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闕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石闕銘
作者:陸倕
文選卷56

  昔在舜格文祖,禹至神宗;周變商俗,湯黜夏政。雖革命殊乎因襲,揖讓異於干戈,而晷緯冥合,天人啟惎,克明俊德,大庇生民,其揆一也。

  在齊之季,昏虐君臨,威侮五行,怠棄三正,刑酷然炭,暴踰膏柱,民怨神怒,眾叛親離,蹐地無歸,瞻烏靡託。於是我皇帝拯之,乃操斗極,把鉤陳,翼百神,禔萬福。龍飛黑水,虎步西河,電動風驅,天行地止。命旅致屯雲之應,登壇有降火之祥,龜筮協從,人祇響附。穿胸露頂之豪,箕坐椎髻之長,莫不援旗請奮,執銳爭先。夏首憑固,庸岷負阻,協彼離心,抗茲同德。帝赫斯怒,秣馬訓兵,嚴鼓未通,兇渠泥首。弘舸連軸,巨檻接艫,鐵馬千群,朱旗萬里。折簡而禽廬九,傳檄以下湘羅。兵不血刃,士無遺鏃,而樊鄧威懷,巴黔厎定。

  於是流湯之黨,握炭之徒,守似藩籬,戰同枯朽。革車近次,師營商牧。華夷士女,冠蓋相望,扶老攜幼,一旦雲集,壺漿塞野,簞食盈塗。似夏民之附成湯,殷士之窺周武。安老懷少,伐罪弔民,農不遷業,市無易賈。八方入計,四隩奉圖,羽檄交馳,軍書狎至。一日二日,非止萬穖。而尊嚴之度,不諐於師旅;淵默之容,無改於行陣。計如投水,思若轉規;策定帷幄,謀成几案;曾未浹辰,獨夫授首。乃焚其綺席,棄彼寶衣,歸琁臺之珠,反諸侯之玉。指麾而四海隆平,下車而天下大定。拯茲塗炭,救此橫流,功均天地,明並日月。

  於是仰協三靈,俯從億兆,受昭華之玉,納龍敘之圖。類帝禋宗,光有神器。升中以祀群望,攝袂而朝諸夏。布教都畿,班政方外。謀協上策,刑從中典。南服緩耳,西羇反舌。劍騎穹廬之國,同川共穴之人。莫不屈膝交臂,厥角稽顙。鑿空萬里,攘地千都;幕南罷鄣,河西無警。

  於是治定功成,邇安遠肅,忘茲鹿駭,息此狼顧。乃正六樂,治五禮,改章程,創法律。置博士之職,而著錄之生若雲;開集雅之館,而款關之學如市。興建庠序,啟設郊丘。一介之才必記,無文之典咸秩。

  於是天下學士,靡然向風,人識廉隅,家知禮讓。教臻侍子,化洽期門。區宇乂安,方面靜息。役休務簡,歲阜民和。歷代規謩,前王典故,莫不芟夷翦截,允執厥中。以為象闕之制,其來已遠。春秋設舊章之教,經禮垂布憲之文,戴記顯游觀之言,周史書樹闕之夢。北荒明月,西極流精;海岳黃金,河庭紫貝;蒼龍玄武之製,銅雀鐵鳳之工;或以聽窮省冤,或以布化懸法,或以表正王居,或以光崇帝里。晉氏浸弱,宋歷威夷,禮經舊典,寂寥無記,鴻規盛烈,湮沒罕稱。乃假天闕於牛頭,託遠圖於博望,有欺耳目,無補憲章。乃命審曲之官,選明中之士,陳圭置臬,瞻星揆地,興復表門,草創華闕。

  於是歲次天紀,月旅太簇,皇帝御天下之七載也。搆茲盛則,興此崇麗。方且趨以表敬,觀而知法,物睹雙碣之容,人識百重之典,作範垂訓,赫矣壯乎!爰命下臣,式銘盤石。其辭曰:


惟帝建國,正位辨方。周營洛涘,漢啟岐梁。
居因業盛,文以化光。爰有象闕,是惟舊章。
青蓋南洎,黃旗東指。懸法無聞,藏書弗紀。
大人造物,龍德休否。建此百常,興茲雙起。
偉哉偃蹇,壯矣巍巍!旁映重疊,上連翠微。
布教方顯,浹日初輝。懸書有附,委篋知歸。
鬱崫重軒,穹隆反宇。形聳飛棟,勢超浮柱。
色法上圓,製模下矩。周望原隰,俛臨煙雨。
前賓四會,卻背九房。北通二轍,南湊五方。
暑來寒往,地久天長。神哉華觀!永配無疆。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