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了世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澈底」的底子 知了世界
作者:魯迅
1934年7月8日
算帳
本作品收录于《花邊文學

  中國的學者們,多以爲各種智識,一定出于聖賢,或者至少是學者之口;連火和草藥的發明應用,也和民衆無緣,全由古聖王一手包辦:燧人氏,神農氏。所以,有人以爲“一若各種智識,必出諸動物之口,斯亦奇矣”,是毫不足奇的。

  況且,“出諸動物之口”的智識,在我們中國,也常常不是真智識。天氣熱得要命,窗門都打開了,裝着無線電播音機的人家,便都把音波放到街頭,“與民同樂”。咿咿唉唉,唱呀唱呀。外國我不知道,中國的播音,竟是從早到夜,都有戲唱的,牠一會兒尖,一會兒沙,只要你願意,簡直能够使你耳根沒有一刻清淨。同時開了風扇,喫着冰淇淋,不但和“水位大漲”“旱象已成”之處毫不相干,就是和窗外流着油汗,整天在掙扎過活的人們的地方也完全是兩个世界。

  我在咿咿唉唉的曼聲高唱中,忽然記得了法國詩人拉芳丁的有名的寓言:《知了和螞蟻》。也是這樣的火一般的太陽的夏天,螞蟻在地面上辛辛苦苦地作工,知了卻在枝頭高吟,一面還笑螞蟻俗。然而秋風來了,涼森森的一天比一天涼,這時知了無衣無食,變了小癟三,卻給早有準備的螞蟻教訓了一頓。這是我在小學校“受教育”的時候,先生講給我聽的。我那時好像很感動,至今有時還記得。

  但是,虽然記得,卻又因了“畢業即失業”的教訓,意見和螞蟻已經很不同。秋風是不久就來的,也自然一天涼比一天,然而那時無衣無食的,恐怕倒正是現在的流着油汗的人們;洋房的周圍固然靜寂了,但那是關緊了窗門,連音波一同留住了火爐的暖氣,遙想那裏面,大約總依舊是咿咿唉唉,《谢谢毛毛雨》。

  “出諸動物之口”的智識,在我們中國豈不是往往不適用的麼?

  中國自有中國的聖賢和學者。“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於人;治於人者食(去聲)人,治人者食於人”,說得多麼簡截明白。如果先生早將這教給我,我也不至于有上面的那些感想,多费紙筆了。這也就是中國人非讀中國古書不可的一个好證據罷。

  (七月八日。)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