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洲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七 盤洲文集 卷第二十八
宋 洪適 撰 張元濟 撰劄記 景上海涵芬樓藏宋刊本
卷第二十九

盤洲文集卷第二十八

  進卷二

   漢雲臺功臣記

漢世祖皇帝荷天人之符龍飛白水誅翦姦雄不數

年而得天下雖髙祖文景之遺徳餘烈在人未逺而

帝之廟謨雄斷足以再造王家然鋤纇夷荒非得𤓰

牙股肱之助亦誰與共成豐功也哉究觀斯時有(⿱艹石)

鄧禹冦恂呉漢耿弇之徒凡二十有八人皆感㑹風

雲𡚒其智勇以成中興之業偉績鴻勲光𬒳簡𠕋至

顯宗紹述追念先烈乃以永平三年圗其象於南宫

之雲臺又以王常李通竇融卓茂継之惟馬援以椒

房懿戚㧕而不與以此知其選矣夫昔者明王之所

以御其臣也欲其蹈危履囏竭節赴功必有勸之之

道而不在乎髙爵厚禄蓋爵禄所及第能榮其身温

其家而不足以激勸後人故刻名鍾鼎紀績旂常書

之司勲藏在盟府所以褒勲顯德莫不備至而使來

者恱夫有功見知歆𧰟企慕思𡚒㓛名之㑹慶賞不

加而人自知勸雲臺之舉不惟崇德報㓛使其聲名

𭧂白於億萬世以示先朝得人之盛而彰夫佐命興

王皆間世偉人蓋將使忠臣義士瞻其容貌而想其

風采景仰榮耀願踵後塵所以激英風而動義㮣真

得先王之要道矣臺在蘭臺阿閣之閒西漢之所築

   唐籌邊樓記

唐以兵革定天下而四夷莫不臣妾中葉搶攘吐

南詔浸犯疆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自韋臯帥蜀始生厲階至杜元頴時

遂長驅𭰹入蹂剔千里繼以郭釗病弗事事南失姚

恊西亡維松由清溪下沫水而左鞠爲盗區斯民惕

惕日有左祍椎結之虞大和四年賛皇公自兵部侍

郎鄭滑節度使來鎮兹土坐席未煖慨然懷憂國制

敵之心思俾一方之人仰父俯子而遂有生之樂迺

卜勝塏鳩工建樓而以籌邊掲之凢南道山川險要

與南詔相入者圖之左西道與吐蕃接者圖之右部

落之衆寡饋餫之逺邇纎悉曲折皆在目中登臨籌

度朝夕於是嘻賛皇之設心如此哉夫天下之事成

於思而敗於不能思善料敵者方無事時坐於帷幄

優㳺夷愉從容談𥬇迺能長慮却顧無頃刻食息不

凝思於胷次敵之強弱詭詐率皆判然先知一旦機

㑹適來則臨事應變(⿱艹石)印券契鑰皆出素料彼雖變

僞百出恃吾有以應之未嘗一墮其計苟惟當其閑

暇樂宴安而忽逺圗忘敵人之可懼恬然未始軫慮

及機至變生則倉猝凌遽無所措其手足其爲成敗

利害豈不較然明甚(⿱艹石)賛皇公可謂知此矣兹樓旣

成仍召老於軍旅習於邊事者與之SKchar畫商訂雖走

卒蠻𨽻遇之亡間訪以山川城邑道路險易廣狹逺

近未踰月間皆(⿱艹石)身渉虜之情僞盡皆知之故能玩

敵股掌之上使腥羶餘噍拑舌頓喙不能一肆其毒

卒之二邊震懼南詔還俘吐蕃歸疆嗚呼使閫𭔃者

皆如賛皇之設心則甲兵之問焉得至於廟堂間哉

   御書六韜兵法賛

臣切惟皇天厭五季之亂乃命

太祖皇帝拯生靈塗炭而

太宗皇帝以天錫神武佐右聖兄鋤𭧂芟荒一駕而

平潞再矢而克掦三揖而納荆潭四SKchar而得川蜀五

征而戡定江南旣踐帝位南致閩粤數十州之地北

俘并汾二十九年之冦薄海内外悉臣悉妾萬機之

暇獨以翰墨文章自娱雖挿矢弢弓而居安之備亦

