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時局與我們的策略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前時局與我們的策略
作者:罗亦农
中華民國16年(1927年)4月6日于上海特别市
这是罗亦农在中共上海区委活动分子会议上的报告。本文据中共上海区委活动分子会议记录刊印。

  在現在很短時間內,要使同誌明了目前緊要時局非常必要。上海工【人】階【級】是中國革命勢力最集中、最雄厚、最有經驗的地方,上海工人在曆史【上】做過二個很大的功績:一為五卅反帝運動,二為上月二十一號的武裝暴動之成功,都為中國革命的曆史上第一個功績。同時在世界革命的意義上尤其偉大。如果能夠繼續下去,中國革命運動有無新希望,中國革命一氣嗬成向社【會】主【義】路上走,是很有可能的。

  同時我們不要忘記,每個革命力量表現勝利的時候,反革命的勢力也愈益團結反攻。

  這幾天上海的工【人】階【級】已到保持他的勝利、更進一步求得勝利或者不能保持他已有的勝利。此階段關係全上海、全世界革命,意義非常重大,因此在工人運動及本黨策略上都要一根本策略的確定。

  這個關頭的來源,很顯明的就是國民黨新右派的向革命勢力的爭鬥。

  此新右派的爭鬥,早已發生最激烈的為武漢與南昌,在戰線階級上一方麵為C.P.工人及革命的左派與中小資產階級,此爭鬥為革命與反革命的鬥爭。

  蔣介石為一切右派反動派的集中點,但他在南昌時力量尚不夠,所以飲泣吞聲的幾個月,他想把南京打下後與C.P.算帳,可是此次南京的打下為左派軍派〔隊〕,所以爭點就移到上海。

  上海為一切反革命勢力集中的所在,為反革命與革命爭鬥的焦點。右派人物有李濟深、吳稚暉、戴季陶——凡是與武漢國民政府立於反對地位的人物都集中在上海。

  此爭鬥形勢是整個的,不是很簡單的上海問題,如他們勝利,就根本影響國民政府。

  此爭鬥的主謀為蔣介石,蔣在江西、安慶、蕪湖、杭州、寧波都有燒工會、搗毀黨部的事實。

  上海雖尚未爆發此種行動,但正在醞釀中。

  現在我們看新右派的勢力,第二軍、第一軍、第十四軍、第二十六軍、第六軍大概是左派居多,尤其是南京、上海雖都為第一軍,事實上第一師未見是左派。但左派如無積極的準備,新右派也有勝利可能,因為他們有許【多】想升官發財。

  在革命戰線外,帝【國】主【義】雖未見得與新右派實行結合,但帝【國】主【義】種種行動都幫助新右派,如說汪將與蔣聯合反共及工人衝入租界等謠言,都是直接、間接幫助新右派反武漢政府。還有資產階級及銀行家也都造謠挑撥說漢口要免蔣職等,他們都是助蔣而反漢,因為借此可以使蔣部下益團結而積極行動,他們又以幾百萬款子給蔣並包圍蔣、白。又有許多土豪劣紳都起來,助蔣以保持他們的地位,如無錫、寧波……都發生此種事實。

  總之,新右派聯結……一切反革命力量向總工會工人進攻。

  我們研究為何許多反工人的勢力都集中在上海,因為上海為工商業最發達,反革命勢力最集中的地位,因此仍為資產階級與無產階級的鬥爭;同時帝【國】主【義】感覺得他們的最後勝負將取決於上海,所以抵抗力愈大;新右派感覺在武漢在各方麵都不能勝利,所以他們也要在上海作最後的奮鬥。我們要看清蔣介石完全是代表資產階級的,所【以】革命的黨部人員去見他都見不到,但所有銀行家、工業家隨時可以去見。

  我們還要認清這爭鬥是封建勢力與無產階級的爭鬥,如李濟深、黃紹竑等都是代表大地主反對農民運動的,此次出死力為蔣活動,此外如吳稚暉、戴季陶等又都【是】封建社會的人物。

