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碏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石碏論
作者:牛希濟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846

衛莊公寵州吁也,且又縱之。石碏諫曰:「臣聞愛子,教以義方,弗納於邪。驕奢淫佚,所自邪也。四者之來,寵祿過也。君若與之即將定,若猶未也後將悔。」公不聽,州吁竟殺其君而自立。石碏之子厚與籲遊,禁之不可。春秋之世,有弑君之子,或朝於王,預諸侯之盟,不複加討。是以厚問定君於石子,曰:「王覲為可。」曰:「何以得覲?」曰:「陳桓公方寵於王,若朝陳使請,必可得也。」厚從州吁如陳。石碏使告於陳曰:「衛國褊小,老夫耄矣。此二人者,實弑寡君,敢即圖之。」陳人執州吁於濮。石碏使其宰獳羊肩蒞殺石厚於陳。君子曰:「石碏純臣也。愛其君而厚與焉,大義滅親。」其是之謂乎?

父子之道,天性也;君臣之道,人義也。石子諫莊公也以義方,教子厚之為也,無義方之訓哉。且厚非弑君之謀,為亂之首,州吁既立,仍從之遊,州吁之為君也,命石子遊。必將從之,況於厚乎?己為大臣,國有亂賊,而不能討之,忘其君也。父子相欺,以成殘忍之計,是忘其親也。工業為臣不忠,為父不慈,將使衛國之人,父子相爭屠矣。是以先見之明,知州吁之必能為亂也,當戮力以誅之,豈止一諫而己哉!知石厚必從惡也,當嚴毅以討之,無使必陷於戮,不能救亂以安其國,不能謀君以全其子,莊公之亡也,州吁之戮也,石厚之死也,皆石子忍(闕)況其君乎?或曰:「周公之誅二叔,聖人之教也。石碏之棄愛子,賢人之事也。若不如是,將何以止於亂乎?」夫周公知二叔之心,不利於成王,必危於宗廟,故先除之。以保天子之尊,以安大本,豈若石子弑莊公而後欺而誅之。日磾怒其子與宮人戲,蓋防淫亂之本,以靜於國。石子成其亂而誅之,必不使從篡之黨而後誅之也。然周公聖人也,日磾賢人也,知其必至於亂,皆不得己而行之。且周公、日磾防其亂而先誅之,以靜於國;石子成其亂而誅之,無益於理,反為相欺之計,殘忍之行,無父子之慈,滅天屬之道。且厚能問其父以定君之計,是知是非理亂之理也。是尊父子之道,無疑父之心也。疑父之心,逆天之道也。今乃欺之,令朝於陳,以行誅討,斯人心之熟忍之矣。不若告其子以理,且曰:「州吁為子弑其父,為臣弑其君也,天地所不容者。人之子不可與之為伍也,是以吾禁子之遊。且吾為大臣,欲誅弑君之賊,以報其國。不討其賊,是吾有殺君罪也。能使州吁朝陳,且勿往,我將報之。」石厚尚能求計於其父,豈必陷父於惡?若然者,可以保其子,全父子君臣道之道矣。今石碏以殘忍之性,亂君臣父子之理,以安其身,以求其名,而曰「大義滅親」。為罪莫大於亂國,不孝莫大於絕嗣。今石子亂其國而殺其子矣。及後樂羊為魏將伐中山,中山殺其子而遺之一杯羹。樂羊坐於幕下,食之以盡,乃拔中山。文侯賞其功而疑其心。貪其功忘骨肉之痛,蓋石子之流也。

屈突通當隋室之亂,未從王師,太宗使其子召之。通反弓射之曰:「昔與汝為父子,今與汝為仇讎。」既而舍弓矢於地,再拜號泣以別隋後曰:「臣智力俱困,非敢負陛下也。」然後來歸。此又能全君臣父子之道也。且能殘其子為仁義之人者,未之有也。為仁義之人能殘害其子者,亦未之有也。邱明修千載王化之文,欲開父子相疑之心,親親相滅之理,大非聖人之心乎。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