不少㢮雍熈四年召北面諸將田重進潘羙崔翰及

殿前劉延翰對于便殿訪以禦戎備邊之䇿因取六

韜兵法將有五才十過之說筆以賜之使之昭然識

爲將之術知勇智仁信忠之可以法而輕死好利怯

懦急緩之可以戒朝誦夕惟起居造次必思而踐行

之其所以訓敕臣下之道可謂善矣臣以儒名家幸

以文字待罪于朝其敢自以蕪陋爲辭謹拜手稽首

而賛之曰

  皇矣藝祖  混一四方  於鑠太宗

  翊賛龍驤  五季鼎沸  虎踞蛟慿

  旦粟我馬   犂其庭  稂莠旣薅

  薄海臣妾  威憺遐荒  水慄陸讋

  居安慮危  罔㢮厥備  精柬虎士

  防邊𪧐衞   皇帝曰咨   咨爾重進

  爾翰爾美   實司外閫  咨爾延翰

  實長六軍   訪之邊䇿  悸懼莫陳

  帝謂六韜  聖賢所作   十過五才

  爲將要略   爰御翰墨   寵加錫賚

  諸將稽首   榮此恩霈  聖人馭臣

  誨之有道  良將戴君   強勉允蹈

  欲教孫吴   徒有斯語   賜之漢紀

  復非親御  惟是奎畫   超踰古昔

  小臣賛掦  以詫千億

   漢麒麟閣名臣圗賛

漢中宗皇帝承孝昭之緒中興帝室左右前後莫非

忠良之臣委質𡚒庸共凝雋㓛當是時大則樞機周

宻品式備具小則技巧工匠各精其能内則朝廷清

明民俗阜安外則氊𦋺酋豪屈SKchar殿陛甘露三年

思股肱之羙乃選其臣有㓛徳而知名當世者十有

一人題其官爵法其形貌於未央宫之麒麟閣于以

傳之亡窮施之罔極使瞻仰之者勵忠孝之節而激

功名之心甚盛舉也冝有𪧐學鉅儒賛掦厥羙而史

氏無傳謹追書之曰

  炎正七葉  天啓英主   受命中興

  畢張治具   虎嘯風冽   龍興雲騰

  鞏固洪業   實惟股肱   宗臣霍侯

  元勲鮮儔   定萬世䇿  比迹伊周

  冨平温良   宿衞者名   畨畨龍雒

  㓛埒灌嬰   營平善謀  遂克先零

  髙平提衡   聲聞赫然  博陽同心

  衆職修理   建平寛𥙿   明法練事

  陽成謹厚   表儀宗室   少府醖藉

  進繇儒術  太𫝊堂堂   社禝之傑

  屬國精忠  膚使猶劣  猗歟異人

  輩出昌代  峩峩華閣  以次圖繪

  黄覇于張  仰企後塵  山甫方召

  並掦清芬  義士瞻想  𡚒發感厲

  姦臣顧盻  膽落心悸  聖主賢臣

  千載一時  泚筆作賛  表而出之

   漢赤伏符頌

漢髙皇帝以赤帝之子提干將斬虵澤中寔啓受命

之符推之五行恊于火德歴二百十有四年而賊臣

扛鼎天未厭漢乃命世祖再造王室更始三年諸將

請登尊位而帝固避弗從先是天鳯中帝嘗至長安

受尚書於廬江許子威至是而同舎生潁川彊華奉

赤伏符以獻諸將以爲符命昭然萬里合應不可乆

曠遂以其年之六月踐阼髙邑改元建武超拜王梁

爲大司空用䜟文也漢業復炎卜年二百而赤伏誠

中興之符冝有SKchar頌刻之金石以傳不朽而史闕焉

謹追書之曰

  漢受天命  承堯之運  斷蛇著符

  龍飛沛郡  赤幟禽歇  朱旗舉秦

  恊于火德  爲天下君  祚厄中葉

  鼎移賊臣   皇乾眷佑   復開真人

  誕生濟陽  赤光照室   嘉禾得名

  龜兆告𠮷   𠮷夢維何   乗龍上天

  王迹維何  火光赫然  佳氣鬰葱

  伯阿所望   裒是靈貺  皆炎德祥

