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兩個世界”的明朗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人类历史上空前的大战祸还没有结束,议和的主要会议还没有开成,然而人民已都在忧虑第三次世界大战何时爆发了。

  前几天,一位从内地出来的哲学家写信给我,问我几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就是:第三次世界大战能不能避免?同一天,我接到一位中学生的信,他问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苏俄与美国的战争真是不能避免了吗?

  问这种问题的人,心里大概都感觉眼前有两种对峙的大势力,形成了两个世界,壁垒很森严,旨趣很歧异,好像没有调和的可能,好像没有互相了解的可能。所以大家都忧虑这种大势力免不了冲突,也许会演出更可怕的“第三次世界大战”。

  依据我个人的愚见看来,这种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悬测似乎是太悲观的过虑。眼前世界上有两种对峙的大势力,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这两种大势力的分野在最近一年中似乎更明朗了,这也是不可否认的事实。但这两个壁垒的明朗化是祸是福,这两个势力会不会就走上武力冲突的路上去,这些问题都还有讨论的余地。

  依我个人的观察,在最近的将来,至少在最近十年内,大概没有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危险。最明显的理由是:美国与苏俄都不愿意再打仗了,都愿意求得安全与和平。最明白的证据是:无论在联合国安全理事会里,或在联合国大会里,或在外长会议里,代表这两个大势力的各国尽管在会报上作种种激烈爽直尖利的争论,争论完了,都还是联合国的会员国,没有一国肯放弃退出这个新兴的国际组织。这是最好的国际新生活的训练,也就是最可以使我们乐观的事实。

  有些人指出最近一年以来美国对苏俄的强硬态度,认为这是美苏冲突的开始,是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序幕,这也是太悲观的看法。美国、英国自从1914年以来,事事对苏俄让步,处处迁就苏俄。联合国宪章里的强国否决权,雅尔达的几种秘密协定,都是最明显的例子。可是从去年(1946)1月以后,美国的政策开始改变了。去年是美国国会改选之年,众议院全部改选,参议院改选三分之一。在选举之前,民意测验的结果早已表示民主党不能保持十四年来两院多数的优势了。政府为了要求得对外一致,故不能不重新检讨外交政策,特别是对苏俄的政策。新的政策是对苏俄要“坚定而忍耐”,这是民主党与共和党共同接受的,也是一年以来美国民意测验表示赞同的。这个政策不是对苏俄挑衅,只是要用坚定的态度叫苏俄明白美国不能退让的限度,同时要用耐心求得苏俄的了解,并保持世界的和平。

  总括两年来的世界形势,我们可以说,苏俄与美国都不愿破坏世界的和平,他们都在筹划本身的安全:苏俄要用扩张他的势力范围来谋他本身的安全,美国与用“坚定与耐心”的政策来谋他本身的安全。美国的新政策当然要使这两大势力对峙的局势更明朗化。但明朗化正是避免误解与冲突的有效方法。倘使希特勒当日能明白无疑的知道英国、法国真肯为波兰作战,又能明白无疑的知道那中立法层层束缚住了的美国真会用全力参战,那末,他也许不会那样轻率的发动1939年的战祸罢?

  其实何止希特勒的战祸是国际局势缺乏“明朗化”的结果!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时,德国的军阀领袖就没有算准英国会为了比利时中立的破坏而作战,更没有料到威尔逊会为了潜艇战略的复活而参战。(那时没有无线电信,当威尔逊对德绝交之夜,德国外交部长还对美国大使说美国决不会有何举动!)第二次世界大战是日本在中国发动的,当时美国正在孤立主义的最高潮,1937年1月里,美国国会两院一次通过了对西班牙内战禁运军火的法案:同年1月5日,国会成立了中立法案的新修正案,把外国的内战也包括在中立法案里。外国的内战尚且可以适用中立法案,那么,国际战争当然更没有疑问了。5月1日的新中立法案是美国孤立主义的最大胜利,7月7日卢沟桥事变就发生了。将来的史家必有把这两个日子看作不无因果的关系。所以我们可以说,第一次与第二次的世界大战祸,都是当时国际局势没有“明朗化”的恶果。我们也可以说,有力量的国家肯明白宣布他们的国际政策,这正是免除国际战争的重要步骤。

  我们读这一年里美国朝野领袖的言论,应该可以明白今日美国对苏俄“坚定而忍耐”的政策,其主要目的只是使美国的立场明白清楚,不容疑虑。今日只有美国与苏俄两个国家有安定全世界的力量,也有破坏全世界和平的力量。这两个大势力之间,有了明朗化的政策,这正是免除误解的起点,也正是全世界和平的新起点。

  有了明朗化的国际局势,再加上长期集会的国际新机构与国际新生活的训练,使旨趣不同的国家都有个尽量公开辩难争论的机会,使政体与经济组织不同的各国代表都有个从辩难争论里相互认识了解的机会,那末,十年或十五年的国际对峙形势也可以逐渐进步,演变成一个更调协、更合作的新世界了。

  1947,5,18

  (收入《独立时论一集》,1948年8月北平独立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