之救危拯禍必先示

 信至夫家全國完則随而乖其盟如趙氏一乳臭

 女子耳繼死請父命孝也自刑以盟言信也秉孝

 植信髙蹈扵世潔乎瑾瑜不足為其貞芬乎茝蘭

 不足為其秀與夫救危拯禍者逺矣今之士見難

 不立其節見安不償其信者其趙女之刑人乎噫

 後之修女史者幸無妄耶

    何武傳

 何武者壽之驍卒也故為歩卒将戍隣霍岳

 荈有負其販者多強暴民不便必愬扵將武之至

 矣責其強暴者盡擒而械之俟簿圎將申夀守請

 殺之強暴之黨懼且死乃誣愬武于夀守且曰不

 順守命擅生殺于外夀之守嚴悍不可犯苟聞不

 便扵民雖劇寮貴吏皆得辱殺之至是聞武罪如

 乳虎遇觸怒蝮遭傷其將害也可知乃命勁卒將

 命拲武至府武已知理可申不奈守嚴悍必當受

 枉乃樂而俟死矣至則守怒而責武以其過武善

 媚對又肢體魁然乃投石狀枉之事守雅愛是類

 翻然釋之黜其職一級武曰吾今日不歸地下真

 守之賜也請得以命報居未久夀之指邑曰樅陽

 野冦四起其邑將危武請守曰此真畢命之秋守

 壯之復其故職奉命為貳將領偏師自間道入樅

 陽不意伏盜發扵叢翳間兵盡駭迯武獨闘死日

 休曰武之受謗不當其刑况其死乎如非武心者

 縱免死其心不能無憤也况感分用命哉嗚呼古

 之事上遇謗當職遭辱苟其君免之必以憤報破

 家亡國者可勝道哉春秋弑君三十六其中未必

 不由是而致者也武一卒也獨有是心嗚呼古之

 士事上當職苟遇謗遭辱無是心者吾又不知武

 一卒也

    鄙孝議上篇

 有天地来言乎孝者大曰舜小曰參舜承順父母

 之道無不為也雖俾食于䙝噐𥨊于厠竇猶將順

 之况夫修廪浚井哉然猶避乎大杖也雖嘗以小

 杖為順則舜脩廪可也浚井可也設死于大杖誰

 養𥌒叟哉參承順父母之道無不至也鋤𤓰傷根

 曾晳杖之㡬至于死是以仲尼不以為孝也何哉

 有參則晳安無參則晳孤參順鋤𤓰之罪設死于

 杖誰順夫晳哉夫以二孝之不受重責恐夫糜骨

 節隳肢體有辱于先人也豈有操其刃剸已肉以

 為孝哉夫人之身者父母之遺體也剸已之肉由

 父母之肉也言一不順色一不怡情尚以為不孝

 况剸父母之肉哉故樂正子春傷足不下堂漢景

 不吮孝文之癕二賢卒成大孝猶傷足不下堂吮

 癕有難色何者傷已之足傷父母之足也吮父之

 癕吮已之㿈也傷之者不敬吮之者過喋是以聖

 賢不為也今之愚民謂已肉可以愈父母之病必

 剸而飼之大者邀縣官之賞小者市郷黨之譽訛

 風習習扇成厥俗通儒不以言執政不以禁昔墨

 氏摩頂至踵斷指存脛謂之兼愛今之愚民如是

 其兼愛邪設使虞舜糜骨節曽參隳肢體樂正子

 春傷足不憂漢景吮癕無難今之有是者吾猶以

 爲不可况無是理哉或執事者嚴令以禁之則天

 下之民保其身皆父母之身也欲民為不孝也難

 矣哉

    鄙孝議下篇

 人之心也仁者孝有餘兇者暴不足故聖人之制

 禮非所以懲其不足抑亦戒其餘由是節之以哀

 戚定之以封域制之以斬衰仁者之䘮滿其哀也

 不足扵心而不能有餘扵禮兇者之䘮滿其怠也

 有餘扵心而不能不足扵禮此由民之心必有嗜

 欲必知飢渴自開闢而至于今未能改也魯人有