  披翦荆𣗥   整齊乾坤  虓將拜手

  請登至尊   有臣曰華   奉符來諗

  惟我真主   名應圗䜟  四七之際

  火實主之  系隆我漢  非君而誰

  爰即髙邑   踐阼建元  王室再造

  如障狂瀾  氛蕩八紘  烽銷四鄙

  黔首更生  仰父俯子  猗歟赤伏

  實啓中興  敢紹𠮷甫 作爲頌聲

   唐神㓛破陣樂頌

唐受天命一海内四方次弟平武德二年劉武周用

宋金剛之謀連鋒突厥抜介州殺石州刺史敗裴寂

入太原㴆揺𨵿中髙祖大宗禦之柏壁天戈所指莫

不摧折明年遂平河東武周奔于虜爰即軍中作破

陣樂以志武功之盛及魏正楮亮輩更製SKchar辝曰七

德舞後更名曰神功破陣樂凡歳旦冬至大朝㑹則

與九功舞同奏於戯唐以兵定天下而兹實武樂傳

之子孫以示王業所由而頌聲闕焉敢爲之辝曰

  古帝命唐  正域四方  掃舊布新

  長彗流光  亂結隋抄  姦雄紛擾

  如虎慿山  如蛇纒道  赫赫太宗

  聖武神㓛  干將莫耶  疇克嬰鋒

  薛犂其荒  鄭隕其強  夏氏纍俘

  魏人納降  逿矣武周   藉助凶儔

  怒其萌芽  太陽是仇  乃鞠王師

  驅熊率羆  天戈一指  顛踣流離

  爰製樂章  蹈厲發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以志武徳

  子孫無忘  辭摛魏楮  七德命舞

  裘褐驚咍  民觀如堵   龍墀大朝

  星拱郡僚  樂奏其間  上下和調

  聞諸古昨  㓛成作樂  韶夏英莖

  於昭景鑠  唐室之興  定亂以兵

  兹樂之成  王業惟明  𬒳之管絃

  其辭弗傳  作此頌焉  何千萬年

   兩朝寳訓序

臣嘗讀書見三代之時廟堂之間君臣相與戒敕訓

告罔不以遵祖訓監先憲爲言考諸行事盖實未嘗

弗率前王之典則禹啓少康之法夏之子孫實守之

成湯三宗文武成康之法商周子孫實守之故其享

國或四百年或六百年或八百年唐有天下傳世二

十文宗宣宗皆嘗讀太宗政要而慕之故大和之政

号爲清明而大中有正觀之風是無他故焉能遵其

祖之法而巳恭惟

仁宗皇帝天縱聖徳勵精爲政登用真儒屏殛姦邪

納鯁直劭農桑賞信罰明宫室池臺無所興作所御

帷帟衾禂多以繒絁爲之左祍辮髮鐻鍝之君梯山

棧谷屈SKchar陛庭鮐背齯齒不覿介胄菽粟豐穰行旅

徹糧叶氣嘉瑞兆爲太平四十二年之治季仲三代

視漢之文景唐之正觀開元皆不足稱繼以

英宗皇帝遵業治道浸以光大俗易風移𥠖民醇厚

聖謨洋洋煥焉可述名山所載太史所掌山林汗青

之所編緝灝灝噩噩抗衡典謨迨

神宗皇帝踐阼之十五年詔儒臣林希採實録日暦

時政紀起居注諸書自乾興盡治平法天聖故事裒

稡事跡以𩔖撰次越明年四月書成來上凢七十有

六門成二十卷名之曰兩朝寳訓所載巖廊之上切

摩治道啇搉墳素之精語■謹威福之善制畏天事

神之道勤政愛民之方恭儉仁孝之德規摹制度之

略辦察正邪篤叙姻族與夫勸農興財治兵禦戎之

術炳若日星事簡而明有條不紊施之朝廷則可以

正紀綱厚風俗施之閨門則可以飭人倫興孝弟施

之夷狄則可使懷仁慕義稽首稱藩信不易之宏規

萬世之通典也臣𥨸惟五閠之際干戈日尋鑪視四

海煽以虐熖兆民灼爛呼𭈹籲辜我皇宋拱揖SKchar