  中國革命運動非常複雜,過去革命力量最大的為工人與農民,更使封建勢力與資產階級害怕。不幸一部分新右派軍隊與之結合,純為意大利法西斯蒂的行動。

  蔣介石不僅代表資【產】階【級】封建勢力向我們爭鬥,他還聯合破落伍〔戶〕收買長江一帶的青紅幫來幫助他,如蕪湖、安慶等打工會、黨部都是流氓所做。蔣曾用六十萬款子收買青紅幫,這是表示蔣介石最後暴露其流氓性。

  蔡元培、李石曾、吳稚暉等自命為無政府黨,現也聯蔣反對工人,完全為反動的小資產階級的反動行動的表現,他們代表很多的小資產階級的反動,我們要認識清楚。

  蔣與我們爭鬥的中心問題,為解除上總糾察隊武裝問題,他要取消上海工人在政治上的地位,此是國民黨與共產黨最後的決鬥。李濟深等都堅決表示要反對共產黨,要使國民黨與共產黨分裂,這就是分裂革命勢力,使反革命勢力勝利,這是中國革命運動的根本危險,我們所提民主獨裁製的政治將完全無望。

  在上麵的結論,此爭鬥是很整個而有全社會階級的關係,此爭鬥的爆發,將為軍事的破裂。蔣介石等已在準備一方麵壓迫南京左派的軍隊,一方麵為解除上海工人的武裝。

  現在南京左派的軍隊在包圍中,安慶的李軍及無錫、蘇州等處都調有蔣的軍隊,蔣又將調薛嶽到南京,現在用許多方法籠絡薛嶽,薛的態度有點改變。同時上海調開薛嶽,更易解決上海的工人。此外賴世璜、周鳳歧的軍隊都來上海,昨天李寶章也已投降,李的通電中毫無革命意味,完全服從蔣介石。廣東新右派也把教導師改為省防軍,並派錢大鈞到江西。在上海糾察隊所駐的地方,他們派來五千多人四面占據民房來包圍,同時對部下軍隊大肆煽動。在外交上,蔣對寧案及帝【國】主【義】一概不提,與帝【國】主【義】妥協。此次汪精衛一到上海,他就很聰明的發表通電,其作用:

  ―、抵抗武漢。

  二、借重於汪,更團結部下而好拉左派。

  三、在民眾中可以緩和反蔣的空氣。

  蔣在政治上有很多計劃,幾天以前想召監察委員會推翻武漢國民政府的決議案,最近又想軟禁汪精衛在上海,用種種威嚇手段,造謠欺騙並冀圖再召集國民黨中央會議,推翻武漢議決〔決議〕及排斥C.P.。

  汪精衛的態度非常之好,政治觀念很穩定,與C.P.可以合作下去,甚至於到建設社會主義製度,他絕對讚同第三國際給我們的訓令。

  汪來後,上海爭鬥比較緩和,前晚蔣已下動員令,後因汪來即收回,但蔣是沒有調和餘地,他的出路隻有勝利與失敗,毫無妥洽的可能,衝突是不可免的。

  上海除掉C.P.與新右派對抗的形勢外,整個的上海民眾除掉大的銀行家與資產階級外,都是反對蔣介石的。因為他們所希望的蔣介石,已不是現在的蔣介石,蔣用武力壓迫市政府之成立,同時他新定一省政府名單,一個商人都沒有,因此,商人都表示反對,視為新軍閥。此外,許多知識階級學生都不能滿意於蔣,即上海國民黨員也反對蔣介石,如不見黨員及派便衣偵探到市黨部威嚇等。總之,蔣已入於諷〔瘋〕狂態度,已脫離民眾向反革命路上走。

