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陳江西廣東事宜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直陳江西廣東事宜疏
作者:劉鶚 元
本作品收錄於《惟實集

右臣鶚:伏以比歲逆賊,嘯聚顆黨,併合醜類,多方告警。焚我蘄、黄,陷我江州,諸路守臣皆棄城而逃遁,總管李黼,以無援而戰死。臣履任之日,濬治城池,繕修器械,召募丁壯,分守要害,偕諸將士百計捍禦。雖事勢窮蹙之日,宜爲安疆定國之計者也。數年之内,強寇稍却,民賴安居。十七年,荷蒙聖恩,授臣廣東亷訪副使,聞命之日,星夜奔馳,度嶺而南,修城濠、繕甲兵,仰仗天威,軍士稍集,民志得寧。十九年,遷臣守韶,整頓軍旅,撫綏地方,城郭完固,猺獠遁避。謹將江西、廣東兩省事宜爲陛下直陳之:江西以鄱陽爲襟喉,以江州爲輔臂,袁、臨、吉、贑當楚、粤之要衝,撫、建、廣、饒控閩、越之關隘,至於龍興,名爲省會,居中應外。宜慎簡良帥,增設重兵,諸郡有警,則分兵援之。至於各府,則修築城池,固守隘口,團練堵截,糧餉既裕,兵氣自奮。誠能於九江、湖口各增一營衞,備兵捍衞,各置戰船百艘,相爲應援,則荆陽諸盜不敢窺九江、湖口,而臂指相應矣。建昌、信州,又於闗隘謹以烽堠,守以重兵,則藩籬固而閩、浙一帶不得越境而冦矣。若乃廣東,五嶺之外,號爲四塞。由南雄可向荆、吳,由惠、潮可制閩、越,由高、亷可以控交、桂。總廣東一省,列郡爲十,今分爲三路:東則惠、潮,中則嶺南,西則高、雷,此三者皆要衝也。環郡大洋,風濤千里,皆盜賊淵藪,帆檣上下,烏合突來,樓船屯哨,可容緩乎?爲今之計:東路官軍必屯柘林,以固要津。中路之虎頭門等澳,而南頭爲尤甚,或泊以窺潮,或據爲巢穴,乃其所必由者。西路對日本倭島、暹羅諸番,變生肘腋,是西路所當急爲經畫者,又烏可緩哉?然臣今日所言者,悉地方之要害,而國之所患者,由邊備之防弛。臣竊慮今日之大勢,亦岌岌矣。自紅巾賊劉福通起兵於汝、潁,大爲心腹之患。焚蘄、黄,陷江州,是不獨江西一省也。方國珍聚衆海上,屢降屢叛,焚掠沿海諸郡,又不獨廣東一省也。夫李黼之死於徐壽輝,孤城無援也。台哈布哈之死於方國珍,駐海兵單也。趙勝普戰湖口,而行省臣星吉死之。張士誠據高郵,而知府李齊死之。凡若此者,既不能深防曲慮,以消禍患於未然,又不能選將練卒,以圖恢復於目前。天下之弊,起於因循而成於蒙蔽。州郡告警,而方鎮不以爲然也;方鎮告警,而内部不以爲然也。夫國家安危,民生休戚,大臣不以聞,主上不得知,其患可勝言哉?臣願陛下嚴簡擢之法,省參督之制,覈功賞之實,奮刑威之斷。舉一將則衆議必簡,任一人則群疑莫奪,賞一功則疏遠不棄,罰一罪則貴近不疑,如是則人格其心,官奉其職。由是而芻糧可充,器馬可利,城塹可固,練習可嫺,斥諜可明,號令可信。雖八荒之遠,六合之廣,皆能如身之使臂,臂之使指。若江、廣區區之地,又何必深長慮哉?敢摭其大端,約其形勢,惟陛下斷而行之耳。臣誠愚昧,不識大計,犬馬惓惓,惟陛下俯賜覽觀,幸甚。元至正二十二年四月。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