爲壷漿百姓請命于大丕降霖雨澡蕩滌清人用休

息皇乾眷命聖子神孫規重矩疊開闢以來書傳所

紀未之有也其制度紀綱之法後世有以慿藉扶持

寳訓之作足以垂之不朽與天地並臣才學淺昧不

足以仰叙聖德之萬一謹戰汗再拜而書之卷端臣

謹序

   漢四種兵書序

古者聖人之王天下也因天討而制五刑甲兵弧矢

所以誅𭧂而禁亂爰有熊氏修德振兵阪泉涿鹿之

戰破炎帝禽蚩尤而兵法遂興自周之東五侯九伯

日尋干戈陵夷至于戰國出竒設㐲變詐權譎之兵

並作漢髙祖皇帝以英武雄才翦群雄而得天下乃

皆任其天授之資其攻城掠地都出於野戰非規吻

於古制者也自韓信之將兵動引古法以制勝爲能

神明於前人之𮜿轍矣而布越陳豨之徒或得其意

㫖或得其節概俱能從龍定鼎以至於成功然其法

苐隱授於人未大昭於世其後挾書之禁漸弛兵家

者流始得輯其所學以𩔰述於書始集孫呉穰苴韜

略之祕裒爲四種兵書故漢之名將迭出家擅兵法

要皆四種兵書爲之鼻祖也嗚呼兵不可廢法尚矣

貴師其意無泥其迹趙括之徒讀父書卒召長平之

敗龎㳙之淺嘗鬼谷遂致馬陵之禍可不鑒哉故兵

書之要必夲於除𭧂禁亂修德戢兵之㫖而臨事有

得心應手神明變化於矩矱之中得斯意者可與發

明前哲之奥則此四種之書堪與司馬法並傳也夫

   周成王蒐岐陽頌

周公既返政成王始親萬幾於時宇内雍熈朝廷豫

暇適當春田之際草木榮茂禽獸殖繁王廼命大司

馬整六師馭六飛發鎬京幸岐陽望岐下而稅止駐

蹕南山翆華臨幸𥪡青鳯之旗伐靈鼉之鼓懸湯網

設機阱蒐禽獸之不孕字者擒焉殱焉所𫉬之多上

殺者半中下而生𫉬者則有物焉白虎黒文生物不 食生蟲不踐厖然不經於耳目召康公拜稽首於王

前曰都俞王之仁風逺被騶虞應瑞而生也羣臣咸

呼萬𡻕而獻頌曰 茁彼蒼葭  青陽所育

  林鳥不驚   鹿羣不觸   王在中田

  張羅挾矢   網解三面   箭發𩀱至

  載蒐載擒   弋其不孕  王恩所播

  澤及飛走   王仁所感   騶虞忽有

  於戯仁恩   緜基𥙿後   垂暦之多

  卜年永乆

   唐勤政務夲樓記

國之有臺所以望氛祲察災祥文王靈臺之所經始

也朝之有樓所以勤萬機理庶政法聖王之用心則

樓之建堪與西周比烈矣豈徒侈遊觀誇美麗實妖

SKchar艶女者等哉聖唐御宇以來臣服海内四譯賔貢

頗稱逺邁前烈矣開元元年皇帝慨然有念於昔王

之所以興廢子孫之所以隆替曰國之興由於政之

勤業之乆基於夲之務猗歟休哉詔於紫宸殿之左

建勤政務夲之樓以綜理庶政咨詢朝務孳孳以艱

難兢愓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恭儉仁愛爲夲盖示後人敦夲之圗嗚呼斯

豈非開國承家之意與樓制規恢閎達簷牙髙矗爰

升而望之觀新譽髦之賢羡英雄入彀之無遺而聽

科舉人之言羙盧絢按轡之有體至穆宗遵業復能

於此訪民間疾苦凢其子孫登臨瞻仰咸思命名之

𭥍知皇祖之用心無敢逸游以隳前烈其於保國理

民之道有加而無怠所以永蘿圗福元元豈不甚厚

耶樓成於開元二年之九月至憲宗十有四年詔左

右軍容以官卒二千脩之文宗三年又復増飾其服

勤祖武可謂無媿至於榱椽梁柱之制蓋瓦級甎之

數工役之計是皆無益於政故略而弗著云謹記


盤洲文集卷第二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