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隸總督兵部尚書李敏達公傳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直隸總督兵部尚書李敏達公傳
作者:袁枚 清朝
本作品收錄於:《小倉山房文集

公姓李,名衛,字又玠。明初以軍功起家,襲錦衣衛,由浙遷碭山。公伉健有氣,入貲為戶部郎,司納粟事。親王某屬每金千加平十兩,公不可。強之,則舁櫃置戶部東廇下,署曰:某王贏餘。王大驚,諭止之。王府歌者殺人,公會刑部鞫。刑部因王故,欲為道地,公爭之急。同僚止公,而公往益早。世宗心重之。登極,授雲南驛鹽道,遷布政使,旋巡撫浙江。

康熙末年,鹽法抏弊,滇省有私壓、短平諸色目,浙商浮費至十二萬,州縣赤腳丁錢攤入田畝,有田者不占名籍,奉土豪為甲長,供奉如奴。公一切禁督。奏免湖屬浮糧,又奏玉環山、乍浦近海,請設參將、同知鎮撫之。北新關虧稅,司榷者患之,公奏以南關之贏抵北關之縮,往來商大歡。雍正四年,遷總督,節制江南七府五州。

當是時,浙省逆案屢發,杭州汪景祺、查嗣庭等以誹謗伏誅,而妖人曾靜又為石門呂留良弟子。上震怒,停浙人禮部試,將大創之。賴公外嚴內寬,教督於下,開說於上,致民俗丕變,天心回和。庚戌殿試,前三名皆浙人。

公駢脅多力,鼻孔中通,身長六尺二寸,痘瘢如錢,著頰上皆滿,而白晰精采,豐頤廣顙,腰腹十圍,善養威重。每出,繡衣袞袍,乘八座露車,去其帷,壯士一人高丈餘,執大刀,光明如雪,扶輿而趨。絳旗黃蓋,暴槊葩蚤數十重,鳧藻雁行,罔不整。最後馬上鼓吹,細樂鏗鏘三四里。闔城老稚,聞制府鉦聲,爭奔趨窺觀,目眩良久。引喤始畢,而提爐香猶冉冉四散。

性好武,設勇健營,募兵教之擊刺,一切器仗加鮮明。每霜天大蒐,公披金甲,執鐵如意,登壇指揮。先是,東南武備遜西北,而公自信過之。屨請從征西戎,又請長子星垣征楚、滇諸苗。然世宗終不許也。

公不甚識字,而遇文人甚敬。修《浙江志》,建書院,餼廩獨豐。公餘坐南面,召優俳人季麻子說漢、唐雜事。遇忠賢屈抑,僉壬肆志,輒嗚咽憤罵,拔劍擊撞。聞鄞縣有王安石祠,大怒,嚴檄毀燒。奏飭十三省督撫修古賢祠墓,諸生入學者行肅拜禮,許士女逢春秋節賽會迎神,其奸惡則伐瀦其墳。事雖不行,海內皆嘉公之志。凡文移奏章不過目,聽人雒誦,不可於意者,嚄唶命改,動中肯綮。雖儒者文吏,皆心折駭伏,以為天授。疏西湖淤三十里,增修祠廟,植柳桃。春時堤樹盡花,水亭風台,金碧明耀。公晡餐畢,鳴騶出清波門,攜文案坐亭子灣辦治。文武屬吏白事者,就湖光山色間稟請意旨,判決如流。

七年,召署刑部尚書,加太子太保。未二月,總督直隸。故事:直隸五總兵一提督,與總督抗行。公往,悉受節制。總河朱藻素侜張,公首劾之,減死為城旦舂。公負氣好勝,遇權要人,務出其上乃已。當是時,大將軍年羹堯、河東總督田文鏡、九門提督鄂爾奇、管戶部果親王皆隆赫柄用,而公輒彈劾搖撼之。雖有動有不動,然中外側目,欲甘心於公者相環矣。賴世宗知公深,排群言,眷龐不少衰。十三年八月世宗崩。公自知孤危獨立,萬無全理,入謁梓宮,跪伏大慟,暈絕不能起。上知其意,召見,慰之曰:「卿但努力報國,先帝雖崩,自有朕在也。」賜珊瑚朝珠、荷囊兩匣,再賜長子星垣武探花及第。公意始安。

公尤長於治盜。凡盜之巢藪火伴,訪知如繪。臨期以一錦囊付將弁,往如教,即時擒獲。所到處江湖千里如枕席,行舟桴鼓不鳴,不禁妓,不擒樗蒱,不擾酒坊茶肆。曰:「此盜線也,絕之則盜難蹤跡矣。」先是,朱文端公以醇儒治浙,考於古,頒喪婚宴會儀教民,又禁燈棚水嬉、婦女遊山。民肩背資生及賣漿市餅家,弛擔閉戶,嘿嘿不得意。公雖受知於文端,而為政不相師。一切聽從民便,歌舞太平,誘掖而張皇之。民喁喁大和,愈卑賤者愈禱頌焉。雍正十二年,公總督保定,與戶部尚書海望同勘海塘至浙,遠近村氓以為公復來撫浙也,額手迎者蟻屯數十里,歡聲殷天。文端公聞之,歎曰:「古人云:『觀徐公言論,不復以學問為長。』斯言信矣。」

公生時太夫人夢神僧授以異寶,及卒病黃疸,呿聲震屋瓦,衙內牛馬皆吼應之,同起同止。如是者三晝夜,氣乃絕。年五十三,諡敏達。

論曰:世宗皇帝時,才臣任封疆者,田、李並稱。然世之人往往優李而劣田,意頗疑之。後讀朱批上諭:田文鏡奏禁銅法,請民間有拋擲制錢者擬軍;又奴婢首主人藏銅器者,許脫籍,治其主人之罪。公奏禁銅法,請官增價購,有售者即與值,不問所由來,亦不治藏者之罪。是二疏者在,世宗俱未允行,而兩人之見解心術,判若天淵,已可見矣。公每以權貴,拜疏後必抄稿以示其人。嗚呼,壯哉!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