 朝祥而暮歌者子路笑之夫子曰由爾責扵人終無

 已夫三年之䘮亦以久矣又孔子既合葬扵防曰

 吾聞之古也墓而不墳今丘東西南北之人也不

 可以弗識矣扵是封之崇四尺孔子先反門人後

 雨甚至孔子問焉曰爾来何遲也曰防墓崩孔子

 不應三以其三言之自以非禮不聞也孔子SKchar

 流涕曰吾聞之古不修墓以三年之䘮天下之通

 制也古不修墓聖人之格言也以朝祥而暮歌聖

 人尚不笑之以經雨而防墓崩聖人尚泣而怪之

 况廬之扵其側朝夕而哭哉故合葬扵防孔子先

 反者尚修虞事也今之愚民既葬不掩謂乎不忍

 也既掩不虞謂乎廬墓也傷者必過毁甚者必越

 禮上者要天子之旌表次者受諸侯之褒賛自漢

 魏以降厥風逾甚愚民蚩蚩過毁者謂得儀越禮

 者謂大孝姦者慿之以避征徭偽者扇之以収名

 譽所在之州鄙礱石峩然問所從来曰有至孝也

 廬墓三年孝感至瑞郡守聞扵天子天子為之旌

 表焉嗚呼夫古之廬墓至畜妻子扵宅兆之前其

 波流弊至今褻嫚焉有守正者雖大孝不録爲非

 者雖小道必旌則聖人之制後何法焉或曰子貢

 居扵夫子墓側六年乃去非廬墓之自邪曰子貢

 之罪大矣口受聖人之言身違聖人之禮嘻甚矣

 夫子曰事師無犯無隠左右就養無方服勤至死

 心䘮三年又曰師吾哭諸𥨊是師之䘮也心䘮止

 扵三年哭泣至扵𥨊室未有倍其年而哭扵墓者

 斯子貢之罪也今執事者見愚民之有是者冝責

 而不貢鄙而不旌則民必依禮而行矣苟若是則

 隳教之風息毁制之道壅傳曰辛有適伊川見被

 𩬊而祭扵野者今之有是被𩬊而哭扵野者㡬何

 不為戎之扵宅兆乎有心扵是道者得斯説而存

 之禁之可也令之可也

    内辯

 日休自布衣受九江之薦與計偕寓止永崇里居

 浹旬有来𠉀者曰子㡬退于有司㡬孰于執事其

 譽與名曄曄于京師矣致是也者孰自曰偶與計

 偕者曽未識咸陽城闕所贄者未及卿相之門所

 趋者未入勢利之地其譽與名反不知其自矣曰

 聞子受今小司徒河東公知素矣公當時之望溟

 渤扵文場嵩華扵朝右子之上第不足慿他門曰

 公之為前達接後進今人之中古人也愚欲自知

 其道干之以其文以名臣之威絀賤士之禮其為

 知大矣所謂干之以其道知之亦以其道遇其人

 則宣之扵口不遇其人則貯之扵心非侫傳媚說

 者也或曰不懌而退居一日又有来者曰喋喋之

 人謂子頼其知欲一舉扵有司信哉曰於戯聖天

 子之世文教如膏雨儒風如扶搖草茅之士得以

 達市井之子可以進名塲大闢豁若廣路千百人

 各負累能時執事各立用譽如日休之才䖏扵場

 中若放鯤鮞扵東溟逐麞麛扵五嶽於小入大以

 微混衆其汩汨沒沒昭然可知矣豈能一舉扵有

 司哉或練窮物態曉盡時機一二十舉扵有司儻

 䖏之下列行其道也上可以布大知下可以存祿

 利而已矣曰若能者謗歟子冝黙䖏梁上第防其

 萌曰大聖者不過周孔然猶管蔡謗扵前叔孫毁

 扵後何由䖏勢而然亦由登髙者必望臨深者必

 窺矣詩曰讒言罔極交亂四國夫四國且亂况一

 士哉雖然敢不防其萌嗚呼防而免者人歟防而

 不免者天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