  上海的帝國主義對蔣非常讚同,天天造謠促蔣壓迫民眾,天天幫助蔣介石。

  我們可以認清上海的衝突不能免的,如果上海的工人能與江、浙、武漢左派勢力聯合,一致把新右派勢力打倒,則中國革命運動前途將大放光明,而建立革命的民主政權。我們黨領導工農階級與新右派決鬥勝利,則我們黨必大發展,操得很大的政權。否則,我們黨我們工人力量都將大受打擊,所有工會、學生會都將被打倒。現在他們已在另組市黨部,另組工會。蔣對部下說上海的工會是少數流氓的組織,所以他們一旦下手,來勢非常危險。

  我們的策略。我們唯有與蔣奮鬥,我們有實力、有群眾,隻要策略應用得好,有勝利的希望。同誌不應害怕,要積極活動,取得最後的勝利。

  我們的策略:

  一、以民眾的力量去鎮壓蔣之反動。所有上海的工人,要積極準備,認定自己是主體,去領導各階級民眾起來奮鬥。我們要堅決保持工人武裝,在事實上我們希望暫緩爆發,區委在政治上、軍事上做了許多工作,我們在目前要使民眾明白上海的局麵,對民眾說明新右派要解除工人武裝即為向一切民眾進攻。在具體的工作上我們要盡力拉住商人,積極幫助工人,並對蔣威嚇。餘如市政府要盡量使商人參加,我們一方麵要使工人與商人建築很好的關係。學生方麵要召集全上海學生代表會對蔣表示,並要提出擁護上總的武裝,我們要使學生明了此爭鬥的意義,能做到罷課。在工會方麵要努力宣傳此爭鬥的意義,要準備罷工,如果蔣介石來繳糾察隊的械,所有工人都罷工,到華界來援助繳蔣軍隊的械。有許多人主張上總武裝暫時收藏,這是自殺的政策,我們隻有向前奮鬥,隻要北伐軍不來解除我們的武裝,我們當然不去挑釁。

  我們在此時期,決難避免衝突,我們情願不避免大的流血與犧牲,未來的曆史是很光明的。

  各部委、工會負責的同誌,要組織宣傳隊到各種民眾中去宣傳,尤其是要盡量與兵士談話要做到兵士將來不受上級命令而打工人,這是很重要的工作。

  二、武裝力量與新右派的爭鬥:

  (―)我們決定不收藏槍械,堅不繳械。

  (二)嚴取防守態度,無論他們怎樣進攻,我們決不投降與退卻。

  (三)找許多聯盟武力。

  三、挑撥離間新右派的軍隊:

  (一)我們要使新右派的兵土受我們的宣傳與聯絡,使其內部瓦解。

  (二)在迎汪運動中要熱烈的表示,要利用蔣電在他的部下煽動,讚助蔣實行集中黨權的電文。

  (三)陳汪聯合宣言,已使許多造謠中傷的右派伎倆都將打破,許多懷疑的國民黨的分子也可不懷疑,所有國民黨黨部及我們黨部要發表宣言表示擁護。尤其是我們在工人、學生、婦女群眾中要特別宣傳我們的領袖獨秀同誌,都有很重大的意義。

  上麵這許多工作,我們要有決心,要認清現在的爭鬥,是整個的社會關係,我們不能退讓,我們要為主體,我們不避免衝突,但不取進攻的形勢。我們在目前要盡量【做】民眾的宣傳與罷工、罷課、罷市等準備。

  我們希望蔣介石從市政府開刀,市政府要積極進行,要宣布各種革命的文件,要舉辦各種革命的工作,聽憑蔣來開刀。

  至於武裝衝突的形式,我們希望一爆發,各工人群眾、學生群眾、國民黨群眾馬上起來罷工、罷課等運動,並使群眾趕到閘北援助工人,絕對不能疏忽與弛〔遲〕緩。

  在此形勢中,新右派已在秘密調査我們的機關與同誌,我們要準備很多技術秘密機關,要能一爆發立刻秘密起來。在未發動前,仍要保持與群眾接近的形式。

  總之,革命是我們領導的,我們要堅決認定積極負責,開始奮鬥,此責任完全要我八千多同誌擔負起。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28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